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鉤沉∣侵華日軍向誰遞交投降書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徐 平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18 16:02
向我八路軍投降的日軍
小林淺三郎(右)向何應欽呈遞投降書

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9月2日,日本政府和日軍大本營的代表在東京灣美軍戰列艦“密蘇里”號上正式向同盟國簽字投降。9月9日,中國戰區日軍投降簽字儀式在原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現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東部戰區軍史館)舉行。受降主官是中國戰區統帥代表、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一級上將。日軍“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大將在投降書上簽字。

有資料稱,在中國戰區日軍投降簽字儀式上,岡村寧次向何應欽遞交投降書,也有說岡村寧次向中國陸軍參謀長蕭毅肅遞交投降書。

如某縣志記載︰“侵華日軍最高司令官岡村寧次向蓬安人蕭毅肅將軍雙手遞上投降書,蓬安人蕭毅肅將軍只是單手接過其雙手遞上的投降書,以示中國抗日軍人的威嚴,並維護了偉大的中華民族不可侵犯的神聖尊嚴。”這段記載有兩處與事實有出入︰第一,岡村寧次不是侵華日軍最高司令官;第二,岡村寧次未向蕭毅肅遞交投降書。

所謂侵華日軍,指日本侵華戰爭期間,侵駐中國領土(領海)的日本軍隊。侵華日軍分屬幾個並列系統,直屬日本天皇或日軍大本營,從未有統一的最高司令官。

“九一八事變”前,侵華日軍有關東軍、中國駐屯軍、台灣軍等幾支。“九一八事變”後,侵華日軍又先後編設上海派遣軍、駐蒙兵團、華北方面軍、華中方面軍、華中派遣軍、中國派遣軍、華南方面軍、第10方面軍(台灣軍)等,日本海軍編有中國方面艦隊、高雄警備府。這些部隊通常隸屬日本天皇或日軍大本營。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時,在中國領土上的侵華日軍共有關東軍、中國派遣軍、中國方面艦隊等部,總兵力約180余萬人。

國內有不少書刊稱岡村寧次為“侵華日軍總司令”或“侵華日軍最高司令官”,顯然是不準確的。中國派遣軍不包括關東軍、第10方面軍和中國方面艦隊等。日本投降時,侵駐中國的幾支部隊分別直接隸屬日軍大本營。其中,中國派遣軍、關東軍、第10方面軍直屬大本營陸軍部;中國方面艦隊、高雄警備府則隸屬大本營海軍部。也就是說,岡村寧次指揮不了其他部隊。但根據盟軍最高統帥部于1945年8月17日發布的關于日本向同盟國投降的第一號命令規定,8月24日,日軍大本營命令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統一指揮所屬全部官兵及第10方面軍(台灣)、第38軍(北部法屬印度支那)並統率中國方面艦隊,向中國戰區最高司令投降。

1945年9月9日,何應欽奉命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參謀總長兼中國陸軍總司令之名義,代表中國戰區最高統帥部主持接受日本投降的簽字儀式。

中方受降代表5人︰陸軍總司令何應欽陸軍一級上將、海軍總司令陳紹寬海軍一級上將、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陸軍二級上將、陸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蕭毅肅陸軍中將、空軍作戰指揮部參謀長張廷孟空軍上校。

日方投降代表7人︰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陸軍大將、中國派遣軍總參謀長小林淺三郎陸軍中將、中國方面艦隊司令官福田良三海軍中將、第10方面軍參謀長諫山春樹陸軍中將、中國派遣軍副總參謀長今井武夫陸軍少將、第38軍參謀長三澤昌雄陸軍大佐、中國派遣軍參謀小笠原清陸軍中佐。

據有關資料記載,整個簽降過程中,凡中方交給日方的文件,均由蕭毅肅遞交岡村寧次;日方交給中方的文件,均由小林淺三郎送呈何應欽。也就是說,岡村寧次並未直接向何應欽或蕭毅肅遞交投降書,而是交給小林淺三郎送呈何應欽,既然蕭毅肅並未從岡村寧次手中接過投降書,所謂“單手”“雙手”之說當然就不存在了。

簽降過程中,岡村寧次在《中國戰區日軍向中國政府投降書》上簽字、蓋章後,由小林淺三郎將兩份降書持至受降席前,以雙手呈遞何應欽。很多書籍上誤稱,由岡村寧次向何應欽呈遞降書,但從照片看,確為小林淺三郎。小林淺三郎與岡村寧次外形上確實有些像,都是光頭、戴眼鏡,但小林淺三郎的軍上衣是立領,佩帶穗帶(參謀帶),而岡村寧次的軍上衣是翻領,無穗帶。

在中國政府關于接受日本投降簽字儀式的程序中,並沒有文字規定何應欽應用雙手還是單手接過日方呈遞降書的內容,但按照慣例接受敵方降書不用起立答禮,僅單手接過即可。何應欽竟起立答禮,並以雙手接過。不知何應欽是事先想好這樣做,還是“現場發揮”。更讓人不解的是,在接受降書時,作為勝利者的何應欽身體前傾的角度比小林淺三郎還大,真看不出是誰向誰遞交降書。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