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崖奇功︰守護八路軍"武裝生命線"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米艾尼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10-09 17:29

山西省黎城縣城北45公里處,有一特別的峽谷,周邊山崖偉岸,峭壁皆為黃色,被稱為黃崖山。這里是八路軍總部兵工廠舊址,也是著名的黃崖洞保衛戰戰場遺址。

修建在海拔1600多米高、縱深40米的天然大石洞中的黃崖洞兵工廠被稱為“八路軍的掌上明珠”,從選址、修建到投入生產,這里曾集結了八路軍中最優秀的軍工科技人才、技術工人和最英勇的守衛部隊。

五年間,黃崖洞兵工廠生產槍支9000多支,各類炮彈24萬余發,是八路軍名副其實的“武器生命線。”

當年,5000日軍向黃崖洞兵工廠屢次進犯,八路軍駐守部隊只有不足一千人,卻贏得了敵我傷亡6:1的輝煌戰績,而黃崖洞兵工廠的機器設備,絲毫無損。

深山峭壁間的黃崖洞兵工廠,是中國抗戰史上的軍工奇跡,也創造了一個戰斗奇跡。

兵工起點

1938年底,在山西省陽城縣舉辦的一次規模不小的八路軍戰利品展覽會上,除了從日軍手中繳獲的“三八大蓋”“歪把子”等標志性的戰利品外,十支特殊的步槍和兩支沖鋒槍引起了官兵們的注意。

看上去,這些槍支制作工藝不算精良,甚至可以說粗糙,比一旁最有代表性的日軍武器“三八大蓋”遜色不少,肯定不是軍工生產的標準化產品。若是和那些純手工制作的工藝品槍支相比,又與“精美”相差很遠。

但是,這十幾支出自八路軍戰士之手的槍支,還是成了展覽會上的“明星”。繳獲的日軍武器,在八路軍官兵眼中不算新鮮,很多官兵的手中就用著這樣的槍——“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嘛。只是這些八路軍“自產”的槍,倒真是頭回見到。

1938年8月,一批來自河南孟津縣一帶的手工造槍工人,投奔了抗日游擊隊,成為八路軍最早期的造槍工人。這幾支手工制造的步槍和沖鋒槍,就是出自他們之手。據說,朱德總司令還特意宴請了這批造槍工人。

只是,造出了第一批手工槍械,距離真正的八路軍兵工廠還差得遠。手工造槍,工藝和產量都遠遠滿足不了戰爭的需要。八路軍實在是太缺槍支彈藥了。

八路軍太行紀念館研究部主任郝雪廷告訴記者︰“八路軍改編之初,戰士們幾乎都有槍,但是隊伍幾次擴大以後,武器裝備就遠遠不夠用了。”

全面抗戰初期,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從此走上了抗日前線。

八路軍先後進行了平型關、雁門關、陽明堡等戰役,在戰場上的勝利,同時也贏得了人心。

“八路軍的隊伍一路不斷的擴大,1937年底就從最初的4.5萬人發展到8萬人,到1939年底人數增加到27萬,人員擴張帶來的新問題,就是武器不足。”郝雪廷說。

國民黨政府撥給八路軍的武器、彈藥、軍餉都是按照改編初時的4.5萬人支付,根本不管八路軍人員擴充,甚至連4.5萬人的編制也不是能按時足量供應。八路軍的武器裝備只能靠從敵人手中繳獲和收集民間閑散槍支這兩個辦法。于是,武器彈藥的不足成為制約八路軍發展的瓶頸,也對八路軍抗日的前線戰事造成了極大影響。

1937年10月21日,毛澤東致電周恩來和朱德,明確提出︰“我們必須在一年內增加步槍1萬只,主要方法自己制造。”

一個月後,八路軍總部在山西和順縣石拐村召開干部會議,傳達了中央關于創建以太行山為依托的晉冀豫抗日根據地的指示,具體部署了開展游擊戰爭的任務。總部提出,除每個師外,每個旅,每個團,各個游擊支隊以及地方政府和自衛隊都要招募技術工人,開辦修械所和炸彈廠。

當時,八路軍最初招募的技術工人,主要來源于太原兵工廠的工人、鐵路工人、煤礦工人以及民間鐵匠、木匠等手藝人。

這一大批人作為技術骨干,立刻被充實到各抗日武裝開辦的修械所里。從此,大小抗日武裝開辦的修械所、修造廠、炸彈廠如雨後春筍一般,遍及太行山大小根據地。但是,這些小型修械所,因為人員少、規模小、設備落後、位置分散,遠稱不上真正的兵工廠,只能達到簡單修一修槍械的水平。

此時,八路軍在晉東南的抗戰局面,一度十分危急。

日軍華北方面軍為解除後方威脅,從4個師團中調集3萬余人的兵力,在第1軍司令官香月清司統一指揮下,由同蒲、正太、平漢鐵路線和長治、屯留等地出動,分9路向晉東南地區大舉圍攻,企圖將八路軍第129師等部和在這一地區的國民黨軍,圍殲在遼縣(今左權縣)、榆社、武鄉地區,史稱“九路圍攻”。

這次圍攻歷時23天,以日軍的失敗告終。

八路軍收復沁縣、榆社、武鄉、遼縣、沁源、屯留、長治、黎城等縣城18座,鞏固和擴大了晉冀豫抗日根據地。

八路軍的這一重要戰果,為建設自己真正的兵工事業創造了有利條件。總部決定,將原有的一些修械機構合並擴大,形成一定的生產規模,實行統一領導和集中生產。

當時處于山西抗日根據地中心地帶的韓莊村,成為了八路軍總部修械所的所在地。

韓莊村,地處山西省榆社縣和遼縣(今左權縣)交界處,住有40余戶人家。1938年9月,八路軍總部參謀處第四科副科長徐長勛在此地組建了八路軍總部修械所,代號“流動工作團”。

總部修械所設在村前佔地一畝多的一座廟宇中,6間殿堂作為工廠的廠房,八路軍最初的兵工廠就在這里誕生了。

最初到達韓莊村的,是115師334旅修械所的百余名工人,他們此前的主要工作是在戰爭間歇為部隊修理槍支,親手制作過的武器,大概只有幾千支紅纓槍。

隨後調來韓莊村的是129師的補充團修械所,這里的工人大多曾在國民黨孫殿英部修械所當工人,孫殿英撤離晉東南後,不少工人投奔了八路軍。這些工人多少還有些制造武器的經驗。

不久後,晉豫游擊隊修械所也合並進來,他們的杰作便是在八路軍戰利品展覽會上大顯身手的手工槍支。

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技術工人,組成了八路軍總部修械所。到了1938年底,人員已達380多人。修械所當時有5台車床、2台刨床、3節鍋爐和蒸汽動力機。

有限的設備和人員的聚集,讓八路軍總部修械所初步具備了小批量制造槍支彈藥的條件。

雖然有工人的參與,修械所還是缺少真正的技術力量,于是,中央派畢業于日本早稻田大學電機制造系的程明升擔任所長。

沒有先進的工具,程明升領導工人們“因陋就簡”,用各種“土辦法”造槍。

比如,他們把老虎鉗固定在樹樁上,配上鑽頭、銼刀等,進行步槍的試制。到了1939年4月,八路軍總部修械所月產步槍60余支,同時完成了大量的修槍任務。

“但是由于工具簡陋,當時制造出來的槍支尺寸不一,零件不能互換,射程也達不到標準。特別是槍管連射數槍就會發紅。簡單的說,這不是規範化、制式化的步槍。”郝雪廷說。

時任總部特務團長的歐致富在回憶錄《戎馬生涯》一書中寫道︰“我們兵工廠的家當,還沒有王二麻子剪刀鋪的齊全,這樣的家底,要發展成能生產各種兵器的像樣工廠,可以預想,道路該多麼艱難。”

盡管如此,韓莊八路軍總部修械所的建成,標志著太行山軍事工業的誕生。

但是,隨著戰事的推進,韓莊很快便不再是“平安之地”。

1939年夏天,日寇入侵榆社後,八路軍總部修械所的安全受到極大威脅。朱德指示,工廠應該搬到更為隱蔽的地方。

尋找新廠址的重任落在了時任八路軍前方指揮部參謀長的左權身上。

左權,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市平僑鄉黃茅嶺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作為黃埔軍校的第一期學員,左權的軍事造詣極高。參加革命後,左權被黨組織派往蘇聯留學,先後進入莫斯科大學和伏龍芝軍事學院深造,被稱為“八路軍中學歷最高的將領”。

1939年4月的一天,左權在一張地圖上發現了一個叫黃崖洞的地方,頓時眼前一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