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5年第09期新聞與成才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報道員如何當好基層官兵的“代言人”

作者︰■于同化

報道員大多是從基層戰士中成長起來的,來源于基層,生活于基層,報道于基層。是基層生活的真實體驗者和見證者,也是基層官兵表達心聲的傳達者和呼吁者。我的新聞報道生涯就是從連隊“起家”的,從在連隊寫新聞調入團機關當報道員,我的生活環境和新聞報道一時一刻也沒離開過基層官兵。幾年的寫稿經歷讓我真切地感受到︰作為一名基層報道員,就是要善于講兵話,說兵事,聚焦基層官兵做文章,將他們的所做、所想、所言、所需、所盼,通過手中的筆真實地表達出來,當好他們的代言人。

寫基層官兵一直想說的心里話

如果說班長是介于士兵與干部之間的兵頭將尾,那麼報道員則是介于基層官兵與上級領導機關之間匯集信息的傳話人。報道員要成為基層官兵信賴的傳話人,就是要融入他們的生活,走進他們的情感世界,用心去感受他們的酸甜苦辣,用手中的筆寫他們想要說的話。

去年,團里組織看電影。剛一放映,官兵們就噓聲一片,有打瞌睡的,有侃大山的,還有盯著銀幕發呆的。看電影本是一項娛樂性活動,為何卻不受基層官兵歡迎?這讓我感到奇怪。到戰士中一問,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發起了牢騷︰每次看電影都是些陳年老片,有的都重復看了好幾遍啦;看電影本是為了豐富文化生活,緩解一天訓練的疲勞,應該多放映一些時代性、思想性、娛樂性強的電影,諸如《泰坦尼克號》《英雄》《魂斷蘭橋》等國際經典影視大片。經了解,其他單位也普遍存在這種現象。于是,我迅速采寫了一篇《基層官兵對電影有“四盼”》,很快就在《解放軍報》上發表出來。基層官兵在報上看到文章後都欣喜地說,稿件寫出了他們想要說的心里話。政治處鄭主任看了文章後,專門找到電影組長,要求他們多放些適合戰士口味的影片。

有一次去連隊采訪,一位新戰士悄悄把我拉到僻靜處,向我訴說自己的苦惱。原來,他的軍事素質較弱,班長每次組織體能訓練時,都讓他比別人練得多。他以為班長故意跟自己過不去,一時沖動當面頂撞了班長。過後知道班長都是為他好,班長還偷偷向他家里寄過錢。他很後悔當初的沖動,可一直沒勇氣當面向班長道歉,想讓我幫他寫一寫。我覺得這件事還挺有意思,就以這個戰士的名義寫了《對不起,“狠心”班長》在《人民前線》報《兵寫兵》專欄發表。後來,這位新戰士在電話里高興地告訴我,班長看了報紙高興得不得了,還夸他是個才子呢。這讓我很欣慰,能用手中的筆為基層官兵代言傳話、排憂解難,挑燈夜戰的艱辛也是值得的。

前年春節,我去新兵營采訪一位帶兵排長,剛進營區,迎面走來幾個新兵畢恭畢敬地喊我“班長”,這讓我很尷尬。我留心觀察,發現很多新戰士見到所有肩上有“白拐拐”的士官都喊班長,不管是不是班長,他們都這麼叫,弄得這些不是班長的士官很別扭。這讓我很有同感,因為我當新兵的時候,也習慣喊老兵為班長,這主要是由于新戰士剛入伍對部隊各種稱謂還不懂。經過思考,我寫了一篇《請不要叫我班長》的稿件很快在《解放軍報》刊登出來。

基層是永不枯竭的新聞源。基層報道員就是要立足基層寫新聞,把基層官兵當主角,寫出他們想說的話。只要你留心觀察,不難發現,很多在基層官兵身邊的人和發生在基層官兵身邊的事就是最好的新聞素材。

寫基層官兵不好直說的牢騷話

基層官兵對部隊建設有不少合理化的意見和建議,有些可能指出的是部隊建設中存在的問題,他們不好直接表達出來,我們報道員要當好他們的代言人,及時幫他們反映出來。

一次,我到訓練場采訪,從與戰士的聊天中得知,戰士們對干部提茶杯到訓練場的現象非常反感。到訓練場就是訓練,戰士們都背著水壺,而個別干部卻提著高級玻璃茶杯,事雖小,卻拉開了官與兵之間的距離。戰士們只是在背後發發議論,當面卻不敢說什麼。我就想,這是官僚主義作風影響官兵關系的反面素材, 怎麼才能做到既寫出基層戰士的心里話,又在不影響單位建設的情況下解決問題呢?猶豫之際,我發現團長、政委在這方面做的很好,每次到訓練場他們都自己背上水壺。靈機一動,我就從正面采寫了一篇《放下茶杯背上水壺》,反映團長、政委和基層戰士一樣背著水壺上訓練場的做法。稿子在報紙的突出位置發表後,一些愛提茶杯的基層干部看到團長、政委都背起水壺,自感羞愧。從此,訓練場上提茶杯的現象沒了,戰士的怨言沒有了,官兵關系更融洽了。

從戰士的家信中,我了解到這樣一條線索,列兵小李的父親千里迢迢來到連隊了解兒子在部隊的表現,負責接待的連長介紹了半晌的情況,卻是張冠李戴,把人和名字對錯了號,弄得十分尷尬。這件事不僅傷了小李父母的心,也傷了小李的心。這位如此不知兵的干部,著實讓人心寒。這件事反映出了個別基層干部不知兵、不愛兵的問題。針對這些現象,我采寫了一篇題為《請記住戰士的名字》的言論。稿件在《人民前線》報《觸景有思》專欄發表後,在部隊引起很大的反響。團黨委把這篇稿子當作帶兵、知兵、愛兵的活教材,在全團干部中展開教育整頓,對那些不知兵、不愛兵的干部進行了嚴肅批評。一些友鄰部隊也以此為鑒,進行了這方面的教育。

寫出了基層戰士不好直接表達的心里話,解決了部隊建設中存在的問題,這樣,報道員這個基層官兵代言人也發揮了應有的作用。

今年初,我到新兵營采訪,在與新兵聊天中了解到︰有的新兵對睡在上鋪不習慣,總擔心會半夜掉下來,夜里睡不著,也不敢匯報。一位細心的班長發現了這個秘密,就主動與新兵換了鋪,讓新兵搬到下鋪來。于是,我就抓住這樣一件小事寫了篇《班長與新兵換了上鋪》的小特寫,第二天,就在軍區報的顯眼位置加框刊出。

作為一名稱職的基層報道員,不僅要把部隊建設的新做法、新景象報道出去,還要把部隊建設中存在的問題擺出來,把基層官兵的合理化意見和建議說出去,讓單位建設在解決問題中求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