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9期傳媒關注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大數據時代涉軍網絡輿情引導的“5個結合”

作者︰■羅昊 藍晶晶

隨著信息技術發展,大數據構成了一種新的傳播技術環境,重塑了網絡輿情生態,給社會輿情體系帶來了重大而深刻的變化,使網絡輿情在整個社會輿情體系中地位更加凸顯、作用更加突出。必須從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的高度,深入探索和把握大數據時代涉軍網絡輿情引導工作特點規律,以理論研究為先導,確立網絡輿情引導的基本原則,做到“5個結合”。

一、正面宣傳與疏導溝通相結合

積極對外正面宣傳部隊建設和發展,努力營造有利于我的外部輿論環境,是搞好涉軍網絡輿情引導必須遵循的重要原則和根本要求。眾所周知,正面宣傳一直以來就是我軍的強項,是我們得心應手的銳利武器。但目前在國際輿論格局中,“西強我弱”的態勢沒有根本改變,國內意識形態領域的輿論斗爭尖銳復雜,網絡媒體的日益崛起不斷增大輿論環境的不可控性。因此,我們更要把堅持正確的輿情導向擺在首位,堅定不移地貫徹黨中央、中央軍委的決策部署,緊密配合黨和國家工作大局和部隊履行使命任務需要,堅持以有力的事實和充分的說理對涉軍網絡輿情進行正面引導。

軍隊職能使命特殊,不少信息是網絡輿情關注的熱點,可以說內容就是我們的優勢。部隊作為武裝集團,具有一定的封閉性、保密性,關于我們部隊自身的信息,沒有人比我們更權威。然而,一段時期以來,正面宣傳效果不佳,不能說與我們忽視了新時期宣傳對象的信息接受特點有很大關系。因為傳統宣傳工作一般是單向度的,而今天,微信、微博、客戶端等新媒體的迅速發展和廣泛普及,不僅在理論上使每一個網民具備了對所有人傳遞信息、表達觀點的能力,更在實踐中培育了人民群眾自主利用信息、互動式接受信息的習慣。反觀我們的網絡輿情引導工作,很多時候還是停留在內部教育模式,即高高在上、我說你听,以傳統媒體的單向傳播方式運用新媒體,以傳統宣傳模式面向多元多變、開放流動的當代社會,顯然與時代發展脫節、滯後。因此,做好新時期涉軍網絡輿情引導工作,要從增強實際效果出發,端正態度、放低姿態、俯下身子,把疏導溝通作為一項基本原則、基本理念立起來,把互動交流與單向灌輸有效結合起來,依據對涉軍網絡輿情的分析研判,使正面宣傳與時俱進,有的放矢,更加精準。

二、被動防範與主動出擊相結合

涉軍網絡輿情事件一般突發性強、預測難度大,且發展迅速擴散快,一旦成形事態很難控制。進入大數據時代,輿情熱點、敏感點進一步增多,輿情信息數據量呈幾何級數暴漲,涉軍網絡輿情事件的上述特征得到了進一步強化,對我應急防範提出了更高要求。應該說,近年來各級思想重視程度在不斷提升,至少從形式上說,方案、機制、措施、力量等各方面較之以往都準備得更加充分,在一些涉軍網絡輿情事件處置實踐中收到了一定效果。

但是一味依靠“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老套路,難以適應數據量急劇膨脹的新情況,很可能防不勝防、顧此失彼。必須改變當前網絡輿情被動防御的應對狀態,在進一步完善防範方案的同時增強主動出擊意識。首先,要充分發揮大數據技術的核心優勢,積極利用大數據技術增強輿情預測和研判的及時性、精準度,把握涉軍網絡輿情發展態勢,超前謀劃,整體掌控,為有效搶佔涉軍網絡輿論引導工作的先機和主動提供準確情報。在此基礎上,對可能引起較大反響的涉軍突發事件和重大問題,要把握我軍宣傳輿論工作的基本要求和各方可能的反應,力爭在第一時間做出報道和評價,牢牢掌握刻畫自己形象的話語權,避免在網絡輿論戰場上處于被動挨打的境地,著力扭轉長期以來在涉軍突發事件和重大敏感問題上反應遲鈍和“無語”“失語”的狀況,真正從被動應付的狀態中解脫出來,掌握網絡涉軍輿情引導主動權。

三、柔性引導與依法管理相結合

輿情引導是有目的、有控制的運用輿論、信息、行為等多種途徑,引導人們的意向,影響人們的思想認識,從而影響到人們的行動,使他們按照社會管理者制定的路線、方針、政策從事社會活動的傳播行為。顯然,相對于法的強制性,這種方式依靠的是高超的政治藝術,是“柔性”的。大數據時代,信息資源極大豐富,人們自主獲取公共事務信息、表達觀點,通過網絡參與社會管理的願望和能力都在不斷增強,大數據擁有者和利用者的構成也極為復雜。對涉軍網絡輿情,我們單純寄希望于依靠地方有關部門的行政管制、圍堵封殺等傳統“硬性”方式,已經不可能取得期待的效果。因此,要適應大數據輿情新生態,不斷增強自身依托新媒體、基于大數據運用,進行輿情引導這種柔性手段的能力,把柔性引導作為一條基本原則確立下來,這是大數據時代的必然選擇。

同時,有效開展涉軍網絡輿論引導,也離不開嚴格依法管理涉軍網絡輿情。一方面,依法管理是全面依法治國、依法治軍的客觀要求。對涉軍網絡輿情進行依法管理,是部隊各級一項日益常態化的新任務新工作。要樹立法治思維,不斷提高法治化水平。另一方面,依法管理也是涉軍網絡輿情引導的題中應有之義。大數據時代,涉軍網絡輿情引導涉及軍隊、網民、地方政府、大數據管理商、網絡內容提供商、上網服務提供商等多方主體,還需要面對不同性質海量輿情數據,以及正面、負面不同影響後果的網絡輿情事件。因此,必須嚴格根據法律依法實施管理與引導,才能既充分保障各方正當權益,又能有力打擊敵對勢力、犯罪分子在網絡上對我的詆毀、攻擊和破壞,維護我軍良好形象和聲譽,維護軍民團結和部隊安全穩定。

四、以我為主與軍民融合相結合

大數據時代,人人都有發言台,個個都有麥克風,一有突發事件,輿情信息往往鋪天蓋地,國內、國際融合,網上、網下聯動,這種復雜情況下開展輿情引導,尤其需要頭腦清醒、立場堅定。特別是面對別有用心的輿論炒作、挑撥,必須堅持主見,絕不盲從,確保引導目標明確、思路清晰、方法得當,從根本上實現以我為主。

在輿情引導的具體實現形式和途徑上,還要把軍民融合作為大數據時代做好引導工作的基本原則。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鮮明提出,堅持發展和安全兼顧、富國和強軍統一,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形成全要素、多領域、高效益的軍民深度融合發展格局。這一重要思想,對做好涉軍網絡輿情引導工作同樣具有全局性指導意義。首先,在涉軍網絡輿情引導機制上,要廣泛建立常態化、規範化的軍民融合工作機制,實現引導工作的軍民融合新格局。其次,在平台建設上,要主動融入新媒體圈子,善于借船出海,廣泛利用微博微信等普及度高、影響力大的新媒體平台,積極打造軍隊新媒體宣傳力量體系。再次,在隊伍建設上,要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廣泛匯聚關心軍隊、擁戴軍隊的網絡正能量,並大力借助地方有關部門、科研院所,培訓骨干力量。

五、引導輿情與建設自身相結合

思想陣地,如果真理不去佔領,謬誤就會乘虛而入。大數據時代,數據爆炸、信息超載,各種思想、思潮泥沙俱下,各類利益團體動作不斷,有的還具有一定的思想迷惑性和情感煽動性,或者牽扯利益糾葛。軍隊職責使命特殊,代表國家政權,涉軍網絡輿情事件極易出現個別問題擴大化、單一問題復雜化、虛假問題真實化、一般問題政治化的不利局面。因此,要使廣大網民對軍隊形成正確認識和正面情感,就不能僅僅指望他們的思想覺悟和理性判斷,而是需要對他們進行教育和引導,這一點毋庸置疑。並且,這種引導不僅是在發生涉軍突發事件之後,而且貴在平時,日積月累,為下次涉軍網絡輿情事件處置打下良好基礎。

同時,必須認識到,網絡輿情是網民對社會存在的主觀反映,也就是說,涉軍網絡輿情雖然出現在網上虛擬空間,但歸根到底,還是源于社會現實。因此,在重視引導輿情的同時,必須加強自身建設。客觀而言,涉軍負面輿情發生有外部大環境的因素,但部隊自身教育管理存在的不足,也是必須予以重視的原因。主要表現在一些單位形象不好,如管理松散、個別官兵違反規定等;另外,新形勢下處理軍民糾紛或官兵維權,如果法治思維不牢、法治意識不強,也極易引發矛盾、誘發輿情。如果這些問題被別有用心的人或勢力加以利用,借機炒作,再加上我們輿情應對能力不足、處置不當,就會使事態進一步復雜、擴大直至失控。因此,大數據時代應對涉軍網絡輿情,不僅要在網上開展輿情引導,還要從源頭抓起,加強部隊建設,使網上與網下、虛擬與現實有機餃接、有效聯動,內外兼修強素質、塑形象,降低負面輿情發生的可能性。

(作者分別系武警政治學院副教授、海軍工程大學學報編輯部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