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6期業務探討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閻肅典型宣傳的深入采訪與素材取舍

作者︰■張力

去年10月以來,軍內外媒體再次對全國重大典型閻肅事跡進行了集中宣傳,連續舉辦了中央電視台“時代楷模”發布會、國家大劇院經典作品音樂會、京西賓館藝術成就研討會和人民大會堂先進事跡報告會等宣傳活動,各媒體共刊播稿件6500多篇,互聯網新聞100多萬條,累計閱讀量過億。中宣部和軍委政治工作部領導評價說,閻肅同志是這些年來“規格最高、影響最大、效果最好”的人物典型。

好的宣傳效果首先源于好的一手材料。相比以往全國典型一兩年的宣傳準備,這次閻肅宣傳時間緊、任務重、標準高,從采訪到推出前後僅2個多月,且中央和軍委首長高度關注。為獲取高質量的一手材料,我們在組織采訪和素材挖掘方面,下了一些功夫,留下一些感悟。

深入采訪——既要用心,也要用情

采訪之基挖得有多深,宣傳之樹就長得有多高。很多時候文章言之無物、言之無味,重要原因就是采訪不夠、感覺不真。去年10月初接到任務,我們迅速組織力量采訪,僅用1個多月時間整理出40多萬字故事集、200多小時視頻、300多部藝術作品和上千幅圖片,最終匯編成兩本《閻肅同志先進事跡素材匯編》《閻肅同志藝術作品精選》,及15套各類電視節目、圖片資料、音樂專輯,為後期大規模宣傳奠定了堅實基礎。

閻肅作為公眾人物,大家對他印象深刻,再次宣傳容易炒冷飯。為了讓記者盡快找到不一樣的“感覺”,閻肅突發病重昏迷後,經他家人同意,我們第一時間協調解放軍報社、新華社、光明日報社等媒體記者,去病房探望閻老病況,傾听閻老家人回溯昏迷前的日子,走訪閻老家,將記者思緒拉回閻老“平凡而偉大”的藝術人生。

為了探尋閻肅的創作歷程,我們專門找來他從50年代開始在《空軍報》發表的幾十篇歌詞詩文。這種身臨其境、潛移默化的采訪引導,讓媒體記者們感同身受。看完閻肅早期的詩詞作品後,有記者說︰從病房到書房、從作品到作品的時代,一個栩栩如生的閻肅形象在腦海里立起來了!

真實感悟閻老“最後的時光”,有助于點燃記者們的創作激情。為此,我們設計了10個“最後一次”的提問——“最後一次對話、最後一部作品、最後一條短信、最後一次指導晚輩、最後一次公開活動、最後一段音樂旋律、最後一次下部隊演出、最後一次策劃晚會、最後的工作心願、最後的舞台掌聲。”這10個問題,仿佛閻老最後的生命日歷,紀錄了他人生的最後幾步。很多記者事後反映,通過這一幕幕的追思和回放,一下子激活了腦子里關于閻老的所有信息,提筆有“神”了。

采訪中有一個不得不面對的難題,就是閻老因病不能接受采訪,而近十年來,閻老參與的重大文化活動,已不限于空軍,而是全國、全軍。所以要挖掘最新的故事,必須聯絡采訪很多與他共事的名家明星。

眾所周知,名家明星大都很忙,聯絡難、采訪更難。我們的辦法是“雁過拔毛、順藤摸瓜”,每采訪一個就請推薦聯系下一個。王曉嶺(“九三”晚會文學組組長、原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團長)由空政文工團舞美老師孫天衛(“九三”晚會舞美總設計)推薦;楊雄(國家文化部藝術司演出處處長、“九三”晚會總統籌)又由王曉嶺推薦;陳維亞(“九三”晚會總導演)又由楊雄推薦。結果,以這種順藤摸瓜的方式,先後采訪到李谷一、蔣大為、張頤武、印青等30多名知名人士,捕捉到很多“活魚”。

都說記者是“啄木鳥”,有時為了找一點線索,真需要點永不放棄的精神。閻老生前參加的最後一次國家重大文化活動是2015年9月3日“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晚會”,他擔任首席策劃、首席顧問。雖然頭餃響亮,但實際工作卻很單調,就是開會、講話。這對于“靠畫面說話”的電視新聞來講,是個十分頭疼的問題。但即使這樣,我們找遍了空政文工團、國家文化部、中央電視台,就是找不到一點關于閻肅參加“九三”晚會的工作畫面。對于電視新聞來說,影像代表真實,沒有畫面,閻老最後一次為國家重大活動的辛勞付出,沒有了證據,將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閻老電視宣傳的公信力和感染力。左右為難之際,我們無意間從一位采訪對象的閑談中找到“蛛絲馬跡”︰晚會一般都有導演組,導演組一般都拍花絮。于是,我們迅速聯系到陳維亞導演,但打電話幾天不通,發短信好幾天才回。原來對方在國外,時差顛倒,幸運的是對方記憶中確實有人拍過花絮,也許里面有閻老的畫面。幾個回合下來,從國外發來一段5分多鐘閻老指導晚會主創的發言畫面,聲情並茂、擲地有聲,這段珍貴的畫面後來被用到了新聞聯播、焦點訪談、軍旅人生和北京衛視《檔案》等10多個重要電視報道中,起到了畫龍點楮的作用。

材料取舍——緊扣主題,尋覓故事

一般來說,采訪過程要廣泛撒網,材料取舍要重點撈魚。不是說所有的采訪內容都能用,有沒有用,首先要看和主人公、主題的關聯度。同時,還有個標準︰是不是故事?很多故事孤立看是“小意義”,聯系看是“大意義”。比如閻肅人生“六次轉折”,單看他年少時離開修道院去南開中學讀書、後又放棄學業投身革命,這些選擇,孤立起來看,多數是因為環境使然,但聯在一起看,會發現閻肅的人生路確實沿著“從一名天主教徒成為共產主義的堅定追隨者”信仰之路走來。

當然,用是不是故事來區分,只是表層,如何取舍材料,最重要還是與宣傳主題的關系。閻肅宣傳主題定位是“紅心向黨、追夢築夢、德藝雙馨的文藝戰士”,其內涵有“六條線”︰對理想信念的堅定追求、對中國道路的持續堅守、對中國精神的發揚光大、對中華文化的傳承創新、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模範踐行、對中國夢強軍夢的執著實踐。緊扣主題好理解,只要與這“六條線”有直接關系的故事就留下,那沒有直接關系的怎麼辦?我們的做法是,先放一放,再去采訪,再去尋找發生這個故事的具體環境、具體年代、具體情境,問一問“當時有哪幾種可能,為什麼他會這樣做?”

比如關于“閻老是中國夢的踐行者”這個定位,主題重大,大到難以破題。怎麼辦?當時筆者的思路是從大往小“捋”︰中國夢是什麼?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什麼要“復興”,因為以前“興”過,現在不“興”了;為什麼是“偉大”?因為很艱難;為什麼艱難,因為近代一直受欺負。沿著這個思路,看看閻老的一生,是否有同樣的印記——

“閻肅出生的1930年,是軍閥混戰的亂世,1937年‘七七事變’日本人打到河北,他逃亡到了重慶,遭受日軍大轟炸……”

“到了1945年抗戰末,國民黨進行的三次幣改閻肅都見過,民不聊生……”

“1946年閻肅進南開中學、1949年畢業,既看到了五四以來的新詩,老舍的戲、巴金的作品,又接觸到延安來的文化,看了托爾斯泰、高爾基的作品,喜歡唱《黃河大合唱》《兄妹開荒》……”

“1949年11月底,重慶解放,閻肅听說江姐的故事深受觸動;那時,劉伯承、鄧小平的二野進駐……”

“1952年,閻肅兩次入朝慰問參戰部隊,朝鮮戰場歸來,他強烈請求參軍……”

“1953年4月,閻肅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6月調入西南軍區文工團參軍入伍……”

再後來的故事,每逢黨和國家重大節慶,他都有作品問世。直到2014年10月15日,習主席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稱贊閻肅同志提出的軍事文藝的“風花雪月”,是強軍的“風花雪月”。

正如國家文化部副部長董偉對閻肅的評價︰“閻老與我們祖國的進步,時代的發展,人民的喜怒哀樂,以及整個時代的脈絡同步共振,履行著一位人民的歌者、時代發展見證人的神聖職責。”

可以看出,中華民族每一個歷史關口和重要階段,閻肅都與之同呼吸共命運,他用人生、用作品在擁抱和紀錄時代;而且,因為他的軍人身份,使得他紀錄的是大時代不是小時代。所以閻老就是一段濃縮的歷史,一個時代的集體記憶。

為此,當我們再次審視所有關于閻老的素材時會發現,閻肅的人生路、從軍路、從藝路,始終圍繞著近代中華民族獨立解放、發展建設、改革開放、富國強兵的全過程,的確是民族偉大復興夢的參與者、見證者、紀錄者和踐行者。于是,高大上的主題,變得很具體很真實。也是基于這種感受,我們采寫的通稿標題是︰“時代歌者的追夢人生”,導語是︰“千年歷史,百年人生。一個人如何造化時代而不被時代淹沒?一滴水如何融入大海又不被大海吞噬?這是歷史課題,更是人生課題。”

可見,在取舍素材時往往需要拓展到當事人所在的歷史階段和社會環境,甚至還原當時的規定情景,這樣才能全面而真實地感受一個豐滿的人、立體的人,也才能飽含深情地刻畫出一個深刻的人、大寫的人。

(作者系空軍政治部宣傳處副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