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解放︰百年煤礦重回人民手中

來源︰學習強國作者︰中共安徽省委黨史研究院責任編輯︰于海洋
2020-03-23 16:53

淮海戰役期間和勝利之後,皖北城鎮陸續獲得解放。駐守的國民黨軍隊紛紛南撤,企圖以長江為天塹,負隅頑抗。風雨飄搖的蔣家王朝指令其部隊在撤離之前,破壞江北重要基礎設施。淮南煤礦就是其主要目標之一,他們派爆破師進駐淮南,伺機實施爆破。緊要關頭,中國共產黨聯合各界民主進步力量,共同粉碎了國民黨的陰謀,實現了淮南煤礦的和平解放。

一、成功策反兩股力量

不知你可否知道,解放前是沒有淮南市的,現在的淮南市區大多歸鳳台縣管轄,而當時所說的淮南一般指包括九龍崗、大通和田家庵三鎮在內的礦區,隸屬國民黨懷遠縣特別區管轄。1949年,隨著淮海戰役的勝利,中國人民解放軍陸續逼近淮南礦區。

由于淮南礦區地理位置接近江蘇、浙江,所產煤炭供應津浦、京滬鐵路沿線地區及南京、上海等重要城市,淮南礦區在政治、經濟、軍事、交通上都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因此,在戰爭形勢日趨明朗的情況下,為了達到破壞生產、阻撓人民解放軍南下的目的,國民黨駐淮南部隊打算在撤逃之前,從工人中抓一批壯丁,並炸毀礦井、電廠。淮南礦區解放前夕面臨的形勢極其嚴峻。

“很有意思的是,那時候人們的心態各不相同。”淮南市委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副主任張開獻說,“淮南礦路公司部分領導和高級職員猶豫觀望,國民黨特別黨部頑固分子瘋狂叫囂要大干一場,國民黨劉汝明部隊大肆撈取公司財物,地方土匪流氓乘機尋釁滋事,廣大礦工和市民則茫然不知所措。”

據張開獻介紹,解放前夕,統治淮南的軍事和政治勢力主要有三股力量︰一是地方實力派倪榮仙,二是淮南鐵路局副局長胡衛中,三是國民黨劉汝明部隊在淮南駐防的一個旅,旅長劉汝輝。“考慮到劉汝輝所在旅是國民黨正規軍隊,與地方上關系不是很密切,不容易被策反,中共地下組織決定將倪榮仙、胡衛中和煤礦局副局長胡師童作為統戰對象。”

翻開淮南黨史資料,我們看到,胡衛中與胡師童均是無黨派人士。胡衛中時任淮南鐵路局副局長,兼任淮南礦路總公司警察總所所長、地產處處長和福利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負責主持鐵路修復事宜。胡師童任煤礦局副局長,主持煤礦工作。兩人雖是官方高級管理人員,但對國民黨政府的腐敗深惡痛絕。倪榮仙,綽號“倪小郎”,其家族勢力縱橫交錯,官至國民黨安徽省政府參議,手中擁有民團武裝,是淮南地區的上層人士。要想和平解放淮南煤礦,必須倚重他們的作用。

時任中共路西工委書記張劍鳴接受任務後,權衡利弊,決定緊緊抓住倪榮仙不放。首先打通關節,再讓倪榮仙去做胡衛中和胡師童的工作,最後聯合倪榮仙、胡衛中、胡師童,向劉汝輝展開進攻。經過多方努力,最終穩定了局勢,為淮南礦區完好無損地回到人民手中創造了十分有利的條件。

二、護礦斗爭聲勢浩大

“現在看來,淮南能夠和平解放礦區、工廠之所以沒有受到破壞,一切物資設備均完好無損地接收過來,廣大職工群起護礦、護廠功不可沒。”張開獻說,“三千礦工攔火車的故事現在還有不少老人津津樂道呢。”

事情還得從1948年11月5日說起。這天下午,九龍崗東礦工人袁永勝上班路過火車站,見礦上老板把機器設備、面粉裝上火車,準備逃跑,立刻通知工友們。東西兩礦三四千工人立即罷工,近800名礦工涌向九龍崗火車站。工人們迅速從鐵路兩邊抬來鐵軌和枕木,橫架在火車頭前面;車門緊閉,工人們就用石頭猛砸。在工人的強大壓力下,礦路公司第一次組織的疏散車,除運走部分職員家屬外,機器設備和各種物資又被搬回了倉庫。

國民黨當局當然不甘心。11月24日,國民黨部隊事先在通往九龍崗火車站的所有路口布滿崗哨,準備再次偷偷開動疏散車。一位老工人發現後,立刻報告了工人代表劉景香。劉景香帶著1000多名礦工沖進火車站,將火車緊緊圍住。這時,袁永勝也帶領一批工人從南門沖進火車站,西小井的工人從西面也沖了進來,大約3000多名工人把九龍崗火車站圍了個水泄不通。國民黨部隊見工人人多勢眾,一個個嚇破了膽,掉頭就跑。礦路公司第二趟疏散車又被成功攔截。

在這當中,有兩個人是起了關鍵作用的,那就是胡衛中與胡師童。在淮南煤礦的不少高管紛紛南逃之際,胡衛中與胡師童卻選擇留下來參與護礦斗爭。

今年79歲、曾擔任淮南礦業集團檔案館副館長的王佑樓老人給我們講了個故事。1949年1月初,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司令員劉伯承親自給主持淮南煤礦局工作的副局長胡師童寫信,希望他申明大義,顧全大局,留在礦山,堅守崗位,全力保護好礦山財產和礦工生命安全,配合礦區地下黨組織,隨時準備迎接人民解放軍進駐礦區。“這封信更激發了他們留下來應付復雜局面的勇氣。”王佑樓說。

王佑樓分析認為,在保護煤礦的問題上,胡衛中、胡師童和倪榮仙都是擁護共產黨主張的。因為,作為愛國的實業家,胡衛中、胡師童不願意看到自己為之付出血汗的煤礦毀于一旦。倪榮仙則認為,煤礦的建設繁榮了家鄉經濟,他從煤礦得到了許多利益,如果煤礦被炸,不僅自身利益受損,而且礦工失業,地方治安也難以維持。

早在1948年11月,胡衛中被任命為“淮南礦區非常時期執行委員會”主任委員。他一面應付國民黨當局和總公司安排的事宜,一面支持礦工請願和成立護礦、護廠、護路隊,並發給工人槍支彈藥,指揮礦路警察巡邏放哨,驅趕土匪,保衛礦山。

與此同時,潛伏在淮南煤礦的中共地下組織積極展開活動,成立了淮南礦區黨支部,方剛任黨支部書記,下設大通、九龍崗、電廠三個黨小組。方剛與黨支部通過組織“讀書會”“足球隊”“俱樂部”以及串門子、打牌、聚會等形式,發展黨員,吸收骨干,團結進步分子。

1948年底,按照上級黨組織的秘密指示,在征得礦路公司領導人的大力支持後,方剛等人迅速組織起8支1300多人的護礦護廠隊,旗幟鮮明提出了“反抓丁、反土匪、反破壞”和“護礦山、保飯碗”等口號,開展護礦護廠行動。護礦隊在阻止國民黨軍隊運輸煤礦設備、在礦工中抓壯丁等一系列行動中取得了一次次勝利。在這期間,方剛等人的共產黨員身份一直沒有暴露。

三、化解危機解放煤城

1949年1月16日清晨,國民黨軍隊逃跑之際炸毀了蚌埠淮河大橋,同時將一火車皮30噸炸藥運到大通礦,聲稱奉命炸毀淮南煤礦和電廠。形勢十分危急!

曾參與淮南解放、時任豫皖蘇軍區六分區十二團政委的霍大儒在回憶文章中說,“1949年1月10日淮海戰役勝利後,我們十二團便在鳳台、懷遠之間的淮河北岸休整。1月16日,國民黨在逃跑之際炸毀了蚌埠的淮河大橋,我們都听到了那驚天的巨響。淮河對岸駐有劉汝明的部隊,根據情況判斷,他們肯定要對淮南礦區進行破壞。情況危急之時,我們自己決定打進淮南,解放淮南。雖然上級事先沒有布置我們解放淮南的任務,雖然我們甚至來不及和上級聯系……”

而此時,得到即將炸毀淮南煤礦消息的胡衛中急忙找到胡師童和時任大通礦礦長張光正,緊急商議決定,一方面請倪榮仙等人向爆破司令請願,一方面由張光正組織護礦隊保護好礦井,胡衛中和胡師童負責打通國民黨駐軍關節。雖然倪榮仙在國民黨部隊官員中的游說效果較好,但軍令難違,駐軍和負責爆破部隊的頭頭都怕對南京不好交待。“這時,倪榮仙和胡衛中就向他們獻策︰共產黨進礦時,駐軍可以對天鳴槍以示抵抗,然後撤離;接著,礦山和軍隊可以同時向南京發電謊稱,因礦工聚眾鬧事,炸藥未能安放到位,大批共產黨部隊又突然進礦。”張劍鳴回憶說,國民黨駐軍和爆破部門采納了他們的建議。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1月17日晚,爆破部隊撤離淮南,國民黨軍隊炸毀煤礦和電廠的陰謀破產了。

我人民解放軍方面,據霍大儒回憶,1月17日,他們幾乎沒有來得及做渡河準備就向淮河開進了。抵達淮河北岸已是下午3時,對岸洛河鎮守敵數百人,在我軍炮擊下都慌慌張張逃跑了。很快,一些鄉親們主動地迅速把幾十條船全部劃到北岸,渡他們過河。“黃昏時刻,部隊渡河完畢,我們就在岸邊研究作戰部署,決定主力圍攻田家庵,另以兩個連強攻大通,警戒九龍崗可能來援之敵。當夜12時戰斗打響,部隊迅速插入敵陣,展開激烈近戰。經過數小時戰斗,消滅了大部分敵人。在我軍事壓力、政策感召和礦區地下黨的工作下,九龍崗方面派代表,歡迎解放軍前去商談接管具體事宜。”

1月18日清晨,豫皖蘇軍區六分區十二團團長蔣翰卿、政委霍大儒,在田家庵與方剛、胡衛中、胡師童、張光正、倪榮仙等人見面,就解放淮南等重大事項誠懇交換意見,同時宣布成立臨時軍事管制委員會和以蔣翰卿為司令員的臨時警備司令部。

隨即,政委霍大儒率部隊抵達大通礦,受到數萬名礦工和市民的夾道歡迎。當日下午5時許,霍大儒就在九龍崗礦北門外足球場召開群眾大會,莊嚴宣布︰淮南煤礦和平解放,礦工是礦山的主人。

從此,淮南人民從黑暗走向光明,在中國共產黨的正確領導下,以主人翁的豪邁姿態,邁上了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新中國的偉大征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