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年紅旗不倒︰聆听文物中的紅色故事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作者︰岳鋒、孫立建 整理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29 01:44

 

圖為陳波的黨證(國家二級文物)。

一張血染的黨證

這是一張特殊的黨證,上面沾滿血漬,它的主人就是開國將帥中13位獨臂將軍之一的陳波。黨證布制,長方形,中上方印有兩顆五角星、列寧和斯大林頭像及黨證字樣,下方印有一個寬11.5厘米、高10厘米的長方形表格,欄內寫有持證人的姓名、參軍入黨時間、頒發單位及頒發時間等。

這張黨證是1934年由川陝蘇區黨組織頒發給優秀共產黨員的,當時共頒發了2000張,但新中國成立後僅保存下這一張。2010年,陳波將軍之子陳鐵生將黨證捐獻給鄂豫皖蘇區首府革命博物館。

陳波,原名陳漢清,河南省新縣人。1929年春,20歲的陳波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不久,他調任紅四方面軍參謀處書記(即參謀),後被選為紅四方面軍參謀處黨支部書記兼黨小組組長。

1934年10月,在川陝蘇區內外交困的情況下,紅四方面軍黨組織為激勵廣大黨員奮勇對敵,決定給優秀黨員簽發黨證,這也是黨組織對黨員的一次全面考核。在支部會上,宣傳委員徐向前說︰“我們的支部書記陳漢清同志工作積極,作戰勇敢,同意發給黨證。”就這樣,陳波和其他幾位黨員領到了首批黨證。陳波十分珍惜這份榮譽,他特地縫制了一個小皮囊系在腰帶上,專門放置黨證和黨費。

1941年3月的一天,時任八路軍前總特務團副團長的陳波向戰士們介紹完滾雷的使用方法後,帶頭進行滾雷試驗,他命令大家後退300米,然後抱起西瓜大的滾雷向山丘走去,這時團長歐治富攔住他︰“這是新制的,有危險,我來吧!”陳波搖搖頭,說︰“你是一團之長,還是我來吧!”陳波待大家進入安全區後,開始按雷、擦火,只听“ ”的一聲,試驗的滾雷突然爆炸,陳波當即倒在血泊中。經過搶救,身負重傷的陳波奇跡般地活了下來,但僅剩一只胳膊和兩條無法彎曲的殘腿。蘇醒後的陳波,第一時間用僅剩的右手摸了摸腰帶,然後焦急地問護士︰“我的小皮囊呢?”護士不明其意,陳波解釋說︰“我腰帶上的。”護士將他的血衣翻遍,終于找到被鮮血浸透的小皮囊,里面的黨證已被染紅。

負傷後的陳波雖然不能像從前那樣沖鋒陷陣,但他並不氣餒,決心要為黨做更多的工作。由于從小家境貧寒,從沒進過校門的陳波在參軍前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這次養傷的時間成為他學習文化的極好時機,一本《論持久戰》既是政治和軍事的教科書,又是文化讀本。失去左手,他便用木尺壓平書本;沒有老師,醫生護士就是教員。

半年後,陳波“畢業了”,並成為一所“榮譽軍人”學校的校長。從此,他帶領30多名殘疾軍人在河北的一個小山村養傷治病、練文習武。在這里,陳波學會了爬山、騎馬和單臂射擊。1944年,隨著日軍侵略日益加劇,黨中央命令陳波等人轉移到延安養傷。陳波等人在沒有部隊護送的情況下,憑借智慧英勇對敵,一次次闖過敵人的封鎖線,最終順利到達延安。延安的老戰友見到陳波後,激動不已︰“面對那麼多鬼子的圍追堵截,你們創造了奇跡。”

抗戰勝利前夕,蔣介石為搶奪東北的抗戰果實,向東北大肆增兵,我黨緊急組建了“赴東北工作干部團”(東干團)支援東北。陳波當即向上級提出參加“東干團”的請求,領導似乎故意考驗他,走到院子里,指著一匹烈馬說︰“上馬兜一圈,不從馬上摔下來,就讓你去。”陳波接過韁繩,右手一按馬背,稍一縱身便躍上去,10多分鐘後他騎馬回到了原地……就這樣,陳波成了“東干團”的一名成員。日軍投降時,按照黨的指示,陳波接到看管日軍一個軍用倉庫的任務,他只身一人日夜守衛,既防火防盜又要防備敵人突襲。後來,支援東北的359旅官兵趕到,正當戰士為槍支彈藥和軍需物資而愁眉不展時,陳波揮動著右手︰“這里有。”我軍官兵不僅得到了充足的物資,更從這名身殘志堅的共產黨人身上得到了莫大的激勵。

多少次,行軍作戰的汗水把黨證浸透;多少次,沿途的風雪奇寒把黨證上的汗水又凝成冰凌。陳波懷揣這張黨證,沖鋒陷陣,勇闖難關。

這張黨證歷經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見證了中國共產黨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歷史轉變,也見證了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對黨的一片赤誠忠心。

(本文由鄂豫皖蘇區首府革命博物館提供,河南省新縣紀委監委岳鋒、孫立建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