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熱察軍區創建之初的三戰三捷

來源︰人民政協報作者︰尹承文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04 17:34

1946年11月,晉察冀軍區根據中共中央決定,將熱河軍區與冀察軍區平綏鐵路以北地區部隊合並,成立冀熱察軍區,隸屬于冀察熱遼軍區建制,由曾思玉任司令員、段蘇權任政委。軍區成立伊始,面對國民黨軍優勢兵力的進犯,曾思玉和段蘇權毫不畏懼,堅決貫徹中共中央集中兵力打殲滅戰的思想,采取靈活多變的戰術,在短期內連續取得了三戰三捷的佳績。

冀熱察軍區所轄區域包括河北、熱河和察哈爾三省相鄰地帶的地區,大體位置在北平、張家口和承德之間,平綏鐵路和平承鐵路分別從它的西南和東南通過,戰略地位極為重要,是西北、華北、東北的咽喉。冀熱察軍區的任務是︰堅守這塊戰略要地,配合西北華北和東北三大戰場,並作為將來反攻的依托陣地。

抗戰時期,段蘇權就曾在冀熱察軍區的許多地方戰斗過。接到上級命令後,段蘇權充滿信心地認為︰既然當年在極端艱難的情況下,能打敗凶殘的日本帝國主義,今天就能打敗國民黨反動派。一次,在與行署主任楊春圃、副主任張孟旭以及五旅旅長詹大南、十三團團長李榮順、十五團團長吳迪等原平北抗戰時的老戰友、老部下的談話中,段蘇權堅定地說︰“我們大不了再打他一次‘抗日戰爭’,勝利最終還是屬于我們的。”

此時,冀熱察軍區周邊的敵人依仗其武器和兵力的優勢,頻頻向軍區進犯。段蘇權和曾思玉決定,遵照中共中央“集中兵力打殲滅戰”的思想,集中部隊,抓住敵人較為孤立之部分予以殲滅。依據這一考慮,段蘇權和曾思玉首先指揮五旅主動發起了趙川戰斗。

趙川堡位于宣化以東,縣城建有高大堅固的城牆,城外是一片開闊地,駐有傅作義三十五軍的三三團,全部換以美式裝備武裝,號稱“王牌團”。五旅在敵人工事堅固而自己缺乏攻城經驗和武器的情況下,根據敵情及地形特點,決定先“引蛇出洞”,再集中殲之。

1946年11月8日,五旅各作戰分隊全部進入預定地點。9日上午8點,敵騎兵依然如常地出城巡邏。五旅十三團派一個營化裝成游擊隊和敵人打響了戰斗,僅擊斃、俘虜敵人各1名。

解放軍沒有殲滅敵人,使敵人確信了對手是游擊隊,于是派出一個營前來“剿滅”。五旅十三團將計就計,采取圍而不打的辦法,將敵人包圍起來。陷入十三團包圍圈的敵人一面負隅頑抗,一面向城內請求增援。城內的敵人立即派兵出城接應。當這些增援之敵打開包圍圈,和被圍敵人“會師”後,卻發現後路被封住。經過一陣猛打,解放軍將這股敵人殲滅。

得到勝利的消息後,晉察冀中央分局專門發來電報,稱贊“此戰在困難時刻,積極主動,抓住戰機,消滅傅作義嫡系部隊,振奮了民心,鼓舞了士氣”。

隨後,士氣大增的五旅又在察北軍分區的騎兵以及寶源縣大隊的配合下,發動了平定堡戰斗,殲滅國民黨“察北改編司令”楊永興部1000余人,繳獲輕重機槍10挺、步槍700余支、戰馬300匹,極大地鼓舞了察北人民奪取解放戰爭勝利的信心。

在趙川堡和平定堡戰斗勝利後,段蘇權和曾思玉于12月4日在赤城召開了五旅和十三旅以及各軍分區領導人會議,決定攻打崇禮縣城。大家一致認為,崇禮地區守敵共有1200余人,骨干成員多系慣匪出身的騎兵,無守城經驗,可采用遠途奔襲和速戰速決的辦法來攻打。經過討論後,段蘇權和曾思玉決定將戰斗發起時間定在9日5時,以十三旅擔任主攻;五旅在崇禮以西阻擊張家口的援敵;察北分區騎兵在崇禮西部堵擊追殲有可能潰逃的敵人;崇禮縣大隊及各區游擊隊和民兵于崇禮東北,防御張北、寶昌援敵。

12月8日,崇禮戰斗正式行動。這日風雪交加,氣溫下降到了零下40度,只穿了一件單薄棉衣的十三旅戰士在旅長黃鵲顯、政委陳仁棋、參謀長李榮順等的帶領下,冒著刺骨的寒冷,百里急行軍,按時到達了指定的位置。與此同時,察北軍分區司令員陳宗坤和政委梁正中也帶領騎兵三團從獨石口趕到崇禮附近。

皚皚雪地里,突然發現了解放軍的大隊人馬,崇禮守敵立即明白解放軍要對他們發起進攻了,于是慌忙給張家口防衛部打電話,請求派兵增援解圍。但他們的電話正好被解放軍五旅截听了——听著電話里敵人的哀求聲,詹大南以敵防衛部的口氣,命令崇禮之敵要固守待援,將敵人穩住在崇禮城內,為十三旅全殲頑敵創造了條件。

9日拂曉,戰斗準時打響。針對崇禮城西北依山、東面傍水,東南地形平坦開闊,敵防御主陣地在城西和城北,以天主教堂為核心工事,並沿城牆建有大小明暗碉堡等情況,十三旅命令三十八團一營攻佔城南,二營攻擊敵西山碉堡,三營直插敵城東北高地,同時命令三十九團向城東南發起猛烈進攻。

在他們的勇猛進擊下,敵人連連敗退,逐漸往中心陣地天主教堂方向退縮。戰斗中,敵騎兵百余人企圖向西突圍,但遭到了三十八團二營的猛烈打擊,不得不又退了回去。8時30分,敵機也趕來增援,但被十三旅架起重機槍凌空射擊,打了回去。驚慌失措的敵人眼看突圍無望,便想做困獸之斗,戰斗進入膠著狀態。

段蘇權在前線指揮部一直密切地關注著戰斗的情況。10時左右,他見城西、城北之敵,以猛烈火力阻止十三旅向教堂接近,便和曾思玉商量決定,命令三十八團以九二步兵炮強攻西山碉堡和北山主陣地,以割裂敵人山、城之間的聯系。戰後,他們才發現天主教堂與北山之間有地道相連。他們的這一舉措正中敵人要害,使敵首尾不能相顧。

三十八團二營接到命令後,立即對北山發起連續攻擊,一度與敵人展開白刃戰,終于14時許將西山碉堡成功拿下。隨後,北山主陣地亦于15時30分被攻克下來。在二營與敵人的白刃格斗戰中,戰士于德勝一人就刺死15個敵人。

敵西北碉堡和北山陣地被攻克之後,500余敵人困守在天王教堂,妄圖負隅頑抗。由于敵人工事堅固、火力密集,三十八團先後在10日晨發起的兩次進攻都未能成功。段蘇權見狀,立即和曾思玉等人趕到十三旅指揮所,和黃鵠顯旅長研究後,決定把三十八團撤下來去攻打敵西北高山上的三個碉堡,三十九團來攻打天主教堂。

三十九團總結了三十八團戰斗的經驗和教訓,決定先用輕重機槍封鎖敵人的火力,然後再由南向天主教堂發起沖擊。在三十九團的猛烈火力下,敵人根本就打不出槍來,只能蜷縮在牆根底下。抓住這一戰機,一營迅速從南面攻進院內,與守敵展開白刃戰,隨後又攻入東西兩所教堂樓內,與敵展開逐層逐屋的爭奪戰。

為迅速解決戰斗,一營見三連進攻西南角樓的戰斗失利,連忙派一連趕來接替他們的戰斗。一連先架起迫擊炮把西南角樓炸開了一個8尺見方的豁口,然後又引火燒敵教堂,將守敵全部消滅。于是,趕在敵三十五軍的兩個團前來救援之前結束了整個戰斗。

這場戰斗,十三旅以干淨、利落之動作將崇禮守敵1200余人全殲,創造了冀熱察軍區成立後的新紀錄,讓廣大軍民歡欣鼓舞,充滿著戰斗的豪情。戰後,晉察冀軍區發來賀電稱︰“冀熱察部隊一月以來打幾個殲滅戰,對堅持敵後創造了範例。”並告知冀熱察軍區︰“已呈請軍委通令表揚,望再接再厲,不喪失一個殲敵機會,使傅頑泥足陷入察北拔不出來,以便其他方面作戰。”稍後,中央軍委發來嘉獎電︰“你們勝利消息傳來甚為欣慰,特令嘉獎冀熱察地方兵團一切有功和指戰員同志信。”

19日,國民黨八十九師和一一師開始了對解放軍察東地區的瘋狂“掃蕩”,妄圖尋找與活動在這里的冀熱察軍區直屬隊和13旅作戰,以報“崇禮失守”之仇。

段蘇權得到情報後,立即決定在軍事指導上“暫以游擊戰為主,分出主力一部去開闢地區,在不放棄有利條件下的運動戰中,集中兵力殲敵一部,拔掉可以拔掉的敵據點”。並就此制訂了四條具體措施︰一是抽調選派一批有謀略的堅強干部到敵後去,建立敵後根據地,使敵人不得安寧;二是壯大與充實主力,擴大地方武裝;三是整頓作風紀律,開展關心和愛護人民群眾的活動,如領導群眾廣泛地開展土地改革、查田護地、打擊反攻倒算的地主等等;四是發展生產,幫助群眾進行春耕,同時精簡機關、厲行節約,並進行部隊整編,開展思想政治教育和戰術訓練,以度過財經困難的難關。

這樣,在打了幾個殲滅戰後,冀熱察軍區各武裝巧妙地避敵鋒芒,主動戰略撤退,以土地換時間,使敵人的大部分野戰軍變成了守備部隊,從而輕松地化解了敵人的“掃蕩”,進而穩定了局勢。

(作者為湖南省茶陵縣文史研究會研究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