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報子刊軍事記者2017年第2期特稿

本刊編委會

主 任 李秀寶

副主任 孫繼煉

編 委

雷 雨 張海平 陳廣照

林乘東 李 鑫 夏洪青

張 鋒 鄭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顧問

程曼麗 陳昌鳳 蔡 雯

李良榮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華 鐘志剛

張長春 劉金來 楊慶春

楊 敏 唐秀穎

總 編 輯 張 鋒

副 總 編 鄭蜀炎

主  編 朱金平

副 主 編 呂俊平

美  編 蘇 鵬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編輯 《軍事記者》編輯部

出版 長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軍報社印刷廠

總發行處 北京報刊發行局

國內統一刊號 CN11-4467╱G2

國際標準連續出版物號ISSN1002-4468

國外發行代號 M6261

本刊代號 82-204

訂購處 全國各郵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價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號

本刊電話 010-66720796

郵政編碼 100832

電子郵箱 jfjbjsjz@163.com

改文風要立說立行見行動

———在解放軍報社第50次記者會上的講話
作者︰■解放軍報社總編輯孫繼煉

文風問題是個老話題,也是新聞工作者永恆的課題。黨的十八大以後,黨中央出台了八項規定,其中第四條就直指文風問題。習主席在2015年12月25日、2016年2月19日和2016年11月7日,3次對黨的新聞輿論工作進行了系統的闡釋,其中改文風是重要的內容之一。

一、改文風要有強烈的緊迫感

為什麼強調這個問題,主要從3個方面考慮︰一是軍報的地位和使命,二是新媒體的嚴峻挑戰,三是軍報改版的現實需要。軍報是中央軍委機關報,文風好不好,直接影響到軍報的傳播力和影響力。習主席視察解放軍報社時明確提出傳播上更強。傳播力是什麼?傳播力首先是受眾對信息內容的需要;其次是文風的需要。你的話語體系跟受眾不在一個體系內,你說的話別人不愛听甚至听不懂,怎麼能實現傳播呢?要實現傳播力更強,文風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我們必須增強這種憂患意識和緊迫感。

中宣部專門下發《關于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切實改進文風的意見》,要求宣傳思想文化戰線把改進文風作為宣傳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落實中央政治局八項規定的重要任務。近年來,我黨在改文風方面立說立行,文風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這種變化,就是黨風的變化,為改文風提供了難得的機遇,我們沒有理由不改。其次是新媒體、融媒體迅猛發展。現在新聞傳播的話語體系發生了重大變化,受眾的口味變了,記者稿件的風格也必須跟著變。但有的同志受思維習慣、語言模式的影響,沒有跟上這一要求,自我滿足于“軍報體”。有的文章拿腔捏調,仰著脖子捏著嗓子說教;有的一場演習場景描寫得很熱鬧,過程--嗦一大段,就是不知解決了什麼問題;有的明明幾百字就能講清的新聞,非得拉開架式寫上幾千字。這些都不能適應軍報轉型發展的需要。面對這些嚴峻挑戰,文風一定要有本質的變化,要呈現嶄新面貌。再就是從2017年元旦開始軍報進行了改版,在版式、內容、視角及表達方式等方面進行改進。改版後的軍報,可以用耳目一新,甚至用翻天覆地來形容,我覺得都不為過。

二、改文風需要從轉作風開始

2016年2月19日,習主席在黨的輿論工作座談會上指出,新聞輿論工作者要轉作風改文風,俯下身、沉下心,察實情、說實話、動真情,努力推出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的作品。這為黨的新聞工作者轉作風提出了明確要求和鮮明導向。可以說,沒有好作風就不可能有好文風,改文風必須從轉作風抓起。

當前,稿件的“貼近性”還有待改變,長、空、假等痼疾還沒有完全消除。有的為追求稿件完美“蓄意加料”,或為取悅領導“刻意迎合”;有的不到現場就寫稿,導致“合理想象”、任意升華拔高,有的拼湊編造“豪言壯語”,導致朋友圈一片吐槽聲。

要有效解決這些問題,就要不折不扣按習主席要求轉變采寫作風。當年穆青同志采寫《縣委書記的好榜樣——焦裕祿》這篇名篇時在蘭考縣一住就是幾十天,采訪了上萬名群眾,深受教育和感動。範炬煒同志當年就是靠一輛自行車、兩個鐵腳板走邊關,寫出一批“接地氣”“冒熱氣”的好稿,許多同志腦海里至今留著他當年推著自行車,風塵僕僕的那些鏡頭。我們駐成都、蘭州記者站的幾代記者,都把報道的目光永遠放在駐守生命禁區的哨所,每年都要去那里和官兵們同吃同住。天津港爆炸事故救援、馬航失聯客機搜救、抗震救災一線,軍報的記者一次次上演了媒體人的“最美逆行”,傳回一篇篇有溫度、有深度的好新聞。這樣的好作風,我們要一如既往地堅持下去。

基層是每名軍人成長的基石,基層經歷越扎實,基石就越牢固。作為一名記者也一樣,往基層跑的越多、住的越長,寫作源泉就越豐富,作品就越接地氣,記者生涯也就越生動精彩。沒有和基層官兵心貼心的情感、膝對膝的交流,沒有吃過兵飯、睡過兵鋪、聞過兵的汗味,談何好文風。軍事記者最具代表性的東西就是軍味,軍事記者的文風就是兵風。

三、改文風要有超越自我的勇氣

如今讀者獲取信息的多元化,新聞業態的日新月異,讓我們有越來越強的恐慌感。昨天的本領今天未必適用,今天是名記者不代表明天可以吃老本。新聞是易碎品,新聞寫作技能更是易碎品,“小時了了,大未必佳”,拿著過去的老經驗、老套路、老風格來影響今天的輿論格局,難度極大,這就需要有超越自我的勇氣。

法國著名的生物學家貝爾納說過一句發人深思的話︰妨礙人們創造的最大障礙,並不是未知的東西,而是已知的東西。翻看軍報這幾年獲得中國新聞獎的作品,我發現不少招聘人員名列其中,不少網絡作品捧得獎杯。這些獲獎作品都有一個共同特質,就是風格多變、不拘一格。有些作品雖不是重大題材,但是細膩、感人,以小見大,超越意識明顯,更重要的是沒有八股氣息。

超越自我,听起來和文風不怎麼搭界,卻能影響文風。當“80後90後”成為官兵主體,成為網民主體時,過去那些說教方式已嚴重滯後。我們不去改變自己,寫的東西就沒人願意看。文風落伍,就意味著要改變。所以,記者要有這種本領恐慌,要有百尺竿頭更上一層樓的自我緊迫感,你不可能改變讀者,那就要改變自己。

超越自我是每個人的終生課題,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過一段時間,我們就要進行知識刷新、能力升級,保持知識常新、寫作風格常新、文風常新。

四、改文風要加強讀書

寫稿子的人都有一種體會,稿件之所以枯燥無味,既不提神又不提氣,顛來倒去就是那麼幾句話,沒新意、沒意境、沒高度、沒深度,主要是因為肚子里的“墨水”不多,讀書少了,底氣不足,實踐和思考少了。

眾所周知,習主席講話語言清新,既接地氣又有感染力,有時一句諺語就勝過千言萬語,這樣的清新文風來源于常年不斷地學習積累。在梁家河的小山村插隊時,他帶了一箱子書下鄉,經常在煤油燈下看“磚頭一樣厚的書”。“一物不知,深以為恥,便求知若渴。”對知識、書籍沒有一種饑渴感,沒有手不釋卷的沉澱與積累,怎麼可能信手拈來,怎麼可能在文字間縱橫捭闔。

心無群眾說話就假,心無重任說話就飄,心無點墨說話就長,心無底氣說話就空。“空口袋立不起來”,改變文風需要用能力素質作支撐。即使你再聰明,腦瓜再好,思維再敏銳,沒有書本學習作支撐,想寫出讓人眼前一亮的文章,恐怕只能是天方夜譚。

改文風,寫好稿,功夫在稿外。如果沒有日復一日的讀書學習,改文風的決心再大,只能是穿新鞋走老路。清朝蕭掄謂曾說過︰“一日不讀書,胸臆無佳想。”

讀書,只有讀深讀透讀懂,才能靈活運用,才能把讀的書轉化成自己的語言。這一點,記者應該最有體會。毛澤東同志曾說︰《共產黨宣言》,我看了不下100遍,我寫《新民主主義論》時,《共產黨宣言》就翻閱過多次。可見,不僅要讀書,更要破萬卷。

五、改文風還要大力提倡寫短文

1942年,毛澤東同志發表了著名講演稿《反對黨八股》,文中提到,黨八股的第一條罪狀是︰空話連篇,言之無物。有些同志喜歡寫長文章,但是沒什麼內容,真是“懶婆娘的裹腳,又長又臭”。再看看毛澤東本人,他的“老三篇”都是千字文,但是,產生了巨大影響。

習主席歷來重視寫短文、講短話,帶頭改文風。他在福建和浙江任職時出版的兩本書《擺脫貧困》和《之江新語》,篇篇精短,觀點鮮明。前不久,習主席向全世界發表的2017年新年賀詞,僅僅1200字。其中廣為稱道的“擼起袖子加油干”,短短7個字,勝過千言萬語。講短話、寫短文,領袖作出了表率,軍報更應該力剎長風,切實把“假、大、空、長”趕下版面。

軍報近年獲中國新聞獎的優秀作品,大多是短文,以習主席視察解放軍報社發布微博為例,短短百余字,獲得了一等獎。盤點這兩年軍報引起上下關注的文章,大都短而且有深度,比如《準備打仗,先向“和平積習”開刀》。再比如,去年軍事部和記者部聯合策劃推出的“按照法治要求轉變治軍方式十探依法治軍”系列稿件,《糾治“五多”,求減更須求變》等10篇文章,都只有千把字,個個直射問題靶心,導向鮮明,反響強烈。听听這些標題,就給人一種耳目一新之感,而且用句俗話來講,就是刀刀見血。歸根到底,好文風不是單純寫作技巧上的問題,更要在文章之外下功夫。期望記者的稿件少一些結論和概念,多一些事實和分析,新聞講究的是進行時,第一時間的東西。寫作中要強化這種意識,不要動不動就給結論。少一些裝腔作勢,多一些樸實無華;少一些空談說教,多一些真情實感;少一些抽象道理,多一些鮮活故事。