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香投軍︰一封僅19個字的血書背後的故事

來源︰大眾日報作者︰朱殿封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23 01:21

■沂蒙頌敵人對她使用多種酷刑,十個指甲扎得鮮血直流,小腳腫得像蘿卜,渾身布滿鞭抽棍打的道道血痕,多處傷口潰爛化膿。她瞪著敵人怒吼:“你們扎吧,打吧,把我的指甲扎透了,我就是不會寫!打死我也是不知道!”

樹香投軍

支前婦女照顧傷員

長大也去打鬼子

八路軍首長:

我決心參加八路軍為抗日而貢獻自己的生命!

孫樹香

1940年7月

一封僅19個字的血書,把人們帶回烽火連天的抗日戰爭年代。

尋 夫

1939年4月1日,八路軍115師東進抗日挺進縱隊第五支隊(永興支隊)支隊部、直屬騎兵連、特務隊和五團一營、三營,與2000多名日本鬼子在陵縣大宗家、前後侯家、趙玉枝、閻富樓村一帶激戰一天,然後突圍轉移。

那天清晨,趙玉枝村的孫樹香帶著十四五歲的女兒趙紉華和六歲的兒子趙明華,同鄉親們在八路軍掩護下藏進村北大宗旱河旁的樹林里。傍晚槍聲停了,鄉親們誰也不敢貿然回村。孫樹香瞅著村子的方向嘴里喃喃地念叨:“他到底怎樣了?如果他……或照著他認定的路走下去,我就和他一樣……”她丈夫趙振德,此前三天加入了共產黨和八路軍,也參加了這場戰斗。

天一放亮,孫樹香和鄉親們急急地往家跑。大街小巷一片狼藉,斷壁殘垣彈痕累累。娘仨趕到家門口呆住了,這是自己的家嗎?10間房子化為灰燼,燒塌的牆內還冒著縷縷白煙,大小畜禽一頭(只)不剩,所有家具蕩然無存。紉華泣不成聲,孫樹香擦去女兒臉上的淚水,鎮靜地說:“哭有什麼用,只要‘老八路’在,你爹在,我們就不怕。走,咱們找你爹去!”她嘴上這樣說,心里卻對趙振德的生死忍不住往不好的方面想:振德也許……據後來史料記載,這一仗打得太殘酷了,八路軍指戰員犧牲300多人,鬼子死500多人,戰馬100多匹。

孫樹香顧不上跟婆母說,娘仨就向前一天戰斗激烈的村西南走去。邵家墳地的麥田里,只見一個個烈士光著膀子,血肉模糊地臥在血窩里。每個烈士身邊淌著一攤攤、一窪窪血,散落著一把把沾滿血污、變形的刺刀或大刀,還有打斷的槍托。烈士們有的瞪著眼、咬著牙,有的死咬著鬼子的耳朵或手指頭,其中一個孩子模樣的烈士,手里攥著滿是血跡的磚頭。墳穴中還有幾具鑽頭不顧 的鬼子尸體。

這里沒看到趙振德的尸首,娘仨繼續往戰斗最慘烈的大宗家找。走進村子,看到不少鄰村小魏家、鄧家村的鄉親趕來幫助收殮烈士。大地主宗子敬的“保險院”還有余火,一群青年正在撲救。前一天,被困在村里的八路軍眼看彈藥斷絕時,宗子敬獻出十幾箱槍支彈藥,使八路軍成功突圍。街巷里到處是鬼子的軍裝、鋼盔和戰靴。村東頭圍牆的一個缺口處,疊壓著一片尸體,鄉親們從烈士身軀下扒出來一二十個死鬼子,橫七豎八地倒在一個積肥坑里。領著孫樹香找人的老漢指著死鬼子說:“他們放著好好的日本老家不住,跑到我們這里燒殺、掠奪。看吧,這就是他們的下場!”

大宗家也沒有趙振德的尸首。老漢低聲對孫樹香說:“找不到振德,他可能就幸免了這場災難。”娘仨又返回趙玉枝村北的“回龍寺”附近尋找,仍然沒找到。

殘陽如血,冷風颼颼。孫樹香頭發散亂,臉色灰黃,兩眼充血,一雙小腳(裹腳)馱著疲憊的身子挪動著。小明華拉著母親的衣角苦苦地哀求:“回家,回家。”孫樹香咬著牙一言不發。她思考了一陣,下決心似的說:“死不見尸,活要見人。走,找部隊去!”說著牽起女兒、兒子的手,蹣跚著又向北走。

天墨黑,風嘶鳴,娘仨跋涉在曠野小路上。明華哭咧咧地問:“娘,咱上哪里找隊伍、找俺爹去呀?”孫樹香說:“孩子,部隊是向北突圍的,一直往北走就能找到隊伍,找到你爹。”黎明時分,娘仨走到滋鎮的皈一殿(道會門活動場所)的一座廟前,孫樹香的兩只小腳再也走不動了,一瘸一拐地走進廟里,娘仨大著膽兒和“關爺、周倉……”住在一起。

一連幾天,孫樹香一邊乞討一邊打听八路軍的消息。這天晚上,娘仨正在殿里圍著火堆啃食要來的干糧,一個人慢慢推開殿門。孫樹香慌忙把女兒推到背後,把明華護在懷里,順手拿起要飯棍子準備一搏。

“你們別怕,看我是誰?”來人說著劃了一根火柴。

孫樹香驚呼一聲:“怎麼,表叔,是你,你不是也參加了……”

“我是來接你們的,快快跟我走。”來人腰插短槍,30多歲,笑著並急促地說。

孫樹香揣著一顆忐忑的心跟著表叔來到“小莫斯科”三洄河村,住進堡壘戶魏大娘家。表叔向魏大娘和她交代了幾句,出門消失在夜色里。

孫樹香從表叔口中得知趙振德在部隊安好,懸著的那顆心終于放下來。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表叔和“神槍姑娘”邱桂領著部隊陳主任來到魏大娘家,他拉著孫樹香的手說:“趙大嫂,讓你受驚了,今天我向你報喜來了。”

“陳主任,你看我這個樣子,哪有什麼喜可報?”孫樹香上下看看自己,又理理頭發說。

“有喜。一喜是前些天在你村一帶發生戰斗前,振德給部隊捐了1萬多發子彈和上百顆手榴彈,振德立功了。一喜是那次戰斗中他獻計在你們村北樹林埋伏,打死了小鬼子的安田大佐,他立大功了,這是多大的喜事呀!”听罷,孫樹香臉上蕩起笑容。

陳主任轉身對魏大娘說:“大娘,你辛苦了。今天順便捎來一口袋吃的。他們一家最近幾個月還得住在你這兒,有什麼困難向咱們的村干部說。”魏大娘堅決地說:“她娘幾個在我這兒,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得保護他們!”

陳主任他們連夜走了。孫樹香嚴肅地對紉華、明華說:“今晚陳主任來的事和他說的話,對誰都不能說。”說著,她從發髻上抽下一根做針線活用的針說:“你倆听話,不听話別怪我用針縫你們的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