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9期全媒體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長征精神”在網絡輿論場的傳播與引導

作者︰■孫亦祥 李瑾

長征作為我黨我軍歷史文化中鳳凰涅--的靈魂所在,在近80年的弘揚和傳承中,得到了普遍的贊譽和認同。特別是長征所蘊含的信仰、奮斗、犧牲、勇敢等一系列精神內核,已成為中華民族歷史發展中的重要精神符號。步入新世紀以來,隨著互聯網的深入普及,以青年網民為主體的互聯網傳播使“長征精神”得到了更為深入、廣泛的傳承,並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國際化傳播。然而,一些別有用心的群體和網民,通過歪曲、丑化長征歷史來否定我黨我軍的性質宗旨,進而唱衰中國。對此,我們必須通過旗幟鮮明的主題觀點、客觀真實的歷史信息、科學合理的觀點引導、緊貼時代發展的現實啟示來影響和感召廣大網民的情緒、立場和意見,讓“長征精神”永遠成為網絡輿論場的主旋律、正能量。

一、主題詮釋以正“本”

在充斥著顛覆、娛樂、極化等各種負面內容、非理性情緒的互聯網輿論場中,即便是正面話題,也可能會衍生出種種負面評論。近年來,圍繞長征的網絡輿論整體以正面、中性為主,但是也不乏假借宣傳長征之名來“消費”長征、“享受”長征的行為。這種忽視“長征精神”內核和時代價值的做法,既損害了長征及紅軍的歷史形象,也誤導了年輕人對長征的情感認同和思想追隨。比如網上“重走長征路”的宣傳,最初的策劃意圖和動機設想是好的,但是隨之衍生出的各種所謂“長征路上看交通”、“自駕車重走長征路”“‘學生軍’重走長征路”“雙胞胎兄妹向往長征路”等吸引眼球的主題,卻帶有強烈的娛樂化、庸俗化傾向。且不論網下的具體活動是否有實際意義,單從網上的宣傳來看,這種“標題黨”往往會使“長征精神”的傳播變味,成為網民的戲謔和惡搞之詞。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間,有網站將《長征組歌》中的《四渡赤水出奇兵》進行片段剪接,然後配上世界杯主題曲,極盡嬉笑之能事,一時成為網民熱點關注、轉載的視頻。在這起典型的惡搞事件中,貌似娛樂的背後,潛含著消解崇高、矮化歷史的惡果。對此,《解放軍報》曾刊發《捍衛我們的英雄》《打一場英雄形象的保衛戰》等署名文章,予以強烈的反擊,並得到近百家門戶網站的轉載。

弘揚“長征精神”是時代賦予我們的重任和根本,在輿論引導中,必須突出她的精神內核傳播。典型的例子來自美國著名記者埃德加•斯諾撰寫的《紅星照耀中國》,這本書除了最早向西方世界宣傳長征事跡和人物之外,更重要的是對“長征精神”的凝練,用貼近西方式的語言將“長征精神”總結為︰“冒險,開闢,發現,人類的勇氣和畏縮,發狂和歡欣,遭難,犧牲和忠心,一切像一團火焰,照耀著這成千累萬的青年們的熱情,希望和革命的樂觀主義”ヾ。這部作品的問世和廣泛傳播,受到了普遍的輿論好評,為中國革命贏得了廣泛的關注、理解和支持。

今天,當我們面對互聯網上各種娛樂化、庸俗化乃至丑化、攻擊性論調時,更應以“長征精神”來宣傳長征,用“長征精神”去批駁謠言,引導輿論。比如互聯網炒作的“軍隊非黨化”話題,“長征精神”無疑是其強有力的批駁武器。中國工農紅軍之所以能夠在極為殘酷的戰爭環境中拖不垮打不爛,始終立于不敗之地,克敵制勝的法寶就是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維護黨的團結統一。毛澤東同志曾經指出︰“誰使長征勝利的呢?是共產黨。沒有共產黨,這樣的長征是不可能設想的。”ゝ同樣,對今天互聯網充斥的個人主義、享樂主義和娛樂至上情結,以“長征精神”中所凝聚的集體主義、革命英雄主義以及艱苦奮斗、犧牲奉獻思想為主題進行傳播,無疑會發揮很好的教育、引導作用。2002年兩位英國青年重走長征路在互聯網引發極大關注,人民網、新華網等官方媒體都進行了網上報道,但並沒有聚焦最初一些網民熱議的“行程是否有兩萬五千里”以及其他的奇聞軼事,而是聚焦“長征精神”在兩位英國青年內心引發的感悟與影響,如新華網中以“烏江邊,听老紅軍講故事”“頑強毅力來自紅軍精神”等為主要標題的內容闡釋,通過鮮明的主題導向,發揮了很好的輿論引導作用。

二、史實為據以清“源”

回顧長征,由于在異常艱難的戰爭歲月中保存下來“第一手”史料有限,加之親歷長征者的逐漸遠去,給今天一些群體和個人借機重新解讀“長征歷史”,散播所謂“長征真相”提供了借口。而網絡信息的快速流動和網媒工具的低廉、便捷使得每個人都可以自由傳播個人主張、觀點和感情,這又為他們提供了傳播機會。正是這種便利,導致互聯網出現了諸多“歷史專家”“公知大V”,他們利用青年網民對長征歷史缺乏深入了解,對紅軍艱苦奮斗歷程缺乏直觀感受的特點,通過虛構杜撰、斷章取義、移花接木等方式精心炮制各種“新的長征故事”。這些“毀三觀”的“爆料信息”,極易將不明真相的網民引入思想誤區,離間他們對紅軍先烈的情感認同,進而動搖他們的理想信念。美國前總統理查德•尼克松曾在其撰寫的《1999不戰而勝》一書中談到: “當有一天,遙遠的古老的中國,他們的年輕人,不再相信他們的歷史傳統和民族的時候,那個時候,就是我們美國人不戰而勝的時候!”

對于種種無視歷史事實的網上謠言,有專家呼吁,講述長征歷史,弘揚長征精神,一定要做到“真、正、實”,讓年輕人全方位了解長征。對于打著各種幌子歪曲甚至抹黑長征的錯誤和虛假觀點,我們更要堅決予以駁斥和澄清。一方面,要運用好歷史史實,理直氣壯地進行網上宣傳。我們要堅持運用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以客觀真實的歷史資料和權威觀點為依據,運用網絡媒體進行正面傳播,以強有力的正面輿論擠壓負面輿論空間,消弭各種噪音、雜音。2006年中國新聞獎網絡專題中獲獎的人民網“紀念長征70周年”大型報道,通過親歷者對歷史的回顧、當代人對歷史的解讀以及紀念,先後收錄了3000多位長征英雄的簡歷,上百張珍貴歷史照片及遺址照片,近百篇對長征中的戰役、會議或人物的回憶類文章以及長征路線圖、戰役會議、大事記等,將豐富、權威的歷史事實進行全景網上呈現ゞ。這種建立在大量真實史料基礎上的輿論傳播,靠事實說話,避免了單調的道理灌輸,在潤物細無聲中讓人深刻地感受到真正的“長征精神”,從中受益匪淺。另一方面,要強化輿論監管,及時組織力量對錯誤思想觀點進行批駁,旗幟鮮明地表明態度和立場。互聯網不是可以肆意歪曲、娛樂“長征精神”的法外之地。要站在意識形態和政治安全的高度,對于重點網站、“公知大V”、微信公共賬戶等依法進行管理,防止惡意輿情、灰色輿情的肆意擴散;同時還要強化網絡輿論工作者的政治覺悟和專業素養,要兼顧互聯網國際、國內輿論交織生成的特點,強化內宣也是外宣的理念,圍繞“長征精神”傳播的每一段文字、圖片或視頻都要嚴格把關,防止被誤讀、誤解。此外,還要充分借助知名人士、文體工作者等在互聯網輿論場有一定受眾基礎,且具有較好傳播效應和“口碑”的輿論領袖,在社交媒體平台上采用“鏈接+評論”的方式進行長征主題內容的擴散,強化網絡空間的輿論“淨化”。

三、價值凸顯以固“魂”

美國作家索爾茲伯里在其撰寫的《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中感慨道,“長征途中發生的一切似乎有點像以色列人從埃及出走,漢尼拔翻越阿爾卑斯山,拿破侖進軍莫斯科或美國人拓荒西部。但任何比擬都是不恰當的,長征是舉世無雙的”。長征之所以舉世無雙,不僅僅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軍事壯舉,更是在異常艱苦的萬水千山中砥礪出的偉大精神,這是我黨我軍的寶貴財富和精神源泉。對于這種精神,劉伯承元帥曾在《回顧長征》中評價道︰“長征中,紅軍斬關奪隘,搶險飛渡,殺退了千萬追兵阻敵,翻越了高聳入雲的雪山,跋涉了渺無人煙的草原,其神勇艱苦的精神,充分顯示了共產主義運動無比頑強的生命力,表現了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無堅不摧的戰斗力量”々。在近80年的薪火傳承中,“長征精神”已成為融入我黨我軍和全民族血液中的紅色基因。

而在今天,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大肆實施“政治文化轉基因”戰略,妄圖用薯片、大片和芯片輸出其價值理念,軟化國民的政治信念和理想追求。網上曾有一篇關于長征中紅軍烈士陳樹湘絞腸就義的貼文,講述這位年僅29歲的紅軍師長在湘江血戰中率部擔負阻擊任務,在與十幾倍于己的敵人殊死激戰中受傷被俘後寧死不屈,將自己腹部的傷口撕開,絞斷腸子犧牲的故事。而在網上跟帖評論中,有些網民卻發出了“是不是真的”“怎麼會”的質疑和“這樣值不值”的爭辯。透過這些質疑和漠視,我們要清醒地看到,當下互聯網已成為西方國家對我進行影響滲透的主要渠道,一旦失去網絡輿論主陣地,我們將會面臨被拔根去魂的危險。

毛澤東同志曾強調,輿論陣地,無產階級不去佔領,資產階級一定要去佔領。面對互聯網輿論場可能失守的問題,以長征所蘊含的價值為傳播重點,強化價值認同,促進思想追隨就顯得尤為重要。首先,要主動搶佔網絡輿論陣地,擴大“長征精神”的社會影響力。早在2006年,北京一些網絡媒體就齊聚貴州遵義,通過了《北京網絡媒體遵義宣言》,強調以長征精神激勵自身,立志讓偉大的長征精神永放光芒。而在同一年,《浙江日報》則充分利用互聯網的強大傳播功能,邀請老紅軍、長征史研究專家、社會知名人士等與廣大團員青年開展線上互動交流和嘉賓訪談,通過群眾性大討論幫助青年團員更好地把握“長征精神”、弘揚“長征精神”。其次,要努力講好長征故事,強化“長征精神”的社會感染力。要貼近時代發展特征、貼近網民社會心理、貼近網絡傳播特點,在確保“長征精神”的內核精髓不變質、不走樣的前提下,在內容和形式表達上盡可能地化抽象為形象生動、化說教為情理交融、化高冷為喜聞樂見,不斷強化網民對“長征精神”的認同感和知曉度。特別是那些看慣了《野戰排》《拆彈部隊》等好萊塢大片的青年網民群體,具有較強的反權威化、反世俗化心理特點。淡化宣傳色彩的真情實感表達,是與他們網上溝通的最好橋梁。在對長征紅軍信仰追求的傳播中,不單單是千篇一律的贊美詞、表揚稿,而應在多元視角下深挖紅軍戰士個體所蘊含的偉大精神和道德情感,強化人文關懷、強化細節展示。鳳凰網視頻中曾有一段對紅軍老戰士何福祥的采訪,鏡頭描述了這位當年在戰斗中被俘後與組織失散的女戰士,在此後數十年的歲月中,無論生活多麼艱苦,都堅持一分一毛攢黨費、千辛萬苦找組織的故事。她的事跡之所以打動人,除了本身所具有的價值外,在刻畫細節中引發受眾共鳴,通過情感打動人、影響人也是產生良好輿論引導效果的關鍵。

四、時代展望以強“神”

長征中的紅軍突破敵人層層圍追堵截,使中國革命轉危為安,從挫折走向勝利,這不僅僅是一段難以忘卻的歷史,更是一種喚起國家民族不畏艱險、開拓進取、奮勇圖強的內在動力。正如《苦難輝煌》開篇所言,正是通過萬里長征這一中國共產黨的煉獄,使中華民族探測到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深度和時代寬度,最終完成了中國歷史中最富史詩意義的壯舉。中國工農紅軍和中國革命也由此成為一只火中鳳凰,從苦難走向輝煌ぁ。在新的歷史時期,我們只有從歷史和現實的結合點上去認識和理解長征,才能真正煥發出長征之“神”,讓她作為我們全民族的集體回憶,得到薪火相傳。

要看到,互聯網已成為當今社會面臨的“最大變量”和“不確定因素”,特別是2011年由社交媒體引發中亞、北非“顏色革命”後在全球產生的巨大“沖擊波”,這些再次警醒我們︰互聯網連著戰場,要把網上輿論工作作為重中之重來抓。在網上各種社會思潮的激烈交鋒中,特別是黨和國家建設發展中出現不可避免的問題後,極易被境內外敵對勢力勾連炒作,從而引發民眾對社會制度、政策方針的質疑,導致他們信心動搖。對此,我們要深挖紅色資源,通過大力傳播紅軍將士不畏千難萬險、追求革命真理,“敢教日月換新天”的豪邁自信和讓“雪山低頭、草地成路”的樂觀情懷,在批判互聯網各種“唱衰”論調的同時,引導全社會樹立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對黨的歷史自信,並將這種自信內化于心,外化于行,轉化為實現中國民族偉大復興的動力之源。

同時,在西方國家軍事文化頗受推崇的網絡輿論場中,還要以弘揚“長征精神”來打造我軍軍事“軟實力”,提高我軍軍事文化影響力。要把“長征精神”與我軍各個歷史時期所凝練出的偉大精神作為一脈相承的歷史文化,融入到國防和軍隊建設發展以及部隊執行多樣化任務中的各項新聞輿論工作中去,讓官兵利用網絡終端完成與紅軍前輩跨越時空的“對話”,升華新一代革命軍人的精神境界和意志品質。新華社在其制作的《我的長征》欄目中,采用第一人稱的手法,忠實記錄老紅軍在新時代講出的“邊走邊睡覺”的故事。這很容易讓我們聯想起2008年南方抗擊雨雪冰凍自然災害時,互聯網上熱傳的“站著打盹的士兵”照片,以及今年抗洪搶險救災中,微信朋友圈熱傳的類似新聞,因為過度疲倦,在執行任務間隙打盹、休息的80後、90後解放軍官兵,成為網上被點贊、叫好的紅人,而他們為保衛人民生命財產,樂于奉獻、甘于吃苦的精神,正是從紅軍時期就傳承下來的人民軍隊的優良作風。這種跨越時空的對接,以今天的“長征精神”傳承和發揚反芻對長征歷史的理解與認識,能夠使“長征精神”得到進一步的凝練與升華。

總之,面對當下網絡輿論場對社情民意乃至國家安全、主權帶來的嚴峻威脅與挑戰,我們必須高度重視“長征精神”所蘊含的寶貴財富和時代意義,積極搶佔輿論制高點,以正本清源、固魂強神為傳播目標,不斷深化其傳播的力度、廣度和精度,堅決守衛好思想文化陣地的“上甘嶺”。

(作者分別系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新聞系教員、參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