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難忘的掌旗兵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李少元責任編輯︰楊曉霖
2020-03-11 15:05

軍旗是軍隊的戰斗旗幟,是軍隊的標志,是榮譽、勇敢和光榮的象征。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廣大官兵堅決維護和捍衛軍旗尊嚴,“人在軍旗在,人倒旗不倒”。在部隊遇到的千百次戰斗中,戰士們每次都跟著軍旗前進,佔領一個又一個陣地,取得一個又一個勝利。本文通過紅軍第25軍基層連隊掌旗兵老黃敬旗、愛旗、擎旗、護旗的感人事跡,講述了一個革命軍人視軍旗比生命還重的英勇故事,展現了人民軍隊無堅不摧、勢不可當的英雄氣概和偉大力量。特別是文末寫道︰老黃中彈後,“沾滿鮮血的雙手還緊握旗桿,臉緊貼在旗桿旁邊,眼楮凝視著前方,他流盡了最後一滴血,終于倒下去了,軍旗卻依然迎風漫卷,指向前方”。這一特寫,不僅感人至深,更給人以無窮力量。

在紅軍時代我們就有軍旗了,那是一面瓖著鐵錘鐮刀圖案的深紅色旗幟。紅軍指戰員非常珍惜它,並有專門的掌旗兵執掌著。

一面軍旗上,並排寫著“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七十五師二二五團三營七連”,這就是我們連光榮的軍旗。掌旗兵姓黃,大家都叫他老黃,由于同志們習慣了這種親切的稱呼,天長日久,現在竟把老黃的名字忘了。名字忘了,他的形象卻永遠刻在我的心中。

老黃和我都在連部生活,那時我當文書。老黃有二十三四歲,個子瘦長,面色稍黃,講起話來滿口黃陂人的腔調。你不要看他那黃瘦的模樣,其實身體是很強壯的,戰斗的磨煉,使他在精神意志上同樣的堅強。

他是那樣熱愛自己的軍旗。行軍中,哪怕只有十分鐘的小休息,他都要小心翼翼地把旗座插在地里,正正當當地貼在自己身邊。到宿營地不管怎樣疲勞,他放下背包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找一個合適的地方放置軍旗。如果旗被大雨淋濕,他就把它放在有風的地方晾干,絕不在太陽底下暴曬,為的是不讓它褪色,同時,他決不讓別人隨便動一下,誰如果動一動軍旗,他就會像警告似的告訴你︰

“小心點,不要弄倒啦!”

照他的說法,弄倒了,會給我們帶來“不祥之兆”。人們也許會說這是迷信,不,這不是迷信,因為我們還沒有一種更好的語言,來表達對軍旗的尊敬。

有一天早晨,天剛蒙蒙亮就整隊出發。通信員小陳跑來,向一排長傳達連長的命令,不小心踫倒了軍旗,全連同志都用責備的眼光看著他,說他太魯莽。後來,小陳眼淚汪汪,在共產青年團會議上作了檢討,這種來自全連的責備是誰也受不住的。其實,全連同志和老黃何嘗不愛這個天真活潑的小陳,只因他們更愛自己的軍旗。軍旗,象征著榮譽、勇敢和勝利!

我們從一九三四年十一月到一九三五年九月,由鄂豫皖蘇區出發長征到陝北,哪一次不是在數倍于我們的敵人前堵後追、兩邊夾擊的情況下艱苦戰斗,而掌旗兵老黃,哪一次戰斗都身掛大刀,雙手高舉軍旗,跟隨指揮員沖向敵人。我們在佛坪伏擊,消滅敵人兩個團,打傷旅長張瑞生。在陝南袁家溝口,我們只三個團便將敵警備一旅圍殲,活捉旅長唐嗣楓。像這樣在長征中遇到的千百次戰斗,戰士們每次都緊隨掌旗兵,佔領一個又一個陣地,敵人見著軍旗就會心驚膽戰,丟魂失魄,因為伴隨軍旗而來的,是潮水洶涌般的紅軍戰士,是更多的紅旗。

當敵人還有力量掙扎的時候,總是集中火力,向軍旗和掌旗兵射擊。老黃在彈雨中,毫不畏懼,他怒吼著︰“打不著我老黃,就得把你們消滅,打著了老黃還有更多的老黃!”因為這樣,在這一年里,他掛過五六次彩,右手都殘廢了,軍旗也被打穿了好多窟窿。

戰斗結束,老黃第一件事便是從口袋里掏出不離身的針線包,取針線仔細縫補軍旗。戰士們都非常熟悉他的這種動作,這時,他會指點著旗子上的窟窿,向圍攏來的戰士說︰“這是西征開始打的,這是在安徽、在湖北打的,這是在河南、在甘肅、在陝南……”有時還把自己的傷痕和軍旗聯系在一起,講課一樣滔滔不絕,他的話里不光有光榮和自豪,還有勇敢和必勝的信心,這些都通過他的每句話、每個動作傳授給了戰士們。

沖破了敵人重重圍困,紅二十五軍終于到達陝北,與陝北紅二十六、二十七軍勝利會師,三軍合編為紅十五軍團。就在這時候,國民黨向陝北進行了第三次“圍剿”。好吧,那就讓我們再打個漂亮仗,作為給陝北人民和友軍的見面禮!這就是有名的勞山戰斗。

敵人從延安向甘泉進發,我們每天天不亮就出去,晚上回來,埋伏在延安南二十里鋪附近的一個山背後。一直等到第三天中午,上級終于下達了準備戰斗的命令,當時大家都在吃飯,我注意地看著老黃,他這次吃飯的速度比誰都快,還沒有吃飽,他就把綁旗套的繩子解開,稍等了一會兒,幾乎在吹沖鋒號的同時,老黃抹掉旗套,展開紅旗,和連長一道爬過山梁。

一切動作都是那麼敏捷,穿著灰色軍裝的敵人,橫七豎八地躺在公路上,騾馬槍炮擱在一邊。他們原來正在休息,或許正做著“圍剿”的美夢哩,咱們的軍旗突然出現,沖過一段開闊地,就逼近到他們的眼前。敵人經不住這晴天霹靂似的打擊,慌忙往東南山上逃竄。持著軍旗跑在隊伍最前面的老黃受傷了,血順著他的肩膀,流到手掌,流到旗桿上,滴進山岡上的岩土里,在前進中,我親眼看到了灑在山岡上的鮮血,可是我沒有看見老黃停止一步,他直向逃竄的敵人追去。

全連跟著軍旗前進,翻過一道山嶺,眼看就要追上了敵人,突然又一顆子彈射來,只見老黃搖晃了一下,一霎間又繼續前進了。全連同志都為老黃捏一把汗,和連長在一起的通信員,就是曾經弄倒過軍旗的小陳,還有幾個戰士一齊擁上去,想把軍旗奪過來。老黃沒有給,他昂著頭,挺起胸,把軍旗舉得更高,跑得更快,可是,他只跑了百十步,便在一個山窪處抱著軍旗站住了,他使盡平生力氣,把軍旗穩穩當當地插在那里,身軀依附著旗桿下沉,手慢慢地滑了下去,當我們跑到跟前時,他蹲在那里,沾滿鮮血的雙手還緊握旗桿,臉緊貼在旗桿旁邊,眼楮凝視著前方,他流盡了最後一滴血,終于倒下去了,軍旗卻依然迎風漫卷,指向前方。

從老黃手里接過軍旗的,是小陳。

李少元 出生于1915年,湖北英山人。文中身份為紅25軍75師225團3營7連文書。新中國成立後歷任沈陽軍區副政治委員、顧問。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84年逝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