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6期新聞浪潮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我國傳統媒體需要走出“融合發展”的誤區

作者︰■朱金平

新媒體時代的驟然降臨,給報紙、廣播、電視等傳統媒體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許多傳統媒體人身陷焦慮不安的漩渦而不能自拔,好像身邊撲來了一只猛虎,隨時有被它吞噬的危險。這種憂患意識難能可貴,但挽救傳統媒體的頹勢也不能“病急亂投醫”,急慌慌中忘了自身的特點,甚至忘了自身存在的目的,一頭扎進“媒介融合”的浪潮中苦苦掙扎,隨波逐流,卻始終找不到游上岸的路徑。當下,我國傳統媒體必須重新審視自我,真正明白自己的優勢和不足,認清媒體發展的大趨勢,走出“融合發展”的誤區,探尋一條既與國際接軌又具有中國特色的媒介發展之路。

凸顯傳媒自身特色,避免盲目求變

特色即生存之道,任何媒體都是如此。報紙有報紙的特色,期刊有期刊的特色,廣播有廣播的特色,電視有電視的特色。當然,新媒體更有新媒體的特色。正是不同媒體的不同特色,才使傳媒界的百花園里萬紫千紅。長久以來,不同的傳統媒體憑借自身的特色既在媒介競爭的大環境中獨顯異彩,又滿足了不同受眾的不同需求。

然而,當網絡等新媒體以銳不可當之勢席卷傳媒界時,不少媒體人在“狼來了”的驚呼聲中亂了分寸,西方國家竟有新聞學者煞有介事地預言報紙將在某年某月某日壽終正寢。應該承認,新興媒體就像一個光華四射、艷驚四座的藝界新星,使得傳媒界的老牌明星黯然失色。正因為如此,傳統媒體為保持過去的主流地位,向新媒體發起了挑戰,其主要策略就是走“融合發展”之路。從上個世紀末開始,我國傳統媒體紛紛組建網絡部門,大力招聘相關人才,購進網絡設備。報紙辦網、電台辦網、電視辦網,通訊社和一些期刊也辦網,一時間網絡媒體遍天下,似乎傳統媒體都已找到逆襲之路,但其影響力並沒有多少提升。顯然,這樣做的好處是適應了媒體格局發生的深刻變化。媒體傳播的法則應該是︰受眾在哪里,宣傳報道的觸角就應伸向哪里。借助網絡傳媒,將傳統媒體的新聞和節目搬到因特網上,既擴大了信息覆蓋面,又提高了傳播時效。應該說,傳統媒體順應互聯網發展大勢,推進與新媒體融合發展的方向無疑是對的。但如果不注意突出自己的傳統優勢,其特色就被抹平了。現在可以看到,各傳統媒體辦的網站、開設的微信、微博和新聞客戶端一應俱全,可誰也難有吸引力了。在分眾化傳播的時代背景下,這種狀況無疑有些令人失望。

時代在變,任何媒體都不能因循守舊,必須與時俱進,時刻求新求變。但在新媒體時代,傳統媒體要想保持主流地位,不能盲目求變,必須發揮自身的優勢,凸顯自身的特色,經營好自身的品牌。在新聞傳播上,需要借助新媒體的一些方式方法和傳播途徑,但不應在“大而全”或“小而全”的媒體建設上浪費過多的財力、物力和精力了。試想,如今新媒體傳播的重要信息還不是大都來源于傳統媒體嗎?只要傳統媒體有真正好的新聞、好的稿件、好的節目,就能夠擁有受眾,而且不用自己推銷就會被新媒體拉過去進行二次或多次傳播。

守好傳統輿論陣地,再去引導新媒

我國傳統的主流媒體,一直是由黨和政府主辦的“喉舌”機構,最重要的任務是通過宣傳功能的發揮引導輿論、凝聚人心,這也是其存在的根本理由。無論媒體的形態如何變化,這一點是不可能改變的。我們黨領導的傳統新聞媒體,無論是在革命、建設還是改革進程中,都發揮了巨大的輿論引導作用。無論什麼時候,這個陣地都不能丟。作為在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指導下的一種輿論工具,我國新聞媒體既具有宣傳群眾、教育群眾的作用,又具有組織群眾、發動群眾的作用,最注重的是社會效益。如果能夠做到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雙豐收,那是最好不過的;如果二者不可兼得,應該突出社會效益。可以肯定地說,只要我們的黨和政府存在,我們黨領導的媒體就會存在。關鍵的問題是,如何使我們的傳統媒體在新媒體時代煥發生機,使其更具吸引力,尤其是能夠吸引年輕的“拇指族”,以有效地在社會媒體的眾聲喧嘩中引導好輿論。

如今,國內外一些傳統媒體包括曾經輝煌一時的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老牌報紙接二連三地關門停刊,或整體轉型,似乎是在敲響傳統媒體的喪鐘,這也加劇了我國傳統媒體人的生存焦慮感。唯物辯證法認為,任何事物都有產生、發展、衰退和滅亡的規律,這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當下依然存在的傳統媒體,總有存在的理由,不必杞人憂天;已經消失的媒體,自有各種原因,任何人都無力回天。媒體的發展總是隨著科技的進步而發展的,並在不斷的進化過程中保持著自己的優勢。19世紀由無線電技術迅速發展起來的廣播電台作為當時的“新媒體”,並沒有取代已有幾百年歷史的傳統媒介報紙;20世紀電視事業的蓬勃發展,也沒有消滅報紙和廣播,而是彼此相互借鑒、取長補短,共同發展。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無論什麼樣的媒體,如果經營不善,被時代浪潮所淘汰也是歷史的必然。人們已經看到不少傳統媒體消失了,可還有更多的新媒體也在生存競爭中被淘汰了,這些都是市場規律的魔棒使然,不在乎其是否是傳統媒體還是新興媒體。因此,我們不能把傳統媒體的式微,一味歸咎于新媒體的沖擊。從近幾年發布的“世界日報排行榜”上可以看出,傳統的紙媒發行量並沒有減少多少,而且在某些地區、某些國家還在逆勢上揚。

即使世界範圍內的傳統媒體無法改變萎靡的頹勢,我國的傳統媒體也不應有“物傷其類、兔死狐悲”的傷感。因為每個國家的國情不同、媒體的歸屬不同、職責使命不同,其興衰的結果也不一樣。我國新聞媒體最重要的職責和使命,就在于鞏固黨的輿論陣地。而新媒體的蓬勃發展,一再壓縮過去作為主流媒體的傳統媒體的生存空間,使其曾經絕對佔領的官方輿論場影響力下降,而新媒體營造的民間輿論場卻風生水起。因此,許多傳統媒體試圖通過與新興媒體的融合發展,去奪取新媒體的民間輿論場。然而,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的輿論場是兩個不同的場閾,只可相互影響,不可相互取代。傳統媒體不應一味地試圖去佔領新興媒體的輿論場,而首先應守好過去既有的輿論陣地,再去有效地影響新媒體的輿論場。

但是,面對新媒體輿論場信息既奪人眼球又魚目混珠的局面,尤其是對新媒體上時不時出現的蠱惑人心的熱點負面輿情,有人還是希望傳統媒體去淨化和佔領。這樣的願望雖然很美好,但現實很骨感。無論是傳統主流媒體,還是輿論主管部門,都必須走出這種認識上的誤區,遵循媒體傳播規律。否則,傳統媒體如果急于去搶奪新媒體的輿論場,很可能是丟了夫人又折兵,在不對稱的輿論競爭中,既達不到佔領新媒體輿論場的目的,反而連過去守護的一畝三分地的傳統陣地也會丟失掉。有道是︰兵來兵擋、將來將迎。新媒體的輿論場,主要還是應該通過新媒體去佔領。

融合只是一種手段,發展才是目的

媒體融合發展,融合只是手段,發展才是根本目的。習近平總書記在去年底視察解放軍報社和在今年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都強調要推動媒體的融合發展,為實現偉大的強國夢與強軍夢提供輿論支持。傳統媒體在新媒體時代只有通過融合發展,吸取新媒體的優長,才能不斷增強傳播力、吸引力、影響力,有效營造萬眾一心興國強軍的輿論氛圍。

然而,我們有些傳統媒體並沒有真正理解中央關于加快媒體融合發展的戰略意圖,陷入了把媒體融合當做目的的誤區。一些傳統媒體受眾悄然流失,社會效益降低、經濟效益下滑,不從發展戰略和傳播內容的偏差等方面尋找根本原因,而是試圖通過建辦新媒體來挽救頹廢的現實,並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去辦新媒體,結果只有付出,沒有產出。當下中國傳媒界的網絡、微信、微博和新聞客戶端等新媒體,除了新浪、騰訊等商業網站之外,基本上都是傳統媒體的衍生物。這些新媒體,其領導力量、采編人員、信息資源,基本都出自于傳統媒體。雖然像人民網、“澎湃新聞”和“今日頭條”等網媒,具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但與傳統媒體的關系基本上不屬于“融合”的範疇了。人民網可以說是脫離了母體,才發展壯大為獨立上市公司的;“澎湃新聞”,卻是上海《東方早報》傾力打造出品牌後的集體轉型;“今日頭條”,不過是傳統媒體優質新聞資源的集納和二次傳播。雖然許多傳統媒體通過衍生的新媒體,凸顯了自己的存在,但並沒有挽救得了式微的趨勢,其輿論影響力也沒有預想的增強。

更有一些傳統媒體,在新媒體時代憑借“吃皇糧”的優勢,不思進取、因循守舊、抱守殘缺,“以不變應萬變”。當媒體融合的浪潮鋪天蓋地席卷而來再也無法置身其外時,也不管符不符合自身的實際,就讓所有的新媒體一窩蜂地上,目的是好向主管部門交待“我們也搞了新媒體”,至于實際效果如何根本懶得去考慮。這是一種對黨的新聞事業極不負責任的態度,是浪費國家有限經費的不正當做法。這樣的媒體領導者必須走出“為融合而融合”的思維誤區,把著力點放在通過媒介融合戰略的實施改善和發展傳統媒體上。

要在新媒體時代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新聞事業,必須遵循新聞規律和市場經濟的發展規律。那些無所作為、沒有任何發展前景的傳統媒體,該淘汰的應讓其順勢淘汰。過去,有些地區雖然經濟發展比較落後,但某些領導為了自己擁有更多亮相和發言的機會,掏盡財政辦報紙、辦廣播、辦電視、辦新媒體,傳媒機構疊床架屋,卻沒有什麼社會效果,完全是勞民傷財。國家出版部門曾治理關閉過一些縣辦的報紙、電視等傳統媒體,在新媒體時代對那些沒有必要存在的傳統媒體,仍有清理的必要。中國當今傳統媒體的數量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但究其影響力來說卻與傳媒強國不可同日而語。如果我們能夠集中力量辦好那些真正具有時代特色融合型的重點媒體,要比平均用力、浪費錢財養活那些“僵尸媒體”好得多。

吸取新興媒體優長,實現鳳凰涅--

傳統媒體要真正走上融合發展之路,不能因為將稿件、版面、節目搬到網絡等新媒體上就覺得“深度融合”了,也不能因為有了一個“中央廚房”而可實現“一次采集、多元生成、多渠道發布”那樣的設想就萬事大吉了,而是要借鑒新媒體的優長來給自己強筋壯體、脫胎換骨、鳳凰涅--,實現自身質的飛躍發展。要不然,傳統媒體依然是傳統媒體,不會因為你聲稱“融合”了而改變什麼。因此,傳統媒體要跳出表面融合的誤區,必須實現靈魂深處的變革。

——要使傳播的內容更具吸引力。內容為王,是傳統媒體生存和發展的不二法則。新媒體之所以對受眾那麼有吸引力,首先在于其內容特別吸人眼球。我國具有重要影響的幾家商業網站,其魅力都來自傳播內容的新鮮、獨特和豐富。“澎湃新聞”和“今日頭條”之所以引人注目,也是因為其內容的吸引力。前者注重原創的獨家重要政治新聞,後者側重遴選傳統媒體的重要新聞重新進行包裝。因此,傳統媒體在融合發展中,應吸取新媒體重視新聞內容的做法,真正轉變用稿觀念,運用已有的人力和信息資源,大力開發和捕捉那些獨家的、重要的、接地氣的新聞,把那些似是而非的毫無新聞價值的偽新聞逐出版面。要借助網絡等新媒體技術,運用大數據豐富報道內容,充分滿足受眾的信息需求。同時,要保持新聞信息的權威性和公信力,堅決杜絕假新聞。

——不斷豐富傳統媒體的報道形式。唯物辯證法認為,形式是為內容服務的,好的形式有利于內容的呈現和表達。傳統媒體經過多少年的發展,在新聞報道的體裁上,基本形成了消息、通訊、評論和圖片4種基本形式。雖然這些報道體裁在微觀上也經常有所變化,但總體形式上還是在循規蹈矩,沒有突破性的變化,難以適應新媒體時代的受眾胃口,尤其是難以吸引年輕一代受眾。而新興媒體在這方面優勢凸顯,比如微博一般只有140個字,這就使得官媒上容易出現的那些大話套話空話沒有棲身之地了,讓受眾在最短的時間里看到沒有水分的干貨;一條微信,常常是文字、音頻、視頻一起推出,幾乎融合了報紙、廣播、電視的全部功能;網絡上的延時攝影、微動漫、微場景、H5等,豐富了報道形式。現在我們一些報紙版面和電視屏幕上設置了二維碼,可以使受眾延伸閱讀內容,但報道形式還不夠活潑。傳統媒體應該吸收和融合新媒體的一些報道形式,並創造更多新穎的新聞樣式,以吸引更多的尤其是年輕的受眾。

——努力增強傳統媒體的服務功能。我們黨的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作為黨和政府喉舌的傳統媒體也必然要把為受眾服務作為宗旨。在新媒體時代,傳統媒體必須改變以往那種居高臨下的面孔,真正把受眾當朋友和“上帝”。我們所有的媒體都是為受眾而辦的,失去了受眾就失去了自身存在的價值。新媒體在這方面具有天然的優勢,突出表現在與受眾的互動性和為受眾服務上。我們的傳統媒體在融合發展的進程中,應吸收新媒體的這一優點,弘揚和光大服務受眾的優良傳統,不斷強化為受眾服務的功能。在注重對受眾思想上的引導、工作上的指導、心理上的撫慰、信息上的服務的同時,可通過網絡渠道為受眾辦些實事。尤其是要把對上負責與對下負責結合起來,傾听和反映基層群眾的呼聲、意見和要求,發揮好上下溝聯的信息紐帶作用。這樣既能讓基層群眾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又能培養受眾的忠誠度。

——借助新媒體技術增強傳播實效。新媒體時代,有學者提出了“傳播為王”的觀點,這是強調了傳播手段的重要性。新興媒體同傳統媒體相比,在傳播手段上無疑具有巨大的優勢,其信息傳播的速度和廣度是過去的傳統媒體難以企及的。在媒體融合發展的過程中,傳統媒體要走出盲目擴大報道版面和時段與新媒體競爭的誤區,重在借助新媒體的傳播技術,創新嶄新的傳播方法,增強傳播的實效,以此提高傳統媒體的輿論影響力。

(作者系解放軍報社新聞與傳媒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軍事記者》雜志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