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 將軍︰新中國外交舞台的“將軍大使”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羅元生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25 01:14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先後向國外派出了20位將軍大使。這一批“將軍大使”在國際舞台上展現了新中國外交官的風采,贏得了所駐國人民的友誼和尊敬,耿 將軍便是其中突出一員。

中央突然來了調令︰去外交部

1950年元旦後的一天上午,通訊員急匆匆地敲開了耿 的辦公室︰“報告,耿副司令員!李政委和楊司令員讓您馬上過去一下。”

“好的。”耿 正在埋頭批閱一份報告,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一見面,政委李志民就興奮地對耿 說︰“老耿呀,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中央來了命令,要調你到北京去做外交工作!”

“什麼?調我去干外交?”耿 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反問了一句。因為,自參加紅軍之日起,20多年來,一直是扛槍作戰,現在已經打下了革命江山,還是要繼續緊握槍桿子,保衛好新中國的經濟建設。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中央會突然來調令。

楊得志從耿 的表情上,看出了他的心事,便親切地勸道︰“老耿,你以後還可以經常回兵團走娘家嘛!”作為老戰友,楊得志了解此刻耿 的心情,他舍不得離開長期一起工作的戰友,離不開長期一起浴血戰斗、生死與共的十九兵團的廣大指戰員。接著,楊得志又說︰“槍桿子當然重要,但是搞外交也同樣重要啊!中央挑你,算是挑對了!扳著指頭數,我們這里也只有你最適合搞外交。”

楊得志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耿 還能說什麼呢?其實,就是他們不勸說,耿 也會堅決服從組織的安排。“對于中央的命令,我當然無條件服從;另外,我也明白外交工作的重要性。我只是對部隊、對戰友以及對駐地人民群眾,有一種濃郁的依戀之情,因而舍不得離開他們。”晚年在回憶起當初的想法時,耿 這樣說。

春節一過,耿 便來到了北京,帶著妻子趙蘭香和兩歲的小女兒,一家人臨時住進了北京隆福寺附近的華北軍區招待所。

新中國向西方國家派出的第一個大使

很快,時任外交部辦公廳主任的王炳南告訴耿 ,周恩來總理要過來看望他。

“總理這麼忙,還專門過來看望我們?”耿 心里異常興奮。雖然與周恩來多年未見面了,但周恩來嚴謹、認真、踏實、細致的工作作風,令耿 印象非常深刻。

早在1944年9月,耿 奉命將一個美軍觀察組從延安送到晉察冀抗日根據地,臨行前,周恩來向耿 詳細交代了有關情況,就連如何行軍都作了周到的安排和布置,諄諄囑咐猶仍在耳。

“總理,您好!”一見周恩來,耿 便輕聲地叫了一聲。

“哦,耿 同志你來了!”周恩來親切地問候道。

“這次把你從部隊調來,是由于外交工作的需要。”周恩來詳細地向耿 講述起新中國成立數個月以來外交戰線的形勢,然後對耿 說︰“把你調來,是準備任命你為駐聯合國軍事代表。”

“駐聯合國的軍事代表?”面對這樣的意外任命,耿 感到驚訝。

“怎麼?有點出乎意料?”周恩來听出了耿 的驚訝之意,便問道,“你知道聯合國這個國際組織嗎?”

“不了解!”耿 回答道,“但我知道中國是聯合國的發起國之一,還是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听說,董必武同志曾在聯合國憲章上簽過名。”

“是啊!”周恩來對耿 的回答感到滿意,露出了贊許的目光。

“因此,從現在起,我們要做好出席聯大(即聯合國大會的簡稱)的準備。”周恩來認真地說。接著,他又問耿 ︰“你對這次工作調動,有什麼意見?”

耿 連忙回答︰“堅決服從命令!不過,我對外交一竅不通。”

“可以邊干邊學嘛!”周恩來笑了笑,“再說,抗戰時你不是曾經帶領美軍觀察組從延安到晉察冀嗎?在北平軍調部不是還和美蔣代表在會議桌上打過交道嗎?實際上你已經接觸過外事工作。這次派你到聯合國去,也是考慮到了你的這些經歷”。

耿 心里非常感動。想不到日理萬機的周恩來,竟對自己許多年以前的這些細節還記得這麼清楚。

但耿 心里還是不踏實︰“可是,我對聯合國的組織機構、開會程序等都不了解,尤其是對我國的外交政策還不清楚,那怎麼行!”

“這些,都是慢慢學會的!”周恩來寬慰地說。

接著,周恩來向耿 談到了新中國的外交政策以及毛澤東主席對外交工作的指示精神,令耿 茅塞頓開。

根據周恩來的指示,耿 參加了出席聯大代表團的籌備工作。在代表團首席代表張聞天的直接領導下,耿 忘我地投入代表團的準備工作之中。

很快,周恩來再次召見耿 ,直截了當地說︰“經過談判,我國和瑞典已建立外交關系。中央決定任命你為駐瑞典王國大使。”接著,周恩來語重心長地說︰“你是我國向西方國家派出的第一個大使啊!”

按照中央的命令,耿 離開了駐聯合國代表團籌建處,回到外交部,參加首批駐外大使的培訓學習。

受到毛澤東的接見和指導

就這樣,耿 和參加培訓的其他人員一起,帶著家屬搬進了位于前門大柵欄的新華飯店。

住進飯店,耿 覺得很不自在。客房里的衛生設備、彈簧床、地毯,使得剛從軍營出來的他感到很不習慣。晚上睡在床上,整個身體好像陷在“坑”里似的,翻個身都要費很大的力,弄得整個晚上怎麼也睡不著。但是,他必須適應這樣的生活,只有這樣才能適應國外的生活。

有一天,耿 、趙蘭香夫婦與大家一起,在時任外交部辦公廳副主任的閻寶航和胡濟邦老師的帶領下,到北京飯店進行彩排。彩排的主要內容就是學習吃西餐。正在彩排中,周恩來走了過來,告訴大家說︰“現在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毛主席听說你們在這里觀禮,很高興,要接見你們。”

听到這個消息,耿 激動得一時說不出話來。和毛澤東已有五六年未見面了,想不到毛澤東就在自己的身邊……

“喔,老鄉來了!”毛澤東緊緊握著耿 的手,滿面春風。耿 是湖南醴陵人,他的家鄉與毛澤東的家鄉湘潭韶山相隔不遠。1939年,耿 的父親到延安時,專門帶著耿 一起去拜訪了毛澤東。毛澤東握著耿 父親的手,親切地說︰“我們都是湖南老鄉,歡迎你到延安來!”接著,耿 的父親又向毛澤東匯報了有關家鄉的情況。所以,後來毛澤東就稱耿 為“老鄉”。

“听說你們不久要出國赴任了,總理要我和你們談一談。”待耿 等人坐下後,毛澤東與大家交談起來︰“你們是新中國的首批駐外大使,大都是從部隊里調來的高級干部,都是將軍。將軍當大使,好!現在建國開始,百廢待舉,各個部門、各行各業都需要干部。我國和許多國家建立了外交關系,需要大批外交干部。我們新中國的外交是‘另起爐灶’,需要新的外交干部。解放軍歷來是培養干部的地方,所以中央決定從部隊挑選一批干部。”

這時,有人提出不懂外語,怕搞不好外交工作。對此,毛澤東說︰“漢代的班超、張騫不是也不懂外語麼,但他們出使西域,非但能夠不辱使命,而且功勛卓著。”他還幽默地說︰“我剛才說‘將軍大使好’,好在哪里?首先,你們出去我們放心,因為你們不會跑掉。”“喔,想起一件事,”毛澤東認真地說,“你們這些將軍出國當大使,不算轉業,可以保留軍籍。恩來,你看怎麼樣?”周恩來點頭表示同意。

接著,毛澤東和周恩來又向耿 等談到了要如何通過公開的途徑,如閱讀報紙、參觀訪問、和別人交談等來進行調研,以便增進對駐在國的了解,學習別人的長處,加強國家之間和人民之間的友誼與合作。

毛澤東抽了一口香煙,繼續說道︰“總之,要重視調研,重視學習。任何一個國家、民族都有其自己的優點和長處。我們要通過研究,認識和學習別國的長處。學是為了用,要把學到的好的東西運用到國內建設中來。”

說到這里,毛澤東看著耿 ,認真地說︰“你是到西方國家去,要了解和學習他們經濟建設方面的經驗。中瑞關系的建立,不但將使兩國人民之間、我國和北歐國家之間的友誼得到加強和發展,而且也將有助于世界和平……”

毛澤東、周恩來的指示和對自己工作的要求,令耿 終生難忘。

學習班結束後,外交部正式宣布了去各國的大使、參贊和秘書的名單。由于當時中國與丹麥的建交談判已取得成功,兩國決定建立大使級外交關系。因此,耿 被宣布為駐瑞典王國大使後,兼任駐丹麥王國大使。第二年初,耿 在瑞典又接到國內任命,再兼任駐芬蘭共和國大使。經過緊張的準備,耿 踏上了前往異國的征程。

(摘自2019年第8期《黨史縱覽》,原標題為《耿 將軍的大使歲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