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咸陽︰鳳凰台上的紅色電波

來源︰咸陽日報作者︰盧聰惠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3-04 15:59

鳳凰台是咸陽古城的著名景點,流傳著弄玉吹簫引鳳的千古神話。鮮為人知的是,在解放戰爭期間,這里曾是中共中央西安情報處的一個秘密電台——第五密台所在地。

1947年8月至1948年4月,第五密台在這里開展地下工作。他們拍發傳送的近70份重要情報,及時向中央提供了大量胡宗南部隊的重要軍事情況,在配合西北野戰軍轉入外線作戰、實行戰略反攻,以及為收復延安和宜川、瓦子街、西府隴東諸戰役的勝利,作出了卓越貢獻。毛澤東曾說︰“龐智(王超北曾用名)是個無名英雄”。周恩來評價說︰“一年來你處軍事情報很好,對西北我軍幫助很大”。賀龍評價說︰“超北同志的一個情報,抵得戰場上的一個師”。

1939年,中共中央在西安設立了西安情報處(以下簡稱西情處),由共產黨員王超北任處長。根據周恩來副主席關于將秘密電台建在敵電台基礎上的指示精神,西情處先後在西安建立了四個秘密電台,這些秘密電台在白色恐怖的極端惡劣環境中,先後向中共中央發電報2400多份,為取得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勝利作出巨大貢獻。

1947年8月初,由于蔣介石令胡宗南部對陝甘寧邊區大舉進攻,西安情報處第四秘密電台遭到破壞,而此時陝北戰況十分緊急,急需敵軍情報,當務之急是迅速建立秘密電台,恢復工作。西情處處長王超北意識到,只有先利用地下黨員、國民黨咸陽十區專署電台台長雷光斗的電台。這個電台先設在城東門的城隍廟,後又搬到咸陽城北的鳳凰台上,因為鳳凰台是城區的制高點,站在台上可以俯視全城。

8月6日這天一大早,王超北喬裝打扮成闊商來到咸陽,直奔鳳凰台找雷台長,哨兵不敢怠慢,不加盤問就放他進去。進屋後,王超北向他告知了西安的緊張形勢,以及想使用他這部電台。王超北隨即從香煙盒里挑出一根紙煙交給雷光斗,小聲說︰“波長、呼號、聯系時間都在這里邊,你今天就聯系,明天我叫人跟你聯系”。王超北叮嚀了擔任情報交通員的秦治安和沈仲謀等事項後,就起身告辭。雷光斗很快就和內台(中共中央電台)取得了聯系。從此,國民黨設在鳳凰台上的這個電台就成為西情處第五密台並開始向中共中央發送情報。

從西安到咸陽來往多了,特別是同雷光斗的頻繁接觸,難免被人注意,王超北意識到這樣下去是很不安全的。恰在這時,在四川上學的興平籍女大學生、進步青年高秀芳回到西安,想投奔延安去參加革命。于是王超北先安排她在西情處機關工作,待熟悉密譯工作後便派她到咸陽,以“黃太太”的身份配合掩護第五密台的工作,租住在易俗巷(今北平街)36號馮楊氏家里。那里離密台近,工作起來方便,便于掩護密台和往來的交通人員。

高秀芳住到易俗巷36號後,白天做做家務活,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經常看一本《三國演義》。她和房東也相處很好,馮楊氏覺得這位房客“黃太太”人很不錯,端莊大方、和藹可親。到了晚上,高秀芳就開始緊張忙碌的工作,常常到深更半夜。房里的火盆架是夾層的,專門從西安做好帶來,其實里面放著密碼。工作時把密碼取出來,完了又放回原處。那本《三國演義》,實際上書里密寫著台內的各種呼號,是供她翻報時用的。常到易俗巷來的交通員沈仲謀、李庚申,對外宣稱是高秀芳的“舅舅”和“叔叔”。雷光斗也常以“黃先生”朋友的身份來串門。實際上他們都是來送取情報的。其間他們多次都機智巧妙地擺脫了敵人的稽查。

1948年4月的一天下午,雷光斗到高秀芳住處取電報,走到易俗巷口突然發現,有個他認識的憲兵在巷口向巷子里張望。雷光斗問他在這里干什麼,憲兵悄聲說︰“雷台長,這巷子里可能有共產黨在活動,我在這里監視著,你可不能對外人講!”這個憲兵走後,雷光斗就沒敢進巷子。晚上,他設法將情報告訴了高秀芳,讓她多加小心。很快王超北就得到匯報,遂指示電台工作人員撤離咸陽。為了避免敵特注意,雷光斗也停止了給中央發報的工作。西情處的第五密台就此中斷,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