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西遷路——西北聯大抗戰遷徙二三事

來源︰人民政協報作者︰姚遠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01-09 16:44

“謀國年年說帝秦,盧溝戰起尚和親。北門鎖鑰今何在?南渡衣冠委路塵。排隊久,點行頻,都無片語話酸辛。誰知送往迎來者,幾度生離死別人。”這首詞為國立西北聯合大學文理學院國文系講師吳世昌先生所作。

1937年7月底,北平南宛機場失守,平津相繼淪陷。北平研究院史學研究所編輯吳世昌先生,曾在九一八事變後與兄吳其昌絕食以促國民政府出兵抗日,被列入日本憲兵隊黑名單。平津淪陷後,他挈婦攜幼,飯碗也來不及洗,便告別了北平,故有這首《鷓鴣天•平津淪陷後車站所見》。吳世昌一家隨著逃難人群到了西安,受許壽裳、黎錦熙之邀,任國立西安臨時大學、國立西北聯合大學講師。

1938年5月,西北聯大發掘絲路開鑿者張騫墓及墓前石刻後,吳世昌撰寫了極具民族情懷的《增修漢博望侯張公騫墓碑記》,對張騫“跋涉萬里的鑿空之功”極盡褒揚,對“國黌播遷,西暨漢中”,“御侮圖強”盡書悲壯,成為西北聯大這所戰時流亡大學最重要的遺存文獻之一。

吳世昌先生後為著名紅學家,第四、五屆全國政協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北平大學體育教師王耀東的西遷之路更是險關重重。

王耀東連闖四關

1937年7月28日清晨,王耀東前往位于朝內大街孚王府的北平大學女子文理學院上課途中,得知守衛北平的宋哲元二十九軍已經撤離,日本侵略者正在進城。于是,他馬上返回家中。第二天,他就看見大批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日本軍隊在天安門前和東西長安街耀武揚威。大街小巷隨處可見日本侵略者肆意打罵我國同胞。

王耀東很快得知政府在西安成立了包括北平大學在內的國立西安臨時大學,便與體育主任謝似顏教授于10月間離開北平,先乘火車到天津,再乘輪船走海路到青島,前往西安。這可是一段凶險難料的旅程,他們連闖四關︰

第一關,在布滿日本軍隊的北平火車站,王耀東用行李遮擋住臉面,總算在持木棒列隊而立的日本兵夾道中進了站,進站後才發現被人盜竊錢包,好在是零錢,車票也在。

第二關,到了天津,出站後在一小旅館住下,不敢貿然去車站取行李。眼見得日本憲兵扣留許多中國同胞。兩位迂夫子,硬著頭皮去拿行李,卻見行李就擺在站台上,尚未檢查,還是車站服務員提醒他們說“趁日本人沒來,還不拿走”,兩位迂夫子這才提上箱子跑。

第三關,因為各鐵道線成為中日爭奪的焦點,他們只好改海路從天津乘輪船往青島。在天津港,日軍盤查極嚴,逐個檢查行李物品,好在兩人沒有露出破綻,船過大沽口,總算脫離虎口。

第四關,從中國軍隊控制的青島換乘火車到徐州,凶險卻依然伴隨。火車剛進徐州站,日本飛機就開始低空掃射,站台上的人紛紛逃避,只有他們還留在站台上,旁邊有人高喊“臥倒!”二人才趕緊俯身倒地,隨即一排機槍子彈掃射過來,幸運沒有受傷。

一路心驚肉跳,兩位體育精英終于在10月下旬到了大後方西安,被聘在國立西安臨時大學任教。3年以後的1940年,王耀東的妻子齊志修帶著兩個孩子,歷經艱險,數千里輾轉找到陝南城固,一家人終于團聚。

王耀東曾作為中國籃球隊的主力隊員參加了在上海舉行的第五屆遠東運動會(亞運會前身),在與菲律賓隊的比賽中在比分落後的情況下,他在終場前準確投籃和罰球命中,中國隊反敗為勝,以30:27勝菲律賓隊,獲得中國三大球在國際比賽中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冠軍。當時中國隊出場的主力陣容為前鋒王耀東等,以及後衛孫立人(後來成為一代抗日名將)等。1938年3月,王耀東作為副中隊長帶領西安臨時大學學生第一中隊徒步翻越秦嶺南遷。抗戰勝利後,隨北平大學永遠地留在了大西北,從事體育教學70余載,為西北體育事業作出重要貢獻。曾任中華體育總會西北行政區分會副主席、名譽主席、中華全國體育總會副主席、陝西省、西安市人大代表、政協陝西省委員會委員等職。84歲加入中國共產黨。2006年12月10日去世,享年107歲。

比起王耀東西去1200余公里的應聘之路來,汪--仁的萬里應聘之路則更為漫長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