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5年第09期軍媒透視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豎起一面鏡子注重解決問題
——以《前衛報》的《不是和誰過不去》專欄為例

作者︰■吳興龍

從2014年2月起,濟南軍區黨委機關報《前衛報》為配合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宣傳,推出輿論監督專欄《不是和誰過不去》,直擊部隊建設中存在的傾向性問題,分析原因,提出解決的辦法措施,促進部隊“四風”好轉和戰斗力提升,引起各級的重視與關注,受到上下一致好評。梳理總結這一專欄的成功經驗,對進一步搞好部隊媒體的輿論監督報道,具有重要意義。前不久,總政宣傳部軍事新聞閱評小組對該專欄進行評閱,指出這一專欄很好地發揮了輿論監督和指導作用,營造了說真話、真批評的良好輿論氛圍。

一、專欄名稱別具匠心,避免正面沖突

題好一半文。報刊上一個專欄的欄名,猶如一個人的名字,對專欄的發展、傳播具有重要的影響。回顧一些媒體監督批評類專欄消亡的歷史不難發現,那些取名“直擊某領域”“聚焦某行業”“透視某現象”的欄目,往往開辦一段時間後,就會面臨各方面的壓力或抵觸,而不能持續運行下去。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欄目,在新聞輿論監督上引人注目,具有很高的收視率。其關注一切百姓關心話題的全領域選題,有效分化了反對的力量。

《前衛報》的輿論監督專欄《不是和誰過不去》,通過專欄題目開宗明義地表明,它的主旨並不在于找誰的茬、找誰的事,也不是和某項工作、某個人過不去,巧妙規避了正面與一些不良作風承載者的直接交鋒,有效減少了稿件刊發中的阻力。這個欄目采取了一種通俗化、口語化的表達方式,讀來朗朗上口,讓人有回味、有嚼頭,可謂別具匠心。

輿論監督的興衰與社會主義政治的發展同步,輿論監督的強化是社會政治生活進步的表現。《前衛報》的這個輿論監督專欄,就是在全黨上下糾“四風”、正作風的大環境下推出的,可謂生逢其時,得到了廣大讀者的關注與支持。現在,這個專欄已經成為軍區各級部隊糾正各種不良風氣的一個戰場,欄目熱度始終不減。

二、揭露問題強調共性,緩沖具體指向

共性,指不同事物的普遍性質;個性,指一事物區別于他事物的特殊性質。對于改進部隊作風而言,揭露共性問題更具有現實意義。《不是和誰過不去》這個專欄所關注的問題,不針對具體人、具體事,而是注重問題所具有的普遍性,弱化了問題的具體所指,卻仍然不失針對性,讀者看後自然會進行思考,並將之作為一面鏡子,看看自身是否存在類似問題。

如《獵豹車何以換上三菱標志?》一稿中指出,個別領導、少數機關部門領導,私自將所配的國產車輛改頭換面,尤其是把國產長豐獵豹汽車的車標換成日本三菱汽車標志的現象很是普遍;《緣何總有“早產”的經驗?》一文指出,違反客觀規律的現象在很多單位都存在;《考核檢查為啥總會“走漏風聲”?》中指出,在一些單位,機關提前打招呼、基層早早做準備、上下“配合”默契、檢查流于形式的現象並不鮮見,等等。這些問題在很多單位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不是某些單位、某些領域“特有”的,具有一定的共性、普遍性,是反“四風”中應當予以糾治的問題。

專欄中的稿件,在擬制標題時,一以貫之地采用反問句形式,或用典型事例、或用具體現象,直接將問題點出,雖沒有指名道姓,卻也讓人一看就明白在批判什麼,既達到了引導官兵“對號入座”反思自我的目的,又不至于讓大家覺得“批的就是我一人”而臉面上掛不住,某種程度上解決了公開批評難開展的問題。

三、剖析根源深刻透徹,找準癥結所在

很多時候,人們對某些問題都能看得比較清楚,但對問題產生的深層次根源不一定能看得透徹。就如醫生給患者看病,如果既能幫助患者確診得了什麼病,又告訴患者這種病是如何得的,就能夠讓患者從心理上更加願意接受醫生的治療方案。媒體的輿論監督報道,情同此理。

《不是和誰過不去》專欄不是簡單地將問題一揭露了之,而是努力透過表面現象,理性思考分析,將問題根源挖深、點透、理清,從而幫助部隊拿出切實可行的整改措施。

如《集體“失語”為哪般?》一稿中指出,基層干部拿“集體榮譽感”堵住官兵嘴巴的做法,根源在于不能正確對待存在的問題,政績觀不夠端正,簡單地把工作成績、單位榮譽與“沒有問題”掛鉤。《默許下級作假為哪般?》一文,指出這種表面上上下團結,實則摻雜了容許錯誤的弊端,是在搞團團伙伙。稿件還借反腐中暴露出的一些窩案現象,向更深一層探究問題根源,查找出上下級之間一旦結成“利益共同體”的關系,就會畸形發展,最終難逃崩盤的命運。《思考題緣何無人“思考”?》一稿,點出官兵對待課後思考題往往很少去思考作答的問題,從兩個層面探究問題原因︰一個是與教育者“重教育過程、輕實際效果”的觀念有關,另一個是一些思考題本身設置不夠科學合理,既無思考價值,也引發不了思考,等等。這些入木三分的剖析,令讀者茅塞頓開、拍手叫好。

四、運用柔性批評方式,減少冰冷生硬

輿論監督,自然少不了批評的元素。但媒體如何開展批評、怎樣批評效果更好,值得研究探討。老子說︰“過剛者易折,善柔者不敗。”從人的本性來講,心內也是願意听表揚的話、不願意听批評之語。那種火藥味十足的批評,在民主生活會等小範圍內,能夠讓人紅紅臉、出出汗,但若在公開的媒體上放炮,則會給人一種“火藥味”,顯得有些不合時宜。

新聞輿論監督不同于行政監督、法律監督等“剛性監督”,其本身不具有強制力,屬于一種“柔性監督”。媒體在履行輿論監督職能時,從效果來講,說“正面的反話”,比直接“叫罵”、當面嘲諷要好;問上幾個“為什麼”,比直接譴責要好;幽默的調侃,比火冒三丈的抨擊要好。

《不是和誰過不去》專欄,依托于新聞事實進行報道評論,以客觀的、理性的立場,審視部隊建設中存在的傾向性問題,采取一種柔性批評的方式,給得病者從客觀上尋找存在的理由,為其搭建一個下來的台階,讓人覺得這些問題的產生其實大家“都懂的”,確實到了該改的時候了。同時,給犯錯者開具“綠色罰單”,在批評中蘊含著綿綿的關愛和人文關懷,更容易讓人接受,收到了比剛性批評更有效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