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9期專題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電視災害性直播報道探析

作者︰■吳彬 梁欣

今年以來,我國多個地區遭遇了1998年以來最為嚴重的大範圍洪澇災害。從受災地區看,今年的洪災覆蓋了11個省市,主要集中在長江、淮河流域等南方地區以及新疆自治區。到7月份,雨帶向北向東移動,華北、東北、東北沿海等地也遭遇暴雨襲擊,河北省受洪災影響尤其嚴重。

在新媒體環境下,通過微博、微信等媒體發布的信息缺乏相應的網絡把關,而電視的把關人角色使其發布的信息具有較高的權威性,這就使得電視等傳統媒體的公信力在災害性事件中得以重構。在這種情況下,具有極強時效性的電視直播憑借其強大的權威性和公信力及時傳播災害性事件的最新動態,彌補信息的不對稱性,消除受眾的心理恐慌,最大限度地遏制謠言滋生。

在新媒體環境下,電視媒體如何通過直播進一步報道災害性事件,值得我們研究探討。

一、新媒體環境下電視直播報道災害性事件存在的問題

(一)缺乏對事件信息的多角度、深層次挖掘

在災害性事件報道中,電視直播可能對某一問題過度關注,信息量超載造成新聞同質化。有些報道層次也不豐富,沒有對事件深層挖掘。

1. 報道層次不夠豐富。在新媒體環境下,隨著受眾媒介素養的提高,他們對信息深度的要求也在提高。不僅僅滿足關于災害性事件的表層信息,而是希求獲取深層信息以及反思性的深度報道。在災害性事件爆發後,事件發生的現場往往是讓人非常震撼的場面,在電視直播過程中,值得去記錄和報道的信息很多,到底哪些需要及時報道,哪些應給予重點關注,只能靠記者自己去把握。報道的深淺優劣,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記者的采寫攝制能力和專業素養。有些記者身處災區,沒有找準自己的位置,被悲慘的場面震撼而大失方寸,心靈受到摧殘,喪失了理性、客觀的職業精神,報道時自然無力進行深度思考,不能發現事件背後的問題。沒有對受眾關心的問題及時進行解答,對相關部門在救災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沒有進行反思和追問。其實,電視媒體人如果對這些問題稍加關注,就能夠發掘出許多值得深度報道的素材。

2. 報道內容同質化。隨著新媒體深入發展,信息傳播方式和渠道多元化,受眾獲取信息的平台多樣化,傳統媒體不再具有絕對傳播優勢。人們通過自媒體平台獲取了事件的基本信息,但電視直播中還是報道著受眾早已獲取過的重復信息,導致新聞資源的浪費。

在災害性事件直播中,災難現場的記者不善于到僻靜的地方尋找新聞線索,媒體采訪報道傾向于扎堆,一家媒體的記者到了哪里,其他記者便蜂擁而至。例如,在今年的南方多省洪澇災害報道中,為及時報道災區最新情況,央視和省級衛視積極整合資源,展開區域合作,實現資源共享。但部分電視台對同一素材不善于從不同角度進行深度加工和挖掘,各大電視台在直播報道時內容大同小異,導致許多新聞信息出現雷同現象。

(二)過度煽情和渲染,盲目追求轟動效應

在新媒體環境下,媒體間競爭日趨白熱化。新聞報道中盡力滿足受眾的信息需求,從而吸引受眾,提高媒體競爭力,本來無可厚非。然而在災難性事件發生後,有些電視台在直播過程中盲目追求轟動效應,沒有注意“度”的把握,過度煽情和渲染,致使“宣傳”色彩或者“悲慘”氣氛太濃,不利于信息的理性和客觀傳播。

1.報道中過度煽情,“宣傳”色彩濃厚。當前媒體行業正逐步邁向企業化、市場化、產業化,部分媒體為贏得受眾市場,經常出現煽情的報道手法,進而刺激受眾的獵奇心理,完全偏離了新聞報道的重點。

電視媒體在災害性事件直播報道中,擔負著信息傳播、社會動員等社會責任。但一些直播報道,為了擴大直播的社會影響力,在報道中通常將一個新聞素材編輯成感人的故事片段,隨後將其組合成完整的故事加入感情渲染,將畫面賦予感情的烘托。 在救援黃金期,沒有把真正的報道重點放在災難事件本身,模糊了大眾關注的焦點,影響了救援工作進展。

2.極力渲染悲慘場面,刺激受眾感官。在災害性事件報道中,有些電視直播用特寫鏡頭直擊現場悲慘場面,給受眾極強的視覺沖擊。電視報道過度渲染恐懼和悲情,失去應有的理性,容易使人產生悲觀和絕望心理,給人們帶來心理陰影和傷害,喪失了媒體人應有的人文關懷。

(三)直播采訪中有些記者表情冷漠,產生“媒介暴力”

電視直播災害性事件時,有些媒體為獲得“獨家”報道,在采訪過程中忽略被訪者的感受,最終產生“媒介暴力”。 有些記者采訪時會問 “你現在有什麼感受?”“你此時心理情況怎麼樣?”等問題,這種不合時宜的提問給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 。

在電視直播中,如何將人文關懷更好地融入到新聞采訪中去,守住新聞倫理的底線,是每個電視新聞工作者必須思考的問題。

二、新媒體環境下電視直播報道災害性事件的應對策略

(一)延伸新聞觸角,拓展內容深度

在災害性事件中,電視直播不僅要報道新聞事件的基本信息,還必須借助專業優勢延伸新聞觸角,豐富報道層次,加強對新聞事件的專業解讀和剖析。積極與新媒體融合,整合網絡資源,擴充直播素材,進行全方位、立體化的融媒體報道。

1.豐富報道層次,挖掘信息深度。在新媒體環境下,一旦爆發災情,受眾會在第一時間通過手中的自媒體終端獲取第一手信息。但因為新媒體多為碎片化消息,很難對整個災害性事件有全面深刻的認識。在這種情況下,電視直播就必須加強對災害性事件進行深度分析和專業解讀。所以,在危機事件電視新聞直播中,電視媒體不僅要對危機事件的最新發展變化情況進行持續關注和報道,提供最新的權威消息,還要不斷豐富報道層次,延伸新聞觸角,對事件進行多角度、全方位的深度分析和專業解讀,讓受眾對事件由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從而進一步提升媒介公信力和權威性。

2.整合網絡資源,擴充直播素材。在新媒體環境下,為最大限度滿足受眾知情權,電視媒體與新媒體深度融合,從海量信息中提煉出新內容,使得直播報道更加立體化。 今年南方洪澇災害發生後,關于洪災的消息在新媒體廣泛傳播。央視、省級衛視等電視媒體在直播報道中除了報道專業記者采編的信息外,還通過自身的官方網站、官方微博、微信公眾平台與網友互動,搭建信息交流平台,積極將微博、微信等新媒體平台上關于洪災的最新情況進行整合後納入到直播中來,多角度、全方位對事件進行直播報道。

(二)回歸事件本身,理性客觀報道

電視直播災害性事件時,電視媒體人在直播報道中要找準定位,以事件本身為報道核心,明確報道思路,堅持適度原則,進行理性客觀地報道。

1.找準角色定位,明確報道思路。電視直播災害性事件時,記者要遵守職業倫理道德,找準角色定位,明確報道思路,將災害性事件的真實信息客觀理性地傳播給受眾。在災害性事件現場,新聞工作者應該是一個客觀事件的“記錄者”或“轉述者”,而不是災難事件的“介入者”。必須客觀真實地記錄災害現場正在發生的最新情況,努力搭建信息交流的平台和橋梁,成為發布權威信息的樞紐和中心。新聞從業者在現場直播報道中只有找準自己的角色定位,采取客觀理性的報道方式,才能最大限度地增強傳播效果,提升媒介權威性和公信力。

2. 堅持適度原則,做到平衡客觀報道。災害性事件發生後,人們處于恐懼和焦慮狀態,會出現失望或絕望心理,在這種情況下,電視直播如果過度煽情和渲染,會導致負面效應的出現。這就要求電視媒體人在直播災害性事件時,要堅持適度原則。 在具體的直播報道中,要注重社會效益和最廣大受眾的利益,避免出現過于血腥、悲慘的鏡頭,多采用全景鏡頭拍攝,盡量少用特寫鏡頭。新聞媒體的報道權是以尊重當事人的隱私為前提的,在災難新聞報道中,記者應該隱去當事人的姓名、住址等具有明顯辨識性的因素,當事人的眼楮、頭部等部位應以馬賽克等進行處理。

(三)恪守新聞倫理,注重人文關懷

災害性事件發生後,媒體需要在第一時間傳遞真實信息,盡可能挖掘事件真相,滿足受眾知情權,這是媒體職責所在。

這就要求災害現場的電視記者不僅具備較強的專業技能和專業素養,還要具有豐富的人文主義情懷。人文關懷就是對被訪者的尊重、理解和關心,在災難新聞直播報道中,更多的體現對人的尊嚴和生命的肯定,重視人的生命狀態,撫慰人的精神,喚起人們珍惜生命、熱愛生活的勇氣和信心。

(作者單位︰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