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6期新聞人物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半是記者半是兵

——記鳳凰衛視駐莫斯科首席記者盧宇光
作者︰■林道遠

當年報道俄羅斯別斯蘭人質事件那驚心動魄的5分鐘畫面,讓鳳凰衛視駐莫斯科首席記者盧宇光成了英雄。今年3月,他在敘利亞戰地采訪中負傷,一時間又引來網上矚目。

五進敘利亞戰地采訪,負傷不下火線

去年入冬,筆者在北京與盧宇光匆匆見過一次面。談及敘利亞時,他說︰“那里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發生戰斗,連他們自己都弄不清誰打誰。”沒過幾天,他又出現在敘利亞戰場。出沒于“混戰”之中,他的安全令人擔心。最終,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3月1日,鳳凰衛視《有報天天讀》傳來一條新聞︰在敘利亞觀察停火態勢的記者團遭炮火襲擊。末了主持人邱震海加了一句︰“我們的同事盧宇光受傷。”筆者愣住了!茫然中我給盧宇光發了條微信,在一線希望的等待中,欣喜地收到了他的回復︰“謝謝!沒有事!無礙!明天拆線!放心。”掛彩了,他還說得那麼輕松。

盧宇光是這樣歷險的︰2月29日,由俄羅斯外交部、國防部組織的17國記者采訪團一行22人從莫斯科飛抵敘利亞。盧宇光是唯一的中國記者。這是他3年內第5次進入敘利亞戰場,有一次呆了將近100天,多次死里逃生。這次俄羅斯國防部采取了充分的安保防護措施,3輛裝甲運輸車、1輛輪式裝甲車提供給記者團使用,由30多名人稱“綠人”的特種兵擔任護衛。指揮員是俄羅斯國防部新聞局局長格納申科少將,富有戰地媒體指揮經驗。3月1日一早,記者團前往敘利亞北部巴扎馬地區,這里3年前由反政府武裝佔據,今年2月15日才被政府軍收復。中午,記者團來到巴扎馬鎮。這里海拔約800米,居高臨下控制著敘利亞北部國道線,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可以看到,山包開闊地上的前沿均由散兵工事組成,遍布在百米左右的平台上。13點15分,盧宇光進入前沿陣地進行拍攝。敘利亞政府軍已經將陣地移交地方武裝,陣地上冷冷清清,戰壕盡頭有幾名喝茶的老兵揮手打著招呼。指揮員請盧宇光領著沒有戰地經驗的西方記者先去開闊地拍攝,敘軍陪同的翻譯告訴他,反政府武裝已經退卻到6公里以外對峙,這種距離對于常規武器射程來說,完全是安全概念。

正當盧宇光在開闊地拍“出鏡”鏡頭時,不遠處突然響起一陣沉悶爆炸聲,格納申科少將大喊︰“臥倒!”說時遲那時快,盧宇光被“綠人”一下按倒在路邊的石頭後面。第一發炮彈響後,有經驗的盧宇光對彈著點作了觀察和判斷。第二發炮彈在第一發左面10米處落下,盧宇光判斷這是大規模炮擊的開始,必須快速離開。格納申科迅速呼叫裝甲車掩護記者團撤退。緊接著第三發炮彈在更近的地方爆炸,所有記者在裝甲車側翼快速向小坡處轉移。剎時間,一發接一發的炮彈在身邊響起,有幾名記者負傷。

3輛運兵車加大油門迅速離開陣地。當被擺渡到公路邊大巴車時,盧宇光這才發覺右腿受傷了,遮擋保護眼楮的左手也掛了彩。隨車軍醫對他的傷口進行了處置,右腿縫了6針,左手縫了1針。

隨後,俄羅斯國防部發表聲明,指出事件是反政府武裝所為。當晚,俄軍對其進行了空襲。敘利亞情報人員稱,榴彈炮來自3000米處。記者撤離後的15分鐘內,原地遭到炮火覆蓋,2人死亡、20人受傷。

格納申科說︰“寥沙(盧宇光的俄語名),你跟我在戰場跑了十幾年,這次對不住了。”盧宇光抱之一笑。3月3日,他手腳帶著綁帶,繼續在大馬士革一個熱點地區采訪。

在莫斯科,鳳凰衛視記者仝瀟華最先發出盧宇光受傷的微博,一時間電話不斷。俄羅斯內務總司令助理瓦西里少將語速飛快,只听清他連著問︰“盧還活著嗎?活著嗎?活著嗎?” 在敘利亞,第一時間傳來了我外交部長王毅和我駐俄使館對盧宇光的問候,我駐敘大使王克儉邀他到使館敘談。身處冷槍冷炮的敘利亞戰爭前沿,盧宇光突生暖暖的回家的感覺。

緊盯問題抓報道,堅持不懈獲大獎

盧宇光曾經當過海軍。這個杭州西湖之子,長年駐守在一座寂寞的雪山上,需要信念與磨煉。盧宇光沒有辜負雪山,雪山也給了他豁達的胸懷和堅韌的性格。

他在調任某部新聞干事的時候,正趕上海軍報在一版開闢《電話報道》欄目,報道警示性新聞,盧宇光成了這個欄目的積極作者。他的第一篇電話報道《新兵借錢下酒館宴請連長走後門》見報了。這類“問題新聞”標明單位指名道姓,不是誰都敢寫的,當時的編輯鼓勵盧宇光再接再厲。于是,又一個單位“踢皮球”的不良作風被盧宇光曝光了,題目叫《一根電線修三年》,這篇報道在所在部隊引起反響。

一位領導提醒他︰“你要注意組織紀律啊!”不久,他便被指派到一個200多公里外的偏僻單位參加“兩用人才”試點工作。不能在部隊跑新聞,如魚入泥沼,盧宇光意識到這是某領導給他“顏色”看,但他堅信自己沒有錯。

試點單位兩年前曾丟過一支槍,但未能接受教訓。強烈的責任感使他毫不猶豫地又發出一篇電話報道,批評這個單位“哨兵形同虛設,安全沒落到實處”。這篇報道驚動了上級有關部門,也激怒了那位領導。當時正值機關精簡整編,盧宇光被列入“編外”。不久,他便被安排轉業。

轉業後,盧宇光沒有放棄對新聞工作的熱愛。就在浙江人民廣播電台試用他的時候,大興安嶺的火災震驚全國。那天,浙江終日暴雨,盧宇光發起、策劃了一個特別采訪行動。他與兩位編輯打了一個晚上的電話,結果只有兩處有人接听。第二天一早,省台便播出一條驚人的消息︰《防洪第一線值班唱空城計 浙江的抗洪形勢令人擔憂》。當天,浙江省省長就此召開緊急會議。這條消息後來獲得全國好新聞一等獎。

還是“本性難移”!

現場直播別斯蘭人質事件,一不小心成了英雄

盧宇光轉業後從事編輯工作,1994年他不甘寂寞,背起行囊獨闖俄羅斯。

盧宇光在莫斯科苦苦地奮斗著,機會終于來了。2002年10月,當莫斯科發生別斯蘭人質事件的時候,盧宇光憑著創辦過《華人報》和在俄羅斯東方電視台工作過的經驗,自告奮勇遞交了“請戰書”,被向以搶新聞著稱的鳳凰衛視看中,當即任命他為駐俄特約記者,全權負責一線報道。為了負傷時便于包扎,盧宇光剃了個光頭。

第一天,他以鳳凰衛視特約記者身份出鏡。現場直播不能停,鏡頭一切到現場不能沒有話,盧宇光常能巧作“無米之炊”。第二天,電視屏幕顯示,他已是鳳凰衛視駐莫斯科記者。第三天,他的聲音已經沙啞︰“……孩子們不斷往外跑……特種部隊上去了……”由于連續播報30多個小時,連餓帶累,他一度暈倒在現場,屏幕的稱謂又變了︰鳳凰衛視駐莫斯科首席記者。盧宇光3天之內“連升三級”,也3天面對著死神。他做報道的位置緊靠現場門口,當恐怖分子開槍向外沖的時候,子彈就在他的耳邊飛過。

有人在他身邊倒下,但他仍然舉著衛星電話喘息著報道︰“現在恐怖分子已經向我們沖過來,打傷很多人,我們正在跑……”當億萬電視觀眾正揪著心的時候,盧宇光喊出了一句被稱為“全球傳媒經典語言”︰“恐怖分子沖過來了,向我們開槍……”說著他便在電視屏幕上消失。

盧宇光瞬間成了英雄。

多次進入戰爭前沿采訪,兩次買過槍

盧宇光來到鳳凰衛視以後,展開了翅膀飛翔。

10多年間世界各地戰事不斷,伊拉克戰爭、俄格戰爭、烏東戰爭、克里米亞動亂、敘利亞戰爭,以及中俄多次的海上聯合軍演,都有著盧宇光的身影。戰地采訪艱辛而危險,有一些場合,他機智地穿上長袍、戴上假胡子,化妝成“阿拉伯人”。戰地采訪得“節衣縮食”,常常吃方便面。有一次戰地采訪需要連續奔波,他出發時全部口糧只有20個雞蛋。

在戰地采訪中,他有過兩次“買槍”的經歷。一次是在巴格達。市里人心惶惶,時有爆炸聲。為了自身安全,盧宇光當即花了500美元買了一把沖鋒槍。賣主說︰“手榴彈一顆20美元,買一送一。”他買了一顆。美聯社的電視傳媒機構駐扎在巴勒斯坦飯店,有利于獲取信息,還可以幫助傳片子,但同美國人住在一起最不安全,盧宇光選擇了危險,設法住進這家飯店。他的隔壁住著美軍機動營的士兵,每天晚上都會听到槍響。盧宇光不敢大意,晚上都是穿著防彈背心、戴著鋼盔睡覺,那把沖鋒槍墊上衣物當枕頭,手榴彈放在門邊。還有一次在敘利亞,他獨自進入IS控制區采訪,當時那里常有劫持人質事件發生。盧宇光想,一旦遭劫持,總不能束手被擒,與其被砍頭,何不拼死一搏。于是,他在那里又買了一支沖鋒槍和500發子彈。當盧宇光身穿防彈衣、頭戴鋼盔、手持槍支的時候,誰能分得清︰他是記者還是士兵?

在鳳凰衛視去年的總結表彰會上,盧宇光獨家深入俄羅斯、敘利亞軍事基地的連續報道,獲得“2015年最佳獨家新聞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