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5年第09期業務探討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討論式報道”如何深下去活起來

作者︰■孫兆秋 魏寅

所謂“討論式報道”,對軍事媒體來說是指關于部隊官兵學習討論活動的報道。部隊開展學習討論活動,是官兵凝聚思想共識、深化理解認同、增強實踐自覺的有力抓手和有效載體。值得注意的是,“討論式報道”有別于典型宣傳、經驗總結、活動綜述等,對軍事媒體工作者提出了獨特的采編要求。

今年5月中旬起,全軍部隊按照軍委總部的部署要求,廣泛開展“新一代革命軍人樣子”大討論。《解放軍報》密切追蹤相關動態,宣傳報道持續升溫,展示了部隊官兵積極開展學習討論、爭做“四有”新一代革命軍人的精神風貌。

“討論式報道”如何深下去、活起來,切實提升宣傳效益?這是軍事媒體工作者必須正視並加以解決的問題。本文將結合有關報道案例,圍繞“討論式報道”應著力解決的“淺” “平”“散”等問題展開闡述,力圖為改進報道方式、提升報道質量提出可資借鑒的對策。

“討論式報道”不應評功擺好——

善抓問題才能深下去

“問題就是事物的矛盾。哪里有沒有解決的矛盾,哪里就有問題。” 討論不是單向灌輸,而是雙向互動。觀念上有沖突才談得上“交鋒”,思想上有差異才談得上“踫撞”。因此,沒有“問題”的討論不是真討論,抓問題是“討論式報道”的核心和關鍵。

“新一代革命軍人樣子”大討論開展以來,盡管宣傳報道形成了一定聲勢,但在深度上略顯不足。縱觀現有的相關報道,其中有為數不少的是各單位開展大討論的活動安排、工作部署,或是把大討論簡化為開會發言、表態承諾,或是以大討論的名義宣傳典型、介紹經驗,較少看到對立觀點的正面交鋒、矛盾問題的查擺解決,以至于共識不經討論就已“達成”,思想不經討論就已“統一”。有些稿件中討論場面看上去轟轟烈烈,卻難以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使人得到深刻啟示。

去年戰斗力標準大討論之所以取得較好的宣傳效果,堅持問題導向是一個重要經驗。去年4月,《解放軍報》要聞版開設《聚焦戰斗力》專欄,先後推出《“事故定乾坤”,如何跨過這道坎》《演兵場,該有怎樣的榮譽觀》《端正政績觀,哪些觀念該厘清》等專題報道,圍繞部隊長期、普遍存在但較少觸及的矛盾問題進行探討,贏得廣泛關注和強烈反響。

“討論式報道”要想深下去,就要集中精力抓住“一踫就響”的突出問題。有人認為,“四有”內涵通俗易懂,“四有”標準簡潔明了,“四有”目標明確清晰,哪有什麼問題?應該看到,“兩個差距很大”“兩個能力不夠”的問題,仍現實地擺在部隊官兵面前。少數人還缺乏軍人應有的樣子和擔當︰有的理想信念喪失,靈魂發生病變;有的練兵動力不足,打贏能力不強;有的思想和平麻痹,血性意志消磨;有的品德修養不高,舉止行為失範……因此,大討論具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和鮮明的時代特征,只有經過一番“頭腦風暴”和“思想出汗”,才能使官兵對“四有”的認識從感性層面上升到理性層面,才能真正搞清楚新一代革命軍人樣子是什麼、為什麼要樹立新一代革命軍人樣子、怎樣立好新一代革命軍人樣子。

習主席指出︰“問題是時代的聲音,問題是工作的導向。”全面呈現查找問題、辨析問題、解決問題的過程,是“討論式報道”的題中應有之義。從“沒問題”中找出“有問題”,從“差不多”中找出“差得多”,以求真務實的態度、“刺刀見紅”的精神,把問題挑在刀尖上,才能體現“討論式報道”的價值和意義。

“討論式報道”不應坐而論道——

善講故事才能活起來

“×××感慨地說”“×××動情地說”“×××的話擲地有聲”“×××的話引發熱議”……“新一代革命軍人樣子”大討論的報道中,類似的表述隨處可見。大討論誠然需要官兵說話,但將“討論式報道”等同于“對話體報道”,難免生硬呆板、單調乏味。

要想引起讀者閱讀的興趣,就要跳出傳統思維的窠臼,從更廣泛的意義上來理解“大討論”。無論是教室里的你一言我一語,演兵場上的你一言我一語,還是駐訓場的你一言我一語,都沒有擺脫“對話體”的思維定式,都沒有突破坐而論道的討論模式。更有甚者,陷入為討論而討論的形式主義,借官兵之口重復一些大話、空話、套話,或把文件材料中的現成表述加上引號,冠以“×××說……”這樣的報道,無論看上去多麼熱鬧,結果也只能是雨過地皮濕、雁過不留聲,不會引起讀者的注意,難以產生應有的影響。

去年的戰斗力標準大討論之所以在全軍上下引起強烈反響,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沒有空對空,而是實打實,設計了“對接使命、對接崗位、對接戰場”等諸多實踐性強的載體,結合具體崗位談認識、聯系具體要求找差距、找準具體目標明方向,增強了討論的吸引力和感染力。相關報道堅持從小處破題,寫好一人一事,取得了良好宣傳效果。如,《讓官僚主義遠離演兵場》的專題報道,包括《作戰指揮丟掉“拐杖”》《官兵同住野戰帳篷》《戰備物資自己整理》一組3篇稿件,每篇稿件篇幅都不大,內容也屬于一事一報,但它們以小切口反映大主題,稿件刊發後引起較大反響,贏得廣泛好評。

“討論式報道”要想活起來,就應把討論活動與做好當前日常工作結合起來,與完成各項重大任務結合起來,與推進軍事斗爭準備結合起來,使討論落到實處,而非懸在空中。其中,尤其要注意把故事講生動,把道理講具體——一具體就生動,就有貼近性、針對性和有效性,就能入情入理、入腦入心。《解放軍報》今年6月17日頭版稿件《媽媽說︰兒子有了兵樣子》,以兵媽媽的視角反映戰士入伍之後的變化,雖然通篇不見大道理,卻通過質樸的語言、生動的細節,把兵媽媽期待的“兵樣子”刻畫得具體可感。這樣的稿件,兵兒子讀後怎能不受觸動?在下一步的宣傳中,這樣的報道方式值得借鑒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