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5期史海泛舟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周恩來領導第三廳戰時宣傳活動的啟示

作者︰■裴玉輝 朱戈

三、 幾點啟示

周恩來領導第三廳開展的戰時宣傳活動是中國近代以來第一次全國性的戰時宣傳動員。在極其艱難復雜的條件下,第三廳取得的成就世所矚目。周恩來對戰時宣傳工作的理解和斗爭藝術很值得後來者借鑒。

(一)戰時宣傳不能靠政府唱獨角戲,要廣泛爭取支持,以社會力量動員社會

第三廳成立之前,國民政府負責戰時宣傳工作的是政訓處,該處原為國民黨適應內戰需要而設置,聲譽頹喪。全面抗戰爆發後,國民政府雖有推動全國總動員的意圖,但蔣介石本身是以“軍權扼黨權”的形式掌控國民政府,盲目崇信武力,難以跳出單純依靠政府和軍隊的片面抗戰路線,其主導下的國民政府在民眾宣傳動員方面始終逡巡難行,政府戰時宣傳基本處于一片荒漠狀態。

周恩來主管第三廳後,首先從引攬人才入手,以“有你做第三廳廳長,我才可考慮接受他們的副部長”的誠意打動了郭沫若。郭任廳長後,與周恩來密切配合和巧妙斗爭,最終從國民黨方面爭取到了第三廳組織設置、人事安排、宣傳方針等方面的自主權。周、郭的名望又為第三廳招攬來更多人才,戲劇電影方面有馬彥祥、石凌鶴、應雲衛、鄭君里等;音樂界有冼星海、張曙、鄭沙梅等;美術界有李可染、葉淺予、張樂平等;外語方面有葉君健、張兆林、葉籟士等,還有新聞、出版、文學、國際關系等各方面大家,其人才之盛令蔣介石也感到驚嘆。

社會各界精英人才不僅有域內的號召力,其專業素養也保障了戰時宣傳的高層次、高水平。但是對于一般民眾來說,高層次的宣傳未必能取得理想效果。為此,周恩來又組織吸納了大量基層民眾救亡團體進入第三廳。如著名的孩子劇團,原是流亡武漢的上海抗日兒童宣傳團體,本來將被國民黨當局解散,周恩來邀請並將其整編成了一支重要的抗戰宣傳力量。除此之外,第三廳還收編和籌建了10個抗敵演劇隊、4個抗敵宣傳隊、4個電影放映隊和1個電影制片廠。1938年9月,陽翰笙還遵照周恩來指示以第三廳藝術處的名義舉辦了“留漢歌劇演員戰時講習班”,吸收了約700位京劇、漢劇、楚劇、湘戲、崩崩戲演員,開展抗戰教育,編排抗戰戲劇。周恩來領導第三廳宣傳輿論工作的高明之處就是廣泛團結了各階層的社會力量,並運用我黨獨特的政治工作優勢將其有機結合起來,以社會力量來動員社會。第三廳能動輒組織起來逾10萬、逾50萬的群眾救亡宣傳活動實源于此。

(二)宣傳輿論工作要深入一線,入鄉隨俗,適應宣傳對象的口味以力求實效

抗戰爆發前後,國民黨政府在民眾宣傳動員上陷入了矛盾心態,既想動員廣大民眾抗戰,又怕民眾動員起來後危及自身的反動統治,導致其戰時宣傳範圍狹小、動員效果很差。加之正面戰場節節敗退,民心士氣低落。在組織“武漢各界第二期抗戰擴大宣傳周”活動前,周恩來同第三廳進行了多次研究,他說︰“這次擴大宣傳,一要擴大宣傳的對象,二要擴大宣傳的範圍。要深入到勞動階層中去,要到工廠農村里去,到前線,到戰壕里去,去提高廣大工農的抗戰意識和鼓舞激勵戰士們的殺敵情緒。” 第三廳的宣傳輿論工作絕少機關式的活動,各級組織主要活躍在街頭里弄、碼頭輪渡、傷兵醫院、學校工廠等基層一線。

在宣傳內容和方式上,周恩來明確指出︰文字宣傳要力求具體、通俗和生動;口頭宣講要力求普遍、通俗和扼要;藝術宣傳要更加普遍、深刻和激越感人。周恩來要求大家注意各階層民眾覺醒程度的不同和情緒的差異,針對不同對象提出易于觸動他們的口號,街頭標語要多用易于使人記憶的語句,漫畫、電影、演劇都要使人看了听了印象深刻,難以忘懷,要使看戲的、听唱的感動得當場落淚,激動得矢志報仇。第三廳的各類組織嚴格落實了周恩來的指示,宣講隊中本地人與外省人相組合,說大眾能懂的話,提出大眾可以接受和可做到的辦法。美術宣傳在國外組織抗戰圖片、攝影展,在國內工農民眾中則開展漫畫宣傳和傳統木刻畫展。文字宣傳則按照不同對象,編寫了告將士書、告同胞書、告戰區民眾書、告日本民眾書、告偽軍書以及國際連鎖信等。

第三廳的宣傳輿論工作不僅做到了因地制宜、入鄉隨俗,適應不同階層、領域民眾的動員需要,還將物質慰濟與精神動員相結合,如募集藥品和物資支援前線將士,做好難民、兒童、傷兵的救濟、慰問工作等。第三廳的宣傳輿論動員極為出色,郭沫若在《洪波曲》中用飽含激情的文字描寫了當時戰時宣傳活動的盛況︰“參加火炬游行的,通合武漢三鎮,怕有四五十萬人。特別是在武昌的黃鶴樓下,被人眾擁擠得水泄不通,輪渡的乘客無法下船,火炬照紅了長江兩岸。唱歌聲、爆竹聲、高呼口號聲,仿佛要把整個空間炸破。”

(三)戰時宣傳要站高望遠,牢牢把握政治需求,從國際國內全局謀篇

克勞塞維茨在《戰爭論》中寫道︰“戰爭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戰時宣傳從字面上看是圍繞戰爭進行的活動,但本質上服從服務于政治,把握這一點就把握了戰時宣傳的綱。比較而言,實效性是戰時宣傳在方法層面的“術”,政治性則是戰時宣傳本質層面的“道”。第三廳豐富、高效的宣傳方法固然重要,但牢牢把握政治需求,從全局謀篇才是周恩來領導第三廳戰時宣傳最為精髓的部分。

民族革命與民主革命是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時期的兩大政治任務︰民族革命即驅逐日本侵略者,實現民族獨立;民主革命則是推翻蔣介石集團的反動獨裁,實現中華民族的民主自由。從辯證法的角度看,兩者是對立統一的矛盾。在民族生死存亡面前,建立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實現民族革命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周恩來領導第三廳戰時宣傳在政治策略選擇上,準確地將統一戰線作為主線,著力維護;民主革命作為暗線,隱貫其中;前者為正交,後者為奇勝,其精妙的斗爭藝術令人贊嘆。

面對國民黨政府的邀請,包括周恩來在內的黨內高層最初都抱有疑慮,經過反復考慮,周恩來認為︰接受政治部副部長一職,有利于推動統一戰線,擴大我黨影響,反之,則會使反對合作者的意見得到加強,不利于抗戰大局。事實證明,周恩來利用政治部副部長這一職務,不僅推動了轟轟烈烈的抗戰宣傳動員,而且爭取了各方力量,擴大了共產黨在國際國內的影響,為民主革命的勝利打下了基礎。通過第三廳的活動,國內各界了解了中國共產黨,國民黨在10年內戰中的抹黑宣傳不攻自破。斯諾、史沫特萊、白求恩、柯利華、愛德華等國際進步人士,也是這一時期經周恩來介紹到延安和敵後工作的。中國共產黨領導敵後軍民艱苦抗戰的情況經由他們在國際社會廣為傳播,黨的外事工作也由此奠定。另外,周恩來利用政治部副部長這一公開身份,廣泛團結各民主黨派、社會各界名流,爭取和影響了國民黨高級將領馮玉祥、程潛、張治中、何基灃及滇軍將領張沖、川軍將領鄧錫侯等人,這些工作為後來解放戰爭的勝利和新中國的建立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作者均系國防大學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