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6期專題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怎樣才能寫出“三有”新聞作品

作者︰王雁翔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新聞論工作者要努力推出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的作品。作為常年在一線奔波的記者,怎樣才能寫出“三有”作品呢?也許每個新聞人的探索或思考不盡相同,但總體要求是一致的。

“三有”作品出在記者的腳板底下

鄧拓說︰“記者應該永遠生活在群眾之中,活躍在采訪第一線。”可奔走就會遇艱險,人生只有一世,誰不珍愛自己的生命?但作為軍人的軍事記者,在困難或生死考驗面前,只能向前,刀山敢上、火海敢下,這是軍人的職責使命,也是軍事記者應有的擔當。

當記者這些年,從邊疆到沿海,從雪山哨卡到寂寞海島,我走過很多路,先後10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行走的腳步卻從未猶豫。因為在路上,心靈才能觸摸到時代的脈搏,雙眼才能看到真實的情況。

2001年5月,我跟隨新戰士赴藏北阿里高原,出發時正患著感冒,上山易引發腦水腫和肺水腫。但我沒時間等待身體康復。西行阿里,于我不僅僅是想擁有一份挑戰自我的人生歷練,更重要的是,不跟著新戰士一起接受一次高寒缺氧的摔打,我就不了解“天路”的艱險,也無法體會和感受新戰士怎樣踏上那塊遙遠的“高地”。

司機是闖過50多趟“天路”的老司機,技術過硬。但返回的路上我們還是迷路了。滿眼終年積雪、連綿起伏的雪山,轟轟隆隆的寒風呼嘯著。我們帶著電話單機,但找不到電線桿子。在雪山里左轉右突,仍然什麼都看不到,似乎離生路越來越遠。一旦夜幕降臨,不說饑餓,單零下40℃的嚴寒,就會將我們凍死。就在我們準備留遺言時,一個牧人神話般趕著羊群從遠處的峽谷里鑽了出來,為我們指出了一條走出雪山的生路。

阿里之行,在險象環生的雪山奔波一個多月,我跑遍了阿里所有邊防連隊,體重減了7公斤。正是一路所經受的艱險與痛苦,使我寫出了不少接地氣、受到基層官兵喜愛的新聞作品。

腳板子底下出新聞是老話,也是真理。記者只有真正到了邊關,跟戍邊人站在一樣的生死邊緣,才能觸摸、感悟、理解邊界、界碑在戍邊官兵心里沉甸甸的分量,才能真正理解他們心靈深處高高舉起的忠誠!不親身經歷苦累艱險和生死拍打,到不了現場,記者就無法從心靈深處理解、讀懂軍人的忠誠與勇敢、樸實與可愛,就無法讀懂他們的崇高與大愛,就像有些高度需要我們用心靈去攀登。所以,在新疆,我五上神仙灣,七上帕米爾,跑遍了南北疆所有邊防一線連隊和哨所;駐站原廣州軍區,邊防海島連隊我亦一個不落走遍了。

“三有”作品出自記者的心頭責任

“為什麼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這是著名詩人艾青的名句。有沒有社會責任,是記者采寫、傳播有溫度新聞的基礎。有人說,一個人有怎樣的心靈與眼界,就能看到怎樣的遠方。

任何新聞報道都有導向,報道什麼、不報道什麼,以及怎樣報道,都包含著作者的立場、觀點和態度。記者既是新聞信息的甄別者,又是新聞傳播的主導者。當下媒體的傳播格局、論生態都在發生深刻變化,記者心里有什麼樣的社會責任,他的行走方向、筆觸和鏡頭就會對準那里。新聞報道的源頭活水是實踐,軍事記者要把新聞寫在大地上,就要把筆觸和鏡頭對準基層官兵,以尊重和敬畏的心態,俯下身子,真心了解、體驗官兵的內心世界和生活中的酸甜苦辣,這樣采寫出的新聞作品才會有熱騰騰的現場溫度和鮮活的思想深度。

好的思想、觀念、內容,還要用讀者喜聞樂見的形式和手段表達,作品才會有“時代溫度”。2011年,軍報組織“中國邊海防巡禮”大型采訪活動,我從湛江 洲島起程,大橫琴島、北尖島、外伶仃島、擔桿島……一路輾轉奔波25天,面對面聆听邊海防官兵的成長故事,親身體驗他們在缺水少電、孤單寂寞、艱苦艱險的環境中工作生活。在探索用圖片、文字、視頻多角度、全方位報道的同時,還寫了長篇紀實散文《听,那海島的濤聲》等作品,受到讀者點贊。

2010年“紅色足跡萬里行”采訪途中,我在湖南宜章縣偶然听說了轉業軍人劉真茂29年義務守護30多萬畝原始森林的事跡。活動一結束,我立即跋山涉水深入大山,在寂寞的大山里和劉真茂一起生活10多天,跟他一起巡山、種菜,聆听他鮮為人知的心路歷程,采寫了一篇《守望大山》的長篇人物紀實,還有內參、視頻和大量圖片,稿件在中國軍網記者頻道推出,各大網站立即爭相轉載,當天點擊量就達50多萬人次,跟貼1000多條,網民一片感嘆點贊聲,並引起多家中央媒體關注。在媒體和網民的關心下,劉真茂的工作生活環境不僅有了改善,而且這個默默在大山里奉獻的“草根英雄”2015年還被評為全國道德模範。

“采訪不僅是記者的工作,更是記者的生活。”2013年8月,我听說廣東省惠東縣一個偏遠大山里,有一名叫古槐基的退伍軍人,一次次放棄自己的人生夢想,37年堅守在窮山溝里當老師。我一路輾轉,奔赴遠山,跟老人一起生活,從他的心窩里掏出許多別人無法听到的故事,親眼目睹了他的生活細節,采寫的通訊和拍攝的視頻與圖片贏得網民廣泛好評。長篇人物紀實《遠山的燭光》獲得全國報紙副刊作品金獎和第二十三屆中國新聞獎二等獎。

這是兩個軍地結合部的“草根英雄”,我可以寫,也可以不去吃那份苦。但作為記者,不把他們的感人故事告訴讀者,我的良心上過不去。

“三有”作品來自記者的真誠心靈

從魏巍的《誰是最可愛的人》,到穆青的《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徐遲的《哥德巴赫猜想》,這些震撼人們心靈的經典作品,無不透射著作者深入被采訪者的內心、貼近讀者的真誠心靈。

2011年大年初一,冰霜鋪地,我頂著寒風赴原廣空航空兵某團采訪擔負節日戰備值班機組人員時,女機長李凌超說︰“節日比平時更忙碌,老百姓辦年貨、迎新春,軍人忙訓練、忙備戰,連家里衛生都顧不上打掃,都習慣了,也沒啥好抱怨的,因為咱是軍人,肩頭扛著祖國的詳和與安寧。”采訪結束,她笑著對我說︰“你們記者也蠻辛苦,大過年的,別人趕著回家團圓,你們卻逆向而行,往基層一線跑,都不容易!”

在基層奔波是記者的工作常態。具有“三有”品質的好新聞不在辦公室里,靠打電話、剪貼拼湊材料寫稿,作品永遠不可能有現場溫度。不到現場做細致扎實的采訪,就聆听不到官兵身上那些動人的故事,捕捉不到一個個現場細節,更無法听到官兵心靈深處樸素靈動的語言。最近,我采訪某旅一名營長,發現此前媒體上關于他的報道竟有許多錯漏,一問,原來那些寫報道的人壓根就沒采訪過他。拋棄私心、欲望和雜念,帶著簡單、純淨、善良、誠懇的態度,撲到生活中去探求事物真相,記者看到听到的東西不僅是真實的、鮮活的,還有頭腦與心靈的感動,與被采訪者的思想交流與踫撞。

被采訪者憑什麼把心窩子里的話掏給你?我們常說,文如其人。其實文字風格,是人的品格決定的,也是人的學識修養決定的。記者到基屋采訪,是腳踏實地、真心實意听真話,還是蜻蜓點水走過場,官兵心明眼亮,一望便知。你的態度真誠,他們回報給你真誠;你糊弄他們,他們也虛以應付,不會對你掏心窩。那樣,你就捕獲不到鮮活的新聞素材,寫不出能夠打動人心的高品質的新聞作品來。

我去“黃草嶺英雄連”采寫記者蹲連手記,剛開始,連隊官兵都有點緊張。我住在連隊,跟戰士們同吃一鍋飯,睡戰士的床,一起訓練和娛樂,很快就跟連隊官兵打成了一片。半個月的連隊生活,使我對連隊官兵的內心世界有了更為真切的了解,采寫的一組蹲連手記見報後,一名連隊干部打電話驚訝地問我︰“你是用什麼辦法從戰士心里掏出那些故事的?”我一時語塞。他整天和連隊戰士生活在一起,戰士們工作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成長中的快活、苦悶、故事,他應該比我更了解才對。戰士們為啥把藏在心里的故事講給我?因為我用自己的真誠贏得了他們的信賴,他們把我當成知心朋友和大哥。

“文生于情,情生于身之所歷。”身到心到,文筆才會雄健。記者拿什麼撥動基層官兵的心弦?不擺架子,謙虛好學,用自己的真誠和人品贏得官兵信賴,就能听到別人听不到的故事。

2008年,我針對新戰士下連遇到的新情況及新修訂的《軍隊基層建設綱要》給部隊帶來的新變化,蹲在基層認真聆听、觀察,采寫了兩組6篇見聞,都配了言論在軍報部隊新聞版頭條刊發,其中4篇被評為優質稿,在基層官兵中引起不小的反響。如果我作風浮躁,走不進官兵的心坎,就傾听不到他們的迷茫與困惑,也看不到那些細微里的新變化。部隊每年的主題教育記者都在關注,我也不例外。《眼光放得要遠 腳步邁得要實》和《腦子里沒理論 拿什麼聯系實際》這兩篇報道的標題,幾年時間過去了,許多部隊領導都還記得。所以,記者只要俯下身、沉下心,身到心到動真情,采寫的報道就會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

(作者系解放軍報社駐南部戰區分社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