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打侏儒山︰軍民同心殲日偽

來源︰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作者︰章世森 杜俊峰責任編輯︰趙陽
2020-02-05 19:29

 

侏儒山戰役中,我軍俘虜的部分偽軍

1941年冬,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急從中國戰場抽調兵力南下增援,新四軍第5師趁敵兵力空虛、日偽矛盾加深之際,發起了著名的侏儒山戰役。此役歷時近2個月、大小戰斗14次,共殲滅偽軍5000余人、斃傷日軍200余人,有效牽制武漢周邊大量日軍,有力配合第三次保衛長沙的戰役,進一步擴大鄂豫皖抗日根據地,是新四軍第5師成立以來規模最大、影響最廣、戰果最輝煌的一仗,與平型關大捷、百團大戰等同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敵後抗日游擊戰爭十六大著名戰役戰斗。

準確掌握敵情動態。情報戰是侏儒山戰役取勝的關鍵因素。時任新四軍第5師師長兼政治委員李先念1940年2月率部攻打過侏儒山,對這一帶敵情有所了解。但謹慎起見,李先念仍派第15旅政治部主任張執一等人帶領精干人員深入敵佔區進行了近半年調查研究。新四軍不僅全面摸清該地區日、偽、頑軍的兵力部署,而且對日偽及偽軍之間相互勾結、相互利用又相互矛盾、相互防範的狀況也了如指掌。當時,日軍在川漢沔地區駐軍很少,僅有幾個中隊和1個警備隊,主要依靠偽定國軍劉國鈞部守備,其中實力最強的為汪步青偽1師,兵力約5000余人。第15旅偵察參謀傅玉和通過內線打入偽1師司令部,獲得日軍印制的五萬分之一中原地區軍用地圖和武漢地區兵力布置圖,還通過偽1師傳令排排長朱月堂獲取敵人3天的口令,從而為奇襲東山橋、斬首偽3團,順利打響侏儒山戰役第一槍奠定基礎。

靈活制定作戰方針。戰前,敵我兵力對比懸殊,雙方武器裝備差距大,如果硬踫硬,顯然我方不佔任何優勢。李先念等人經仔細分析後,從戰場實際出發,確定了“在戰役上以少勝多,在戰斗上以多勝少,通過多次作戰,把數倍于我之敵,一口一口地吃掉”的戰役方針。即堅持步步為營,聚焦一場場具體戰斗,每次都集中數個連、數個營、數個團,專打敵1個連、1個營、1個團,從而形成兵力上的相對優勢。在一戰侏儒山時,張執一率部執行斬首偽3團的行動,王海山、周志剛、張文津率第43團、第44團兩個營進行增援,天漢支隊2個連設伏打援,集中4個連隊攻打東至山的偽3團團部2個連,一舉將其殲滅,俘敵100余人,我方無一傷亡。經多次作戰,我軍將敵逐一消滅,逐步扭轉戰場敵強我弱的形勢,最終取得整個戰役的勝利。

積極開展政治攻勢。政治瓦解與軍事打擊相配合,是侏儒山戰役的鮮明特點,也是此役取得勝利的重要經驗。一戰侏儒山前,新四軍對偽軍發動強大政治攻勢,散發大量傳單和“反正通行證”,偽軍中不斷有人前來投誠。同時,新四軍嚴格執行優俘政策,對被俘敵官兵進行思想教育,還組織他們參觀根據地建設和部隊裝備,對願意抗日的歡迎留下,其余的則陸續釋放。二戰侏儒山前,我軍釋放了包括偽團長夫人在內的100多名俘虜。他們回去後,有意無意地談到新四軍的抗日主張和寬大政策,偽團長夫人甚至還成為新四軍的“義務宣傳員”,她到處對人說︰“新四軍厲害得很,碗口大的炮一擺就是好幾里,我們這些豆腐兵呀,趁早莫跟人家打!”還有一些被釋放的軍官對士兵說︰“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對新四軍開槍!”如此一來,偽軍人心渙散,不斷有一些副官、參謀、連排長帶隊投誠。此外,在作戰過程中,我軍還開展戰場喊話,加速了敵軍的崩潰。

充分發動當地群眾。侏儒山戰役的勝利,離不開新四軍將士的沖鋒陷陣,也離不開當地群眾的踴躍支持,呈現出廣大軍民同仇敵愾共擊外敵的感人場面。在侏儒山戰役打響前,偽汪步青部听到一些風聲,強迫群眾為他們日夜放哨,規定一旦發現情況立即報警,“白天以鳴鑼為號,夜間以點火為號”。新四軍第15旅獲悉這一情報後,決定將計就計,組織當地群眾每夜點火報警,並派出小分隊到偽軍據點附近放槍。當地群眾一夜數報“敵情”,導致偽汪步青部一夜數驚、疲憊不堪,逐漸麻木。我軍正是借敵人麻痹松懈之機,奇襲東至山,斬首偽3團。1942年2月,侏儒山戰役接近尾聲,駐扎在沔陽胡家台附近的一股日軍被新四軍第13旅包圍。殘敵向其指揮部龜縮,因我武器簡陋,敵負隅頑抗,久攻不克,戰斗陷入膠著。這時,胡家台族長胡坤山主動向旅長周志堅獻火攻計,並代表全村村民表示,願犧牲所有家產,幫助我軍消滅頑敵。于是,周志堅命令火力掩護,派戰士搬運柴草,堆積在瓦房四周,灌上燃油一起點燃,日軍幾乎全部被殲。當地群眾舍棄家園,在胡家台戰斗中與新四軍同仇敵愾,為整個戰役勝利畫上圓滿句號。

(作者單位為陸軍黨史軍史研究中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