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5年第09期軍事外宣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對國外媒體關于國防部記者會“二次建構”的應對策略

作者︰■李承霖

2011年4月27日,中國國防部舉行首次例行記者會。此後,在每月最後一個周三下午(後調整為周四下午)舉行例行記者會。這標志著中國軍方定期新聞發布制度的正式建立ヾ,在我軍新聞發布制度由專題性、臨時性向常態化、制度化發展的歷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2014年,國防部例行記者會首次向外國媒體記者開放,為我軍爭取國際話語權、樹立我軍良好國際形象進一步拓寬了渠道,也展現了我軍以更加開放透明的姿態走向世界的自信。

總體來說,外媒對例行記者會的報道內容與中國軍方新聞發布內容基本一致,能夠相對客觀地反映中國軍方釋放的信息。但是部分國外媒體在報道中存在“二次建構”現象,通過增加事件背景、篩選過濾信息、修飾解讀話語等方式,對中國軍方新聞發布所建構的話語環境進行再加工,重構了中國軍隊的國際形象與受眾認知。因此,我們必須采取相應的對策。

國外媒體對國防部例行記者會的“二次建構”

中國軍方通過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主動、及時、充分地發布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的相關信息,回應國內外對中國軍隊的種種猜測和關切,是主動設置議題、進而對媒介議程的設置進行有效引導的重要方式,最終目的是樹立我軍良好的國際形象。新聞發布機構對所發布議題的選擇、口徑的設置等本身,就形成了對例行記者會的“首次建構”。

在國際傳播中,引導媒介議程設置的重要性表現得更為突出。李希光、周慶安等新聞學者指出,受眾能夠直接經歷過的事情,媒介對其認知的說服和改變相對較小;但是對于時間上間隔較長或空間上距離遙遠的信息,普通受眾往往難以直接獲取感性經驗,大眾媒介憑借其傳統的權威性和公信力而能夠產生較強的影響ゝ。國外媒體,尤其是西方主流媒體憑借其在國際傳播中壟斷性的權威地位,能夠在本國和更大範圍內對受眾產生重要影響。

但是正如李普曼所揭示的,大眾傳播媒介會對新聞和信息進行選擇、加工和報道,並重新加以結構化以後向人們呈現出一個“擬態環境”。國外媒體基于國家利益、媒體立場、受眾需求等方面的考慮,對我國防部例行記者會所發布的信息進行選擇性地報道,將發布信息進行了“二次建構”。

國外媒體進行“二次建構”的主要手法

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期內,由于傳統觀念和體制政策的限制,我軍沒有建立起新聞發布的專業渠道,並且與美軍相比在傳播硬件上也存在巨大差距ゞ。特別是在對外傳播方面,我軍在主動發布信息上 “失聲”,在面對國外媒體的負面報道時,只能陷入被動應對國際輿論壓力的不利局面。同時,由于缺乏應對國外媒體的理論準備和實踐經驗,在信息發布的具體操作中也出現了諸如時機不準確、口徑不統一、話語不嚴密等問題,使得一些國外媒體抓住機會斷章取義地進行歪曲報道。

隨著實踐探索的逐步深入,我軍已經建立起以新聞發言人制度為主的多樣化新聞發布傳播方式。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上所發布的信息,成為國內外媒體報道中國軍隊事務的主要信息來源之一。無論是信源的權威性還是信息發布的技巧性,都受到了媒體的廣泛認可。在這種情況下,部分國外媒體很難利用我軍新聞發布的失誤進行負面報道,轉而在新聞專業主義的外衣下炮制出“二次建構”的操作手法。

信息補足,添加事件背景。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所發布的信息以事實性信息為主,一般是對具體事件的直接相關信息進行說明,較少涉及到新聞事件的背景及發展進程等補充性信息。國外媒體在報道例行記者會時,會對發言人所發布的內容進行報道,甚至會在文章中將發言人所說的話作為直接引語引用。與此同時,外媒會有選擇性地補充一些具有解釋說明作用的背景性信息,通過這些信息隱含的意義從負面來解構我軍新聞發言人對特定事件作出的評價。印度報業托拉斯在一篇報道中對“巴基斯坦宣稱購買中國隱形戰機”事件進行了詳細的解讀,由于在記者會上發言人完全回避了這一問題,就為印度媒體在報道中添加各種信息提供了足夠的空間,很容易讓受眾產生中國不顧國際道義、干涉別國內政、欲發“戰爭財”的誤解。

信息篩選,忽略關鍵內容。參與聯合國維和、海上護航行動等,是我軍遂行多樣化作戰行動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在國際舞台上展現我軍形象的絕佳場合。國外媒體一直對我軍的海外維和行動有高度的關注熱情,此類行動也是歷次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的高頻問題。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在發布此類信息時能夠注重全面性,尤其對法理依據多有強調。但是部分國外媒體卻在引用發言人的話做直接引語時選擇性地忽略關鍵的背景內容,比如報道“我維和步兵營赴南蘇丹執行維和任務”行動時,路透社僅僅說明中國軍隊協助聯合國保護當地平民、人權工作者和相關安全任務,回避了我維和部隊所承擔的任務得到聯合國邀請和授權這一重要事實。在“中國威脅論”和“中國軍事擴張論”盛行的大背景下,相關重要背景的信息缺失,對于事件的合法性、正義性認知會造成負面影響。

信息修飾,混淆客觀事實。新聞報道應當客觀平實地呈現相關事實,在具體的新聞語言的運用上,要力求做到簡潔準確,避免受眾由于語義上的歧義而對報道內容的理解產生偏差。而部分外國媒體在報道例行記者會時,使用了容易產生歧義的形容詞來修飾對客觀事實的描述。比如報道中日海上權益之爭時,《日本經濟新聞》描述中國軍機所進行的正常巡邏時,卻使用了“異常接近”來形容中國的軍機行動,這種帶有主觀偏見的形容詞極易讓人產生中國軍機“不懷好意”進行挑釁的誤解。此外,在涉及釣魚島問題上,日本媒體堅持使用“尖閣諸島”的稱呼,企圖從用詞上就否定中國對釣魚島所具有的不可爭議的領土主權。這種對信息的種種修飾,會使得受眾在不經意間混淆客觀事實與媒體的主觀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