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6期軍事外宣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破解我軍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對外傳播的難題

作者︰■楊元超 顧黎

隨著我國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取得實質性進展,世界的目光進一步聚焦中國軍隊。如何抓住機遇,進一步塑造中國軍隊良好形象,獲得更廣泛的國際認同,成為我們需要面對的重要問題。全球性的國家和軍隊形象認同,最根本的是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的認同,如果我軍的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得不到國際社會的了解和理解,那麼形象扭曲的狀況便很難從根本上得到改變。我軍的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是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在長期的革命斗爭和建設的歷史中逐步形成完善的,而黨和軍隊的歷史本身是一座精神、思想和文化的寶庫,蘊含著人類共同價值觀念和情感。用活黨史和軍史的豐富資源,有助于使國外受眾理解並接受我軍的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改善我軍海外形象。

一、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的對外傳播是塑造我軍良好形象的重點和難點

當前,我軍不斷通過實際行動和創新理念提升對外傳播水平,中國軍隊國際形象逐步改善。自2008年以來,海軍連續派出23批護航編隊遠赴亞丁灣、索馬里海域執行護航任務,完成了922批6139艘中外船舶護航任務;“和平方舟”號醫院船僅在“和諧使命-2015”行動中,就航行31000海里,到訪8個國家,派出29支醫療分隊,深入社區、村鎮巡診,診療17441人次,成功實施手術59例,進行了26場密集拜會,接受了100多家媒體采訪,19次走進大學課堂、敬老院、孤兒院,接待9402人次登船參觀;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26年來,中國軍隊累計派出維和官兵3萬余人次,根據最新統計數字,我軍目前共向聯合國6個維和任務區派駐15支維和分隊2837人,另向聯合國9個任務區派有軍事觀察員、參謀軍官,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派出維和人員最多的國家。在海外行動中,中國軍隊表現出的優秀職業素養和人道主義精神引人矚目,用實際行動向世界展現了中國軍隊威武之師、文明之師、和平之師的良好形象。與此同時,我軍的對外傳播理念也不斷改進創新,從國防部例行記者會到面向國外媒體的軍營開放日活動,日益以自信開放的姿態面對國際社會,改善我軍國際形象。

然而,由于社會制度、意識形態、文化背景的差異,和當前國際傳播格局中西強我弱的總體態勢,西方國家憑借其優勢媒體資源在國際上對我軍進行負面報道甚至妖魔化宣傳的情況沒有從根本上得到改變,國外受眾對中國軍隊仍以負面印象為主。根據新華社進行的中國軍隊海外媒體形象調查顯示,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等世界六個最主要的國外媒體對中國軍隊的負面報道仍然佔50%以上。尤其在當前中國軍隊深化改革、裁減軍隊員額、確立新指揮體制、走中國式精兵之路的新形勢下,“中國威脅論”有所抬頭,在東海、南海維護主權的過程中與部分鄰國沖突加劇,也給了部分西方媒體丑化中國軍隊的現實需求和發揮空間,某種程度上已經引發了部分國家、民眾的安全焦慮和對中國軍隊負面看法的加深,進一步改善中國軍隊形象勢在必行。

但是,我軍當前的對外傳播內容上仍以建設成就和海外和平行動為主,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的對外傳播相對稀少。黨對軍隊絕對領導這一根本原則制度和由此派生出來的軍委主席負責制、黨委制、政治委員制、政治機關制、支部建在連上制度等基本制度,“听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等基本價值理念,由于政治性強、遭到污名化嚴重、與其他國家差異大,沒有在對外傳播中得到有效的闡釋,甚至有單純地為了“求同”而有意淡化、弱化的現象,也成為了西方對我攻擊抹黑最多、國外媒體和受眾最不能理解和認同的部分。一支軍隊的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是一支軍隊靈魂的外在表現形式和區別于其他國家軍隊的根本標志,是我們判斷一支軍隊正義性和合法性、形成基本看法和印象的基礎。我軍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的對外傳播,是一場重要的攻堅戰,是在對外傳播中塑造穩定、正面、積極的我軍形象的最關鍵步驟。如果這一難題能夠有效破解,改變我軍國際形象的其他努力也必將事半功倍,由具體事件塑造的我軍臨時形象就可能轉變成長期形象甚至永久形象,國外受眾長久以來形成的對中國軍隊片面、零散的認知也將轉變為整體、客觀的認知,並能夠逐步從根本上扭轉由部分國外媒體塑造的“既是落後的,又是威脅的”中國軍隊形象。

二、把黨史軍史作為重要內容,是破解我軍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對外傳播難題的切入點

毛澤東同志指出︰“真正的理論在世界上只有一種,就是從客觀實際抽出來又在客觀實際中得到了證明的理論。”歷史是過去實際的現時表現形式,是當前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的來源和證明其優越性的重要論據。我軍當前的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是在中國共產黨95年和中國人民解放軍89年的長期革命斗爭和建設實踐歷史中逐漸形成、豐富並發展、完善的,經受住了不同歷史時期眾多嚴峻環境的檢驗,是符合軍隊建設發展需求和人民根本利益的。充分運用黨史和軍史資源,能夠厘清過去和現在的緊密聯系,給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的對外傳播以堅實的事實支撐,增加說服力,提升傳播效果,達到歷史和邏輯的嚴密統一。

在我軍的基本制度和理念的對外傳播中,客觀上存在著意識形態色彩較重、說教意味較濃、觀點先行的問題,往往側重于我軍當前制度和理念情況的介紹,而較少說明現狀是如何形成的、之前是什麼樣的、為什麼變成現在這樣的,忽視對我軍誕生背景、發展歷程、歷史沿革的介紹,用理論解釋理論,缺少歷史論據的支撐,說服力和可信性不足。國外受眾所處的社會制度、文化習俗不同,生活經驗和價值觀念各異,由此形成的話語體系也不相同,加上理論傳播抽象、晦澀、繁瑣的特性,導致受眾群體受到局限,並大量依賴二次傳播和間接解讀,造成了誤解甚至歪曲、抹黑現象的大量發生,沒有取得預想的傳播效果。

黨史和軍史中除了部分理論闡釋外,更多的是黨領導軍隊和全國人民在長期艱苦奮斗中產生的豐富故事和人物素材,這其中就包括了大量的英雄事跡、英雄集體和英雄人物,他們為了信仰和理想、為了民族的生存和發展、為了人民的幸福和解放而不屈抗爭甚至犧牲自己,他們是我軍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的具體表現和形象載體。這些故事真實可信、情節生動曲折、感染力和震撼力強,有著很強的代表性和說服力,符合西方關注個體和進行個性化敘事的特點,更容易為國外受眾所關注、了解和認可。早在延安時期,就有埃德加•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和範長江的《中國的西北角》等作品,用一段段細致的描寫和一個個精彩的故事,詳細地介紹了紅軍在井岡山和中央蘇區的斗爭及長征壯舉,把著名的紅軍將領、普通的共產黨員和紅軍戰士、根據地人民的經歷和生活向全國和全世界傳播開來,使世界人民了解到了真實的共產黨人和紅軍形象。人們對未知的東西總是充滿了好奇,歷史是人們了解自己的過去,回答“我從哪里來”這個哲學問題的認知手段。因此,通過歷史資源的運用尤其是歷史故事傳播,能增強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傳播的貼近性、趣味性和感染力,激發受眾閱讀興趣,減少歪曲和任意解讀,達到鹽化于水、潤物無聲、說理感人的良好效果。

把黨史軍史作為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對外傳播的重要內容,同樣有著較強的現實緊迫性。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境內外敵對勢力,已經利用我們的黨史、軍史大做文章——從抗日戰爭國共殲敵人數之爭到質疑英雄人物的所謂“軍人生理學”討論,從肆意編造所謂“狼牙山五壯士歷史真相”到對雷鋒事跡的歪曲抹黑,敵對勢力依托網絡頻頻制造熱點議題,對許多黨史、軍史中的重要史實提出質疑,並借此大肆鼓吹“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的錯誤觀點。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其真實目的是要通過歪曲歷史來攻擊甚至解構我軍的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進一步動搖黨的執政根基,逐步達到顛覆社會主義政權的目的。因此,把黨史軍史作為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傳播的重要抓手,有利于我們化被動為主動,有力回擊國內外敵對勢力愈演愈烈的丑化英雄、抹黑歷史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打贏意識形態之戰。

三、創新黨史軍史的對外傳播方法,提升“講故事”的水平和技巧,增強傳播效果和影響力

1.在內容選擇上,注重細節的精確傳播和宏大敘事的體系傳播相結合。當下,內容的粗制濫造和同質化現象普遍,信息嚴重過剩和碎片化,受眾注意力被分散,真實生動、能夠引起受眾共鳴、引發受眾思考的優質內容卻嚴重稀缺,這也為我們把優質的黨史軍史資源轉變為優質的傳播內容提供了契機。我們一直以來突出集體主義價值觀念和宏大敘事,並運用了過多的概念化宣傳、說教和夸張渲染,對中西方價值觀念的差異認識不夠,導致國外媒體和受眾對我軍傳播內容接受度不高。這提示我們在傳播內容的選擇上,既要注重保持故事的真實性和完整性,又要充分考慮國外受眾的思維特點和認知習慣,要有所取舍——選取那些容易為國外受眾所接受,容易引發感觸和思考的內容,而暫時舍去一些國外受眾目前接受起來仍有困難的內容。與此同時,在對故事素材進行加工再造的過程中,尤其要注重挖掘那些真實感人的細節,努力做到主題事件化、事件故事化、故事人物化、人物細節化和細節畫面化。通過以小見大的方式,來感動受眾、引發共鳴。摒棄那種生硬表達觀點甚至不惜硬造細節、牽強附會的做法,而把要傳遞的態度融入到具體的故事和細節中,在無形中實現自己的傳播目的。

在講好具體故事的同時,還要使黨史軍史的對外傳播始終圍繞有效闡釋我軍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來進行,做到有的放矢、“形散神聚”。要充分理解“講故事”的豐富內涵,不能僅僅把“講故事”單純理解為講好一件具體的事兒,而應該樹立全局觀念,充分研究黨史軍史傳播的運用機理,立足于小,著眼于大,精心設計、組織和安排,注意相互作用和連鎖反應,通過一個個小故事、小細節,講好中國軍隊從誕生到成長,從現在向未來的大故事。既要注重短期內強勢報道,相互配合從而形成合力、擴大效果,也要注重前後呼應,埋下伏筆、吸引讀者興趣,持續發揮作用。

2.在時機選擇上,注重常態化、獨立議程與重大突發事件、配合議程相結合。黨史軍史在對外傳播的時機選擇上,既可以與一些重大的事件和一些特殊的時間節點相配合,達到“1+1>2”的效果;也可以精心策劃和選取內容,獨立設置議程,取得關注。一方面,要充分把握住重大軍事行動、重要儀式和紀念活動等特殊時間節點,利用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的時機,進行話題延伸,與黨史和軍史的內容相結合,運用專題報道、背景展示等多種形式,達到傳播我軍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的目的。如《解放軍報》利用維和官兵出征的時間節點,多次梳理和介紹我軍參加國際維和行動的歷史,宣傳維和行動中涌現出的典型人物和事跡,改變了以往我軍在參與國際維和行動中只做不說、少為人知的局面,並借此闡釋了我軍的制度和宗旨,得到了《赫芬頓郵報》等新興知名海外媒體的呼應。在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紀念活動中,眾多軍隊媒體和地方主流媒體、新媒體推出大量的專欄和系列報道,並結合新媒體的形式,全方位介紹了抗日戰爭時期中國人民的不屈抗爭和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的重要歷史地位,並用事實證明了中國共產黨和八路軍、新四軍在抗日戰爭中所發揮的關鍵性作用。

另一方面,也要在平時不斷地發現黨史、軍史中的閃光細節,選取其中新近發掘,之前不為人知,具有重要歷史價值,震撼力和感染力較強,適宜進行對外傳播的部分,結合現實需求,進行加工整合,獨立設置議題,把黨史和軍史的對外傳播常態化。主動設置議程,將一些取得較好傳播效果的臨時議程和突發議程轉變為長期議程,通過開設專欄等手段,形成持久影響。如微信公眾號“軍報記者”經常推送的軍史文章,通過介紹一些開國領袖和將領以及普通建設者和革命者的感人事跡,使國內外受眾認識並了解到共產黨員的高尚品格和中國軍人的光輝形象。今年清明節前夕,美撞毀我軍機事件紀念日,許多媒體發文回顧15年前撞機事件經過,緬懷王偉烈士,在目前美國高調介入南海問題的背景下,首先在國內形成了較強的輿論氛圍,並由內而外取得了較好的傳播效果。

3.在表達和呈現方式上,做到普遍性和特殊性、傳統手法手段與新平台的統一。在黨史軍史的表達方式上,一方面,要緊盯話語體系不兼容的難題,仔細研究受眾的認知習慣和特點,在語言風格上,注意多講事實、少講道理,多運用形象、平實語言,少運用抽象、說教語言,注重運用個性化敘事為主、與集體敘事相結合的方式進行表達。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尊重歷史原貌,防止削足適履、片面迎合受眾和隨意改變、夸張渲染和解釋歷史事實的事情發生。要緊緊圍繞著我軍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的傳播進行黨史和軍史的傳播,講清楚我軍的基本制度和價值理念,既有我們這支軍隊在特定歷史環境形成的特殊性,是必然形成的;也有與世界其他國家民族解放和反侵略斗爭相近似的普遍性,是符合一般規律的。最後達到用西方語言講好中國軍隊故事的目的。

習主席在視察解放軍報社時講話指出︰“要研究把握現代新聞傳播規律和新興媒體發展規律,強化互聯網思維和一體化發展理念,推動各種媒介資源、生產要素有效整合,推動信息內容、技術應用、平台終端、人才隊伍共享融通。”在黨史軍史的傳播過程中,一方面要充分發揮傳統媒體內容質量上的優勢,扎扎實實做好采寫、資料搜集和編輯工作,尤其注意發掘諸如《星火燎原》《紅旗飄飄》等有著大量親歷者回憶的書籍和個人回憶錄的素材價值,充分保證黨史、軍史內容的質量,以獨特、新穎、傳奇的內容取勝;另一方面,在當前媒介融合的大背景下,內容前期生產、後期加工和呈現、傳播上,均要運用互聯網思維,在兼顧傳統媒體的同時向“兩微一端”積極拓展,充分利用新媒體的平台優勢和渠道優勢,運用諸如紀錄片、動漫、語音和融媒體的呈現方式,讓老內容呈現新光彩、新活力。並利用新媒體互動性強的特點,與感興趣或者有疑問的受眾和讀者展開互動交流,在通過人際傳播手段提升大眾傳播效果的同時,培養自己的忠實受眾群體,讓這種效果不斷延伸、發展。

(作者分別系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新聞系碩士研究生、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