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洞西山戰斗︰陣地進攻戰的神來之筆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趙博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8-19 11:39

正洞西山戰斗,是抗美援朝期間我志願軍創造的陣地進攻作戰中打小殲滅戰的光輝範例,也是首次組織的多兵種協同戰斗,更是反“兵不重伏”之道的神來之筆,突顯了我志願軍“因敵制勝”之妙。此戰斗發生在第五次戰役後秋季防御作戰中,于1951年11月4日夜至6日,由志願軍第47軍首長直接指揮第139師的第415團和第141師的第421團主力對美騎兵第1師7團戰斗。志願軍按照同一作戰方案先後組織2次進攻,殲敵7個連共2522名,俘53名,繳獲各類槍炮500余件,重挫美騎兵第1師,在政治上、軍事上有力地配合了板門店停戰談判。

因勢利導,深入動員。《孫子兵法》說“故善戰人之勢,如轉圓石于千仞之山者,勢也”。戰前,我志願軍早就憋足了一股勁兒。在持續近50天的秋季攻勢中,敵攻我守,雖然先期第139師付出較大傷亡,但各師依托既設陣地,充分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優良傳統,采取近戰殲敵戰法,硬把氣勢洶洶的秋季攻勢變成“攻不動”的依托陣地據守。我志願軍認識到對手不過是裝備現代化的“紙老虎”,是可以戰勝的。第141師的第421團作為軍預備隊參戰不多,上下摩拳擦掌,準備挫挫這只“老虎”的銳氣。第139師更是要與美騎兵第1師算算老賬。10月25日,板門店談判恢復。即日,美騎兵第1師佔領了正洞西山並據守。戰機難得。第47軍堅決落實志願軍司令部“要立足于打、以打促談”的作戰指導,決定收復正洞西山,以積極作戰為停戰談判造勢。軍里專門加強較多的坦克、炮兵、高炮、工兵等力量參加作戰。戰士們見到我與敵兵力比7︰1,我炮火又佔有壓倒性優勢時,斗志昂揚。第421團團長鄭波先讓二營于1日晚打新村南山立了頭功,其余兩個營見此紛紛請戰。第139師第415團更是恨不得立即開戰。團營連因勢利導,組織深入的思想動員,進一步激發了戰斗積極性,群眾爭著立功入團、團員爭著立功入黨、戰斗英雄爭著功上加功。求之于勢,而不責于人,此役使我軍士氣大漲。

緊鑼密鼓,萬全準備。實踐表明,詳細的偵察、細致的協同、必要的物資補充等戰前準備是獲勝的必要條件。10月31日,第47軍軍部即召開會議明確任務,解決困難。次日,各指戰員遂展開現地偵察。上至團長下至戰斗組長逐級地多次組織了現地偵察,看地形、查敵情、明確任務與協同。特別是根據美軍習慣實施火力報復的特點,明確奪佔正洞西山後,2個連堅守,其余撤出戰斗。另一方面,由于是首次多兵種合同作戰,團長親自現地組織協同,包括炮火準備時的協同、步坦炮展開時的協同、突擊連隊與後續梯隊之間的協同等。經過4天周密準備,我參戰部隊多兵種協同作戰意識大大增強,整體作戰能力得到較大提升。此外,軍里調配了較多的物資器材,包括集中兩個師的通信器材實現連、團直接通話;集中7000發炮彈,增配槍支彈藥,平均每連配發了30到50件的爆破器材,每人保障6—8枚手榴彈等。勝兵先勝而後求戰,萬全的戰爭準備極大地增加了全殲守敵的勝算。

指揮多樣,靈活靠前。在當時,持續的靠前指揮是準確掌握戰場態勢,正確定下決心,最終奪取戰斗勝利的重要條件。此次戰斗中,志願軍采取了集中指揮、委托式指揮等多種指揮方式。整個作戰由第421團團長鄭波統一指揮,較好地解決了諸兵種協同作戰問題。特別是5日奪佔前沿陣地後,美軍收縮兵力,負隅頑抗,致我攻擊受阻。指揮所及時指揮實施30分鐘火力急襲,並將二梯隊、三梯隊先後投入戰斗,有效地實現了再殲守敵的決心。委托式指揮能夠充分發揮一線指戰員主觀能動性,便于及時把握戰機,靈活實施作戰。在4日奪佔1號、2號主峰時遭敵火力猛烈壓制,一營副營長及時組織兩個連的六O炮集中壓制,配合一、三連三面攻擊,最終僅用時3小時全殲主峰之敵。我志願軍又巧妙地將多種指揮方式結合起來,靈活應對戰場情況。在5日防御作戰中,雖然只有2個連堅守,但指揮所集中指揮各兵種予以支援。2連在連長王汝啟指揮下與兩個加強了飛機、炮兵、坦克的美軍步兵營近戰。反沖鋒時,一個戰士倒下了,又會有更多的戰士跳出來,舉著爆破筒沖向敵人最密集的地方。2個連隊先後打退美軍營進攻7次,殲敵1個營。這次防御打怕打疼了美軍,致使其6日不敢再大規模進攻正洞西山。可謂知三軍之權而同三軍之任,上下同欲,軍士不疑也。

善用地勢,因敵制變。部隊的作戰部署離不開對敵情、地形、我情的合理判斷。善用地勢,因敵而變,以己之強攻敵之弱是好的戰斗部署的體現。這次戰斗我志願軍采取了“阻援打點、鉗形攻擊,誘襲殲驅,梯次接力”的打法,地形也對我有利。正洞西山狹長,不便展開較多兵力,美軍僅部署2個步兵連和1個火器連。此山孤立突出,與我陣地交錯,又與我軍進攻出發陣地形成品字格局,便于我志願軍從兩翼乘勢而上,合力鉗掉這顆“釘子”。另一方面,東側167.6高地和南側198.6高地之敵可能對其增援,因此有必要切斷其聯系。在我軍沖擊道路上,美軍設置雷場、鹿砦,掃除植被,不便于我軍硬打硬沖。對此,我軍采取了小股兵力誘敵暴露,多波次炮火覆蓋,在大量殺傷美軍、破壞其工事障礙的基礎上以坦克引導步兵沖鋒,作戰效果良好。戰士們都說“該老美吃我們的炮彈了”。結合地形和逐個奪佔高地的實際,指揮所確立的多梯隊接力的打法實踐證明是有效的。兩次作戰,我軍都是成4個梯隊部署,4日戰斗用了2個梯隊,5日戰斗用了3個梯隊即實現了作戰目的。特別是5日晚,考慮到美軍雖然搶佔了正洞西山,但立足未穩,工事障礙尚不成體系,士氣低迷等情況,鄭波團長提議當晚再打一次,出敵不意,全殲守敵1個營及1個連大部。相同部署、相同戰法在同一個陣地對同一個敵人作戰連續獲得兩次勝利,在我軍戰史上實不多見。可謂首戰以正合,再戰以奇勝。

正洞西山一役給美騎兵第1師“老牌第7團”以重創。自此之後,美騎兵第1師被調至二線,最終“開國元勛師”黯然離開了朝鮮戰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