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生則死︰趙嬰齊備渡船與太原戰役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張 苗 把得智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06-03 10:48

太原戰役中,我軍攻入國民黨山西省政府(太原綏靖公署)

原 典

《百戰奇略》生戰篇原文為︰凡與敵戰,若地利已得,士卒已陣,法令已行,奇兵已設,要當割棄性命而戰,則勝。若為將臨陣畏怯,欲要生,反為所殺。法(《吳子•治兵第三》)曰︰“幸生則死。”

生戰篇大致內容為,對敵作戰,若有利地形為我方佔領,部隊已進入陣地,軍法號令通行無阻,奇襲分隊部署完畢,那麼此時最關鍵的是全軍將士要舍生忘死地戰斗,如此必能取得勝利。倘若將領貪生怕死、猶豫不決,總想著自己如何安全生還,反會招致失敗被殺。誠如古代兵法所說,僥幸求生就會導致滅亡。

戰 例

春秋時期,楚莊王率軍進攻鄭國,晉國派兵援救,與楚軍交戰于敖山和山間。晉軍將領中軍大夫趙嬰齊命親信預先在黃河岸邊準備渡船,打算若戰敗就渡河逃跑。此舉嚴重影響晉軍士氣,導致晉軍戰敗。

1947年,晉冀魯豫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徐向前負責指揮部隊解放山西。11月,徐向前由于勞累過度引發胸膜炎,胸背疼痛、肺病復發,偏頭痛也劇烈發作,時常嘔吐不止,但他仍親臨前線,把電話拿到擔架上指揮作戰,並堅定地說︰“任務重于生命。”

徐向前英勇無畏的氣概給廣大指戰員以巨大鼓舞,在他帶領下,我軍先後取得運城、臨汾、晉中、太原等戰役的勝利,最終解放山西全境,殲滅閻錫山部30余萬人。

計謀分析

生戰篇著重闡述將帥勇猛與作戰成敗的關系問題。本篇所引兵法“幸生則死”,與死戰篇中的“必死則生”,共同構成古代軍事家吳起生死觀的主要論點。歷史表明,戰爭不僅是作戰雙方物質力量的比拼,也是精神力量的較量。在具備一定客觀物質條件的基礎上,指揮員能否充分發揮部隊的勇敢精神,是奪取勝利的關鍵所在。

勇猛頑強,以身作則。戰爭始終以追求“勢”為最高境界,而爭取“勢”不僅是對雙方軍事實力的考驗,也是對部隊戰斗意志和作風的檢驗。生戰,實際上初步具備了對敵作戰的各種客觀條件和優勢,然而這些僅為作戰勝利提供了可能,要使勝利的可能變為現實,需要部隊以勇猛的戰斗精神、堅定的戰斗意志和頑強的戰斗作風牢牢掌握戰爭之“勢”。這其中,指揮員自身是否具有勇猛頑強的作風顯得至關重要。所謂上行下效,有什麼樣的元帥就有什麼樣的士兵,指揮員是否具有勇敢精神,不僅關系到其本人生命安危,也直接影響部隊士氣和斗志。將帥勇則軍心齊,在同心同德、同仇敵愾的情況下,會爆發出壓倒任何強敵的力量。反之,將帥怯則軍心散,戰爭之“勢”自然落于旁人。趙嬰齊未戰先怯,事先就準備好逃跑船只,“將士懈”是必然結果。太原戰役中,“山西王”閻錫山雖命令部隊死守太原,卻在戰役打響後不久逃往台灣。反觀徐向前,身患重病仍堅持坐在擔架上親臨前線,太原戰役的勝利自是順理成章。

軍紀嚴明,日常立威。官兵是否具備拼死殺敵的勇敢精神,從根本意義上講,是由戰爭的性質、目的以及官兵軍政素質決定。為正義事業而戰,官兵在作戰中必能英勇殺敵。同時,具備過硬軍政素質,部隊才有強大戰斗力打敗敵人。這一切都需要日常嚴格的教育訓練和培養,需要嚴明的軍紀保證。官兵只有在日常紀律約束下接受訓練,在戰場上才能不折不扣地按照指揮員意圖進行作戰,達成預期目標。若平時治軍不嚴,疏于教育訓練,單純靠指揮員戰時“割棄性命”激發部隊殺敵決心和勇敢精神,即便一時發揮作用,也不是持久之計。同時還應看到,指揮員想要部屬真正做到“士為知己者死”,在戰場上發揮領袖作用,須依靠日常的以上率下、身先士卒來統人心、樹威信,如此才能一呼百應,確保全軍--力同心。若指揮員平時只嚴他人而不律己,在軍中沒有威信、難以服眾,即使戰時帶頭勇猛作戰,也可能落得“孤軍奮戰,怒而不威”的被動局面,失去對部隊的掌控。

有勇有謀,正確指揮。生戰畢竟不是一種攻城拔寨、斬將殺敵的計謀,其強調的還是指揮員治軍帶兵的原則方法和個人魅力。生戰所提倡的勇,也絕不是無準備、無計劃和無目的的蠻勇,應是指揮員在充分發揮高超指揮藝術的前提下,為確保戰爭勝利而率先垂範的勇,這也是生戰的本質。否則,沒有合理指揮和謀劃為依托,僅靠匹夫之勇亂打亂沖,不僅達不成既定目標,還可能白白葬送性命。晉軍雖受趙嬰齊備船影響而大敗,但不乏可圈可點之處。當晉軍中、下二軍未戰先潰時,唯有晉軍上軍在主將指揮下,預先埋伏于敖山附近,成功阻擊楚軍而未敗,這反映了指揮員指揮藝術的優劣對生戰勝負的重要影響。太原戰役中,徐向前不僅擁有英勇頑強的革命氣概,還發揮了高超軍事指揮才能,先後制定“圍困、瓦解、攻擊相結合”的戰略方針和“先外後內、分割包圍、肢解守軍”的戰法,確保我軍始終牢牢掌握戰役主動權,一舉結束閻錫山在山西長達38年的反動統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