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6期新聞與成才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百折不撓見彩虹

作者︰■朱嘉瑋

“崗位即是戰位,筆桿亦如槍桿。在軍事新聞的廣闊空間里,他攻城掠地,佔領了一個個精神高地,在強軍興軍的偉大征程中,他奮筆疾書,描繪了一幅幅壯美畫卷。”這是在新疆軍區某師舉行的“感動雄師十大人物”頒獎典禮上,評選委員會給予戰士新聞報道員趙治國的頒獎詞。

趙治國憑什麼感動這支被譽為“天山雄師”的英雄部隊?

“憑真本事”,該師政治部主任楊弘宇說。寫新聞5年,他在《解放軍報》《人民軍隊報》刊稿361篇,戰區以上網絡媒體發稿千余篇,2次榮獲原總政治部征文三等獎,3次被《人民軍隊報》評為優秀通訊員,3次被新疆軍區評為新聞報道優秀士官,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1次。

能取得如此成績,他出身科班還是擁有過人天分?但是讓人驚訝的是,在宣傳報道領域“大名鼎鼎”的趙治國,本行卻是坦克修理。他跟新聞的不解之緣來自一次偶然的機會。2011年,趙治國所在連隊因人數超編,需要分流一部分人員,作為連隊的文書,趙治國壓根就沒有想到分流的名額會因種種原因落到自己頭上。就在他感覺到被連隊“拋棄”黯淡無光時,良好的文字工底讓他來到團新聞報道組,那一刻,他說新聞拯救了他。然而,之後的路並不好走。因為關于新聞業務知識,他最初連基本格式都不懂。從第一篇網絡稿件到第一篇紙質稿件,他用了10個月時間。

“以為無路可走時,再堅持著向前邁一步,也許會看到不一樣的自己。”回想起2011年起步的那10個月,他十分感慨。當時,寫了105篇稿件,沒有一篇被報紙選上刊用,他一度認為自己根本不是寫新聞的料。

但生性倔強的他,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堅持、堅持、再堅持”成了那段時間他對著鏡子說地最多的一句話。稿子越不見報,他越拼命學、拼命寫。他說︰“快上稿前的那個月,每晚都能夢見上稿。”

成才之路曲折蜿蜒,百折不撓終見彩虹。2011年10月5日,他上稿的美夢終于成真,當日的《解放軍報》函授版出現了他的名字。步入正軌後,他的上稿數量開始如“牛市”般一路飄紅。當年年底,他便在省部級以上報紙刊稿28篇,到2015年,這一數字已經攀升到了 88篇。

2012年,趙治國所在團代表師里參加原蘭州軍區“創破紀錄”比武競賽,負責一線采訪。此次競賽,該團不僅摘得裝甲專業3塊金牌,有兩項還包攬前3名。他在和隊員一起歡呼慶祝的同時,克服野外條件下寫稿傳稿的困難,創造了每塊金牌產生半小時內,圖文報道即上師政工網頭條的“奇跡”。他說︰“如果不第一時間把奪金的消息向全師戰友報告,就對不起參賽隊員的辛勤付出。”

2014年,他與其他同志一起撰寫的《關愛戰士的帶兵人備受關愛》在《解放軍報》發表。《高原軍人與妻子的美麗情話》一稿,因內容情真意切,被解放軍報社值班總編調整到版面頭條發表。《保命的防護系統咋能被忽略?》《這樣的訓練能打仗嗎?》等稿件,觀察問題準確,結合強軍實踐緊密,被《人民軍隊報》加編輯感言發表。他所在團政治處主任魏玉琪認為,“句句寫責任,篇篇見擔當”是這些稿件的共同特質。

趙治國擔任團報道組組長5年,上稿數質量連年位居第一,多次被評為新聞報道先進個人。他制定並堅持的讀書交流、好稿品讀、集體會稿等制度,使報道組真正成為學習成才的主戰場。目前,一百多人經他培訓,5人榮立三等功,4人回到地方從事宣傳工作。

驕人成績背後,是對家人的深深虧欠。

2013年9月,他父親被查出膀胱癌,手術3次,月月化療,家里早已債台高築。而寫新聞的5個春節,他沒回家一次;父親的3次手術和幾十次化療,他僅陪在身邊一次。

年前,他妻子帶著2歲多的兒子跋涉3000多公里來隊探親。由于天氣寒冷、干燥,兒子一來就拉肚子、發燒。誰知,那兩天他剛好有一個時效性強的好新聞要抓。結果,寫出了好新聞卻沒照顧好妻兒,惹得妻子來隊3天就哭著要回家。

“把新聞當事業干。”“采訪像侃大山,讓人沒壓力。”“抓到好點子,就好像得了神經病,又蹦又跳又笑不說,稿件沒完成之前還常常不吃不喝不睡。”“對軍旅人生的深刻感悟,對精品佳作的孜孜追求,使其像加滿了油的鋼鐵戰車,時刻保持沖鋒姿態。”

對這名新疆軍區某裝甲團修理連出身的上士,接觸過的官兵還有很多話要說。但趙治國自己知道,在新聞報道的道路上,他永遠是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