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6期輿論戰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日本對華輿論策略探析

作者︰■吳迪

興起于明治維新時期的日本報業,讓日本在融入西方文明的過程中逐漸體會到輿論的力量。當歷史的時針指向1894年時,日本已深知輿論對于戰爭的重要性,而當時的清朝對何謂輿論仍一無所知。120年後的今天,中日爭端再一次將中日推上輿論戰場,又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悄然而至。深入分析研究日本歷來的對華輿論策略,能讓中國避免重蹈覆轍,在話語權上爭取主動。

一、正名之爭

日本特別注重“出師必有名”,注重用輿論構建行動的正面屬性,將輿論戰場作為本國戰略和戰術行動的“正名”之爭,通過獲取輿論戰場上的主動權和廣泛的支持認同,佔領道義制高點並獲得行動的合法性。

(一)佔領道義制高點。中日甲午戰爭期間,日本秘密聘請《紐約論壇報》記者豪斯制定對華輿論策略,將中國貼上“野蠻”的標簽,稱日本為“文明”的代表,將日本對中國的侵略詮釋為“文明”對于“野蠻”的解放。日本通過報紙向外界宣傳“朝鮮獨立論”“文野之戰論”,大力宣傳對中國發動戰爭的有理性,為軍事侵略“正名”。在豪斯的籌劃下,《紐約新聞報》發文稱“中國的戰敗將意味著數百萬人從愚蒙、專制和獨裁中得到解放”。日本還通過賄賂、欺騙等手段拉攏和影響歐美媒體,利用外交官在國外刊物發表文章將中華民族描繪成迂腐、頑固不化的民族,丑化中國形象,向歐美讀者灌輸中國阻礙日本在亞洲推行文明的錯誤信號,從而攫取了所謂文明戰勝野蠻的道義制高點。

(二)取得行動的合理性。走出奈良時代的日本,已經跳出了中國朝貢體系的視角,對外關系思維與國際視野接軌,在輿論傳播內容上更符合國際認知。在對待出兵朝鮮問題上,當清朝宣戰詔書還在提朝鮮為其藩屬,日本不應出兵時,日本明治天皇的宣戰詔書已闡明朝鮮是獨立國家,中國出兵侵犯了朝鮮的獨立,日本出兵是保護朝鮮利益,並強調東亞和平,儼然變成從道義出發的正義之舉。日本通過對國際規則的了解和輿論的掌控,贏得了出兵朝鮮的“合理性”,也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支持與認同。二戰後,被“和平憲法”捆住手腳的日本一直在尋找掙脫憲法限制的機會。“9•11”事件發生後數小時內,日本即宣稱“這絕非他人之事,日本不可隔岸觀火”“日本要為保護全人類的和平與自由做出貢獻”,為日本達成在戰時向海外派兵支援美軍作戰的目的,做足了輿論鋪墊。

(三)構建主題正面屬性。甲午戰爭期間,日本派出1000多名隨軍記者進行戰爭報道,打造戰爭新聞環境。1895年2月17日,淒淒冷雨中“康濟”艦載著丁汝昌、劉步蟾等人的靈柩離開劉公島,日本聯合艦隊各艦鳴炮致哀。新聞報道以日軍“以禮奉還丁汝昌靈柩”“為受傷的清軍治療”等內容為主題,渲染日軍是文明的代表,日本是文明的國家,極力突出戰爭中構建的正面屬性,博取國際社會對日本發動戰爭的支持和認同。反觀清朝,丁汝昌遺體被清廷穿上黑衣,棺材漆黑加三道銅箍,並敕不得下葬。在中日輿論較量中這個絕佳的愛國輿論素材就硬生生變成了歷史上的敗筆。對此,美國《紐約時報》曾作出耐人尋味的評論,“在四萬萬中國人中,至少有3個人認為世界上還有一些別的什麼東西要比自己的生命更寶貴。”

二、奪勢之舉

輿論不僅可以為有形目標提供理據支撐,還為其隱形目的創造優勢條件。日本善于主動進行議程設置轉移輿論焦點,積極開展輿論公關扭轉局面,並運用“沉默螺旋效應”消除負面聲音。

(一)主動設置議程轉移焦點。2012年底至2013年初,在日本政府非法“購島”的背景下,中日兩國艦只多次在海上對峙。2013年2月5日,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在緊急記者會上宣稱其“夕立”號驅逐艦遭中國軍艦火控雷達照射。8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接受富士電視台采訪時說,中國應承認雷達鎖定事件並向日方道歉。2013年3月、2014年5月又多次報道中國軍艦可能在東海動用了射擊用火控雷達瞄準日本海上自衛隊的護衛艦和巡邏機。日本主動設置議題引導輿論焦點的轉換,意圖將無中生有的事件通過一系列連續報道做實。輿論也一度沿著日本引導的“中國威脅論”方向發展,陷入“火控雷達照射事件”的爭論,購島事件則慢慢淡化,使中國陷入被動解釋和道義窪地。美國參議院也就“火控雷達照射事件”形成一致決議,指出釣魚島周邊海域緊張程度升級,使其成為在亞太布局的合理借口之一,輿論態勢發生了很大變化。

(二)通過輿論公關扭轉局面。輿論的趨向總是朝著輿論戰場上佔優一方期望的方向發展。甲午戰爭期間,日本為在“高升號事件”後佔據主動,進行了大量輿論準備。針對日艦“浪速”號軍官、獲救的“高升”號船長和大副的調查筆錄以及其他獲救者的證詞,按照“國際慣例”,在沒有清朝方面參與的情況下單方面形成了英文版《關于“高升”號事件之報告書》。更加值得關注的是,日本在戰前就熟知英國媒體的“運作方式”,向路透社行賄600英鎊換取其對日本的關照,隨後劍橋大學教授韋斯特萊克、牛津大學教授胡蘭德分別在《泰晤士報》上刊文支持日方立場。中日雙方論戰的天平傾向了日本,英政府認定高升號雖懸掛英國國旗,但船長被中國人脅持,在法律上類似船只落入海盜之手,反而要求高升號船主向中方索賠。2013年11月正當釣魚島爭端論戰激烈之時,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呼吁美國總統奧巴馬承認釣魚島主權歸屬日本,也反映出日本通過媒體進行輿論公關的能力很強。

(三)利用“沉默螺旋”示假隱真。“沉默螺旋”理論認為,大多數人會力圖避免發生由于持有某種意見而被孤立的情況,從而選擇沉默,最終造成另一方的意見增勢的效果。日本在此理論于20世紀70年代提出前就已經開始類似的嘗試,並取得了成功。1894年12月20日美國記者克里爾曼在《紐約世界》刊登《日軍大屠殺》的長篇通訊,描述日軍連續3日對老弱婦孺等中國非武裝民眾進行肆意濫殺,一時引起國際輿論的軒然大波,各國紛紛痛斥日本慘絕人寰的暴行。日本立即開展輿論公關粉飾暴行,通過《紐約論壇報》記者豪斯給《紐約世界》送去日本官方聲明,其中包括“清國兵脫去軍服穿上民服潛逃;清軍虐殺日本兵俘虜;各國隨軍記者斥責美國記者克里爾曼歪曲報道”等8條內容。《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主流報刊被日本政府買通後,紛紛指責克里爾曼虛假報道,讓克里爾曼的聲音漸漸消失在反對聲音的強勢宣傳中。日本利用“沉默的螺旋”示假隱真,抹去了旅順大屠殺的輿論痕跡,扭轉了輿論頹勢。

三、攻心之戰

上兵伐謀,攻心為上。巧妙地運用輿論策略,可以達到單憑實力達不到的效果。日本能夠精細地分析目標受眾需求,把握對己有利的輿論時機,多元發聲構建輿論強勢,從攻心的角度出發達成目的。

(一)精細分析目標受眾需求。在輿論戰場上,了解受眾是選擇輿論策略達到輿論實效性的重要前提。日本在甲午戰爭爆發之前,就對于國際社會有一個相對整體客觀的認識。日本將其輿論攻勢的目標定為西洋各國的民眾,使其認同支持日本的侵略行徑,可以大大減少日本發動戰爭的阻力。同時,日本明確目標受眾的需求,福澤諭吉在《文明論概略》中談到,當時“文明”已經成為世界的通論,西洋各國人民自詡為文明,那些半開化和野蠻的人民也不以這種說法為侮辱。所以日本抓住了“文明”這一關鍵問題,將“文明”作為主題來滿足當時國際社會目標受眾的需求,達到了很好的輿論效果。

(二)把握對己有利的輿論時機。二戰後的日本在所謂尋求“正常國家”的道路上前行,通過創造和把握對己有利的輿論時機,將輿論節奏與政治訴求相融合,一步一步達成擺脫“政治矮人”困境的目的。2003年6月日本政府通過《應對武力攻擊事態法案》,將日本自衛隊行使武力時機由“遭到武力攻擊後”變為“武力攻擊發起前”。2006年12月《關于武力攻擊事態時對外國軍用品等海上運輸實施管制的法律》,也突破了“日本防衛範圍僅限于領空、領海及周邊”的原則。2014年7月,日本政府在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這些事件的進展都伴隨著日本對“中國威脅論”、釣魚島問題、中國反日游行示威等事件的炒作,日本通過炒作激起中國人民的仇日情緒,營造中日緊張的氣氛,從而間接操控日本輿論走向,為逐步達成自身的各種政治目的鋪平了道路。

(三)多元發聲構建輿論強勢。日本在利用動漫文化柔化自身形象的同時,適時運用強勢宣傳的手段開展輿論斗爭。《外交學者》《產經新聞》《日本經濟新聞》等刊物網站成為日本的輿論陣地,發表了大量鼓吹“中國威脅論”的文章,政壇、學界、媒體三者交織構建輿論強勢。在釣魚島爭端之初,日本還印制了大量的聲像制品和宣傳冊,赴多國宣傳日本的主張,炒作中國威脅;邀請10多名海外博主訪日,借以尋求國際社會對日本主張的支持,並呼吁澳大利亞、印度、日本、美國建立所謂“民主安全菱形”對抗中國。

歷經百年沉浮後,我們應從那些歷史事件中吸取經驗、尋求規律,掌握輿論斗爭的方法策略,增強國家輿論傳播的軟實力,防止輿論之“牛耳”執于他國之手。

(作者系國防大學碩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