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著述最早宣傳和研究紅軍長征

來源︰新華社作者︰郭芳 馬藝 李兵峰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0-02-26 21:57

紅軍長征是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軍隊歷史上的英雄壯舉,也是令世界矚目的偉大事件。在眾多向世界報道、研究紅軍長征的人當中,人們比較熟知的有老一輩革命家陳雲、有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等。

實際上,還有許多這樣的中外人士,運用他們手中的筆墨,從各自不同的視角記錄了紅軍長征,表達了自己的看法。那麼,到底有哪些著述最早宣傳、研究紅軍長征呢?

第一部由西方人撰寫介紹紅軍長征的著作

1936年12月,英國出版的《抑制之手——為基督在中國被俘》,是目前發現的第一部由西方人撰寫,向世界介紹紅軍長征的著作。

這本書的中譯本全名叫《神靈之手——一個西方傳教士隨紅軍長征親歷記》。

《神靈之手》這個書名本身帶有明顯的宗教色彩,標題未標明與紅軍的關系,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里都被誤認為是一本宗教書,直到1985年才無意中被發現。1989年翻譯成中文,在雜志上連載刊出。2006年,出版中譯本圖書,並被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確定為紀念紅軍長征勝利七十周年重點圖書。

《神靈之手》的作者勃沙特(也有譯比亞吉特),中文名薄復禮,瑞士籍英國傳教士,1922年來到中國。1934年10月,薄復禮在貴州被轉戰西南的紅6軍團當作“間諜”扣留,並跟著紅軍部隊一起長征。隨軍生活了560天之後,于1936年4月在昆明附近被釋放。

回到昆明後,他利用不到4個月的時間口授寫成了親歷紅軍長征見聞錄——《神靈之手》。這部長達288頁、配有多幀照片的回憶錄,于1936年12月在英國出版,比美國記者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還早一年出版。

《神靈之手》從一個傳教士的角度,真實地描述了作者與紅軍朝夕相處、長途行軍18個月的所見所聞所想,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紅軍的戰斗生活、政治思想工作和機動靈活的戰略戰術等情況。這本書對于研究1934年10月到1936年4月間紅2、紅6軍團的歷史具有很好的參考價值,是進行紅軍長征史研究不可多得的資料。當然,由于作者的“俘虜”身份和立場所限,書中也有記述不準確的地方。

第一部研究長征的英文專著

就目前所掌握的材料看,世界上第一部研究長征的英文專著,是英國學者迪克•威爾遜于1971年寫成的《一九三五年長征︰中國共產主義生存斗爭的史詩》。

威爾遜是英國的中國問題專家,也是國外研究當代中國問題的知名學者。在這本書中,他以學者的視角來研究中國紅軍的長征,突破了以往從新聞記者角度對中國紅軍長征的描述和反映。這本書關于長征是“生存的史詩”的主題十分鮮明,並且利用章節總結來強化主題。

全書從歷史性、傳奇性和象征性三個方面對長征進行“百科式”的解讀,稱長征故事是“革命精神”派的代表,“長征是中國人民重要的精神財富”,還從人類精神典範的角度評價道︰“長征已經在各大洲成為一種象征,人類只要有決心和毅力就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威爾遜是西方第一個聯系中國現實、比較系統地研究紅軍長征史的學者。他的這部著作對長征的描述以及剖析堪稱經典,直到現在,仍有不少國內外研究學者援引書中的材料和觀點。

最早詳細介紹長征全過程的文章

《紅軍二萬五千里西引記》記述了中共中央率領的中央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的歷史,是至今所發現的最早詳細介紹中央紅軍長征全過程的文章。

文章的署名是“幽谷”。但“幽谷”究竟是誰,曾引起研究者的一度猜議。直到上世紀90年代才由董雲飛披露︰“幽谷”是他的父親董健吾。

董健吾,1891年出生在一個基督教世家。1928年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在上海從事中共中央特科領導下的秘密情報工作,公開身份是上海聖彼得教堂牧師。1936年6月,他受宋慶齡之托到西安,以“王牧師”身份護送美國記者斯諾和美國醫生馬海德去陝北蘇區。由于他身份特殊,不僅成功護送斯諾等人進入陝北,而且有條件看到了1936年由紅一方面軍將士撰寫、紅一方面軍組織編輯的反映長征歷程的資料匯編原稿。正是利用這些原稿,董健吾改寫成一篇一萬多字的文章——《紅軍二萬五千里西引記》。

這篇文章篇幅不長,但把紅一方面軍經歷的主要戰斗、事件以及行軍路線,都按時間順序交代得非常清楚。其中有許多細致的情節描寫,如講述紅軍戰士強渡烏江、由安順場到瀘定橋的艱難行軍等。

董健吾化名“幽谷”,並將這篇記述長征的文章定為《紅軍二萬五千里西引記》,主要是為了能夠通過當時國民黨當局的新聞檢查。1937年7月5日,這篇文章發表于當時著名的時政文化雜志《逸經》,成為在國統區發表的第一篇介紹紅軍長征的文章。

文章發表半個月後,上海開明書店出版的大型期刊《月報》轉載此文,並把標題改為《二萬五千里西行記》。這篇文章發表後,紅軍長征勝利的消息迅速傳遍了國統區,在國統區民眾中樹起了共產黨和紅軍的正面形象,對于推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政治主張發揮了很大作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