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戰役的制勝法寶︰地下黨員獲得天津城防圖始末

來源︰中國國防報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06-04 11:01

我攻城部隊在海河金湯橋會師

天津城防部署圖

在諜戰劇《潛伏》中,有一段我地下黨員余則成獲取天津城防工事圖並送交我攻城部隊的劇情,而在真實歷史中,冒著生命危險獲得並送出天津城防圖的地下黨員不止一人,他們為天津戰役的勝利立下了不朽功勛。

1946年6月,國民黨反動派悍然撕毀停戰協定發動內戰。在戰火還未燒到天津時,天津市國民黨政府市長杜建時就決定在日佔時期修築的碉堡基礎上修建更強的城防工事。所謂“九河下梢天津衛”,天津地勢低窪、河網密布,自清末起因防洪灌溉和排污之需挖了多條河道,這為修建工事提供了便利。杜建時主持修建的城防工事南北長12.5公里,東西寬5公里,全長42公里。天津護城河寬5米、深3米,沿護城河修築碉堡400余座,市內縱深修築小型碉堡千余座,環城圍繞鐵絲網和電網。

麥璇琨,畢業于天津工商學院,1947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後到國民黨天津工務局工作,負責城防第八段工程監工。據麥璇琨回憶,當知道是為國民黨修建工事時,他抵觸情緒很大,向時任天津地下黨市政工委書記王文源匯報,王文源指示他堅持下去,以便畫出整個城防圖交給組織。于是,麥璇琨利用工作之便,對碉堡進行放線測量,搜集各個施工段要圖,標注碉堡準確位置,並用不同圓圈區別出不同類型,還附加護城河參數、槍眼位置和諸多工程技術元素,最終繪制出一張價值極高的總圖交給王文源。

1947年9月,王文源通過地下黨員劉鐵淳找到以開照相館為掩護的康俊山。他們連夜將總圖拍成兩張相片,經藥水處理後分別粘貼在一張老翁和一張老嫗的相片上。這種相片再經藥水處理,即可顯示原本內容。相片隨即交給地下黨員趙岩。拿到東西後,趙岩一不問來歷,二不問內容,只是想著如何能夠順利出城。趙岩在接受出城盤查時稱,兩張相片為過世老人,農村條件有限,只能拿到市里放大,出城是要帶走相片回去祭祀用,順利騙過國民黨守軍。直到上世紀80年代,在一次采訪中,趙岩才得知他當年行動的意義。

1948年6月,陳長捷任國民黨軍天津警備司令部司令,對工事進行多重加固,並調整兵力部署,許多細節出現變化。1948年12月,擁有豐富行動經驗的地下黨員張克誠在得知上級需求後,力求獲取新的城防圖。當時,張克誠的公開身份是國民黨天津工務局職員,他發現工務局工程師常學詩手里握有一份重要圖紙。某天,常學詩去找工務局局長,忘記把圖紙收起來,回來後也未將圖紙收好。張克誠果斷將圖紙帶回家中,和表弟一起描摹。為避免燈光暴露,他用被子蒙住窗戶。不過,兩人描了一整晚也沒完成。經一番權衡後,張克誠決定將圖紙留下暫不送回。次日,張克誠正常上班,發現常學詩到處找東西,便問在找什麼,常學詩未吐實情,于是張克誠便知其一時半會兒不會向上級匯報丟失圖紙這一情況。

最終,新的城防圖被輾轉交到擔任過華北軍區偵察科科長的喬興北手中,在天津戰役前呈報給東北野戰軍參謀長劉亞樓。據說,劉亞樓依據麥璇琨、張克誠送來的新舊兩張圖,以及其他地下黨員送來的情報,制定了“東西對進、攔腰斬斷、先南後北、先割後圍、各個擊破”的作戰方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下天津。劉亞樓在回憶這段往事時曾說,在戰役開始前就拿到詳細的天津城防圖,地下黨員對天津戰役的勝利貢獻很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