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敵軍包圍,新四軍渦北反擊戰兩路殲敵

來源︰人民政協報作者︰賈曉明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05 15:58

1944年9月,彭雪楓不幸犧牲後,由張愛萍接任新四軍第四師師長兼淮北軍區司令員,韋國清為副師長,鄧子恢、張震、吳芝圃原職不變。他們率部轉戰在徐州以南、津浦路東西的廣大戰場,連續作戰,收復失地,為奪取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做出了貢獻。

10月中旬,國民黨頑固派、暫編第一軍軍長王毓文听說彭雪楓犧牲的消息後,以為有機可乘,急忙率其手下的騎兵第八師、暫編第十四師、暫編第三十師以及地方部隊約4萬人,兵分兩路,向新四軍四師撲來,渦北反擊戰就此打響。新四軍四師主要領導召集團以上干部會,分析研究敵情,決定先吃掉北路進犯之敵,再消滅王毓文。

北路之敵是國民黨頑固派楊昆山、胡塞如的“蘇魯皖挺進軍”,其頭目楊昆山抗戰前是碭山一帶有名的大土匪。全面抗戰爆發後,他聯絡數百名土匪,自認司令,後與王毓文掛鉤,當上了蘇魯皖挺進軍司令。“蘇魯皖挺進軍”第二十八縱隊、第二十九縱隊等部共約1萬人,從安徽省渦陽、蒙城地區向淮北抗日根據地進攻。新四軍很快就打退這股敵軍的數次進攻,並予以重大殺傷。但楊昆山、胡塞如在王毓文的威逼下,硬著頭皮繼續和新四軍對峙。

在副師長韋國清的率領下,新四軍四師九旅及師騎兵團,經過3小時的急行軍,悄悄到達楊昆山部駐地陳婁、李婁、楊婁。在韋國清的部署下,新四軍二十六團在北設下口袋陣,騎兵團在南北追擊,二十五團從南向西前進。

半夜,敵人正在呼呼大睡,突然槍聲大作,听到有人喊︰“新四軍來了,快逃啊!”“弟兄們,快向南逃啊!”于是敵人抓起槍就向南面跑。此時,新四軍二十五團留小部分打掃戰場,大部分尾隨敵人追擊,將敵人驅趕進入包圍圈。經過三個小時左右的“追擊”,敵軍完全進了新四軍的“口袋”。此時天已大亮,不少敵軍煙癮也上來了,個個面色灰白,全身散了架,有的躺在田埂上,槍都扔到了一邊。韋國清在望遠鏡里看到敵人的狼狽樣,立即命令部隊把“口袋”扎緊。戰士們沖到敵人面前,不費吹灰之力,將楊昆山部全部生俘。

南路敵軍指揮王毓文听到楊昆山部被殲的消息,吃驚不小,急忙指揮部隊渡過渦河,向碭山進攻。當他的先頭部隊騎八師向芒碭山、保安山我十一旅陣地進攻時,遭到埋伏在永城、郡陽的新四軍四師七旅、九旅的截擊,與此同時,八路軍冀魯豫軍區王秉璋率三個團,越過隴海路,支援四師。王毓文見勢不妙,率部南撤。逃了半小時後,新四軍一個營插入敵軍後方,直驅王毓文的指揮部。激戰一小時,王毓文的軍部被殲,王毓文發現其軍部被新四軍“包圍”,嚇得面如土色,驚慌之中,他竟脫下將軍服,裝扮成普通士兵,扔下部隊潛逃。

軍部被打掉後,敵軍三個師兩萬多人如無頭蒼蠅,到處亂竄。新四軍乘勝追擊,黃昏時分,發現敵軍第十四師一個營躲在永城西的一個水塘邊休息。新四軍七旅十九團趕到那里,敵軍營長根本沒想到新四軍進兵如此神速,還以為是自己人,隨口問︰“你們是哪個部隊的?”

新四軍戰士答︰“胡田大隊!”話音未落,敵軍營長就跪在地上求饒說︰“新四軍饒命,兄弟們,快放下武器,我們踫到胡田大隊了!”

敵軍為何如此害怕胡田大隊呢?胡田大隊就是新四軍七旅十九團。1939年八路軍南下,派一個大隊到了淮北,他們在隊長胡炳雲、政委田維揚的帶領下,在泗洪、洋河一帶打了三次硬仗,消滅日偽1000多人,敵人損失慘重,非常懼怕這支隊伍。後來胡田大隊駐洋河鎮三年,日偽軍竟從未敢踏入洋河鎮半步。抗日根據地軍民為此還變了順口溜諷刺敵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新四軍胡老大,胡老大一到頭搬家。”

兩萬多敵軍風聞胡田大隊到此,只恨爹娘少生兩條腿,沒命地逃。為了不使騎八師漏網,新四軍騎兵團團長周純麟帶領部隊馬不停蹄地追擊,一口氣追了200里,在永城、渦陽交界的麻琢集上,追上了頑軍騎八師。周純麟命令部隊在馬背上架起八二追擊炮,轟亂了敵人,然後一陣猛殺猛砍,全殲了頑軍騎八師。與此同時,敵暫編十四師、暫編三十師被新四軍七旅、九旅、十一旅圍殲在陽地區。

此次戰役,從10月14日打響至25日結束,新四軍共殲國民黨頑固派軍隊15000余人,繳獲山炮1門、迫擊炮1門、擲彈筒44具、重機槍19挺、輕機槍63挺、步馬槍852支、短槍49支;新四軍犧牲4人,傷225人。渦北反擊戰結束後,新四軍拔除日偽、頑軍據點36處,控制了東起津浦路、西至商毫公路,北至隴海路、南達渦河的廣大地區,解放人口250萬,建立起8縣抗日民主政府,基本上恢復了三年前的豫皖蘇根據地。新四軍軍部來電對四師提出嘉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