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5年第09期專題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堅持問題導向搞好重大演習報道

作者︰■周猛

演習報道堅持問題導向,可以倒逼實戰化訓練落地

軍事演習是軍隊訓練的最高形式,是走向戰場的最後一級台階,一切日常訓練問題都可以在演習中找到影子。然而有的記者在報道過程中,過于追求場面化的記敘和表揚式的描寫,報道缺乏問題導向這個“靈魂”,讀起來足有“火花四濺”蔚為壯觀之感,然而一旦掩卷,卻發現腦袋中空空如也,並沒有留下任何關于訓練問題的思考和啟發,也沒留下對未來戰爭的展望和有效對策。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國防和軍隊建設指導思想體系化形成速度很快,全軍部隊聞令而動大抓實戰化訓練的力度與日俱增。毋庸諱言,一些制約部隊戰斗力建設的深層次問題依然存在,這就更加需要新聞工作者敢于直面問題、挑破實戰化訓練中的一個個“膿瘡”。

長期不打仗,一些單位虎狼之氣漸衰、驕嬌二氣見長。2013年初,《解放軍報》記者在冬訓場上敏銳地抓住直指制約當前我軍部隊根本性、傾向性的問題——“和平積習”,采寫了消息《準備打仗,先向“和平積習”開刀》刊發在一版頭條,報道迅速被中外各大網站競相轉載。2014年朱日和演習中涵蓋的信息量很大,消息《戰報︰“紅軍”六負一勝》直指演習積弊敢于踫硬,為“紅必勝、藍必敗”的演習思維定勢畫上歷史性句號。報道帶來的巨大沖擊,引發部隊各級深入反思查找實戰化訓練中存在的問題,與《準備打仗,先向“和平積習”開刀》一文一樣,已獲中國人民解放軍新聞獎一等獎。

問題報道需破除“偽命題”,抓住真問題

培根說︰“如果你從肯定開始,必將以問題告終;如果你從問題開始,必將以肯定結束。”在演習報道中同樣如此。一次演習中,如果能夠抓住一個在官兵中刮起“頭腦風暴”、促進訓練水平提高的問題,無疑是成功的。反之,喊一些司空見慣的口號、寫一些明里批評暗里表揚的稿件,新聞價值就會大打折扣,記者現場采訪、實地調研也失去了意義。

筆者回想起了新聞從業之初,跟隨軍報一位領導采訪南京軍區科技大練兵成果演示活動的往事。長期以來,有許多軍事報道,尤其是演習類的報道,通常是報訓改成果多、寫演習風貌多。這位領導卻帶著筆者把眼楮盯在了尖銳、敏感問題上,采寫的《本次演練指揮員提心吊膽》《“功臣連”的不眠夜》等一組報道,軍報在2000年8月9日同時拿出一版頭條和二版頭條予以“重磅”推出,獲得的反響超出了我們的預料。

當年全軍科技練兵的新聞屢見不鮮,為何這組報道能夠踫響?原因就在于敢抓真問題。比如《本次演練指揮員提心吊膽》一稿,就緊緊圍繞“登場課目取消‘彩排’、實彈實射代替‘假爆’、訓練標兵幾度失手”3個新聞點展開,開篇即寫道︰“場上在打炮,心里在打鼓。7月11日,一場‘火藥味’十足的科技練兵演練,使來自南京軍區的各路指揮員的心從始至終都吊在嗓子眼兒上……”這樣的稿件標題和導語或許現在看來比較常見,但在當時卻頗帶一些“石破天驚”的色彩。稿件刊出後,在讀者中產生了熱烈反響。

搞好演訓問題報道對記者而言,既是考驗也是機遇

通常情況下,部隊演習長則十天半月,短則三兩天,甚至數小時。身處演訓一線,各種信息紛沓而至,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抓到問題、寫好報道,這對記者而言,既是考驗也是機遇——

要有前瞻意識,把握未來戰爭形態和制勝機理。演習是戰爭的預實踐。“能打仗、打勝仗”是要打贏信息化條件下的未來之戰,記者要有超前的眼光樹立與之相適應的新聞理念和知識儲備,才能發掘出新思想、新理念、新問題,賦予軍事報道新的內涵。在“跨越-2014•朱日和”實兵對抗演習中,軍報開闢專欄連發8篇前方記者采寫的新聞觀察,如《打破常規,來即戰》《中軍帳“瘦身”更要“換腦”》等,篇篇立足新情況、指向新問題,思想性、指導性、針對性都很強,讓許多部隊指揮員看出了“門道”、讀出了急迫感。

“頂天立地”,在吃透“兩頭”中找準問題。2013年9月,時值全軍演訓活動進入高峰,筆者跟隨軍報軍事部組織的采訪小組深入東南沿海三軍部隊,圍繞習主席反復指出部隊要強化實戰化訓練這個主題展開調研采訪。路上,馬不停蹄;采訪,夜以繼日。當部隊“底數”摸清,問題自然“一挖到底”。而後軍報以新聞調查的形式連續刊出“沙場點兵•七問實戰化訓練”系列報道,尖銳地提出戰斗隊思想如何樹牢、信息化條件下的從難從嚴標準怎麼確立等問題,切中了當前訓練中的弊病,被一些部隊指揮員稱之為“點穴”式報道、“亮劍”式報道。

把問題“亮”得生動又活潑,使軍事報道告別過于技術化的形式。2012年,筆者參加“聯教-2012•確山”聯合演習,此次演習依托大型合同戰術訓練基地,涵蓋陸、海、空、第二炮兵各軍兵種專業的10余所院校與整建制作戰部隊展開對抗,這在我軍尚屬首次。演習涉及兵種多、院校多、情況多,報道起來容易過“專”。在采寫《聯合“集結號”吹響之後》這篇通訊時,筆者在小標題上頗下了番功夫︰“走向聯合,就必須不斷否定自我”“石頭和香蕉,永遠也踫不出火花”“面對信息化,我們真的準備好了嗎”“聯合,要從‘娃娃’抓起”。這些小標題都近乎“大白話”,卻個個直指“如何在‘官之初’培養學員的聯合意識聯合素養”這個大主題,讓讀者一看就能明白,一看就能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