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農︰從隱蔽戰線走出的開國上將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熊杏林責任編輯︰于海洋
2020-07-27 21:20

1962年2月9日,新中國開國上將李克農,走完了他63歲的生命旅程。翌日,深夜,國家副主席、76歲高齡的董必武,望著窗外漫天飛舞的大雪,深情作詩,哀悼︰“三十年前事已賒,知君才調擅中華。能謀頗似房僕射,用間差同李左車……”

董老是我黨創始人之一,對李克農知之深、情誼切,一句“能謀頗似房僕射,用間差同李左車”,將李克農的作用和才華,與唐太宗倚重的大臣房玄齡和秦漢之際的大謀士李左車相提並論,不僅生動描述了李克農對中國革命的貢獻,還間接揭開了我黨的一個謎底。在57位開國上將中,李克農唯一沒有在戰場領過兵、打過仗,毛澤東為什麼要把他與沙場戰將比肩、授予戰將殊榮?這是因為李克農來自一個特殊的戰場,是我黨我軍隱蔽戰線的卓越領導人。

在國民黨情報心髒建共產黨情報小組

1927年大革命失敗,血雨腥風籠罩著中華大地。面對著嚴重的白色恐怖,周恩來等領導人認識到,必須建立一個特殊的機構,以“加強黨的政治保衛”。1927年11月,中共中央特別行動科在上海建立。1929年底,李克農在周恩來的領導下,成為了中央特科的一員。

李克農,1899年出生于安徽巢縣,1926年入黨,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遭到國民黨懸賞通緝。為擺脫敵人追捕,他喬裝打扮,從蕪湖到南京再到上海,終于找到黨的組織,並擔任中共滬中區委宣傳委員。

有一天,他在一家電影公司攝影棚內,遇見了昔日舊友胡底,又經胡底介紹,認識了錢壯飛。“共產黨員”這個三人共有的符號,很快讓他們結成了“同志+摯友”。當時,錢壯飛已經進入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科(中統前身),擔任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機要秘書。在蕪湖開展革命時,李克農有過奉組織之命打入青幫、為革命刺探情報的短暫經歷,他意識到,錢壯飛現在的崗位,既是“龍潭虎穴”,也是“情報高地”。

“壯飛,你一個人在里面不好周旋,現在有沒有辦法再嵌一個釘子進去?”李克農這一問,讓錢壯飛想起了國民黨為擴大特務組織、正在籌劃以上海無線電管理局名義,招聘廣播新聞“編輯”。

好主意!李克農心中一亮。他把這一情報以及他們的設計,通過中共江蘇省委,報告了黨中央。很快,在中央特科擔任二科科長的陳賡約見他,並通知說,“中央完全同意錢壯飛的推薦和你本人的申請”,還特別傳達周恩來指示“要把敵人的特務組織拿過來,為我們所用”。

李克農本來就是我黨的“筆桿子”。經考試,1929年12月入職上海無線電管理局,進入了敵人的情報心髒。

為了讓李克農“脫穎而出”,周恩來時常把我黨的一些過期文件交給他,李克農則以“繳獲共黨文件”之名,送往南京。徐恩曾對李克農的精明能干刮目相看,不久提拔他為上海無線電管理局電務股股長,掌管全國無線電報務員隊伍。這是一個獲取情報、輸送我黨情報工作人員的絕佳職位,李克農喜出望外。李克農站穩腳跟後,胡底又在錢壯飛的安排下,順利進入徐恩曾的情報部門,擔任“長城通訊社”社長。

1930年,中共中央指示,成立李克農、錢壯飛、胡底三人“特別黨小組”,李克農任組長,重大問題由黨小組討論,然後分頭執行,李克農與陳賡進行聯系。為便于傳遞情報,組織上還選派宋治家,以“佣人”身份住進李家,擔任李克農的地下交通員。

1929年12月至1931年4月,“特別黨小組”在潛伏期間,先後為我黨獲取了大量有價值的情報。1930年冬至1931年春,蔣介石對中央革命根據地發動第一、第二次大規模軍事“圍剿”的命令、兵力部署等絕密戰略情報,1931年4月,中央特科負責人顧順章叛變等突發緊急情報,均由錢壯飛從徐恩曾處獲取,由李克農緊急送交陳賡。關鍵時刻,保衛了黨中央,保衛了中央紅軍。李克農、錢壯飛、胡底,因此被周恩來稱贊為“龍潭三杰”。

顧順章叛變後,李克農完全暴露。1931年8月,遵照中央指示,他秘密撤離上海,進入江西蘇區,任中央國家政治保衛局執行部長等職,繼續負責保衛中共中央安全。

與張學良接觸的我黨代表

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召開瓦窯堡會議,確立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策略方針。隨即宣布,成立中共中央聯絡局,李克農任局長;成立東北軍工作委員會,周恩來任主任,李克農等協助。主要任務是爭取東北軍停止內戰、與紅軍聯合抗日。

後經中共中央研究決定,派李克農作為紅軍代表與張學良接觸。

1936年2月21日,大雪飛舞,陝北高原銀裝素裹。李克農一行4人,冒著暴雪,秘密前往洛川。當時,東北軍內藏有不少蔣介石耳目,李克農洛川之行是嚴格保密的,一行人的裝扮也精心設計過。李克農深知,這次接觸,事關我黨團結抗日大局,責任重于泰山。出發前,周恩來還特別囑咐,“一定要力爭談成,談不成也要談和”。

25日,李克農一行到達洛川。按照事先安排,午夜入城,秘密住進了一個僻靜的獨院。

洛川談判,分兩個階段進行。第一個階段,李克農與王以哲會談,達成了紅軍與東北軍67軍“互不侵犯、各守原防”“恢復紅區與白區通商”等5項口頭協議。第二階段,李克農與張學良會談。主要談判整個東北軍與紅軍停戰、共同抗日問題。談判中,張學良幽默風趣、傲氣自大,李克農不卑不亢、策略靈活。一次,張學良設陷阱︰“我要問一問,你們紅軍能否放下武器,接受政府的改編?”李克農斷然回答︰“張先生,你不要弄錯了。我是談判代表,不是投降代表。”說完,起身往外走。張學良見勢,立刻轉彎,談判繼續進行。李克農與張學良的談判,從3月4日下午3點一直談到3月5日凌晨5點,達成了紅軍與東北軍建立電訊聯系、中共派代表常駐西安等停止內戰、共同抗日的初步協定。張學良提出,請毛澤東或周恩來為中共全權代表,到膚施(延安)進一步會談。

3月16日,李克農一行馬不停蹄地趕赴紅軍東征前線山西石樓,向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央領導匯報了談判經過和張學良的要求。毛澤東無比高興,贊揚道︰“李克農這次單槍匹馬,工作搞得很好!”

4月9日,中共中央派出周恩來為全權代表,赴膚施與張學良談判,李克農同行。膚施談判,張學良完全接受中國共產黨關于停止內戰、共同抗日的政治主張,並向我黨提出了“逼蔣抗日”的建議。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爆發,中國時局發生重大轉變。

晚年,張學良在回憶時,仍然懷念他與周恩來友情,不忘評價李克農︰“此人厲害!”

抗戰文化城中的著名“八辦”處長

桂林,山川秀美。抗戰時期,這里是南方軍事文化重鎮,也是譽滿全國的“文化城”。1938年11月,李克農奉中央之命來到桂林,建立“八路軍駐桂林辦事處”,任處長。

李克農有豐富的統戰經驗,全民族抗戰以來,先後擔任八路軍駐西安、上海、南京辦事處處長(主任),八路軍總部秘書長。但他這次來桂林,無論是工作環境還是工作任務,都大不相同。一是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國民黨開始消極抗日、積極反共;二是武漢、廣州淪陷後,桂林軍事地位上升,桂系白崇禧以副總參謀長身份坐鎮桂林,蔣介石的復興社、陳立夫和陳果夫CC系等都在這里建有據點,各派勢力魚龍混雜、相互競爭;三是李克農的身份,除對外是“八辦”處長外,在內部是中共南方局秘書長,兼有整頓和恢復中共南方地區黨組織的重任。

初來乍到,李克農首先拜會了廣西省主席黃旭初。黃旭初是桂系三首領之一。一見面,黃就單刀直入問他︰“廣西有沒有共產黨?”李克農沉著、機智回答︰“有是有的,但不會找你們的麻煩。如果說沒有共產黨,那是騙你,我就是嘛。”坦誠,友好,交底,李克農給黃旭初留下了深刻印象,也為日後“八辦”與桂系的合作打下了良好基礎。

1938年,廣西省籌辦“廣西地方建設干部學校”,黃旭初親自擔任校長。李克農請示中央後,派遣秘密共產黨員、著名教育家楊東蓴以救國會民主人士的公開身份,應聘“干校”教育長職位,黃旭初欣然同意。為幫助楊東蓴辦好“干校”,李克農精心挑選了10余名共產黨員擔負教學任務。楊東蓴的“干校”工作,接受李克農的直接領導,但方式是秘密的。從1939年初至1940年底,“干校”一共培養了4000多名抗日骨干。

《救亡日報》原是“上海文化界救亡協會”機關報,1939年1月,經李克農協調,在桂林復刊。復刊後的《救亡日報》,既有公開合法身份,又保持統一戰線風格,發行量猛增,成為“文化城”城內抗日救亡運動的一盞星燈;報館太平路12號成為聯絡民主進步人士的公開場所;總編輯夏衍也參與到黨的統戰工作中。1939年春,《救亡日報》為籌措資金,舉辦了幾場大型公演活動。普通票一般售價五毛。但有一天,報館來了一位軍官,一次性買走募捐票50元。這引起了夏衍的注意,立即報告李克農。李克農了解到這位金主是桂系31軍170師副師長韓練成後,指導夏衍及時跟進工作,二人成為交心朋友。1947年2月山東萊蕪戰役中,擔任國民黨46軍軍長的韓練成,為華東野戰軍一舉全殲李品仙部5.6萬人,立下大功。

桂北路138號,掛著“八路軍駐桂林辦事處”醒目的招牌,這是李克農“八辦”處長辦公的地方。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桂北路206號,李克農還有一處領導中共隱蔽戰線的工作機關。在這個寂靜的戰場,李克農按照周恩來“隱蔽精干”要求,有條不紊地開展工作,出色完成了特殊使命。

1941年1月6日,皖南事變爆發,桂林統戰形勢開始惡化。因為內線情報工作得力,李克農在桂林城內“耳聰目明”,他果斷指揮公開戰線與隱蔽戰線的兩套人馬,轉移干部,藏匿物資,潛伏人員。後來,他獲得情報,蔣介石下達了逮捕夏衍、胡愈之等人的“密令”。他快速反應,趕在國民黨特務動手前,將通緝令中的“要犯”一個個秘密送往香港,徹底挫敗了國民黨頑固派的陰謀。氣急敗壞的國民黨特務,公開叫囂“武裝綁架李克農”。關鍵時刻,李濟深派人送來字條,上面親筆寫著︰“清洗桂林,克農快走。”

1941年1月22日黎明,李克農千里走單騎,從容撤離桂林,結束了2年3個月的八路軍駐桂林辦事處工作任務。

“解放戰爭中的情報工作是最成功的”

1947年3月,延安的上空籠罩著戰爭的烏雲。蔣介石集中胡宗南等部34個旅25萬兵力,向陝甘寧解放區發動重點進攻。當時,中國共產黨在陝北地區能夠迎擊胡宗南進攻的軍隊只有6個旅2.6萬人。

2.6萬::25萬,按照一般邏輯,這是一場幾乎不可能打贏的戰爭,何況胡宗南的部隊是清一色的美式裝備,而西北人民解放軍基本上是“小米加步槍”水平。然而,人民解放軍徹底粉碎了蔣介石的重點進攻。原因何在?

除了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的戰略決策,彭大將軍“橫刀立馬”與習仲勛一起指揮的西北人民解放軍英勇善戰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李克農領導的隱蔽戰線出了“奇兵”。

早在1941年9月,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就成立了中央情報部,李克農任副部長並主持常務工作。主要任務是︰搜集帶有全局性、關鍵性、決策性的戰略情報,為黨中央決策提供支持。

這是我黨情報戰線的一次重大戰略轉變,李克農直接參與領導了這場轉變。解放戰爭中,西安的王石堅情報系統和王超北情報系統,上海的吳克堅情報系統,香港的潘漢年情報系統,屢屢在特殊戰場上演精彩、書寫傳奇,就是這場轉變的生動縮影。

清清延河水,巍巍寶塔山。延安,在中國革命進程中具有特殊重要的戰略地位。很早,李克農就未雨綢繆,對西安情報系統提出了16字方針“鞏固發展、長期打算、深入敵內、精干隱蔽。”抗戰勝利後,他又及時指示西安情報機構,把偵听、獲取情報的重點轉移到延安周邊國民黨的軍政系統、特別是胡宗南部隊的動向上來。

1947年3月,國共關系徹底破裂,蔣介石開始針對延安調兵遣將。但蔣介石沒有想到,他的一舉一動全在我黨情報機構的掌握之中。1946年11月5日、12月初,1947年2月4日、2月28日、3月5日、3月7日,李克農不斷收到西安情報系統發來的胡宗南兵力調動、蔣介石給胡宗南密電指示等重要情報。

1947年3月13日拂曉,胡宗南進攻延安戰斗打響。由于敵我力量懸殊,中共中央決定于3月19日,主動撤離延安,轉戰陝北。關鍵時刻,長期潛伏在胡宗南身邊並擔任侍從副官和機要秘書的熊向暉,送來了胡宗南《攻略陝北作戰計劃》以及《陝北共產黨的軍隊兵力配置》等重要情報。青化砭、羊馬河、蟠龍鎮戰役,我軍三戰三捷,有力打擊了胡宗南部隊的囂張氣焰,穩控了陝北局勢。周恩來自豪地說︰“在陝北戰場上,天天有得用的情報,使我們對敵情了解很清楚。”

陝北戰場,深刻影響了解放戰爭的戰略全局。隨著人民解放軍節節勝利,李克農領導的隱蔽戰線遍地開花︰大批情報工作人員打入國民黨黨政軍系統;大量國民黨密電文被截獲破譯;大批潛伏國民黨陣營的特殊黨員,展開分化瓦解重點人員工作。這一切,都為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研究戰局、制定戰略方針,提供了決策依據。情報的“眼楮”和隱蔽戰場的“助攻”,對我黨我軍始終掌握著解放戰爭的主動權,發揮了獨特作用。

1948年,李克農被任命為中央情報部代理部長、中央保密委員會主任委員,主管對敵策反起義工作。毛澤東指示︰“我們不僅要情報,在有條件時,也要人的力量。”李克農心領神會,他先後參與策動了和平解放北平、湖南、川康、雲南、西藏等,成功策反了長春守軍起義、江陰要塞守軍起義和多起海空軍起義、“兩航”起義等,有力地配合了全國的解放。毛澤東評價說︰“解放戰爭中的情報工作是最成功的。”

開城談判的“隱形巨人”

1950年5月14日,一份有關李克農病情的報告由周恩來簽發,擺在中南海毛澤東的辦公桌上。

由于長期勞累和特殊戰場所承受的精神壓力,李克農的身體從1943年起就亮起了“紅燈”。新中國成立後,周恩來決定讓他停止一段時間工作,專程去蘇聯療養治病。可不久,朝鮮戰爭爆發。李克農越來越寢食難安。新中國成立後,他是中共中央情報委員會書記,中央情報部部長,外交部副部長,中央軍委總情報部部長。李克農很快回國了,並全神貫注投入到抗美援朝的事務中。

1951年6月底的一天,一輛小轎車向毛澤東居住的中南海菊香書屋奔去。見面的第一句話,毛澤東就說,“我點了你的將,要你去坐鎮開城”。7月5日,李克農抱病出征。

經中朝雙方商定,朝鮮人民軍與中國人民志願軍組成開城談判代表團。李克農為團長,喬冠華協助工作,直接出面談判的成員則是南日、鄧華、解方、李相朝、張平山5人。

朝鮮停戰談判,是新中國成立後第一場同世界頭號強國美國面對面的外交斗爭。每次談判前,李克農都要和談判班子一起熟悉文件,商討對策,模擬實習。言教輔以身教,大家漸漸入門。

當談判進入實質性討論“建立軍事分界線”這個環節時,很快就僵住了。中朝方面提出,應以三八線為軍事分界線,而美方卻以“海空軍優勢必須在地面得到補償”為由,斷然拒絕,並以沉默不語的冷場戰術,拖延時間。8月10日第20次大會,中朝代表發言完畢,美方首席代表喬埃卻率其部下拒不作答,會場出現了長時間的沉寂。看到中朝代表的焦躁情緒,負責聯絡的柴成文悄悄離開會場,請示李克農︰“僵住了,怎麼辦?”李克農寫了三個字︰“坐下去!”字條迅速在中朝代表手中默默傳遞,代表們頓時茅塞頓開,這是毅力的對峙,特殊方式的戰斗。沉默,沉默,半小時過去,1小時過去,這次會談從下午1時38分至3時50分,一共沉默了132分鐘,創造了談判史上空前的奇聞。“閃電戰”也是有的。一天,談判輪到中朝方面主持。當雙方代表落座,我方宣布︰“會談開始。”隨即又宣布︰“休會。”前後25秒。

隨著談判的進行,我方既有針鋒相對,又有靈活機智,這使美方代表越來越相信,在中朝代表中有一位巨大的“隱形人物”在背後策劃和指揮著這一切。而這個人,才是他們要與之較量、卻又難以戰勝的真正對手。

1953年7月27日,艱苦的朝鮮停戰談判,終于在我志願軍的軍事打擊配合下,落下帷幕。這次談判,歷時2年零19天,兩易會址,五次中斷,開大會58次,小會733次。李克農以高超的斗爭藝術和斗爭策略,一次次粉碎敵人的陰謀,貫徹落實了中共中央的決定,為中朝人民贏得了勝利的成果。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晚年,李克農一直堅守在共和國的情報、保衛戰線上,直到生命的最後時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