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6年第10期史海泛舟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紅軍長征新聞輿論工作的時代啟示

作者︰■雷鳴劍

提 要︰長征途中紅軍報刊探索出的新聞輿論工作的經驗做法,對我們今天的新聞宣傳輿論工作仍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這就是︰拓展傳播渠道,實現新聞輿論效果的最優化;加強輿情引導,彰顯新聞輿論的功能和作用;弘揚優良傳統,開創強軍興軍新聞輿論新局面。

關鍵詞︰紅軍長征;新聞宣傳;輿論工作;時代啟示

1936年10月,中國工農紅軍長征三大主力會師,宣告長征勝利結束。歷經硝煙彈雨的洗禮,長征途中紅軍報刊探索出的新聞輿論工作的經驗做法,對我們今天的新聞宣傳輿論工作仍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必須弘揚長征報刊新聞輿論工作的優良傳統,更好地為實現強軍目標提供堅強有力的思想引領、輿論推動、精神激勵和文化支撐。

拓展傳播渠道,實現新聞輿論效果的最優化

整體來看,紅軍長征以1934年10月10日黨中央率領中央紅軍(紅一方面軍)戰略轉移為標志。但從當年6月底開始,中央紅軍主力便著手準備突圍轉移工作。ヾ在“北上抗日”“一切為了保衛蘇維埃”等口號號召下,黨中央派出三支先遣部隊——紅七軍團組成的“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湘贛蘇區主力紅軍組成的紅六軍團、紅25軍組成的“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隊”,吸引和牽制敵人,並“利用新聞報刊和文告宣言等在紅軍突圍轉移的前夕開展相應的政治宣傳和動員工作”ゝ,從此拉開長征新聞輿論宣傳的序幕。

跟蹤報道三支長征先遣隊,宣傳造勢。1934年7月6日,紅七軍團先遣隊從瑞金出發時配備了隨軍記者,但直到7月31日因落實中央保密要求,並未公開報道紅七軍團行蹤。從8月1日起,才陸續通過電台向瑞金紅色中華新聞台播發先遣隊沿途作戰的消息。8月1日,中央政府機關報《紅色中華》發表《為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宣言》,對外宣布“蘇維埃政府與工農紅軍不懼一切困難,以最大的決心派遣了抗日先遣隊北上抗日”。在頭版還闢有專欄《八一前夜抗日紅軍在各個戰線的新勝利》,集納報道前線紅軍作戰的消息。在第二版,發表專訪稿《毛澤東同志談目前時局與紅軍抗日先遣隊》。同一天,中國工農紅軍機關報《紅星報》也刊登了宣言書。至11月上旬,《紅色中華》與《紅星報》等媒體跟進報道先遣隊戰況,稿件都標明“抗日先遣隊×月×日電”,或“先遣隊隨隊記者特電”等電頭。

相對于紅七軍團先遣隊,對紅六軍團自8月7日出征後的行動公開報道更少,“既是為了大張旗鼓地宣傳黨的抗日主張,也是為了迷惑敵人,掩護紅六軍團的西征和中央紅軍主力的長征。”ゞ但紅六軍團在這段時間,做了許多輿論宣傳工作。如,在佔領湖南新田縣城後組織宣傳隊散發傳單標語,在強渡湘江、攻佔西延縣城後利用部隊休整時間開展擴紅運動,等等。感受于紅二、六軍團政治宣傳和群眾工作的輿論魅力,瑞士籍傳教士勃沙特撰寫並于1936年12月出版了專著《神靈之手》,成為西方最早出書宣傳紅軍長征的人。而在1934年11月16日,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隊出征當天發布了《宣言》,沿途堅持出版《戰士》報。時任紅25軍宣傳科長的劉華清回憶稱,他負責創辦的油印《戰士》報,經常摘編一些宣傳材料和教育大綱,刊登一些政治工作經驗、群眾工作經驗等。這份小報報道及時,很快成為全軍上下關心的報紙。

想方設法克服征途困難,堅持辦報。1935年1月下旬至6月中下旬,是中央紅軍新聞輿論宣傳最艱苦的時期。從蘇區攜帶的物資經費用盡,編印報刊的紙張油墨缺乏,一些宣傳骨干在戰斗中犧牲。但活著的人堅持用草紙、廢紙印發報刊和宣傳品,有時甚至改出“葉報”。據說,有支部隊官兵3天未進一粒米,大家感到很疲憊,這時前方隊伍傳來兩片樹葉,上面寫有“毛委員在前面!同志,前進!”等文字,部隊士氣陡增。《紅星報》用完從中央蘇區帶出的毛邊紙後,曾用印過藏文佛經的紙張背面印報。《前進》報用紙粗糙且顏色雜亂,在第3期就用了灰、粉、黃三色紙張。

搜集國統區報刊資訊,為我所用。長征中,紅軍主力部隊間通信聯絡經常中斷,為了獲得更多信息,他們注意搜集國統區的報紙。1934年10月,紅三軍從黔東國統區報紙“剿共新聞”中,得知有支紅軍部隊要來貴州與他們會師。當時紅三軍沒有電台,只能根據這些新聞來推測情況。一天,賀龍軍長從西陽縣南腰界小學找到的報紙上看到︰“江西蕭克匪部第六軍團竄入黔東,企圖與賀龍匪部會合。”々他研究分析後,迅即兵分兩路,迎接六軍團。10月15日,接到六軍團參謀長李達帶領的先頭部隊。10月23日,又接到與六軍團部失去聯系的第50團。原來,這個團也是從撿到的半張舊報紙上得知紅三軍活動的位置,靠攏而來。1935年9月,黨中央率領中央紅軍主力到達甘肅岷縣哈達鋪後,綜合分析從當地搜集到的《大公報》與《晉陽日報》等報刊,獲知陝北紅軍和陝北根據地的消息及偵察情報後,毛澤東主席提出到陝北去,促使黨中央作出落腳陝北的戰略決定。

借助海外新聞資源,擴大長征國際影響。國民黨軍在加大對紅軍軍事進攻力度的同時,加大新聞封鎖力度。我們黨于1935年12月9日在巴黎創辦《救國時報》——隸屬于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領導,還在美國創辦《先鋒報》。這兩份報紙在傳播長征信息、塑造黨和紅軍抗日形象、爭取國際同情和援助等方面,發揮了“海外堡壘”作用。1936年6月,經過我地下黨安排,美國《每日先驅報》記者斯諾到達陝北采訪。其稿件通過美國的《亞洲》與《紐約太陽報》、上海的《密勒氏評論報》與《大美晚報》、北平的《民主》等報刊傳向世界,擴大了長征的國際影響。這充分說明,我們黨已經意識到國際宣傳的深遠意義,加強了與海外媒體的密切聯系。1936年春,陳雲撰寫的文章《英勇的西征》在《共產國際》雜志第1、2期合刊里發表,成為在世界革命陣營中最早宣傳紅軍長征、中國共產黨及其領袖毛澤東、朱德等人的文獻。ぁ

正因為有效拓展了長征新聞輿論的傳播渠道,並整合運用國統區的新聞資訊、善于借助海外新聞資源平台,我黨在長征途中才實現了“總體宣傳”效果的最優化。

加強輿情引導,彰顯新聞輿論的功能和作用

紅軍報刊在長征中新聞宣傳的經驗做法,豐富發展了新聞輿論引導的內涵,充分彰顯了我黨新聞輿論引導的功能和作用。

擔當“喉舌”,旗幟鮮明反映黨中央的路線方針政策。遵義會議後,《紅星報》發表社論《為創造雲貴川邊新蘇區而斗爭》,並刊載了黨中央與中革軍委《告全體紅色指戰員書》《軍委縱隊黨的干部會議決議案》,及時傳達中央關于長征的戰略方針。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前,《紅星報》相繼發表《同四方面軍會合去!》《向全野戰軍介紹一下紅四方面軍》等文章和社論《偉大的會合》,第一時間發出黨中央的聲音。各軍團報刊隸屬于相應的黨委機關,也都肩負著“喉舌”功能。俄界會議後,《戰士》報發表陝甘支隊政治部《擴紅號召》,提出“擴大紅軍、充實紅軍,是目前最中心的戰斗任務,也是爭取戰斗勝利,實現赤化川陝甘的保證”,還發表社論《一切為著黨的路線而斗爭》,呼吁“擴大千百萬紅軍”。1935年8月,中共中央決定成立《干部必讀》編委會,由張聞天兼任名義主編,李維漢、陳昌浩為編委,《干部必讀》一度成為黨中央機關報。

勁吹“號角”,及時宣傳報道紅軍攻堅克難奪取勝利的消息。《戰士》報和《戰士》副刊,生動再現了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翻越夾金山、激戰直羅鎮、攻克山城堡等戰斗經過。1935年5月25日,紅一團二連17名勇士在連長熊尚林率領下,乘木船戰勝激流駭浪和敵軍阻擊,強行渡過大渡河。次日,《戰士》報出版第184期,以大字標題《向“牲部”(即紅一團)全體指戰員致敬禮》,報道勇士們強渡大渡河的感人事跡。5月29日下午4時,紅四團22名共產黨員和積極分子組成突擊隊,冒著猛烈火力越過鐵索橋,後續部隊緊跟過河,擊潰瀘定城守敵。5月30日,《戰士》報出版第186期,在《我們鐵的紅軍無堅不摧戰無不勝的勇猛精神掃平一切當前敵人》的通欄標題下,集中報道紅一軍團部隊的功績。僅26日至30日,《戰士》報緊跟戰斗進程,5天內出版3期報紙。《紅星報》結合紅軍四渡赤水後,部隊頻繁轉戰、天氣驟熱等實際,組織進行《不喝冷水不生病》等系列宣傳,倡導全軍指戰員“為鞏固我們的戰斗力而斗爭”。正因為以《紅星報》《戰士》報為代表的紅軍報刊,全方位、多角度地宣傳報道長征,及時地、極大地激勵部隊奪取最終勝利,被譽為長征途中的紅色號角。

當好“旗手”,突出反映紅軍將士爭先創優的典型事跡。運用先進典型事跡引導干部戰士健康成長,是長征時期紅軍報刊的明顯特點。《戰士》報刊登的17名勇士強渡大渡河的報道,開啟了我軍新聞媒體對典型報道的“先河”。あ戰地通訊《英勇頑強的“勇部”(即紅四團)》雖不足700字,卻寫得形象精煉、生動感人,至今仍為通訊範文。1935年1月15日,《紅星報》刊登標題新聞《軍委獎勵烏江戰斗中的英雄》。楊成武回憶這篇報道說︰文字就這麼簡單,沒有什麼形容詞,幾乎都是名字,短小精悍,鼓舞人心。

溝通“紐帶”,密切各部隊間團結,維護黨和軍隊的統一。北上抗日,是長征新聞輿論工作的核心內容。各報刊聚焦主題,在發揮“橋梁”“紐帶”作用的同時,增強內部團結。1935年6月10日創刊、署名“中共中央總政治部出版”的《前進報》,在當天《卷頭語》中提到︰“在為著黨的總的政治路線與戰略方針的徹底實現而斗爭……使全體干部在這一總的政治路線與戰略方針之下像一個人一樣團結起來”,其團結初衷顯而易見。紅九軍政治部《不勝不休》報,在第10期主要報道紅一、四方面軍勝利會師,擁護北上抗日的消息。通過新聞輿論宣傳,促進了各軍團部隊間的團結,密切了官兵關系。

弘揚優良傳統,開創強軍興軍新聞輿論新局面

長征報刊新聞輿論的實踐經驗表明,軍心是最大的政治,輿論是強有力的武器。當今,軍隊新聞輿論戰線肩負為黨的政治主張和先進理論鼓與呼、為強軍興軍鼓與呼等使命。深入貫徹習總書記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的重要講話精神,就要弘揚紅軍報刊的優良傳統,努力當好新形勢下黨的新聞輿論戰線的排頭兵。

恪守“軍報姓黨”政治靈魂,準確傳播黨中央和中央軍委聲音。80年前,紅軍長征報刊的經驗教訓就提醒我們︰新聞輿論導向正確,是黨和軍隊之福;新聞輿論導向錯誤,是黨和軍隊之禍。習主席在視察解放軍報社時,鮮明提出“軍報姓黨”這一重大命題,闡明了軍事媒體必須堅守的政治靈魂ぃ。新形勢下堅持“軍報姓黨”,就要像長征時《紅星報》《戰士》報等報刊那樣,及時準確傳播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的聲音。要強化“喉舌”意識,恪守黨性原則,高度自覺維護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的權威;強化陣地意識,拓展“紅色地帶”,轉化“灰色地帶”,改造“黑色地帶”,當好意識形態領域的生力軍;強化政治家辦報意識,增強政治敏感性,提高政治鑒別力,砥礪政治品質。

踐行“強軍為本”核心使命,積極營造改革強軍濃厚氛圍。堅持強軍為本,是強軍目標戰略賦予軍媒新形勢下的根本職能,是軍媒戰線--力踐行的核心使命い。習主席指出,“要堅持以強軍目標為引領,宣傳強軍思想,激發強軍精神,匯聚強軍力量,助推強軍實踐,為引導全軍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強軍之路作出貢獻”。這為軍媒建設發展指明了方向。當年紅軍報人冒著槍林彈雨,抓取鮮活素材,搶寫搶發稿件,積累了豐富經驗。今天雖然沒有硝煙,但我們搞好強軍目標新聞輿論宣傳,同樣面臨諸多難題考驗,要當作一場場攻堅戰來打︰選準“抓手”,把“牢記強軍目標、獻身強軍實踐”貫穿全過程,持續深入推動強軍目標的貫徹落實;選取富有時代氣息的先進典型,宣傳一批“接地氣”“形象好”“立得住”的個人和集體;緊盯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主題,權威解讀軍委決策部署,悉心回應官兵關切;講好強軍故事,引導官兵爭做“四有”新一代革命軍人。要多措並舉,營造改革強軍濃厚氛圍,加強輿論引導。

驅動“創新為要”發展動力,努力推進軍事媒體全方位改革。毛澤東同志在總結長征意義時,稱贊這是“前所未有的真正的長征”“歷史紀錄上的第一次”。說到底,長征是唯實創新的經典範例,長征中紅軍報刊的創新也不例外。大多報刊的內容選取、簡明風格、靈活版式、圖文美飾,至今仍耳目一新。習主席站在時代制高點,洞悉傳媒發展大勢,對軍媒創新發展提出了系列要求。當務之急,要像紅軍報刊同仁那樣,想方設法求新、求深、求活、求精,做到順應互聯網大勢,推進報網深度融合發展,構建適合國情軍情的現代軍事傳播體系;堅持“內容為王”,加大內容、形式、手段創新力度,彰顯“軍味”特色;多深入火熱的演練場、多深入轉型改制部隊、多深入“中軍帳”發掘新聞,增強新形勢下報道的思想性、指導性、可讀性。

建強“人才隊伍”重要支撐,爭當干淨可靠過硬的軍事媒體人。當年,紅軍報人一邊行軍打仗,一邊出版報紙,不讓勝利消息過夜;采訪通聯再困難,印刷條件再艱苦,都盡最快速度編輯排版、印刷發行……正是這些對黨忠誠、追求卓越、兩袖清風的報人群體,創造了我黨我軍新聞史的一個個紀錄。習主席特別提出“要建設一支听黨指揮、業務精湛、作風過硬的人才隊伍”,立起了新形勢下軍隊新聞工作者的時代標準。我們要時刻銘記習主席的重托,自覺傳承紅軍報人的光榮傳統。要強化看齊意識,在“兩學一做”中務求實效,鑄牢听黨指揮軍魂;緊盯一流工作目標,在拓展新視野、學習新知識、掌握新技能中追求新卓越;錘煉過硬作風,在踐行“三嚴三實”要求、弘揚長征戰地記者優良傳統中廉潔自律,爭當干淨可靠、作風過硬的軍事媒體人。

不忘本來,放眼未來。我們要與時俱進,弘揚紅軍報刊的優良傳統,提高新聞輿論的傳播力和引導力。這既是軍隊新聞輿論工作新的征程,也是軍事媒體人孜求創新的永恆課題。

(作者系原戰士報社文化處處長)

注 釋︰

ヾ嚴帆︰《萬里播火者》,江西高校出版社,2005年第1版。

ゝ嚴帆︰《中央紅軍長征途中的新聞宣傳工作初探》,《黨的文獻》,2005年第1期。

ゞ孫偉︰《紅六軍團︰為中央紅軍長征偵察開路的先遣隊》,《光明網》,2014年1月22日。

々江南︰《大會師》,解放軍出版社,2016年第1版。

ぁ于安龍︰《長征中黨的報刊活動》,《文摘》,2014年第10期。

あ劉建新︰《我軍創辦最早的報紙迎來80華誕》,新華網,2010年7月23日。

ぃい《解放軍報編輯部》︰《與黨同心 與官兵同行》,中國軍網,2016年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