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1949,秘密戰線的起義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朱小平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12 16:57

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中共北平地下黨和軍管會北平市公安局,聯絡、策動和指揮國民黨保密局北平站站長徐宗堯以下舉行整建制起義,消除了原軍統特務潛伏組織對北平市的巨大危害,成為對開國大典的又一份獻禮。

國民黨政權在大陸覆滅前夕,由軍統局改頭換面的保密局也開始分崩離析,一部分人請長假脫離軍統組織,逃之夭夭,還有一部分人員看到大勢已去,決心脫離國民黨陣營,參加各地軍隊將領的起義。而起義分若干種情況,一類是隨所在地軍政大員起義,如保密局湖南站張嚴佛、劉人爵。一部分是被迫參加,如雲南站沈醉,被盧漢拘禁,被迫交出了組織人員名單、電台等。還有如周偉龍,在唐生明與中共的主動策劃下,欲集結交警總隊準備起義,不幸事情敗露被毛人鳳殺害。即便已宣布起義的如劉人爵等,也被保密局特務暗殺。還有就是主動聯系中共地下組織,單獨整建制的起義,如北平站徐宗堯,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1 弓弦胡同里的保密局北平站

徐宗堯是保密局北平站站長,北平站歷來受到戴笠、毛人鳳的重視,按保密局成立時報國防部核定編制,外勤站編制為三種,北平、上海、南京等為甲種站,編制160人。除站長、副站長外,有書記、助理書記、司書、情報編審、助編、譯電員、人事、總務、會計、交通、學運指導員、工運指導員、情報員等。還有局電訊處單配的電訊支台,下設組台,與保密局總台直接聯系,不受站長領導(沈醉︰《保密局內幕》),由此可見甲種站的龐大。

北平站成立于1946年,軍統局改為保密局,原馬漢三籌備的軍統局華北辦事處組建成北平站,辦公地點原在板廠胡同,後搬至東城弓弦胡同,是幾個四合院組成的大院。歷任站長皆為資歷很老的軍統骨干,如馬漢三、黃天邁、文強、喬家才、王蒲臣等,設六科,有近10個組、站,還有電訊支台、潛伏組、特別站、交通支台等下屬單位。這些站長,為保密大多住在胡同里,一般特務並不知道站長住址。

1948年冬,平津戰役基本結束。1949年1月22日上午10時,和平解放北平協定簽字。蔣介石在之前為穩定、拉攏傅作義,想盡了各種辦法,為保華北、北平,絞盡腦汁。特別是利用保密局控制傅作義,傅的副總司令兼警備司令陳繼承是軍統特務,掌握軍事、人事、警務、輿論,並控制嫡系部隊、北平行轅、保警總隊、華北“剿總”等。傅作義名義上掌控華北“剿總”60萬軍隊,但實際上黃埔系部隊他根本調動不了,只有陳繼承可以調動。

傅作義數次與陳繼承發生沖突,並向蔣介石告狀,為安撫拉攏傅作義,蔣介石將中統和保密局控制的社會局長溫崇信、民政局長馬漢三調離。同時密令國防部次長兼保密局副局長鄭介民來北平,監視、督促傅作義固守平津,在東單、天壇監督修建機場,以運送兵員和物資。同時布置北平站實施暗殺計劃,以威懾為和平奔走的愛國人士。

保密局在北平所屬公開單位是軍隊系統的調查統計室,能動用的單位還有保定綏靖公署警備司令部、北平市警察局、“綏靖總隊”等。集團軍(戰區)、軍皆有保密局派出的調查室或情報處、參謀處、師聯絡參謀,軍以下還有諜報、政工人員。軍統一貫有“秘密領導公開,公開掩護秘密”的原則,秘密單位如北平站等地址不公開,也多隱藏于各胡同內,只有門牌,無任何標識,便于遮人耳目。

1948年春,毛人鳳召集二處處長葉翔之及北平、山東、天津、南京特務頭目二十多人在南京開會,主要目的是鞏固華北治安,督促向解放區推進,刺探情報。保密局當時無法在解放區設立秘密電台,很希望將情報觸角深入到解放區。徐宗堯等十人受到蔣介石接見,蔣鼓勵他們深入解放區,並吸收解放區親友參加保密局。

1948年3月15日,國防部保密局冀遼熱察邊區特別站成立,站址設在北平地安門內東板橋14號,設人事、情報、會計、總務四個股,下設冀西組(河北涿縣),並派人潛入淶水縣解放區。後又成立冀東組(唐山),擬推進到遵化解放區,及津南組(天津市)、察北組(察哈爾張北縣)、平津組(天津市),共5個組。

特別站活動了9個月,僅搜集到幾百件不可靠的情報,電台也未進入解放區。解放軍發動遼西戰役,徐宗堯喪失信心,向毛人鳳建議後,不得不撤銷特別站。12月14日,特別站撤銷後第二天,毛人鳳任命徐宗堯任北平站站長,布置5個潛伏組。督察王蒲臣(毛人鳳的表兄弟、同鄉、同學)是原站長,除負責監視北平站工作外,還派特務段雲鵬炸何思源,其女兒死難,目的是威懾主張北平和談的進步人士。

華北“剿總”爆破大隊長杜長城是北平特別站站長,在北平近郊布雷,阻擋解放北平,並策劃準備爆破、毀滅城市。這個機構龐大,隱蔽在東城的一些胡同里。和平解放前後,保密局系統一片混亂,特務們恐怕被甕中捉鱉,在大勢已去、風聲鶴唳的形勢下,保密局將冀遼熱察邊區特別站新吸收的人員發放兩個月薪餉後遣散。

1949年1月20日,王蒲臣命令將弓弦胡同北平站所有1945年起的重要檔案(包括人事檔案)銷毀。

2 懷仁堂和緞庫胡同的關鍵會議

中南海內居仁堂是當時國民黨華北“剿總”司令長官傅作義的辦公地。1949年1月21日,傅作義決定起義後,召集華北“剿總”機關人員及軍長以上將領在中南海懷仁堂開會,宣布北平城內國民黨守軍接受和平改編方案,開出城外听候改編,包括保密局公開身份在部隊的人員,戰區調查室、集團軍調查室或情報處、副長官部二處、方面軍外事處、軍調查室或情報處、師聯絡參謀、部隊各級諜報參謀政工人員,可自由離去。

當場有黃埔系將領痛哭流涕,表示不願參加起義。按傅作義的要求,離去听便,但不得帶走部隊。因而保密局在部隊的人員隨黃埔系將領走了一批,也有的在接受改編後登記領路費回家鄉。

1949年1月22日下午5時,傅作義又在懷仁堂召集保密局等秘密身份人員開會︰宣布當日上午10時,和平協定簽字,希望停止活動,保證生命財產安全,願回南京可訂機票……會議很短,但引起了與會人員的慌亂。

這次會議參加者有徐宗堯、警察局長楊清植、警備司令部稽查處長毛錫園、北平支台台長閻守仁、督察室督察王蒲臣等共十余人。

當時,王蒲臣將早已擬定的人員名單交給傅作義的秘書,而他似早已知道和平協定要簽字,但其他人並無心理準備。楊清植還問徐宗堯︰“有無辦法?”看到大勢不好,楊決定第二天飛南京,通知當晚集合,次日早晨飛南京,約100人。

1月23日,北平的保密局各機構頭目基本南逃,北平站下屬各單位人員群龍無首,惶惶不可終日,氣氛淒涼緊張。

1月24日下午1點,聚集在南池子緞庫胡同北平支台的保密局人員爭論何去何從,互相爭辯,幾乎動武。北平交通支台台長跑到北平支台,大叫︰“你們投降共產黨了!”支台長閻守仁打電話叫來徐宗堯講話,大意是蔣介石、毛人鳳不關心大家安全,至今未派飛機運人、電台,如繼續坐以待斃,死路一條。

大部分報務員,包括交通支台台長高呼︰“擁護徐先生的說法!”22日會後,徐宗堯曾問閻守仁︰“你為何接支台台長職?”閻答︰“徐先生接任北平站,一定會有好辦法,所以我才接。”徐回答他︰“我的好辦法是投誠共產黨,你封閉支台,停止發報、聯絡,造冊準備移交。”獲得大部分人的支持後,徐宗堯才宣布軍統北平站起義,命令所有人員放下武器、交出電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