窯洞里的紅軍大學︰一科學員里走出22名將帥

來源︰中國青年報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10-09 17:41

山崖上打出的一孔窯洞里,至今還是土牆毛地。窯洞里,幾塊石頭壘成講台,牆被刷黑當作黑板,石頭磚塊做成6排凳子。坐在凳子上,後排人的膝蓋頂在前排人的腰上,大腿就是書桌,敵人的傳單訂起來就是筆記本。

1936年7月至1937年1月,一所紅色“高等學府”——中國人民抗日紅軍大學在陝北志丹縣的這孔窯洞里開課了。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在《西行漫記》一書中寫道︰校舍完全不怕轟炸的這種“高等學府”,全世界恐怕只有這麼一家。

紅軍長征落腳陝北後,紅軍大學在瓦窯堡開學。國民黨第八十六師高雙成部隊突襲瓦窯堡後,紅軍大學撤出瓦窯堡,轉移至志丹縣。在志丹縣,紅軍大學招收了第一批1063名學員,學員們被編為3個科,一科40名學員都是師團級以上干部,二科和三科分別是營級和連級以上干部。

三分之二的時間學軍事,三分之一的時間學政治,學校領導也是學員。毛澤東為這所特殊的大學制定了“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校訓,他還提出,教材不要買普通的戰術書,而要買戰略學書、大兵團作戰的戰役書和中國古時兵法書。

當時學習條件異常艱苦。志丹縣文物管理所所長李建翔介紹說,土窯洞以前是廢棄的羊圈,洞前布滿雜草,時常劃破褲子,于是學員們自己開荒、清理羊糞,又闢出一條路;窯洞沒有門,幾次有狼跑進窯洞,學員們就用臉盆堵在門口,身邊放一根打狼棍。

一科學員中年齡最小的是童小鵬,開學時他還不滿22歲,他每天要在住地和學校間往返10里地。天氣炎熱的8月間,他寫下一首打油詩︰鋤禾正當午,汗滴腳下土,腹中正饑餓,進餐無顧主,為得去學習,不得不吃苦。

童小鵬後來先後擔任毛澤東和周恩來的秘書,新中國成立後,任中央統戰部秘書長,最高國務會議秘書。他曾回憶說,能被選入紅軍大學學習特別不容易,每個人都很珍惜這個學習機會。

由于紅軍大學離中共中央所在地很近,毛澤東要求黨的領導干部都要上講台。紅軍大學開課當天,毛澤東、張聞天、秦邦憲等中央領導和徐特立前往一科視察,參觀了教室和宿舍,勉勵大家安心學習。毛澤東還風趣地說︰“你們過著石器時代的生活,卻學著當代最先進的科學——馬克思列寧主義。”

課堂上,毛澤東講授過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張聞天講授中國革命基本問題和辯證唯物主義、凱豐和吳亮平講授政治經濟學、秦邦憲講授哲學、楊尚昆講授各國論、李維漢講授黨的建設、李德講授兵團戰術、校長林彪主要講授戰役學。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爆發。和平解決西安事變後,為了把大家的思想統一到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上來,當年12月28日,毛澤東在紅軍大學的操場上給紅軍大學的學員和干部職工作了一場報告。他說︰“我在陝北保安,看到這里的毛驢很多,要使毛驢上山有3種辦法,一推,二拉,三打。蔣介石是不願抗日的,我們就推他、拉他、再不干就打他,這就是我們黨的逼蔣抗日的方針。”學員听了毛主席的報告後,統一了思想認識。

一科的40名學員,戰爭年代里有8人英勇犧牲,22人在新中國成立後被授予少將以上軍銜,其中林彪、羅榮桓成為元帥,羅瑞卿、譚政等20人為將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