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1949,秘密戰線的起義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朱小平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12 16:57

3 隱蔽在胡同里的據點、財物徹底移交

北平站的起義功勞,概括有如下幾點︰

一、使北平和平解放未受影響,社會基本安定。

二、未如其它城市對政治犯進行屠殺。1月20日,北平看守所所長、法官,簽請釋放一百多名政治犯,徐宗堯予以批準,但不批準呈報的槍決三人。北平看守所是歸保密局管理的秘密監獄,地址位于今東城炮局胡同,是羈押中共地下人員的初審之處。

三、交出大批武器、電台、密碼本及一百多人的人員登記名單。隱蔽在南池子緞庫胡同的軍統局華北武器補給站,站長由徐宗堯兼任,其任務是向北平市各特務單位補給武器彈藥。同時該處為保密局北平支台收報台,發報台位于東單裱褙胡同觀象台。

四、由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部保密局的調統室少將代主任馮賢年(秘密身份是北平站外勤聯絡專員),協助偵破王蒲臣布置的5個潛伏組。

五、上交軍統、保密局在北平歷年來購置建立的多處秘密據點和房產,包括屬于北平站管轄或直屬保密局領導的秘密據點,如王佐胡同、朝陽門內大街的北平電訊工作隊辦公處、府學胡同的“綏靖總隊第一大隊”隊部、石駙馬大街的“冀中策反組”及設在大茶葉胡同、月牙胡同、鐵獅子胡同等多處地點的華北“剿總”技術總隊等。

六、上交馬漢三貪污的大量珠寶、古玩文物。

保密局北平站的起義,徐宗堯起到了關鍵作用。徐宗堯是貧農出身,木廠學徒,後參加東北軍郭松齡部,前後17年,升到少將旅長、第一戰區河北游擊司令部少將高參,曾策反白鳳翔偽軍,白曾參加過西安事變捉蔣,受傷投日。白已與軍統有聯系,有兩個秘密電台,聯系人馮賢年。馮賢年介紹徐宗堯參加軍統,並威脅已暴露身份,如不參加必不利于己,徐只好參加。可見當時徐宗堯參加軍統組織並非心甘情願。

白鳳翔後被日偽毒死,馮賢年上報蔣介石,蔣命徐宗堯去重慶見馮。後戴笠在西安又約見徐宗堯,任命他為軍統秘密單位五原辦事處少將直屬通訊員,負責敵後工作計劃,後成立後方平津特別組。1945年徐任河北省會保定市警察局長。

但抗戰勝利後,徐宗堯看到的種種腐敗現象令他憂慮、氣憤、迷茫,他自己後來寫的回憶文章談到主要是五個現象使他開始思索。

一、國民黨包括軍統局的接收大員劫收日偽財產竊為己有,“五子登科”(指票子、條子、車子、房子、女子)烏煙瘴氣。

二、在敵後工作時期已認識到中共在敵後的抗戰深得民心,而國民黨卻奉行“曲線救國”的方針。

三、東北“九•一八”不抵抗使他一直銘刻在心。

四、嫡系與雜牌,待遇不一樣,造成人心渙散。

五、毛澤東到重慶談判,更給他以極大震動,從此對內戰反共消極。

徐宗堯軍統7年外勤資歷,使他了解軍統內部派系的傾軋和勾心斗角,毛人鳳任命他出任北平站站長,無疑是當替死鬼,徐心里是有抵觸和不滿的。他開始尋求出路,經多年好友池峰城(西北軍將領,三十軍軍長,參加徐州會戰、台兒莊會戰,曾痛殲板垣師團,後任保定警備司令,華北“剿總”中將參議)牽線,開始聯系中共。池峰城與中共有長期聯系,他的勤務兵小李即中共所派。軍統人員大多飛揚跋扈,但徐宗堯恰恰沉穩,所以池峰城對他有好感,並引導他與中共接觸,介紹他與中共城工部王博生建立聯系,王成為他們之間的聯絡員。王告誡徐不要暴露身份,積極聯絡,同時發展馮賢年和熱察邊區特別站站長李英(少將,與徐是東北軍老同事)。馮是老資格,與北方軍統人員皆有往來,消息靈通。徐宗堯第一步讓馮密查王蒲臣布置的潛伏組名單。

4 上交清冊,結局不同

1949年2月1日,在弓弦胡同4號,徐宗堯見到解放軍軍管會北京市公安局一處處長馮基平,交出了保密局北平站清冊。

2月6日,北京市公安局命令徐宗堯在東板橋14號徐的住處成立“軍統人員登記處”,至22日已登記一百多人。由徐召集後帶往西城後馬廠胡同10號開會,當日將起義人員送往清河農場訓練大隊。

這次登記工作具體指導是北平市公安局二處偵訊科長任元,中間聯系人是中共黨員李士貴。徐宗堯率領保密局北平站起義,中共北平地下黨城工部毫無疑問做了大量縝密工作,其中必然有若干無名英雄付出了艱巨、復雜的指導、配合。可惜,英雄的事跡沒有完整留存,這是令人非常遺憾的。今天,我們僅知道還有一位中共地下黨員鄭熙也參與了北平站起義的聯系工作。這就證明沒有中共地下黨和北平市公安局的全盤領導,北平站起義不可能順利進行並成功。

保密局北平站的起義比較順利,事實上徐宗堯早就開始接觸中共,他接手北平站也是準備向中共獻禮,起義有準備、有目的,並非臨時動議,這在保密局的區站起義中是唯一的一例。

保密局北平站起義,只在徐宗堯的管轄範圍,即只是他所領導的保密局北平站,其他如中統等特務機構並不能干預。故此,當時第二區、第四區公安分局據北平市軍管會《關于北平市國民黨特務分子登記實施辦法》,設立特務分子登記處,開始對特務予以登記。徐宗堯北平站起義對其他特務系統的人員無疑有較大的影響。至1949年底,第二區分局登記特務、黨團骨干(國民黨黨團由中統控制)275人,第四區分局登記652人,前來登記的人員實行控制、教育、改造和利用。對不肯登記繼續搞破壞的特務則予以堅決鎮壓。2月15日,北平市公安局逮捕國民黨中將張蔭梧,破獲他所組織的“華北敵後游擊策動委員會”暴動陰謀,于四存中學據點起獲電台、各類武器彈藥。21日,第二區分局偵破“國防部二廳華北督導組潛伏案”,捕獲特務4人。“國防部二廳”也是保密局控制的公開單位。

北平站起義人員的結局不一︰起義的一百多人並非全部自願參加勞動、學習改造。在當時混亂情況下,和平解放以後,各種人心理開始產生變化,進入改造學校後,表現並不相同。有的人,如徐宗堯是認真學習,真心向善,毫無保留,後安排適當工作,從1962年起任北京第三、四、五屆政協委員。

有的本身投誠就有條件,如潛伏組韓北辰,2月3日向北平市公安局交出電台、密碼本前,談條件要保證安全、要職務,受到徐宗堯斥責後不得已才交出。再如馮賢年,最早受徐策動,積極參加起義,對偵破潛伏組貢獻很大(無馮賢年很難獲取潛伏名單)。他是老資格,上下皆熟,人脈很廣,在清河農場勞動改造時,听聞朝鮮戰爭爆發,又動搖起來,後悔起義。因他在華北地區特務系統中關系多,社會關系也廣,開始陰謀串聯改造中的舊部下暴動,計劃劫奪看守、警衛武器,沖出去上太行山打游擊,被偵破,1951年被鎮壓。這是很令人惋惜的,同時也說明保密局人員的改造是一個艱巨的過程,並不是僅僅起義了,就完全轉變投向革命陣營了。

轉瞬之間,七十年如白駒過隙,當年的這些胡同街道,有的經城市改建已完全消失了,有的仍然基本保持著原貌。看到這些遺跡,我們仍然難忘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貢獻,領導北平站起義的中共北平地下黨和投向光明的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