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10期業務探討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從平淡處發現新聞

作者︰■林驥 王新國

提 要︰部隊的日常工作,既像軍營圍牆四周年年盛開的鮮花,又像軍營上空升而又落的日月,年年雷同,日日重復,平平淡淡。如何從這樣的平淡處發現新聞,是軍事新聞工作者應該練就的一門基本功。

關鍵詞︰雷同;平淡;發現新聞;基本功

如何從平淡處發現新聞,是一個值得探討研究的問題。筆者結合多年采編實踐,梳理總結出如下幾個入手之處。

第一,身臨其境、用心體會。有句俗語說“太陽底下無新事”,但同樣還有一句話講的是“每天的太陽都是新的”。正如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茨所言,“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只要用心,總能找出不同。

從日復一日貌似單調重復的部隊生活中尋找新意、發現新聞,首先要深入部隊基層,直面官兵生活。只有這樣,才能獲得坐在辦公室里無法得到的素材;同時還需融入情感、用心體會,將由體驗生發的情感貫穿全文。當然,僅有這兩點還不夠,要寫出有思想、有深度的新聞報道,還要賦予作品理性的光輝︰就是說作為記者不僅要深入生活,還要適時從中跳出,站在更高的角度理性解讀,從而賦予作品更多的思辨色彩。

舉凡優秀的軍事新聞作品,無不是作者親臨現場而後寫就。從解放戰爭時期的著名軍事記者華山到已故解放軍報社著名記者高艾蘇,都堪稱這方面的典範。戰爭時期的華山親歷過許多戰斗,他寫的很多戰地新聞具有獨特的史料價值。長江韜奮獎獲得者高艾蘇上過全軍所有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哨所,走遍了中國邊防所有一線要點,采訪過中國軍隊所有主戰軍兵種;他曾三下南沙,四進西藏,五上新疆,七走雲南,隨潛艇深海遠航,隨空降兵跳傘,鑽進戰略導彈發射井,進入核試驗中心爆點,甚至在邊境作戰中親自參加過反伏擊戰斗……正是靠著扎實的采寫作風,他采寫了一篇篇生動鮮活的軍事新聞作品︰《新千年探訪︰中國邊防的東北角》《烈日泅渡︰八千米擊浪向戰場》《潛艇航行目擊記》。涉深海者得蛟龍,品讀他的每一篇作品,濃烈新鮮的兵味、逼真生動的現場感無不撲面而來。

第二,巧找角度、逆向思維。采寫新聞要避免流于一般、平淡無奇,善于轉換思路、選取最佳報道角度不失為一劑靈丹妙藥。

從某種意義上講,部隊工作的同質化很容易造成軍事新聞報道的雷同。要避免新聞報道的雷同,采用逆向思維尤為重要。具體要把握三點,一是同中求異。不少軍事新聞,報道的內容相近,同樣是主題教育,你要報,我也要報;同樣是訓練演習,你要報,我也要報。只有運用逆向思維,才能別出心裁、找出有新意的角度,寫出新穎、別致的新聞報道。二是小中見大。就是稿件開口要小,不要試圖在一個稿子中涵蓋所有問題。如果一味貪多求大,難免老虎吃天無從下口,致使稿件模式化、概念化。三是抓住人物個性。人物報道最忌面面俱到,只有抓住人物個性特點,才不會陷入臉譜化的窘境。

軍報著名記者江永紅就善于利用逆向思維找報道角度,其成名作《藍軍司令越演越狡猾,紅軍司令越練越過硬》一文,打破了當時“紅軍必勝”的思維模式,從而石破天驚。此文發表在1980年,當時正值全黨開展關于真理標準大討論的當口,“藍軍司令”的出現,推動了軍事訓練領域的思想大解放。他的《士兵的任命》《一絲不苟按規矩成方園》《“快活神”劉亮華》《床頭櫃里的指導員》等作品,無一不是逆向思維、小中見大的佳作。

面對同質化的題材,尋找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切口事關新聞作品的成敗。筆者在新聞實踐中遇到過這樣一件事,同樣在試驗中排除啞彈,一名同志不幸犧牲,其英勇行為被廣泛宣揚,而另一名同志多次排除類似的啞彈毫發無損卻默默無聞。筆者深入采訪後撰寫了一篇人物新聞《一年八次履險如夷》,從另外一個角度詮釋了膽識之外更需遵循科學精神,稿子發出後,得到讀者好評。還有一次,一位通訊員報來一條線索,說一名戰士探親期間參與救火,如果按慣常思維,這就是典型的好人好事,一篇簡訊足矣。筆者報道線索中發現,這名戰士同樣是在英勇行為背後不乏清醒冷靜頭腦,在感覺體力不支的情況下沒有蠻干,果斷放棄。筆者依此改寫出新聞稿《英雄,第十六次沖向火海》,強調理性,不作無謂犧牲,同樣取得不錯的報道效果。

第三,當好翻譯,善用對比。隨著我軍軍事斗爭準備的不斷推進,軍事新聞報道內容的科技含量也越來越高。無論是單純的成果性報道,還是涉及科研人員的人物報道,都應力避枯燥晦澀。

寫得讓人看不懂,往往是因為滿篇的技術詞匯和專業術語。解決這個問題,記者就要當好翻譯。就像江永紅說的那樣,搞軍事和科技報道,“翻譯”是一項基本功。據說,唐代大詩人白居易每寫一首詩,都要讀給不識字的老嫗听,直改到老嫗听懂才作罷。古人這種去晦澀、尚通俗的作法值得我們借鑒。要把軍事科技新聞寫得通俗易懂,首先是記者自己要弄懂吃透。如果連自己都沒有消化,必然跳不出業務性、技術性的樊籬,寫出的稿子難免會成為“夾生飯”,令讀者難以“下咽”。寫科技類新聞切忌照抄技術材料,一定要經過認真采訪、消化理解後,盡量口語化,變成普通官兵能看懂的話。

如《解放軍報》曾報道過某部研究員方平的事跡,記者的處理就比較巧妙。介紹方平接受的某項任務時,記者這樣寫道︰“這個‘硬骨頭’有多硬?多家單位長期聯合攻關,都未能取得突破。”在寫另一項工作時,則這樣寫道︰“這項工作涉及的領域,可以用‘高難’‘高冷’來形容。方平所開啟的,是一場可能無法到達終點的寂寞長跑;他所面臨的,是一生很難獲得鮮花和掌聲的清冷堅守。”通篇文章中都是通俗、生動的表述,沒有枯燥的數據和晦澀的術語,走出了科技報道“內行看了太膚淺,外行看不懂”的怪圈,收到了預期宣傳效果。

類似的情況,筆者也曾遇到過。2007年,西安衛星測控中心接連挽救了兩顆瀕臨失效的衛星。筆者也是運用了類比的方法極言其難︰“類似情況別說我國從未遇到過,在世界航天史上也不多見。歐空局曾有個奧林普斯地球同步軌道衛星突發故障,當時是集中了歐美上百名專家,利用全球布站的優勢,方才勉強搶救過來。歐美航天測控都是全球布網,對航天器進行全時段測控,而我國的航天測控網受諸多條件限制,測控網覆蓋率尚不及其五分之一。”

總之,這類稿子要令局外人“不明覺厲”為佳。

最後,捕捉細節,還原畫面。寫出可讀耐讀軍事新聞作品的另一竅門,是要善于捕捉細節,讓文字富有畫面感。

無論部隊工作的大場面如何雷同,但細節卻永遠是個性化的。在善于捕捉細節的記者筆下,往往比讀者親眼看到的更精彩。並不是記者拔高了或者編造了什麼,而是緣于記者更精準的聚焦、更獨特的視角。一個優秀的文字記者,相當于一個高明的攝影師和一個高明的解說員的完美結合,他們相互補充,給讀者提供了更多不為人知的信息。

高艾蘇就是一個善于抓細節的記者,在他那些親歷式報道中,語言之生動、節奏之明快、信息量之豐富,令人嘆為觀止。

在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我們與戰士們共同歷險——昨夜,兵至‘格嘎’,參天古木掛滿松茸,熱帶雨林托舉冰川,粗藤盤折,荊棘載途。……樹葉上迷彩色的旱螞蟥像蛇一樣晃頭直立,發出一片“嗖嗖”聲。不知覺間,記者腳腕已被螞蟥吸吮,而同行的戰士一摸脖子,竟甩下一條長蛇,令人毛骨悚然。(《高原奇兵征戰“世界第一大峽谷”》)

在祖國的藍天,我們與官兵一起體驗跳傘——“呼嘯的風吹歪了我的臉,身體開始以每秒9.8米的“自由落體”速度砸向大地,並越落越快。1秒、2秒、3秒……我頭腦里一片空白。僅4秒鐘主傘打開,我的腰被狠狠拽了一下,抬頭看︰一朵迷彩色的傘花和千百朵傘花一起綻開。”(《雄兵乘風從天降》)

有些報道雖然很難出現如此精彩的情節,只要記者努力挖掘,就能使文章出新出彩。比如在對火炮研究所女研究員唐雪梅的報道中,記者加入了這樣的一段︰電子沙盤前,偵察預警、偽裝欺騙、電子干擾、機動突擊、防空反導……各作戰分隊在紅藍雙方指揮員的調動下,大“打”出手,各顯神通。戰場氣氛非常緊張,“戰況”進行得十分慘烈。隨著“戰爭”進程的推進,一時之間,交戰雙方陷入膠著狀態。關鍵時刻,紅方某新型裝備果斷出擊,強大的戰場毀傷效能,給藍軍造成致命打擊。經過分析計算,該新型裝備對紅方贏得“戰爭”的支撐作用被直觀顯示出來。

這樣形象的報道,使唐雪梅團隊的科研成果躍然紙上。

而在對某基地輕武器研究所女高工黃雪鷹的報道中,記者進行了如下描述︰

當射擊口令下達後,一梭子子彈呼嘯著竄出水面,直奔岸上指揮位置飛來,幾顆彈頭就打在離黃雪鷹不到1米的礁石上,頓時火花四濺,身後的指揮所中傳出一片驚呼。

危急時刻,黃雪鷹一邊招呼大家隱蔽,一邊迅速臥倒,竟然還沒忘記記下彈著點的位置,她也因此被大伙兒尊稱為“黃大膽”。

黃雪鷹工作環境之艱苦、工作作風之潑辣,在這樣的細節描繪中可見一斑。

(作者單位︰原中國軍工報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