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9期記者親歷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刻骨銘心的延安之行

——參加媒體編輯記者延安行的見聞與思考
作者︰■《解放軍報》記者劉建偉

從軍20年,從業16年,第一次參加中國記協、全國“三教辦”組織的活動,第一次到延安,第一次以這樣的身份和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干農活。可以說,我把人生中眾多的第一次留在了延安。恰恰因為是第一次,所以更讓我深受觸動,更讓我刻骨銘心。

這次延安之行,究竟收獲了什麼?如果歸納起來,肯定首先是端正了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所以,我還是按照我們記者的敘述方式,給大家講一個故事、表達一種領悟。

一個故事

一對白發蒼蒼的夫妻,從江西坐了20多個小時的火車來到延安,他們想在有生之年來一趟延安,看看心目中的聖地,也看一看到底是什麼魔力,改變了自己的孫女。

原來,兩位老人的孫女以前是個追星族,天天談論明星八卦。家里沒少引導她,卻始終不見效果。去年,她自駕游到了一趟延安回去後,不僅談論明星八卦的話題明顯少了,還主動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听到這個故事,讓我想到了另一個故事。幾年前,報紙刊登過一篇新聞《八卦話題“打敗”抗日老兵》,講的是在《滇西1944》首播式上,92歲的中國遠征軍老戰士鮑直才被眾多記者冷落,而扮演中國遠征軍的演員卻被拿著攝像機、照相機的記者們團團圍住。而且提問時,沒人問“中國遠征軍”的話題,反而全是演員們的私生活。

我把這一正一反兩個故事,寫成了此次延安之行的開篇之作,效果出奇的好。我在文中說,到延安第一站就听到了延安精神“打敗”八卦話題的感人故事,它就像一枝報春花,告訴我們︰延安精神,正在一代代年輕人心中傳承。

今天再次重復這個故事,我是想說,這次延安之行,讓我首先收獲了對主流媒體記者使命的更深刻認識和理解。那就是︰主流媒體必須著眼主流,主流媒體必須佔領主陣地;軍報記者理應文字憂黨,文章報國!

我想,這也是中國記協和全國“三教辦”專門組織中青年編輯記者踏訪延安的目的所在。

一種領悟

捧著一顆真心,披帶一路風塵。短短一周時間,看似快節奏的參觀體驗,卻讓我們感到了“一次延安行,終生都受益”。就我而言,最深的領悟,還是對記者的使命與責任。

在即將離開延安時,我想起了當初調進軍報時答辯的情景︰人大的教授和軍報的領導問我,你怎麼理解穆青對人民群眾的深厚感情?

記得當時我是這樣回答的︰兩個月前,我到距離原沈陽軍區陸地最遠的黃海前哨采訪,在海上坐了6個多小時的輪船後抵達海島時,天正飄著鵝毛大雪,某海防團政委帶著其他常委把我接進飯堂。飯桌上,他們給我“推銷”他們團長的故事。團長因患腦瘤住進了原沈陽軍區總醫院,全團官兵都很牽掛他,人人都給他寫鼓勵的話;還講這兩年來團長是怎麼踏遍海島角角落落的……剛開始,我沒在意,覺得生病是天災,沒太多可以說的。

可看著七八個40多歲的團領導,邊講邊哭,邊哭邊講,我也被感動了。尤其是當政委講到,昨天晚上,團長給他發來短信說︰老伙計,我可能不行了,回不去了,團隊就交給你了!我想回海島啊,真想再聞一聞海水的味道!那時候,我徹底被打動了。

因為暈船,那天晚上兩點多我醒來後怎麼也睡不著了,穿上衣服,踏著厚厚的積雪在海島上轉悠。看著島上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我突然理解了團長,理解了一名軍人對戍守邊防海防的使命,理解了一個指揮員的忠誠大義和家國情懷。

第二天,我跟團政委提出,我親自把海水幫他們送到團長的病床前。後來我寫了一篇《捎桶海水給團長》的稿子,稿子雖短,卻引起了軍報領導的重視。報社領導打來電話說,繼續跟蹤,爭取每天發一篇。我告訴他們,不行了,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書,團長最多只能活3天了。後來,團長病逝後,軍隊特意將其作為全軍重大典型進行了宣傳。

答辯最後,我告訴人大教授和報社在場的50多名將校領導︰我理解了團長就理解了官兵。我們對官兵的感情有多深,我們的稿子就能有多動情。

今天,我再次想到了這個故事,其實是想說,延安之行,讓我更加感到新聞輿論工作者肩上沉甸甸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