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6期新聞人物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真理之花是這樣綻放的

——品讀百歲新聞人甘惜分的人生歷程
作者︰■喻華剛

明月皓天,繁星閃爍。1月8日夜,一位慈目善眼的“老頭兒”、執著的新聞規律探索者——甘惜分,走完了百年人生中的最後一程,告別了他熱愛的事業。回望先生行走的足跡,那正是一名革命戰士的唯美追尋。為了真理,他信念堅定,一往直前;為了真理,他知行合一,實處用力;為了真理,他淡泊名利,不計得失;為了真理,他上下求索,從善如流。其“騎士”品格,令人敬仰的不僅在“新聞界”;其“雅士”風範,令人羨慕的不僅在“書生”。領導干部當學其修為,普通一兵也當念之壯志。涓涓細流潤春風,先生留下最後一幅剛柔並濟的書法作品“彰前賢勵後學”,似乎有著特別的意蘊。

幸會人生百年,信仰融入生命,才顯得如此具體。1943年,在八路軍“高級干部研究班”擔任教員的甘惜分,不幸被日軍俘虜,遭酷刑拷打,但他決不暴露任何身份,千方百計保護黨的機密,還冒著被敵人抓回去砍頭的危險逃回來主動找黨,死里逃生的他卻因受到組織懷疑失去黨籍。沒有黨籍,並未能阻止他的追求,他相信黨不會拋棄任何一個有信仰的人,並等待著恢復黨籍的這一天,這一等就是40年。40年沒有黨齡,40年不漲工資,40年沒提等級。而這40年,他都在為黨的事業日夜奔忙,特別是為新聞事業鼓與呼,育得滿園桃李芬芳。他的學生和朋友們都說︰“我們根本不知道甘老師沒有黨籍,因為他從言到行都是標準的共產黨員。”什麼是真正的黨員?甘惜分用他的行動作了回答︰入黨不能僅是留在嘴上、落在紙上,而是心要入黨。用“心”播種的信仰之花,才不會虛無和空洞。口號喊得山響,心中無信仰,只裝得下一己得失的“小九九”,難以經得起時間的檢驗;沒有豪言壯語,也不用“華麗標識”,信仰在心中生根發芽,就能開出壯美之花。

樂為無畏行者,邁開實戰腳步,追求才更顯意義。德不空談,道不坐論,甘老的一生就是求實的一生,不唯上,不唯書,只唯實。求實得有實學,他常一買就是三四十本書,兩手一拎,步行到兩公里外的家中,忘記了自己已高齡。他“只要活著,就要看書,就要寫作,就要思考問題”,這一點就足以讓“忙得看不上書,閑得看不進書”的生活態度汗顏。“不敢與老師辯論,不是好學生。”他不僅不用權威壓制學生,還把大家的觀點記到本子上分享。從新華社記者到大學教授,他向民意測驗發起了“沖鋒”,在無經費、無電話、無編制、無辦公室的情況下,帶領大家創辦了國內第一家輿情民間調查與研究的學術機構——中國人民大學輿論研究所,在各省市的實地調查中,開創了多個方面的國內先河。這是一名勇士在用定量分析和事實求證說話,向上層部門亮底、進諫。對照一些華而不實的“表面文章”,不難發現,關起門來自圓其說的太多,漂亮辭藻堆砌的太多,重復定調劃圈擺灶的太多;走近民生走進民心的少,深察細研長期關注的少,沾滿泥土珍視民意的少。可以說,甘老的求實精神,在任何時代都散發迷人的馨香。

無論時光如何變幻,傳遞陽光愈多,生命才愈加盎然。為何甘老長壽健康、思想深刻?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只關心國家大事,不計個人得失。陽光青睞斗志滿懷的人,甘老不怕“對自己的東西進行再思考”,提出“讓老百姓說話”和“打破批評的禁區”,一行一言綻放出陽光的味道。陽光偏愛有立場的人,作為戰士學者,他的立場是“戰士戰死在疆場是光榮的,學者倒斃在書齋也是光榮的”。作為社會學研究者,他的立場是“學術應該是透亮的,像陽光那樣,照亮大多數人的生活”。

陽光喜歡樂善好施的人,在新聞實踐中,他為百姓鼓與呼;在學堂,他引導學子做有益于社會的事;離休後,他對青年循循善導有求必應。因為陽光,所以明媚;因為陽光,所以簡淨;因為陽光,所以無邪。他認為成為一個好記者,首先得是一個好人;做一個好記者就要“為人民說話”。無論時代怎麼變,甘老的陽光心態不會變,他摯愛真理的信念不會變,因為熱愛生命和生活,在傳遞陽光的同時,他點亮了自己,也點亮了周邊的人,讓更多的地方彌漫著人性的溫暖。這里有人生的大愛,這里有真理的溫度,這樣的歲月必定充盈飽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