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防御︰我黨軍事戰略思想的基本點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李明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27 02:45

1930年12月25日,中央蘇區第一次反“圍剿”即將開始前的緊張時刻,紅軍在江西小布召開誓師大會。主席台兩側的台柱上,掛著毛澤東為大會寫的一副工整對聯,上聯是“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游擊戰里操勝算”;下聯是“大步進退,誘敵深入,集中兵力,各個擊破,運動戰中殲敵人”。對聯高度概括了毛澤東積極防御戰略思想,通俗易懂又蘊含深意,吸引了全場人的目光,大家念了又念,打破“圍剿”的信心更足了。

積極防御是我軍一貫堅持的總方針

積極防御戰略思想,是我們黨軍事戰略思想的基本點,也是我軍始終堅持的戰略指導思想。紅軍時期,毛澤東、朱德等根據紅軍的作戰實際,總結提出了“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十六字訣”,包含了戰略防御和戰略進攻兩個階段,在戰略防御階段又包含了戰略退卻和戰略反攻兩個階段,成為我軍積極防御戰略思想的發端。抗日戰爭時期,我軍提出了持久戰的總方針,制定了“基本的是游擊戰,但不放松有利條件下的運動戰”的戰略方針,把游擊戰提高到戰略地位,大大豐富了積極防御戰略思想的內容。解放戰爭時期,我軍制定了“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的戰略方針,在大規模戰爭中熟練地將戰略上內線的持久的防御與戰役戰斗上外線的速決的反攻結合起來,並進一步發展了戰略反攻和戰略進攻實踐,積極防御戰略思想更加系統化、理論化。

新中國成立後,積極防御上升為國家軍事戰略。1955年4月,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上曾提出,新中國的軍事戰略方針就是積極防御。1956年3月,中央軍委召開擴大會議討論軍事戰略方針,認為我軍應當采取積極防御的戰略方針。經毛澤東批示同意並經中央批準後,積極防御正式確立為新中國的國家軍事戰略。之後,根據不同時期具體形勢任務的不同,積極防御軍事戰略方針作了多次充實調整。20世紀60至70年代,先後采取“有頂有放、誘敵深入、縱深殲敵”“積極防御、誘敵深入”的戰略方針;1980年重新調整為積極防御戰略方針;1988年提出要穩定北線、加強南線、強邊固防、經略海洋;1993年制定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以打贏現代技術特別是高技術條件下局部戰爭為基點;2004年充實完善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把軍事斗爭準備基點進一步調整為打贏信息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主席高度重視軍事戰略問題,強調毫不動搖地堅持積極防御戰略思想,同時進一步豐富發展其時代內涵,以防御為根本,在“積極”二字上做文章。2014年,習近平主席領導制定新形勢下軍事戰略方針,將軍事斗爭準備基點放到打贏信息化局部戰爭上,以海上方向軍事斗爭為戰略重心。今年以來,軍委多次強調,全軍要深入貫徹習近平強軍思想,深入貫徹新時代軍事戰略方針,在新的起點上做好軍事斗爭準備。

積極防御是為了反攻和進攻的防御

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等軍事著作中,毛澤東科學地揭示了積極防御的內涵和實質。他指出︰“積極防御,又叫攻勢防御,又叫決戰防御。”其基本內涵是指在敵人向我進攻後,我先誘敵深入退讓一步,或堅守某些要點,努力創造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敵的條件和態勢,並發揮人民戰爭的有利條件,以戰役戰斗上外線速決的進攻戰,殲滅和消耗敵人有生力量,爭取局部主動和勝利,逐步地轉化敵我力量對比改變戰略被動態勢,而後適時地轉入戰略反攻和戰略進攻,直至在有利條件下實行戰略決戰,奪取戰爭最後勝利。其實質,是在時間、空間、層次等維度上將防御與進攻結合起來,在天然具有被動性的戰略防御過程中,積極實行帶有主動性的進攻作戰。

與積極防御相對的,是消極防御。毛澤東指出︰“消極防御,又叫專守防御,又叫單純防御。消極防御實際上是假防御,只有積極防御才是真防御,才是為了反攻和進攻的防御。”消極防御單純為了防御而防御,其消極性在于它拋棄了積極防御中所包含的積極主動的進攻內容,表現為純粹的被動挨打。中央紅軍第五次反“圍剿”中,“左”傾錯誤者在初期“御敵于國門之外”失敗後,采用以碉堡對碉堡、節節分兵抵御的消極防御方針,與敵軍硬拼消耗,最終失敗被迫長征。前線帶兵的彭德懷評價他們是“崽賣爺田心不痛”,指揮“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

積極防御的內核是堅持自衛立場

積極防御軍事戰略本質是防御性的。這首先是由我們國家的社會主義性質決定的。我們是按照馬列主義原則建立起來的社會主義國家,奉行和平外交政策,不會去侵略其他國家,國家的軍事戰略方針只能是防御性的。其次是由我們國家的實際需要決定的。我們是一個發展中的大國,一直面對著艱巨繁重的經濟建設任務,需要一個和平友好的外部環境,以實現國家建設的現代化,改善人民生活。這就要求我們能夠有效制止外國對我們的侵略,同時決不能發動對外侵略戰爭,只能采取防御性的軍事戰略方針。最後是由進行的戰爭的性質決定的。馬克思恩格斯曾將防御和進攻作為區分國家間戰爭性質的根本標準,認為防御性的戰爭是正義的,進攻性的戰爭帶有侵略性因而是非正義的。我們進行正義戰爭,軍事戰略方針決不應是進攻性而只能是防御性的。

積極防御軍事戰略的防御性本質,要求我們緊守自衛立場。一是決不去侵略別人。我們反對別人侵略我們,自己也決不去侵略別人,這是我們的基本立場,也是積極防御戰略思想防御性的集中體現。二是堅持後發制人。堅持自衛立場,就要後發制人,就不能打第一槍。當然,這個“第一槍”是政治意義上的第一槍,不能拘泥于軍事上的含義。如果敵人率先侵害了我們的核心利益,把我們逼到退無可退的地步,就是對我們打了“第一槍”。我們出于自衛目的就可以反擊,就可以用攻勢行動來達成防御目的以消除敵人對我們的侵害。

豐富積極防御的實現形式

在具體的戰爭指導中,毛澤東根據積極防御的基本原則,提出了一系列有利于我軍揚長避短的實現形式,使積極防御軍事戰略思想得以具體化,直到今天仍有現實意義。

戰略退卻。這“是劣勢軍隊處在優勢軍隊進攻面前,因為顧到不能迅速地擊破其進攻,為了保存軍力,待機破敵,而采取的一個有計劃的戰略步驟”。毛澤東認為,戰略退卻就是誘敵深入,需要早做準備,加強對干部群眾的說服工作。

戰略反攻。這是防御戰最精彩最活躍的階段,“所謂積極防御,主要地就是指的這種帶決戰性的戰略的反攻”。它具有雙重特性,既是戰略防御階段的行動,也是由戰略防御轉入戰略進攻的必要前提。

戰略進攻。其任務在于大量殲滅敵人,攻佔敵人境內的戰略地域,奪取戰爭的勝利。毛澤東認為,由于具體情況的不同,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進攻——1947年中三路大軍挺進中原,具有自身的特點︰由戰略反攻直接發展為戰略進攻;選擇在敵我力量對比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的時候進行;進攻方向選擇國民黨軍薄弱之處實行中央突破;實行不要後方的躍進方式;以農村為依托點。

戰略決戰。這是指揮難度最大的環節,也是決定兩軍勝負的環節。毛澤東一貫主張慎重初戰,執行有利決戰,避免不利決戰。解放戰爭初期,蔣介石千方百計尋找我軍主力決戰,毛澤東則指示避開敵人鋒芒,積極防御逐步轉變力量對比。直到1948年秋,決戰時機才基本成熟,毛澤東抓住機會作出打前所未有的大殲滅戰的決策,組織進行了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從而基本上解決了解放戰爭的勝負問題。

戰略追擊。這是戰略進攻的繼續,必須根據不同的作戰對象和地理條件,采取不同的作戰方式。如解放戰爭後期,對中南、西南的白崇禧集團,毛澤東提出了采取遠距離大包圍大迂回,斷敵退路,再回打的作戰方式;對西北的胡宗南、馬步芳等敵,則采取了窮追猛打以小迂回包圍的作戰方式。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進一步發展了戰略追擊思想,提出“要考慮積極防御,也要考慮打垮敵人後的追擊問題”,還提出“要修水上鐵路(造軍艦)”,突出了新的歷史條件下海軍在戰略追擊中的重要作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