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煙四起的年代,女戰士的烽火青春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錢均鵬責任編輯︰楊曉霖
2020-03-09 14:43

張茜、羅伊、陳模、楚青(從左至右)打靶歸來。陳毅攝于1940年春。作者供圖

狼煙四起的年代,中國共產黨高舉民族大義和紅色信仰,實行全面抗戰路線,積極動員廣大婦女參加抗戰。1937年9月,中共中央組織部制定了《婦女工作大綱》,要求在婦女工作中堅持貫徹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方針,“以動員婦女力量參加抗戰,爭取抗戰勝利為婦女工作的基本任務”。在此號召下,成千上萬的愛國婦女參加了八路軍、新四軍、東北抗日聯軍等。

1938年6月,在一次抗戰動員大會上,陳毅說︰“現在日本鬼子打到我們家門口了,不願意做亡國奴的有志男女青年,都走上抗日戰場打鬼子了!”19歲的陳模听到後熱血沸騰,第二天就與三個女同學一起報名,要求參加新四軍。當著陳毅的面,陳模說︰“我不怕死,怕死就不來了!”

戰爭是殘酷的,但戰爭也為參戰婦女走出傳統性別角色打開通路。1939年3月8日,在新四軍“國際婦女節”紀念大會上,副軍長項英指出︰“革命是婦女解放的唯一手段與道路……同時,婦女動員的深度,是革命運動深度的標志。”“抗日戰爭是偉大的民族革命斗爭,婦女必須堅決地參加抗戰,爭取革命的最後勝利,以達到婦女的徹底解放。”

為了把新四軍女兵培養為合格的戰士,新四軍教導總隊專門設立了女生大隊——第八隊,同時還舉辦了速記班、文化隊、會計班、文書訓練班、衛生訓練班等,以提高女戰士的各種專業技能。1939年冬天,施奇等女戰士在軍部速記班學習結業後,被調到軍司令部機要科工作。葉挺軍長經常對她們開展紀律教育和革命氣節教育,他要求機要員一定要做到︰門緊、手緊、腳緊、嘴緊。對密碼本,要比愛護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寧可犧牲,也不能讓密碼本落入敵手。

1939年底,新四軍江南指揮部開展了熱火朝天的軍訓。女戰士們和男兵一樣,每天出早操,練習投彈射擊。副總指揮粟裕對射擊要求非常嚴格,每天都到現場督導,看到戰士端著步槍訓練瞄準時,就拿個銅板放在準星上,要求3分鐘不能掉下來,這對男同志並不是難事,可對女同志就很難了。一開始,1分鐘不到,槍就會抖,銅板很快掉下來。女兵們不服氣,咬著牙不停地練習,慢慢都可以穩穩地舉槍好幾分鐘了。

正式打靶時,誰也沒想到,陳模3槍打了29環,是全場最高環數。張茜、羅伊、楚青打了優秀。機關四個女兵全部優秀,轟動了整個指揮部。陳毅非常高興,舉起剛剛繳獲的日本照相機說︰“給我們的神槍手照張相”,留下了一張珍貴的女兵合影。

在火熱的軍營中,女戰士的各種專業技能提高很快,項英在《我們的女戰士》一文中贊揚道︰“我們的女同志,在生活上她們完全軍隊化了,同部隊的戰士一樣,都受過了政治教育與軍事鍛煉。我們全部工作人員,都要下操,上軍事課,學習野外戰斗動作,女同志同樣的參加,在這方面,女同志與男同志沒有什麼區別。多數女同志已能了解初步軍事的基本知識與動作,會使用步槍;目前她們除工作外,正繼續學習軍事的一切必要技能與知識。”

15歲的女孩張掌珠參加新四軍時,工工整整地在報名表上寫下“張茜”這個名字。茜,含有紅色的意思。茜草的根是紅色的,可以做成染料,去染紅世界。年輕的胸懷也在紅色的土壤中滋長。從此,新四軍中多了個革命女戰士,她豪邁又浪漫地寫下︰“我愛這戰斗的春天,我愛這春天的戰斗。”

然而,僅有抗戰熱情是遠遠不夠的。行軍途中,新四軍浙東游擊縱隊的女戰士蘇菲身體單薄,個子小,為了跟上行軍隊伍,她把腳上的一雙草鞋都走穿了,腳底血肉模糊。有個戰士把自己的鞋分給她一只,她們倆人就這樣一人一只鞋,一路跟著隊伍走。

殘酷的戰場歷練了女戰士的膽魄,她們很快成長起來。蘇菲不到20歲時就敢一個人活捉敵人。那是一天夜里,她戴上氈帽打扮成捕魚的小伙子,隨身帶了兩枚手榴彈,一枚是真的,一枚是假的。乘著一艘烏篷船,趁著夜色繞過敵人的碉堡,停靠在敵鄉公所的門前。她一躍上岸,門口放哨的鄉丁還未緩過神來,就被蘇菲手里握著的手榴彈嚇住了。蘇菲迅速沖進屋里,一把揪住睡夢中的漢奸鄉長的衣領,用毛巾堵上他的嘴,用布條包住他的眼楮,押上烏篷船,迅速撤離鄉公所。女戰士只身活捉漢奸鄉長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浙東。

1938年,抗日軍政大學第三期畢業生林心平被派往新四軍工作。她帶領革命群眾,不分日夜地戰斗。為了打擊日偽頑反動勢力,她化裝成流亡失學青年,只身一人打入敵40師設在當地的一個特務營,摸透了他們的行動規律,搞清了碉堡內部情況,和新四軍里應外合一舉拔除了這顆“釘子”。

1941年1月,國民黨頑固派制造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危急時刻,葉挺軍長讓女機要員向黨中央發了最後一份電報︰“部隊將戰斗到最後一顆子彈,流盡最後一滴鮮血。”女兵們打完最後的子彈,將電台和密碼本全部銷毀。

為了對付日寇的細菌戰和化學武器,未滿18歲的許璞在抗大四分校第一期接受了防化業務培訓,畢業後被分配到新四軍四師司令部作戰科擔任防化參謀,兼任技術書記。她經常下部隊傳授應對敵人化學戰、細菌戰的方法。連續的急行軍磨煉了她的意志,有好幾次,她幾十天睡不上一個囫圇覺,吃不上一頓安穩飯,經常跌倒在泥濘的小道上。

當年,毛澤東曾經預言︰“全國婦女起來之日,就是中國革命勝利之時。假如中國沒有佔半數的婦女的覺醒,中國抗戰是不會勝利的。”

春去春又來,漫山遍野的那些花兒,帶著露水的芬芳在陽光下綻放,新時代的女戰士迎來又一個“三八”婦女節。今天,從常規武器研制到遠程導彈發射,從戰艦護衛到航空航天,從戰斗機駕駛到特種兵,從維和行動到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都活躍著女軍人的身影。

(作者系國防大學政治學院西安校區教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