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9期高端訪談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面對媒介新生態我們該做什麼

——解放軍報社原總編輯譚健談當下新聞職業的適應和轉型
作者︰■李瓊 張珈綺

6月13日,解放軍報社原總編輯譚健應邀來到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以《做好新聞工作需要具備的5種素質》為題舉行學術講座,與新聞系師生分享其幾十年的新聞工作經驗和感悟。隨後,筆者圍繞“面對媒介新生態新聞職業的適應和轉型”的主題對他進行了專訪。

一、媒介技術飛速發展,傳媒生態瞬息萬變

問︰隨著新媒體的飛速發展,傳統媒體面臨種種考驗,您認為目前新聞業正發生怎樣的變化?

答︰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給新聞工作帶來巨大變革。大數據雲計算時代,不論是內涵還是外延,新聞的定義、新聞的傳播理念、新聞的生產模式和新聞的呈現方式都在發生變化,不斷擴展、突破。

突破傳統觀念,新聞的定義在發生改變。陸定一曾提出一個影響深遠的關于新聞的定義——新近發生事實的報道。該定義尊重事實且符合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成為中國新聞界認可度比較高的關于新聞定義的主流觀點。然而隨著媒介技術進步和傳播方式的改變,網絡時代新聞的定義進一步擴展。傳統的新聞定義並未對“報道者”進行界定,新媒體時代的新聞門檻一下子降低了,甚至可以說沒有門檻了,“人人都有麥克風” “人人都是總編輯”。重大事件發生後,大量普通網民進行現場新聞發布,甚至機器人也加入新聞報道者的行列。這些都改變了專業人士對新聞報道的壟斷,都是對傳統新聞定義的擴展和突破。另外,網絡時代的“事實”,不再局限于“已經發生”“過去發生”和“新近發生”,技術的進步將“正在發生”的事實推向傳播視野,大量網民用智能手機對事件現場進行實時直播。這種“正在發生”的事實,刷新了傳統新聞定義中的“及時”概念。再就是有些東西根本就不是事實,只是一種服務性趣味性的東西,現在在網上大量傳播。一些過去屬于新聞價值範疇的東西,現在卻翻牆越界,滲透到新聞定義里來了。比如現在新媒體自媒體里很多搞笑的小視頻,過去根本進入不了新聞的行列,現在卻在新聞軌道上撒歡,而且很有市場。你說它不是新聞,它走的卻是新聞路徑,而且閱讀者日眾。

從單一線性到多元輻射,新聞生產與呈現方式在變。新媒體環境下的新聞生產方式與傳統媒體的生產方式不一樣了,已經發生了很大改變。有點像軍隊的指揮體系,為什麼我們現在軍隊指揮體制要改革呢,縱向的東西太長了,影響指揮效率。新媒體跟傳統媒體不一樣,它是一種發散式的,不是按層級的,而是一個點輻射到面,這就是傳播方式的改變。傳統媒體,一張報紙或一個廣播電台,它發布的新聞,是一種線性的傳播,影響力不是呈幾何級數增加的。現在的傳播理念是一種多點爆發的呈現,是一種多點發散的過程,爆發式的。

新媒體環境下的新聞生產,已經跟傳統媒體采編流程迥然不同,新聞編輯室逐步呈現虛擬化,記者可以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完成報道。行業內個人品牌的記者編輯紛紛獨立報道,行業外大量自媒體的涌現,打破了過去單一的新聞生產模式,呈現出一次采集、多種生成、多元發布的局面。比如,近兩年流行起來的數據新聞逐漸走向人們的視野,成為大數據時代新聞行業的新寵。這種基于數據的抓取、挖掘及可視化呈現的新型新聞報道方式,讓新聞由“跑出來”轉向“算出來”,正在革新新聞生產的方式。為了在數字化時代生存下去,媒體開始取長補短,走上媒體融合之路,從而產生了“融合新聞”。2014年,解放軍報法人微博的建立以及後面微信公共號的設立,就是《解放軍報》面對互聯網沖擊進行的改革應對,甚至可以說被逼無奈。在互聯網主導的新媒體沖擊下,你不做,別人在做,你的影響力會逐漸消失。過去《人民日報》《解放軍報》與新華社這些都是主流媒體,再早一點的“兩報一刊”,那是在資訊和技術不發達的年代人為指定的,一旦指定你就可以享有很多資源優勢,你就能成為主流媒體。現在你是不是主流媒體,人為指定已經不算了,主要是市場選擇。在這種環境下,別人在變你不變,你就沒有影響力了。沒有讀者群了,你就OUT了。

當然,在做的過程中困難重重。首先,是思想觀念上的艱難,就是我們要不要搞。因為軍隊媒體的特殊性,很多方面不是特別方便。要做,做成什麼樣子,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其次,是對新聞的承受力的問題。如果一個東西發出去之後,一點反響都沒有,說明沒有效果,這不是我們希望的;如果反響過大,我們擔心帶來負面解讀,也有點緊張,心里很矛盾,想高興又不敢高興,一種很尷尬的狀態。不敢高興是因為怕惹事,因為軍事新聞相對而言比較敏感,老百姓的關注度很高,炒作的空間很大;有些“標題黨”掐頭去尾,把一些新聞片面放大,搞得嚇死人,其實並不是那麼回事。當然,最終我們堅持下來了,“兩微一端”及融合新聞實踐,極大地開發了軍事新聞富礦,提升了軍報作為主流媒體的影響力和公信力。

數據為主、服務為主,新聞的傳播理念在變。媒介環境的變革,媒體逐漸演變,使得數據顯得至關重要,以數據為主,並逐漸形成了全方位的服務為主的傳播理念。雖然傳統媒體近幾年紛紛變革轉型,但不可否認在傳播理念上,傳統媒體並不注重數據的特點仍然未變。新媒體時代,新聞的選擇和制作過程,越來越重視數據的分析和預測。隨著越來越多專業化數據新聞平台的建立,數據為主成為媒體人探索實踐的新理念。所謂大數據、雲計算,就是這個背景下的產物。傳統媒體強調“內容為王”,認為高質量的新聞信息就能贏得受眾。應該說這個理念沒有過時,不能說新媒體時代就不講“內容為王”了。但是,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受眾對新聞產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在保證“內容為王”的前提下,必須充分考慮傳播時間、渠道,新聞的數量、類別,用戶的反饋等因素。現在應該說兩句話︰“內容為王,服務為主”。

二、新聞報道本位不變,媒體責任堅守不移

問︰目前新聞界的一切都在發生變化,那麼在新媒體環境下,對于新聞工作而言,哪些是不會改變的?

答︰“風動心不動”,無論互聯網技術如何變化,處于社會變革中的媒體人,理想與堅守不能變、對文字的敬畏不會變、“鐵肩擔道義”的使命不能變。

文字依然是王道。4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強調轉型時文字的重要,里面有這樣一句話︰“媒體不論如何轉型,技術不論怎樣發展,文字仍然是王道。”這期間,媒體技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我依然堅信“文字依然是王道”的理念。之所以堅信,是因為該理念取決于語言文字的媒介功能和思想工具功能沒有發生改變。一方面,語言文字作為一種媒介,是信息的載體。從麥克盧漢“媒介是人的延伸”的理論出發,文字作為我們感知的延伸,可以改變人的思維模式,最後對整個人類歷史的塑造產生重要影響。對于新聞工作者,語言文字掌握的熟練程度決定了新聞寫作的層次。另一方面,語言文字作為反映現實的形式,是思維的工具。馬克思認為,語言是思維本身的要素,思想的生命表現的要素;語言是思想的直接現實。思維和語言是人類反映現實的意識形式中兩個互相聯系的方面,它們的統一構成人類所特有的語言思維形式。思維是人腦的機能,是對外部現實的反映;語言則是實現思維、鞏固和傳達思維成果即思想的工具。經過語言文字這種思維體操的訓練,提升思維層次,從而把自身陶冶成為一個“時代航船上的望者”。

讀書、思考和表達,萬變中的不變。無論時代怎麼變,媒介技術如何發展,處于社會變革中的媒體人,讀書、思考和表達這3件事始終不會變。馬克思曾說,越是多讀書,就越是深刻地感到不滿足,越感到自己知識貧乏。列寧也說,書籍是巨大的力量。讀書,對于媒體人而言,是保持思想活力和思維動力的唯一方式。人是會思考之蘆葦。因其草木,所以孱弱,而唯有思考,令其強大,與世界萬物拉開了不可逾越的差距。思考是一種能力,這種獨特的認知技能是人類真正生存的立足。對于觀察社會變化、感知社會生態的媒體人來說,不斷的思考變得意義非凡。而表達,則包括文字表達、視覺表達、情感表達等等,這些都是媒體人需要掌握與夯實的素質。只有把這些東西夯實了,將來無論如何變化,我們都能從容應對。

引領受眾深度思考,媒體的責任不變。隨著新媒體時代的到來和受眾閱讀習慣的改變,新聞工作者既要適應這種變化,以受眾喜聞樂見的方式呈現新聞作品,更要有責任和義務提升受眾的思維能力。時代發展和科技進步,使新聞產品的傳播範圍和影響規模不斷擴大,媒體更要強調自身的社會責任,不能因碎片化思考、淺表層閱讀而降低思維層次。人類社會的發展需要做深度思考。從自然科學來看,人類的發展是深層思考帶來的結果。沒有愛因斯坦等科學家的深度思考和劃時代的科技發展,社會也不會如此發展進步。從社會科學看,對人類自身發展,特別是對“我們從哪里來到哪里去”這種人生本能的哲學問題的回答,不做深度思考便會出現人類方向的迷失。因此,媒體人既要適應現在閱讀方式發生的變化,還有責任和義務來引導並提升受眾的深度思考。在新媒體發展態勢下,傳統媒體的一大發展方向就是深度報道。此外,新聞評論也是傳統媒體的重要發展優勢。在泛新聞評論的時代,做好新聞評論這篇文章尤為重要。當然,新媒體也明顯開始在搶奪這塊蛋糕。

三、主動求知精神不變,自主創新驅動萬變

問︰新媒體時代,在“變”與“不變”相互交融的背景下,您對那些即將走向工作崗位的新聞學子有什麼建議和期望?

答︰新的媒介環境下媒體面臨巨大沖擊的同時,新聞從業者未來的發展道路也面臨挑戰,但挑戰往往伴隨著機遇。融合大勢,對媒體人的職業素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首先,要學會“附庸風雅”。我所講的“附庸風雅”,不是指新聞從業者要借用新技術裝點門面,我強調的是,新聞工業者需要在不斷的實踐中保持職業敏感,凡是發現新東西新鮮事物,要主動靠上去了解學習體悟,然後為我所用。因為新理念、新技術往往在未完全成型的時候顯得不合時宜,甚至有點荒唐。這時候你就要敢于“附庸風雅”,如果等它成型之後再去學習已經晚了。所以我強調“附庸風雅”,是強調媒體人需要不斷去接觸學習新技術、新理念,大抵就是這個意思。

其次,要重視技術性因素,培育互聯網思維。技術性因素過去我們習慣上不把它和政治、經濟、文化等放在同一層面,我覺得現代高科技的飛速發展,我們需要重新評估技術因素在各方面的影響。對媒體產業來說,技術發展所帶來的變化已是常數,這個常數將繼續成為媒體組織和從業人員每天需要面對的現實,未來新聞從業者的技術眼光將決定他們的發展道路。我擔任軍報總編輯期間,會經常就一些新媒體的建設發展問題給出一些意見,然後跟蹤問效。有時候我會發現我的一些想法是落後的,因此我會讓有關部門人員再去思考研究。這說明我這個靠做傳統媒體起家的人,腦子里傳統的思維模式在腦海中根深蒂固,因此我也一直在學習,有意識去培育自己的互聯網思維。年輕人具備更活躍的思維、更強的學習能力,因此更應該培育自身的互聯網思維。這個課題我會在下半年做一個專題講座,專門談談互聯網思維。

最後,要建立自己的學術背景或知識背景。我在《做好新聞工作需要具備的5種素質》講座中,提到過要建立自己的學術背景或知識背景,特別是針對新聞專業的學生。第一,學做“專家”,選擇自己愛好又比較固定的知識背景來專門強化。長久以來,新聞行業對記者的傳統要求是要當什麼都懂一點的“雜家”。科技的發達和社會的愈加復雜,以及新聞對政治、經濟、文化、民生等各領域的全方位介入,淺層次的報道已經不適應新聞工作的需要。因此,新聞人在新媒體的挑戰面前要從“負隅頑抗”到主動出擊,尋找學術依托,建立自己的學術背景或知識背景,從“雜家”逐步發展成為“專家”。第二,以我為主、為我所用,在做新聞的時候,盡量把新聞事實納入到自己的知識體系中解讀。同樣一個新聞事實,可以通過不同的視角解讀。想要寫出沉甸甸的有獨到見解的新聞,就要在建立學術背景後,以自身獨立的見解寫出和別人不一樣的新聞。

在結束今天訪談的時候,我還想強調一點,那就是職業興趣。記得幾年前也是在這個講台上,我在孫曉青軍事新聞作品研討會上說過,他取得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敬畏新聞、崇拜新聞、為新聞獻身”。在當前新的傳播環境下,一個新聞工作者的匠人精神依然非常重要。俗話說“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喜歡是最好的老師。無論從事什麼,沒有熱愛和痴迷的精神很難將一件事情做好。今天我在這里說這個因素重要或那個因素重要,如果你從骨子里對新聞這一行根本沒有興趣,那什麼東西也幫不了你,你最好選擇離開。

(作者系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新聞系碩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