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5年第09期專題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在國際聯合軍演中搶佔新聞先機

作者︰■吳敏

兩年來,我先後參加了“環太平洋-2014”演習和“中俄海上聯合-2015(I)”演習,深刻感悟到,國際聯合軍事演習作為最接近實戰的軍事行動,一兵一卒的進退、一艦一炮的勝敗,都在預演著明天的戰爭。作為軍事記者,投身國際聯合軍事演習一線,不僅要用心血采寫稿件,同時還要通過自己的新聞稿件快速推送發布演習現場見聞,樹立中國軍隊形象、凝聚振奮軍心民心。

主動出擊 佔領先機

國際聯合軍事演習新聞報道題材宏大、內容龐雜、審核嚴格,在采寫受限、素材同化的新聞現場,軍事記者與國內外各家媒體記者站在同一平台上角力競爭,只有主動出擊、搶快一分、深挖一寸,才能保證新聞更“新”、事實更“實”。在兩次聯合軍演報道中,我數次將采訪目標鎖定外軍高級指揮軍官,在第一時間獲取權威信息,發布獨家資訊。

2014年6月,美國珍珠港內戰艦雲集,22個國家的49艘艦艇、200余架飛機、25000余海軍官兵匯集于此,參加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多國海軍聯合演習。6月30日,“環太平洋-2014”演習舉行開幕式,並召開規模宏大的記者招待會。依照慣例,在這場雲集22個參演國和6個觀察員國的逾百位媒體記者的招待會上,中方記者僅有1次指定提問機會。然而,身處新聞現場,我堅信只有代表《解放軍報》發聲提問,才能獲得區別于其他媒體的新聞事實和觀點。我精心準備問題,積極尋找采訪時機。

上午10時,記者招待會在珍珠港S-1A號碼頭舉行。首次參加環太軍演的中國海軍受到多國媒體廣泛關注。我屢屢舉手,卻始終得不到提問機會。于是,我把目光轉向站在環太軍演參演部隊指揮官、美海軍第三艦隊司令肯尼斯•弗洛伊德中將身後的其他高級指揮軍官。我一邊拍攝每位指揮官的特寫照片,一邊暗暗鎖定采訪對象。

作為一名女軍事記者,在特定的環境下,性別為采訪帶來些許便利。記者招待會宣布結束時,澳大利亞皇家海軍西蒙•卡倫少將剛一轉身便被我攔住,原本打算拒絕接受采訪的他稍顯遲疑,但禮貌友好地回答了我的兩個問題。不過是短短2分鐘,威武的加拿大皇家海軍吉爾斯•康特利爾少將已經走出記者招待會劃定區域。我一路小跑追上他,連拋3個問題。或許是看到我追得滿頭大汗,康特利爾少將真誠地回答了我所有的問題。如是,綜合美、澳、加三國高級指揮軍官對中國海軍參加環太軍演的態度,以及其個人對中國海軍官兵的認識,稿件為受眾呈現了獨家新聞觀點。

捍衛真相 引導輿情

“如果你沒法阻止戰爭,那你就把戰爭的真相告訴世界。”這句戰地記者格言對我而言耳熟能詳。然而,身處聯合軍演現場,我曾經感到困惑——當我在報道軍演的時候,究竟要報道什麼樣的真相?

“中國艦艇編隊首次參加環太平洋演習,請問美國本土的電視和報刊有無相關報道?”“我在電視里看到中國艦艇編隊的火炮射擊,很遺憾,中國的火炮都沒有打到浮靶,電視解說也是這樣講的。”在美國軍港的烈日下,我隨機采訪一位前來參觀的老華僑,他的回答令我瞠目結舌、滿面通紅。

“全部射空?”我幾乎懷疑自己的听力出了問題。從航渡到正式演習的近兩個月時間里,我親眼目睹中國艦艇編隊的數場火炮射擊課目演練。在第一場火炮射擊時,海口艦就首發命中,而岳陽艦也不甘示弱,幾次在演練中將浮靶擊沉。這一情況,直接導致按照編隊順序排在中國艦艇之後的其他國家艦艇,不得不多次放棄火炮射擊。為此,我不僅在現場拍攝了大量照片,還采寫了《環太平洋軍演中國海軍戰艦主炮首發命中擊沉靶標》《定位經緯度,實時更新思維坐標》等相關稿件。

這時,年逾六旬的華僑看到我詫異的表情,安慰我說︰“我看到你們的炮彈落在浮靶周圍,距離很近。萬一真的打起仗來,靶子肯定比浮靶大許多,你們的火炮肯定能打中。”毫無疑問,這是同一場軍事演習,但是我所采寫的軍演稿件與該電視台記者采播的稿件在新聞事實上相去甚遠。我猛然意識到,一場輿論戰已經悄然發生。

真相,究竟是什麼?我迫不及待找到作戰指揮人員,回顧分析演習中火炮射擊的每一個環節後,找到了真相。原來,正式實彈射擊演習開始後,某海上相關指揮人員曾向我海軍艦艇提出︰“鑒于中國艦艇在火炮射擊課目練習中,已數次擊沉浮靶,故而建議在正式演習時,將射擊目標設定為浮靶周圍2米左右的海域,以便于其他國家艦艇射擊練習。”然而,該電視台記者卻在後期制作時,刻意解說為“中國艦艇難以擊中浮靶”。

處于不同的政治立場和輿論背景,外方記者對新聞素材的刻意選擇和取舍,不僅導致新聞事實發生偏差,甚至造成真相走向謬誤。由此,普通受眾看到虛假事實,並對中國軍隊的戰斗力和形象產生錯誤認識.

捍衛新聞事實、積極引導輿情是軍事記者應盡的職責。我很快采寫出稿件《為共同構建“和諧海洋”邁出堅定步伐》,分階段、分層次寫出“展示實力,演出風采”“播種和平,傳遞友誼”“突破三大難題,提升三項能力”“引起關注,贏得贊譽”“廣泛交流,務實合作”五部分內容,把翔實的數字、生動的事例、感人的話語有機結合起來,從不同角度講述不同側面的環太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