記者再走長征路∣三枚“光榮彈” 兩家魚水情

來源︰新華社作者︰荀偉、許晉豫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8-14 15:20

2015年,退休後返鄉居住的虎俊隆在寧夏固原市彭陽縣草灘村古莊院取土修房時,從窯洞的馬槽里挖出了兩顆�跡斑斑、僅能勉強辨認形狀的手雷和一顆手榴彈。這偶然的發現,揭開了一段塵封80年的長征往事。

經過虎俊隆等人兩年多的走訪調查,紅軍小戰士郭文海的名字漸漸浮出水面。這些手雷和手榴彈就是他和戰友為自己準備的“光榮彈”。

1935年,年僅14歲的四川娃子郭文海成為中央紅軍第三軍團的一名戰士,不久便開始跟著部隊長征。後來,他在甘肅臘子口戰役中左腿負傷,和其他兩名戰友落在了隊伍後面。同年10月9日,郭文海三人拼死趕上了夜宿彭陽古莊院的部隊,然而第二天天不亮,大部隊就要繼續行軍。

體力嚴重不支,傷情又因藥品缺乏而進一步惡化,郭文海等人再次掉隊了。

為減輕負擔,他們在離開前將攜帶的手雷和手榴彈埋在牲口槽內。

連走帶爬,郭文海等人沒走多遠便倒在了禾草地里,被虎勇周兄弟三人發現。因語言不通,虎勇周無法問清郭文海三人的來歷,只能先將他們帶回家中照料,並用土法為他們療傷。

當時虎勇周兄弟5人,一家老小共有八九口人,生活十分困難。看到老鄉生活不易,在虎家休整一天後,其他兩名紅軍戰士便決定離開,把年齡最小的郭文海留了下來。

問題來了,如何解決郭文海的身份問題?

湊巧虎家老大虎林周曾有一個兒子年幼去世,有感于虎家的恩情,郭文海便認虎林周為義父,虎林周還為郭文海起了個新名叫虎路生,意為在長征路上絕處逢生。

“郭文海在我家總共住了一年多時間,傷好後他還和我大伯到鄉里當長工,掙得了一頭驢子和兩石糜子。”虎勇周之子虎志武說。

1936年底,郭文海在彭陽縣地下黨的安排下回歸部隊。1939年,他曾專程去看望虎家老小,除了送錢,還給每位家人帶了禮物。

新中國成立後,郭文海定居西安。虎林周1966年去世前,曾三次被義子請到西安旅游,他們在西安的合影保留至今。郭文海還將自己的二兒子郭平安許給虎林周當孫子,起名郭虎宗,意為不忘虎家宗本。

1984年,郭文海帶郭虎宗重返草灘村。郭虎宗說,父親生前一直對虎家的恩情念念不忘,把虎家人當親人,他帶我回草灘村就是讓我知道自己名字的來處,讓我銘記虎家的恩情。

84年過去了,郭文海當年住過的虎家老院早已廢棄,往事隨著老人的去世漸漸模糊。查得手雷和手榴彈的“身份”後,虎俊隆專門在古莊院開闢一孔窯洞,為郭文海和虎家設立了展廳,他自己也成了展廳的義務講解員。

虎俊隆說,希望後人能夠從普通人的角度感受長征的不易、紅軍戰士的不易、革命勝利的不易,珍惜當下的幸福生活。

(新華社銀川8月13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