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呂梁山︰保衛延安黨中央和陝甘寧邊區的前衛陣地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章世森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09-01 10:28

田家會戰斗中,戰士們嚴陣以待,靜候來敵。資料圖片

在晉西大地上橫亙著一條縱貫南北的呂梁山脈,它西隔黃河與陝北相望,是由晉入陝的天然門戶。抗日戰爭時期,以呂梁為中心的敵後抗日根據地,形成了阻敵西進的堅固屏障,成為保衛延安黨中央和陝甘寧邊區的前衛陣地。75年前,隨著小說《呂梁英雄傳》的風靡,晉綏邊區的戰斗英雄事跡廣為流傳。從此,英雄的呂梁山同呂梁英雄們一起聲名遠揚。

紅軍東征的主戰場

紅軍長征到達陝北後,為鞏固陝甘根據地,毛澤東提出“以發展求鞏固”的策略,決定向東“主要做山西的文章”。1935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瓦窯堡舉行擴大會議,確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治主張,作出渡河東征的戰略決策。

1936年2月下旬,毛澤東、彭德懷率中國人民紅軍抗日先鋒軍,東渡黃河進入呂梁境內。部隊一舉突破閻錫山的黃河防線,佔領黃河以東數百里地區。之後,紅軍又兵分左、中、右3路,南下河東,揮戈北上,轉戰于晉西南、晉中和晉西北廣大地區,橫掃大半個山西。

4月上旬,擔任側翼的紅28軍在軍長劉志丹、政治委員宋任窮率領下,奉命向三交鎮之敵發起進攻。14日午後,劉志丹親赴前沿陣地指揮戰斗,在向敵人發起沖鋒時,不幸左胸中彈。彌留之際,他告訴身邊同志︰“讓宋政委指揮部隊趕快消滅敵人。”

5月初,蔣介石、閻錫山調集15個師20萬兵力壓境呂梁。國難當頭、情勢危急,為保存抗日力量,“促進蔣介石氏及其部下愛國軍人們的最後覺悟”,中共中央于5日決定回師陝北。

東征戰役前後歷時75天,其間,紅軍總指揮部始終在呂梁的石樓、交口地區活動。部隊一邊參加戰斗,一邊發動群眾,革命斗爭開展得如火如荼,先後在山西20多個縣播下了抗日的種子,發動8000多名工農子弟參加紅軍,僅呂梁境內就有3000多人,籌款30余萬元,為解決陝甘根據地的經濟困難和增強紅軍實力,發揮了重要作用。

通往延安的“鋼鐵走廊”

抗日戰爭時期,日軍不僅發動大規模軍事進攻,還大肆破壞我地下交通線,延安通往各地的聯系被悉數封鎖。為粉碎敵人圍困,在周恩來親自領導下,各地陸續建立了黨內交通專職機構和地下秘密交通線。

毗鄰延安的呂梁地區,因地跨晉西南、晉西北,連接陝北、山西,成為連接黨中央與華北、華中、華南各敵後抗日根據地的重要樞紐,被譽為通往延安的“鋼鐵走廊”。

1938年,中共晉西南區黨委以駐地孝義縣為中介點,開闢了一條秘密交通線。這條秘密交通線往東經汾西過同蒲鐵路到晉東南,往西經隰縣過黃河去延安。在一年多時間里,這條交通線承擔了大量的秘密接轉任務。後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閻錫山在山西制造了駭人听聞的晉西事變,大肆絞殺抗日政權、殺害進步人士,這條交通線遭到嚴重破壞。

1940年2月,在晉綏邊區黨委領導下,一條由晉西北直達晉東南的新的交通線秘密建成。為了保障交通線的安全暢通,晉西區黨委還在文水境內訓練了一批秘密交通員,建立起從文水通往晉東南的兩條干線和一條備用線;八路軍第120師派出部隊專門負責掩護與執行秘密接送任務。

1941年以後,日軍對山西地區的分割、封鎖和包圍進一步加劇,呂梁秘密交通線陷入更加艱難的處境。1942年1月,中共中央要求各根據地之間必須建立通過敵人封鎖的秘密交通線。隨後,晉西區黨委和晉綏軍區經過仔細偵察和縝密分析,決定以興縣為中介點,開闢北、中、南3條秘密交通線,由此連通了北岳二分區、太行二分區和太岳一分區通往延安的道路。

在條件十分艱難、斗爭極其險惡的情況下,呂梁軍民不畏艱險,突破敵人的分割、封鎖和包圍,通過秘密交通線接送了數以萬計的干部安全到達目的地,為延安和各根據地之間運送了1000余噸重要戰略物資,為開展敵後抗日斗爭提供了有力保障。

艱苦卓絕 浴血抗戰

1937年11月日軍佔領太原後,繼續深入山西腹地肆意踐踏。翌年初,日軍侵入呂梁地區,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抗戰中,日軍在呂梁境內制造的慘案多達上百起,2萬余人慘遭殺害,死亡百人以上的慘案就有20余起。

面對凶殘的敵人,中國共產黨領導根據地軍民進行了英勇不屈的抗爭。1942年春,日軍對晉西北抗日根據地實施長達84天的春季大“掃蕩”。抗日軍民廣泛采用襲擊、伏擊、阻擊等游擊戰術,歷經艱難奮戰,終于粉碎了日軍的“掃蕩”。

5月中旬,華北日軍一部向駐興縣的晉西北軍區領導機關發起突襲。從14日黃昏開始,日偽軍先頭部隊就多次發起試探性進攻,被我偵察警戒部隊接連阻擊。17日拂曉,日軍侵入興縣縣城。但我黨政機關早已帶領城區居民轉移,興縣實為一座空城。日軍奔襲未果,立即撤離縣城,在白家堰村地區遭我遲滯。

18日上午,日軍開始突圍。八路軍第120師第358旅第716團在白家堰村東南的二京山地區設伏,殲敵先頭部隊100余人大部。接著,該團又搶奪龍尾 東南高地,斷敵退路;山西新軍工衛旅和興縣游擊大隊也迅速佔領西南有利地形,陷敵于重圍之中。日軍連續向第716團陣地發起七八次沖擊,遭該團頑強阻擊,戰斗一度發展到白刃相見。18日夜,日偽軍突圍南逃。

19日黎明,第716團主力和工衛旅一部將日偽軍再次包圍在田家會村附近。當日18時30分,我軍發起總攻,從三面圍殲龜縮之敵。經過3個多小時激戰,將敵大部殲滅,剩下的百余日偽軍乘夜向東逃竄,至奧家灘與小馬坊之間遭我偵察連和嵐縣游擊大隊截擊。至此,田家會戰斗宣告結束。

此役,八路軍以傷亡75人的代價取得殲敵500余人的勝利,是晉西北抗日軍民在1941至1942年的反“掃蕩”、反“蠶食”斗爭中取得的一次較大勝利的戰斗,也是抗戰時期一個以少勝多的光輝戰例。

從1943年春開始,呂梁地區遵照毛澤東“把敵人擠出去”的指示,廣泛發動人民群眾,靈活運用地雷戰、麻雀戰、地道戰等游擊戰術,深入敵後開展抗日斗爭。晉綏八分區作出重點圍困交城山芝蘭、岔口敵據點的行動部署,實行了全方位的“擠敵人”斗爭,使被動局勢發生根本好轉。毛澤東得悉後指示晉綏軍區︰“在其他各分區也令他們開展八分區那樣的戰斗,打出威風來,擴大自己,擠小敵人”。

整個抗戰期間,以呂梁為抗日主戰場的晉綏邊區軍民英勇作戰,斃傷日偽軍10.7萬余人,有力支撐了華北抗日根據地的對日作戰。

晉綏根據地的腹心地

呂梁擁有光榮的革命傳統。早在1931年5月,山西第一支工農武裝——中國工農紅軍晉西游擊隊就在孝義縣辛莊村成立。1936年2月,山西第一個縣級紅色政權——中陽縣蘇維埃革命委員會在柳林縣三交鎮成立。從此,革命星火迅速引燃三晉大地。

1937年9月,八路軍挺進山西後,相繼創建晉西南、晉西北和綏蒙大青山抗日根據地。之後,三塊根據地統一為晉綏邊區。1940年初,晉西北民主政權正式建立。位于呂梁山西麓的蔡家崖村,就是晉綏邊區黨政軍領導機關長期所在地,這里成為晉綏邊區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享有晉西北“小延安”的美譽。

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呂梁軍民在積極開展對敵斗爭的同時,全面進行政治、經濟、文化建設,推進政權建設和黨的建設,進行制度、法制創設。短短幾年時間內,邊區民主政權建設就逐步走向正規,創建了晉綏邊區模範抗日根據地。

與此同時,呂梁人民還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以英勇頑強的斗志和無私奉獻的情懷,為前線作戰提供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支援,為奪取抗戰勝利作出突出貢獻。

位于呂梁山深處的雙池鎮西莊村,常年干旱,百姓吃水十分困難。紅軍東征時,毛澤東率部途經此地,了解到群眾吃水難的問題後,當即派人解決,並指示︰“我們首先派出戰士去挑水,不僅要夠我們自己吃,還要把群眾家里的水缸挑滿。”

于是,紅軍戰士們挑著木桶,來來回回行走在蜿蜒崎嶇的山路上,挨家逐戶送水。同時,幾支紅軍小分隊找遍溝溝窪窪,終于在村東小山腳下找到一眼細小的泉水,經過晝夜苦干,挖出了一股清泉。從此,西莊缺水的日子一去不復返,這股泉後來被取名為“幸福泉”,成為軍民魚水情深的歷史見證。

抗日戰爭中,呂梁軍民齊心協力、並肩作戰,農救會、工救會、青救會、婦救會、兒童團人人上陣,3萬多呂梁子弟加入八路軍主力部隊。從1940至1945年,晉綏邊區支援中央的經費佔到邊區財政的50%至60%,而呂梁幾個專區則佔到了70%。這塊浴血奮戰的熱土,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史上鑄就了輝煌的篇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