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6期史海泛舟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抗美援朝戰場上的中國記者

作者︰■張嘉

1950年10月,為了保衛新中國,中國人民志願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抗美援朝戰爭拉開了序幕。戰場之上,除了浴血奮戰的將士們,還有這麼一批人,他們的武器不只是槍炮,還有力舉千鈞的筆與相機,冒著身邊飛過的槍彈,深入到戰爭的第一線開展新聞宣傳工作,不僅經歷了戰場上的血火瞬間,還將歷史真實記錄。他們,就是活躍在整個抗美援朝戰場上的中國記者。

李莊︰深入戰爭前線的第一人

1950年7月20日,《人民日報》1版刊登了一篇報道———《人民軍寬大對待美俘,美俘已在反對美國侵略朝鮮》,這是中國記者在朝鮮戰爭前線發出的第一篇現場報道,署名為“本報朝鮮戰地特派記者”,而這位戰地特派記者就是時任人民日報社時事部主任李莊。戰爭剛剛爆發一周時,範長江和鄧拓經過研究認為,有必要派遣記者去前線報道戰爭進展,並決定由李莊去執行這個艱巨的任務。

李莊與法國《人道報》記者馬尼安、英國《工人日報》記者魏寧敦組成了一個小型國際記者團,于7月17日到達平壤,暫住平壤國際旅行社。當時,敵人戰機的轟炸晝夜不息,即使到了晚上,轟炸依然十分猖狂。為了防止燈光暴露自己,李莊用厚毯子把窗戶遮得嚴嚴實實,屋子里又悶又熱,還要注意防空,根本無法入睡。在這樣的環境中李莊堅持采訪了兩天,隨後前往朝鮮東海岸城市元山,準備折向南方,往“三八線”進發。敵機不時在頭頂盤旋,危險隨時降臨。公路被嚴重破壞,白天很難行車,到了夜間公路和渡口又十分擁擠,本來幾個小時的路程,李莊卻走了兩天兩夜,一路上死亡如影隨形。經過春川的一條河時,敵機剛往橋上投放了幾枚定時炸彈,隨時可能被引爆。負責維持秩序的守橋戰士無論如何也不允許車輛通過,可是,前線戰況不容等待。李莊強烈要求馬上過河。經過與守橋戰士反復交涉,並且承諾所有後果都由自己承擔之後,才被放行。李莊乘坐的汽車過橋不到一分鐘,定時炸彈突然爆炸,泥土、碎石將汽車砸得 啪作響,萬幸的是無人受傷。一路上,3位記者不斷遭遇美軍飛機的俯沖掃射,李莊聯合兩位記者起草了抗議美軍轟炸的新聞記者聲明,揭露了美軍的暴行。

馬尼安在平壤、元山采訪朝鮮人民“支前”工作後,在漢城僅停留三天,就轉道北京回法國去了。魏寧敦從漢城到大田采訪了三天,走訪了人民軍殲滅美軍24師的戰場遺跡,也匆匆回到北京。而李莊報道最前線戰況的使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冒著敵軍飛機的日轟夜炸,李莊終于到達戰線最前端的大邱城外,朝鮮人民軍南進兵團東線指揮部就設在此處。這里位于北緯36度線以南,還沒有任何一位中國記者能夠冒著生命危險到達過這里,李莊因此成為整個朝鮮戰爭中抵達戰線最南端的中國記者。在最前沿的師部,李莊使用8倍望遠鏡觀察了大邱城,並且目睹了洛東江僵持的戰況。有著參加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經歷的李莊通過觀察,得出了戰況可能會惡化的結論,並且將戰場信息第一時間傳回了國內,戰爭的黑夜還籠罩在朝鮮半島上空,而黎明的曙光依舊遙遙無期。

9月5日,李莊回到北京。此次入朝采訪共計50余天,共發表了15篇戰地通訊,有14篇都是在朝鮮國土上寫成的。這些戰地報道,及時報道了戰況,並且對朝鮮戰爭的走向進行了初步判斷。

孟昭瑞︰親歷戰爭始末的記錄者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時,孟昭瑞剛滿20歲,是《解放軍畫報》的攝影記者,記者的使命感和戰士的榮譽感要求他到戰爭的最前線去。1950年10月底,孟昭瑞從北京出發,乘火車到達中朝邊境的安東(現為丹東),正好遇到志願軍雄糾糾、氣昂昂跨過鴨綠江的壯觀場面,他及時按動快門,將這次載入史冊的出征場面記錄了下來。為了盡快入朝趕上過江的志願軍部隊,孟昭瑞單槍匹馬,登上開往前線的彈藥車隊。汽車沿著鴨綠江北岸前進,一路上敵軍飛機對我軍不斷進行轟炸襲擾,嚴重影響了車隊的行進速度,直到傍晚才從長甸鴨綠江渡口浮橋進入朝鮮國土。

朝鮮的冬天來得很早,冰雪將本就崎嶇的山路覆蓋,路面又陡又滑,加上敵機騷擾,白天行軍滯緩,只有晚上才可以稍微加快速度。為了防止暴露目標,車隊一直在黑暗中摸索前行,而最驚險的是旁邊就是萬丈溝壑。直到凌晨4時,孟昭瑞才抵達志願軍總部駐地大榆洞,彭德懷司令員就在這里指揮志願軍與敵人頑強作戰。為了盡快趕到前線,天剛亮,孟昭瑞就找到了志願軍政治部宣傳部的同志了解戰況,隨後就坐上彈藥車繼續前進。

戰場的氛圍越來越濃,路兩旁的房舍幾乎全被炸光,朝鮮的老人、兒童和婦女蜷縮在臨時挖的防空洞里艱難地生活著,這些場景無時無刻不在訴說著侵略者的惡行,與志願軍進行正義的反侵略戰爭形成了鮮明對比。孟昭瑞將侵略者的罪證拍下,使侵略者自我粉飾下的真實面目大白于天下。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孟昭瑞估摸著馬上就要到達第15軍前線指揮部,還沒來得及調試相機,他乘坐的汽車突然失控,直接沖出道路,向山下翻滾而去。孟昭瑞拼命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東西,才沒有被甩出車外。一棵在半山腰的大樹讓孟昭瑞與死神擦肩而過。孟昭瑞心有余悸,還沒來得及喘上一口氣,就听到空中傳來敵機的轟鳴,敵機夜襲!可卡在樹上的汽車車燈還亮著,車喇叭也不合時宜地出現了故障,響個不停。司機趕緊爬出車外用大衣蓋住兩個車燈,這才躲過了空襲。此次死里逃生,並沒有嚇倒孟昭瑞,卻更堅定了孟昭瑞拍出震撼人心的作品的信念。

在整個抗美援朝戰爭期間,孟昭瑞 11 次赴朝,留下了大量珍貴影像。從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入朝作戰,到 1953 年 7 月在板門店簽訂《朝鮮停戰協定》,他和他的相機都在現場,將這些歷史瞬間定格,如《在朝鮮戰爭停戰協定上簽字》《彭德懷閱兵》等,孟昭瑞將這些照片整理進《親歷抗美援朝戰爭》一書,為這場戰爭留下了彌足珍貴的圖像資料。

洪爐︰摯守軍人真情的兵記者

1952年9月,洪爐身為志願軍23軍《戰地報》記者,隨部隊從丹東開往前線,23軍作為第二批開往戰場的支援部隊,主要任務是保護勝利果實,固守陣地一直到停戰的那一刻。這期間,洪爐在戰場上經歷了太多震撼人心的時刻。

洪爐所在的前線陣地石峴洞北山,一年之內連續進行了四次戰斗,每次戰斗都異常慘烈,讓他記憶猶新。有一次,洪爐經過戰場上的一條小河溝,河中心鼓起一個小包,洪爐以為是一個沙土墩,想踩著這個土墩過去。哪知道那是一具尸體的肚子,被河水泡脹了,洪爐的腳一踩就陷到肚子里去。很多年後,洪爐都為此內疚。戰壕被敵人的炮火炸平,揚起的沙土把亡者都深埋在陣地下,挖戰壕的鏟都無處下挖。可就是這麼殘酷的戰爭,都沒能嚇倒人民志願軍戰士,反而涌現出了一批戰斗英雄。喊出“向我開炮”的英雄蔣慶泉、于樹昌就是1953年在石峴洞北山戰斗中涌現出的。戰斗結束後,洪爐找到與這兩位英雄通話的戰士,著手整理英雄的事跡,隨後在《人民日報》和《青年報》上發表了兩篇通訊(未署名)。這兩篇通訊除了是出色的新聞作品外,還對我國的文藝創作有著深遠的影響,六十年代,電影《英雄兒女》轟動全國,其中王成的原型就是蔣慶泉和于樹昌。時隔多年,洪爐偶然在一份美軍提供的俘虜名單上,得知蔣慶泉並沒有犧牲,他選擇了躲到家鄉務農,從此杳無音訊。烘爐卻從沒有放棄尋找蔣慶泉,他先後撰寫了《關于王成原型》《“向我開炮”的又一軼聞》和《呼喚“王成”︰你在哪里?——“向我開炮”英雄故事後面的故事》等文章,尋找似已消失的蔣慶泉。直到2010年,洪爐才找到選擇沉默的蔣慶泉,並將這位老英雄的功勛公諸于世。

在戰爭的最前線,洪爐不僅目睹了戰爭的慘烈,還見證了勝利的到來。1953年7月27日一大早,洪爐得到上級通知︰敵我將在當日上午10時簽訂停戰協定,12個小時後(即22時)正式停火——敵人妥協了,我們即將取得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洪爐馬上停下軍部的工作趕往前線,並在最前線見證了這場對中國乃至世界有著重大意義的戰爭結束。22時一到,整個陣地突然鴉雀無聲,平日里裝點戰場的探照燈、照明彈,曳光彈,各種炮彈、炸彈的火光瞬時消失不見——戰火熄滅了……兩軍陣地上的士兵蜂擁而出,在雙方陣地之間自發聯歡來慶祝戰爭結束,曾經相見分外眼紅的敵人在難得的和平中惺惺相惜。聯歡尾聲,大家開始互換紀念品,洪爐從隨身攜帶的小本里挑出一幅“熱愛和平”畫片,贈與一位年輕的美國士兵,畫片上留有烘爐剛勁有力的筆跡︰“希望我們不要在戰場上再見”。

(作者系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本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