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5年第09期史海泛舟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抗戰時期的新聞戰士洪爐

作者︰■楊永革

我于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在總參政治部文化部工作。很幸運的是,在這里同一位抗戰老兵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退休後,我們又同住北京北極寺一帶成為經常見面的鄰居。他就是總參政治部文化部創作員、84歲的新四軍老戰士洪爐同志。

洪爐筆名盧弘,1931年6月生于江蘇泰興,1944年參加新四軍。參加了萊蕪戰役、孟良崮戰役、豫東戰役、淮海戰役、渡江和解放杭州、舟山群島等戰役,經歷了抗美援朝、援越抗美戰爭。1994年離職休養,先後被授予一級解放勛章和朝鮮軍功章。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北京新四軍研究會理事。

他經常和我說的一句話︰“我是一個雙槍兵”。他所說的“雙槍”並非鋼槍,而是筆︰一支文筆,一支畫筆。他用手中的筆,記錄抗戰故事,描繪殲敵畫卷,留下了炮火硝煙。

洪爐曾給我講過“五號駁殼槍”的故事。抗戰烽火中的20世紀40年代初,新四軍東進到了洪爐的家鄉蘇中地區,在泰興東邊打了著名的黃橋戰役。洪爐的父親郭讓,在那時參加了革命入了黨,不久被敵人抓捕,關進縣城大牢。日本鬼子進村時放火燒了他家房子。母親只好帶著洪爐和其他3個孩子在菜地搭了個棚子住下。不久他參加了新四軍,成了陶勇司令員、梅嘉生副司令員的部下。那時已是抗戰後期,他當時只有十幾歲,被戰友們稱為“小鬼”。開始,他還不在主力部隊里,在家鄉區委機關的偵通班。因為年齡太小,組織上就把他送到縣里去學習,在那里,組織上發現他有繪畫“天才”,學習結束就把他分到分區的江潮報社去“培養”。《蘇中報》主編賴少其是一位與魯迅直接交往的青年木刻家。他的著作《第一張木刻》是洪爐的啟蒙教材。那時根據地內出版物制不了版,報刊上刊登的圖都得用木刻,他的美術創作也就是從木刻開始的。最初,他不知道木刻是怎麼刻出來的,找到一把修腳刀和能刻圖章的刀,又找到一塊白果木塊磨平了,就在上面開始了創作。第一幅作品就反映了當年的戰斗生活,並且是個熱門題材。那時抗日游擊隊的同志,身邊常帶著一把幾寸長的尖刀,既作為自衛武器,也用來襲擊敵人,人們稱它為“五號駁殼槍”。洪爐就刻畫了一個新四軍戰士,手中握著“五號駁殼槍”,上面還系著飄帶。第二幅作品《勝利反攻》,表現新四軍收復日軍佔領的城鎮,腳下踩著國民黨頑軍。洪爐說,因為我們不但能消滅日本鬼子,也能打敗國民黨軍隊。

洪爐還給我講過他的“大名”第一次變鉛字的故事。1944年,上海作家、30歲的樓適夷在蘇中編輯雜志《生活》。這是根據地內的一本主要文學刊物。洪爐讀了創刊號就給編輯部上書一封,提出了寫作上的一些問題。哪知《生活》雜志在第二期就刊登了樓適夷給洪爐的公開信,抬頭就是“郭洪爐同志”,真把他當成老兵了。現在想起來,洪爐說︰“一位大地方來的大作家,對我這麼個小毛孩兒提出的問題,認真復信進行指導,這份情誼溫暖了我一生。”

抗日時期的如皋城內,文化工作十分活躍。汪普慶等同志在這里創辦了“文協”和文學刊物。洪爐積極寫稿,在《文綜》《民間》連續發表了一批作品。其中有木刻和石印連環畫,內容都是抗日故事和反對內戰的。《江潮報》與《江海報》合並後改為《江海導報》,副刊叫作《人民世紀》。在那年的“六一”兒童節到來時,洪爐發表了文章《孩子的話》。不久,陶勇司令員率8縱改編為新四軍1師,師文工團在與分區文工團聯歡時,師文工團團長游龍找到分區文工團團長曹栓,請求把洪爐“支援”給他們。從那時起,洪爐由地方部隊來到了野戰軍主力部隊。在文工團,每天的任務就是畫畫,有時是大張的宣傳畫,內容主要是慶祝抗戰勝利、保衛勝利果實等。因為個子矮胳膊短,只得在腳下墊個小板凳,站在上面才夠得到桌上的紙,因此被人稱為“小畫家”和“神童”。

1952年,洪爐以志願軍戰地記者身份參加了抗美援朝。他寫作並發表了大量戰地報道和通訊等文字作品,還創作了大量插畫、宣傳畫和連環畫等美術作品。

上世紀六十年代,電影《英雄兒女》轟動全國。“為了勝利,向我開炮!”英雄王成的吶喊,成為一個時代的經典形象,也影響了幾代人的價值觀。而電影《英雄兒女》中王成的原型就出自洪爐筆下。這個原型是在1953年4月的石 洞北山第三次戰斗中出現的。他叫蔣慶泉,是23軍67師201團的一個步話機員。自《英雄兒女》公映後,洪爐就萌發了尋找蔣慶泉的念頭。他先後撰寫了《關于王成原型》《“向我開炮”的又一軼聞》和《呼喚“王成”︰你在哪里? “向我開炮”——英雄故事後面的故事》等文章,尋找似已消失的蔣慶泉。直到2010年,洪爐才找到選擇沉默的蔣慶泉。在洪爐邀請下,蔣慶泉第一次參加了志願軍老兵紀念聚會。那次聚會,蔣慶泉記下了讓他感動不已的一幕。當主持人講完蔣慶泉的故事時,一位坐著輪椅的老人執意要起身上台。那是當年志願軍一位兵團級的首長。身旁兩位助手擔心老人的身體,阻攔他上台,結果90多歲的老人說︰“就是死,我也要上去!”老人被攙扶上台,他把自已胸前印有“和平萬歲”的紀念章摘下來,交到了蔣慶泉手中。“你是真的英雄!”老將軍說。

抗美援朝戰爭後,洪爐到北京報考了中央美術學院,再回軍隊當了30多年的美術編輯,並以記者的身份跑遍了海防邊防,南到海南廣西、北到黑龍江大興安嶺。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洪爐先後在《解放軍戰士》和《解放軍報》工作,創作和發表了大量美術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美術展覽,代表作有《正義的怒潮》《教訓侵略者》《張思德》《焦裕祿》《王杰》等。“文化大革命”中,洪爐受到嚴重迫害,被開除了黨籍、軍籍,押送回鄉勞動改造,後獲平反歸隊,先去了紅軍長征路,再去新疆走邊防,以許多文字和美術作品記錄反映了各地軍民豐富多彩又艱難困苦的斗爭生活,在發表和展出後獲得廣泛好評。

上世紀80年代,洪爐調到總參政治部文化部後又開始了文學創作,先後發表和出版了《我們十八歲》《王稼祥一生》《李伯釗傳》《從“山大王”到“紅太陽”》《毛澤東親家張文秋之家》《我的“祖國”我的“黨”》《洋欽差(李德)外傳》《伍修權傳》等。他主編的《毛澤東故事100則》被列為全國青少年讀物。曾為老革命家代寫回憶錄多部。

幾十年來,洪爐常掛嘴邊的話是︰一個人要“常懷感恩之心,常存感恩之情”。1991年和2015年,他回泰興舉辦了個人書畫展。最近回家鄉應當地黨委之邀,給黨員干部作了“弘揚黨的優良傳統,踐行黨的群眾路線”的報告。雖然年過古稀,但作起報告來,聲音洪亮,情緒高昂,極具感染力和震撼力,台下不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他在報告中講述了電影《英雄兒女》的故事,告訴大家,許多英雄都默默無聞了,能被發現並被宣傳出來的僅是少數,或是他們的代表。他說,人民是真正的英雄,黨的根基在人民,血脈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只要我們像全民抗戰一樣,始終堅持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我們的事業就有不竭的力量源泉,就會無往而不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