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蔽戰線曾五次幫助黨中央脫離險境

來源︰解放日報作者︰郝鐵川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10-14 15:52

毛澤東同志曾經講過,我們戰勝國民黨主要靠兩個戰場,一個是公開戰場,一個是隱蔽戰場。隱蔽戰線是革命斗爭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近年來,中共隱蔽戰線斗爭的情況日益引起黨史界、學界的關注。不少隱蔽戰線的親歷者及其後人開始撰寫一批高質量、頗有影響力的回憶錄。根據這些珍貴的資料,可以看到,在黨的歷史上隱蔽戰線曾五次幫助黨中央脫離險境。

及時傳遞叛變情報

隱蔽戰線歷史上,“龍潭三杰”可謂戰功赫赫。“三杰”(錢壯飛、李克農、胡底)深入龍潭虎穴,為中共在白色恐怖時期的發展壯大保駕護航。

錢壯飛,1896年生于浙江吳興(今湖州),早年入北京醫科專門學校學習,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9年結識周恩來,並受周恩來領導的政治保衛組織——中央特科派遣,打入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任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機要秘書,同時擔任國民黨情報機關長江通訊社、民智通訊社的負責人。

從1930年12月到1931年5月,錢壯飛將從徐恩曾那里獲取的敵人發動第一次、第二次軍事“圍剿”的命令、兵力部署等絕密戰略情報,及時交李克農轉送陳賡和周恩來,從而確保了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工農紅軍粉碎蔣介石對革命根據地發動的大規模軍事“圍剿”。

1931年4月24日,協助分管黨的保衛工作、掌握我黨核心機密的政治局候補委員顧順章被捕叛變。國民黨武漢行營主任等人抓到顧順章後,第二天就給徐恩曾、陳立夫連發電報。這天是星期六,只有錢壯飛一人值班。他收到六封特急絕密電報,每封電報上都寫有“徐恩曾親譯”字樣,這一反常的情況引起他的警覺。他迅速用先前偷攝的特級密碼本破譯了電報。第一封電報的內容是︰“黎明(顧順章的化名)被捕,並已自首,如能迅速解至南京,三天之內可將共黨中央機關全部肅清。”

截獲這個十萬火急的電報後,錢壯飛連夜派女婿劉杞夫(中共地下黨員)趕赴上海,找到李克農,繼而找到陳賡、周恩來。最終,搶在敵人動手前采取緊急措施,斬斷了顧順章能接觸的所有關系和線索,確保了黨中央機關和中央領導人的安全。

後來,錢壯飛在貴州息烽沙土鎮搶渡大渡河時不幸犧牲。周恩來十分悲痛,千方百計尋找錢壯飛的妻兒,並予以關懷照顧,但一直隱瞞錢壯飛犧牲的消息。直到1946年,周恩來才把錢壯飛的妻子、中共黨員張振華接到重慶曾家岩50號,借吃飯之際告知錢壯飛犧牲的消息,並感嘆“他的犧牲是為黨、為革命,人民和黨是不會忘記他的”。

破除“鐵桶計劃”威脅

1934年10月初,蔣介石在江西廬山牯嶺召開軍事會議,部署國民黨進攻中央蘇區的“鐵桶圍剿”計劃,妄圖通過加大第五次“圍剿”的力度來消滅中央紅軍。

莫雄是國民黨的一位老將領,曾與宋子文交好,在上海擔任稅警團團長。在此期間,他在共產黨員嚴希純、項與年等的影響、教育下,思想日趨進步。1934年,莫雄出任江西省德安行政督察專員兼德安地區保安司令,聘請在上海共過事的劉啞佛、盧志英、項與年等共產黨人到德安行政督察專署分任主任秘書、主任參謀、情報參謀等職。

當時,蔣介石在廬山牯嶺召開秘密軍事會議,莫雄以地方長官身份與會。這個“鐵桶計劃”鐵到什麼程度呢?莫雄回憶︰“這是我看到的最陰險毒辣、規模巨大而又布置周密的軍事計劃!與以前的四次‘圍剿’自然不可同日而語。若此計劃得以實施,則紅軍的處境不堪設想。”

此次會議極其重要,光發至每個人手中的資料就有一兩公斤之重,包括包圍圖表、計劃書、指示文件、依據蔣介石指示匯編成的小冊子,每份文件都打上了藍色的“極秘密”字樣,並按與會者名單編號。莫雄拿到資料後,冒著危險,當晚即下山把這個絕密計劃交給劉啞佛、項與年,在場諸人無不震驚。

在此危急關頭,莫雄展現了對黨的忠誠和擔當,他拍板將最主要的情報由薄砂紙密寫抄錄,並由項與年趕赴南昌,通過秘密電台向中央蘇區緊急通報“鐵桶圍剿”的要點。同時,考慮到紅軍非常需要敵軍的具體部署,項與年將整套計劃密寫後,親自送往中央蘇區。

“在獲得廬山會議‘剿共計劃’這一重要情報後,為了及時送到中央蘇區,他(項與年)敲掉門牙,扮成乞丐,穿越重重封鎖線,日夜兼程,把這一關系到革命全局的重要情報及時送到瑞金,親自交到周恩來手中。其時,正處在紅軍實行戰略大轉移的前夜。”這是習仲勛同志為紀念項與年同志的文集《山路漫漫》所作序言中的一段。

寥寥數語,生動展現了莫雄、項與年為革命事業作出的巨大貢獻︰1934年,正是他們不畏艱險,送來關鍵情報,為中國工農紅軍最終作出長征的決定提供了重要依據。中央紅軍接到情報後迅速布置防範措施,趕在蔣介石“鐵桶圍剿”包圍態勢完成之前,主動撤出中央蘇區,開始了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

瓦解“閃擊延安”計劃

1949年7月,周恩來在接見羅青長、熊向暉時說︰“在我們黨的情報工作中,李克農、錢壯飛、胡底可以說是‘前三杰’,你們三人(熊向暉、陳忠經、申健)可以說是‘後三杰’。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都為保衛黨中央作了貢獻。”

熊向暉何許人?1919年4月,他出生在山東省掖縣(今山東萊州)的一個官宦家庭,17歲考上清華大學中文系,1936年12月在北平秘密加入中共,是一二九運動的骨干。

1937年,在組織的建議下,熊向暉隱蔽黨員身份,報名參加湖南青年戰地服務團,到國民黨第一軍胡宗南部“服務”。因其出色的文化素養和世家子弟風範,博得了胡宗南的賞識,並被其視為心腹愛將來培養。董必武、周恩來憑著敏銳的斗爭直覺預感到此乃“天賜良機”,便安排熊向暉以一枚“閑棋冷子”的姿態開始臥底生涯。

臨行前,董必武告誡熊向暉︰“你已初步取得胡宗南的信任,有了較好的開端,但不要設想一帆風順,你去的地方可能變成龍潭虎穴。”由此十余年,熊向暉按照“對黨忠誠、對敵狡猾”的方針,深藏不露地在國民黨內身居要職,為黨中央提供了很多重要的情報。

1943年,延安及整個陝甘寧邊區處于緊急狀態。時任國民黨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的胡宗南決定部署兵力,準備閃擊延安。熊向暉獲悉後,冒著暴露身份的危險及時聯系中共聯絡員王石堅,後者通過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的密台將情報迅報延安。

7月4日,朱德明電胡宗南稱︰“自駕抵洛川,邊境忽呈戰爭景象。道路紛傳,中央將乘國際解散機會,實行剿共。我兄已將河防大軍向西調動,彈糧運輸,絡繹于途,內戰危機,有一觸即發之勢。當此抗戰艱虞之際,力謀團結,猶恐不及,若遂發動內戰,必致兵連禍結,破壞抗戰團結之大業,而使日寇坐收漁利,陷國家民族于危亡之境,並極大妨礙英美蘇各盟邦之作戰任務。”這一舉動將國民黨的陰謀變陽謀,從輿論上置國民黨于內外炭烤之勢,保衛了黨中央的安全。

又一次保衛黨中央

1947年,胡宗南再次按照蔣介石的部署,準備攻打延安,試圖對中共領導人一網打盡。他邀請“心腹”熊向暉共謀大業。熊向暉不動聲色地接受了任務,卻暗中將蔣介石核準的進攻延安方案秘密呈交毛澤東、周恩來。

3月10日晚,胡宗南召集整一軍及整二十九軍的軍、師、旅長開會,舉行軍官任命儀式,任命熊向暉為機要秘書,命各軍、師、旅並轉命所屬團、營、連于3月13日拂曉攻擊前進。同時,通過連日偵測,熊向暉部發現山西興縣無線電台最多,由此判斷中共首腦部在興縣,並繼續偵測判明陝北共產黨各級指揮部的位置。熊向暉得知情況後心急如焚,深知這次較之1943年更為凶險,關系中央安危,但他不能去西安面告王石堅。

在此危急關頭,熊向暉置個人安危于不顧,只得違反秘密工作常例,白紙黑字寫在紙上、封入信封,上寫王石堅代名;另寫一信給西安西大街“研究書店”潘裕然,請他勿拆附信,然後一並裝進第一戰區司令部長官專用信封。

由于有了這份情報,黨中央迅速作出多方準備,所有電台和無線電停止工作3天並撤出延安,把一座空城留給胡宗南。同時,我軍在延北地區全殲胡宗南的精銳部隊3個旅,所有旅長被俘,國民黨“閃擊延安”計劃再次破產。

事後,毛澤東對西安隱蔽戰線給予高度評價︰“熊向暉,一人可頂幾個師。”周恩來也稱贊︰“熊向暉真是好樣的,關鍵的時刻又一次保衛了黨中央。”

勇破“穿心戰術”

抗日戰爭時期,劉光國曾經在北平日偽政府當辦事員。在中共地下黨的影響下,劉光國有了樸素的革命理想,一心想參加革命。但黨組織要求他回日偽政府去,具體任務是策反偽軍、保護敵偽機關的檔案。從此,劉光國開始了長達幾十年的隱蔽戰線工作。

1945年,劉光國奉命打入國民黨孫連仲部隊執行潛伏任務。他多次獲取敵人的絕密文件、電報等,提供給黨中央。不斷發生的“泄密事件”,使敵人察覺到“共產黨就在身邊”,發誓“一定要把潛伏的共諜挖出來”。于是,接連兩次在內部展開“大清查”“大搜捕”,但劉光國沉著應對、化險為夷。

1948年秋,蔣介石飛往北平,與傅作義策劃對中共中央駐地西柏坡實行偷襲。他們在地圖上標好了石家莊、西柏坡附近的轟炸目標和部隊進攻路線。國民黨內部將這次行動代號稱為“穿心戰術”。這份絕密情報被潛伏在華北“剿總”文印室的劉光國獲悉。此時,離國民黨行動只有3天。

劉光國記下作戰計劃後,與接頭上司甘陵聯系;甘陵當即派出秘密交通員劉之驥背熟情報要點,向聶榮臻司令員作了匯報。10月25日上午10時,毛澤東、周恩來、朱德、任弼時等人根據所獲情報認真分析敵我形勢︰從北平到石家莊距離只有300多公里,保定以北鐵路線基本為敵控制,保定至石家莊只有150多公里,如果偷襲兵團依靠快速運輸和空中優勢,采取地空配合,不顧一切地突進,只需2日、最多3日即可抵達石家莊;我軍主力遠在平綏線上,即使日夜兼程趕到保南也需4日。這也就是說,我方必須在徐水到定縣不足百里間,抗阻敵軍3日以上並等待主力部隊趕到。

形勢異常險峻,絕不可掉以輕心。面對這種局勢,中共領導確定了頗具傳奇色彩的“台前幕後緊密配合,斗智斗勇,以假亂真,虛實並舉”的反偷襲方案。在我軍主力未到之前,毛澤東通過新華社刊發三篇雄文,把敵人偷襲計劃向全國廣播。同時,冀中軍區第七縱隊和上萬民兵在望都、唐河兩地構築抗阻陣地。

10月30日晚,敵軍先頭部隊進至唐河南岸,離石家莊100多公里。華野三縱星夜兼程,于10月31日凌晨趕到沙河,從正面擋住敵軍。至此,情況全面轉危為安。軍事打擊和政治威懾使傅作義完全明白了自己的處境,遂下令退兵。

中國共產黨自創立以來,隱蔽戰線就以保護者姿態隱身于正面戰場之後。這里有太多的無名英雄,少數被時代銘記,多數“無名無功”。對人性而言,是一種煉獄;對黨性而言,是一種考驗。而歷史將永遠銘記他們!

(作者為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